太平洋之戀──台灣花東海岸記遊

作者/飛鴻 

民國一百年六月中旬, 收到台北市雲南省同鄉會通知,為慶祝中華民國百歲,特於七月十七、十八日舉辦,「花東鄉情聯誼」,東海岸悠閒二日遊,台東雲南同鄉會現任吳理事長永祥兄是筆者近一甲子時光的老友,筆者立即報名攜眷參加,一方面希望藉此良機與老友敘舊,另一方面順便旅遊參觀以調度身心的平衡。

馬失前蹄 險鬧出笑話

期盼與等待都是很難熬的,俗語說:「老轉小」,即老人轉回幼小的心情,成天期盼出發的時刻趕快到來,十六日夜提早就寢,並將鬧鐘預定於次日五點鐘起床,搭乘捷運文湖線六張犁站六點零三分的早班車,六點半到台北車站東三門報到,不料半夜醒來查看時間,竟不小心碰到控鈴按紐致鬧鐘不響,真巧早晨五點半小外孫吵鬧喚醒其母,次女才叫醒我們,差點兒造成趕不上報到的局面,雖有幾分匆忙,但仍然準時報到。

七點十分,我們搭乘台鐵莒光號列車,沿途欣賞《宜蘭線》和《北迴線》鐵道風情以及秀麗的山水風光,一路前往花蓮。

在花蓮我們一行四十餘人,轉乘喜鴻玩家旅行杜安排的遊覽專車,第一站是花蓮縣吉安鄉「慶修院」創建於西元1917年,前身是日本真言宗高野派「吉野布教所」,是當時移民花蓮的日人最主要信仰中心,具有日語講習班、醫療所、喪葬法事服務等功能。1945年改名為「慶修院」,直至民國86年4月1日,由內政部公告為三級古蹟。

觀慶修院 如親臨日本

慶修院以日本主要信奉的不動明王為主神,並循日本四國著名的空海大師遺規,行遍日本四國88所寺廟,請回88尊石佛,並刻出一座據傳說可以治病的「光明真言百萬遍」石碑,至今都還能看得到。88尊石佛前方,設立「百度石」石牌,有一傳說,信眾繞百度石百遍,可將百次功德迴向給眾生;另一傳說,向此石碑祈求,亦有相同的功能。

寺院一角落,設立漂流木造型的「護摩木」懸掛支架。「護摩木」也就是「祈福板」,是真言宗求神祈福的方法之一,信眾可在祈福板上寫下自己的心願,或是對關愛之人的祝福,將之繫在佛堂前,可獲得眾神日夜護佑。

目前的「慶修院」堪稱台灣保存最完整的日式寺院,文物史蹟也都維持完整,主體建築外觀採日本傳統佛寺的平面與造型,出軒式入口,木欄杆寶塔造型以及四角鐵皮屋面,頗有江戶風格,是日本傳統木造建築方式的架構,建築物手工精美,到此有如親臨日本,值得一遊。

風味午餐 林田山豬腳

離開慶修院,我們又驅車直奔林田山豬腳餐廳,享用到風味的午餐,途中藺斯邦理事長報告:「本次旅遊活動的主題就是「鄉情聯誼」,先介紹參與的貴賓台南雲南同鄉會潘昆生理事長,再介紹台北雲南同鄉會的各位理監事及正副總幹事,強調我們不但是老、中、青、幼四代同鄉共遊,也是四海之內皆兄弟之大集合旅遊,祝大家旅途愉快」,唐總幹事簡單的報告:「本次能順利地達成籌辦旅遊任務,全賴大家熱心參與共襄盛舉,內心非常感謝」。

將軍清唱 流亡三部曲

楊卉汝(楊八妹)自告奮勇獻唱雲南民歌、緬語歌、英語歌,揭開歌唱序幕,宋炯將軍清唱抗日時期的「流亡三部曲」最為感人。

第一部 松花江上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山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爺娘。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脫離了我的家鄉,拋棄那無盡的寶藏,流浪,流浪,整日都在關內;流浪。那年?那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家鄉?那年?那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爹娘啊!爹娘啊!甚麼時候?才能歡聚在一堂?

第二部 離家

泣別了白山黑水,走遍了黃河長江,流浪,逃亡,逃亡,流浪,流浪到哪裡?逃亡到何方?我們的祖國已整個在動盪,我們已無處流浪,己無處逃亡。哪裡是我們的家鄉?哪裡有我們的爹娘?百萬繁華一霎化為灰燼,無限歡笑轉眼變成淒涼。說什麼你的我的,分什麼窮的富的,敵人殺來,炮燬槍傷,到頭來都是一樣。看!火光又起了,不知多少財產燬滅,聽!炮聲又響了,不知多少生命死亡。哪還有個人幸福?哪還有個人安康?誰使我們流浪?誰使我們逃亡?誰使我國土淪喪?誰要我們民族滅亡?來來來!來來來!我們休為自己打算,我們休顧個人逃亡。我們應當團結一致,奔上戰場,誓死抵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爭取中華民族的解放!

第三部 上戰場

走,朋友,我們要為爺娘復仇,走,朋友,我們要為民族戰鬥。你是黃帝的子孫,我也是中華的裔冑。錦繡的河山,怎能任敵騎踐踏,祖先的遺產,怎能在我們的手裡葬送!?走,朋友,我們要上戰場,展開民族自由的戰鬥。全世界被壓迫的人民,都是我們的兄弟,愛好和平的國家,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有沒有決心?有!我們有沒有力量?有!拿取我們的槍桿筆桿,舉起我們的鋤頭斧頭,打倒日本強盜,爭取我們的自由,看,光明已向我們招手!

這首歌的歌詞共五百六十八字(不含標點符號),耄耋老將宋將軍能一字不錯不漏的清唱完它,其音質之優、音色之美、音域之廣,音量之足,實在令人佩服!!可見宋將軍是多才多藝的滇省奇才,當年這首歌曲發揮莫大的精神力量,使當時全國同胞們的熱血沸騰,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一致全面抗日,終讓我們贏得八年抗戰的最後勝利。

舞鶴農場 餐飲休閒區

午餐後,我們一行來到鳳林舞鶴農場參觀,大型遊覽車的停車場在入口處之外,因此我們下車步行進入參觀區,一片寬廣的草原上,長滿了綠油油的青草,牛群不多,只是入口附近的道路上,填滿了私家轎車,進入營業站內,大家都忙著排隊購買乳製品的飲料或食物,然後坐在涼蓬內餐桌旁的椅子上邊吃邊參觀,覺得真有幾分悠閒。此間筆者夫妻與沈光壽鄉長賢伉儷坐同桌喝飲料,沈鄉長拿出一張漫畫,兩頭分別顛倒各寫著「多唱歌」與「少唱歌」字樣,若「多唱歌」在上面則中間的漫畫是位妙齡美女,若上下掉頭即「少唱歌」在上面,而中間的漫畫竟然變成一位耄耋老者,妙哉!

天空突然下著毛毛細雨,我們又上車往鹿野高台方向出發,沈老鄉長一曲「家在山的那一邊」,高吭的歌聲,震撼了全車內的遊客,大家正聚精會神的欣賞這五、六十年代的愛國歌曲,伴唱機突然跳帶變成時髦的流行歌曲,沈老鄉長同樣跟著繼續演唱,原來他也是一名歌唱高手,坐在後面的孫老師與楊八妹,是我們團中的歌手名將,讓我們沿途都在快樂的歌聲中渡過,藉歌唱歡樂的氣氛,一方面消除旅途的勞累,另一方面又可大飽耳福。

鹿野高台 飛行傘基地

全台知名的兩處飛行傘基地,一是位於新北市萬里區能夠鳥瞰壯闊海景的萬里飛行傘基地,另一處則是有著花東縱谷最佳瞭望台之稱的「鹿野高台」,推動飛行傘運動已逾十年,「鹿野高台」擁有廣達七點四公頃的飛行傘體驗場,及占地五公頃的專屬降落場,每每吸引眾多喜愛高空飛翔的同好前往。

附近的鹿野觀光茶園,是台東縣境開發較早的茶農區,高台觀光茶園居高臨下,視野甚佳,可近賞整齊美麗的綠色茶園風光外,也可眺望花東縱谷,與龍田河階上方整的農田景緻,假日來此,當可見到花花綠綠的飛行傘翱翔天空,使茶園觀光與飛行傘翱翔彼此相得益彰。

今日午後曾下了一陣小雨,不適於飛行傘訓練,致沒有眼福眺望飛行傘翱翔天空的瀟灑景緻,但是現場正在舉辦台灣2011年「熱氣球嘉年華瘋草原同樂會」,場邊一長排臨時帳蓬內,陳列了許多高級的茶葉以及相關的茶葉製品應有盡有,場中有兩三個中型熱氣球(可乘坐十人左右),不時地冉冉上升,點綴出熱氣球嘉年華會的氣氛,場內搭有臨時表演歌舞台,七、八位青年男女舞者在舞台上表演山地歌舞,歌聲震天舞者賣力演出,熱鬧異常,最後一支舞曲,舞者下台邀本團遊客一起共舞,內向的內子,經筆者一再鼓勵,終於一起共舞,可惜筆者一生勞碌命,沒有機會學跳舞,只好藉照相之名在旁邊欣賞了。

夜宿知本 逸軒大飯店

旁晚七點多鐘抵達逸軒大飯店,老友吳永祥(台東雲南同鄉會理事長率陳總幹事)在此等候多時,五年不見,彼此都又老了一些,打個招呼我們先將行李放入房間內,然後回到一樓餐廳晚餐,北、東兩地的雲南同鄉會在此餐敘聯誼,藺、吳、潘昆生(台南雲南同鄉會)三位理事長都分別上台說幾句祝賀詞,蘭理事長將台北雲南同會的會旗,與一本雲南文獻第四十期刊物贈于台東分會,由吳理長代收,吳理事長也回贈紅包一個(內包現金若干筆者不知),強調為雲南文獻略表心意,這一餐果然比午餐豐盛許多,味道也比午餐合口,唐總幹事在途中持別購買了兩罐茶油剝皮辣椒,每桌一大盤,正對雲南饕客的口味,大家各自大飽口福。

放棄泡湯 與老友敘舊

知本逸軒大飯店就坐擁溫泉區的中心,逸軒飯店溫泉的泉質屬於碳酸氫鈉泉,其療效有慢性胃病、關節炎、神經痛等⋯,讓泡湯不單單只是放鬆身心又可達到保健的功效,由於筆者與吳理事長是五六十年的舊識,故筆者放棄泡湯而選擇與老友敘舊,送別老友後,筆者因有日行萬步的習慣,再由內子陪伴着在飯店附近散步半小時,一方面補足萬步之行,另一方面順便參觀知本夜市景觀,「大頭目養生坊」燈光通明,野食區高朋滿坐,代表文明人心想復古,故生意興隆,溫泉煮蛋更是天然資源善加運用一種奇觀,我們好奇地多看幾眼。

次日早餐仍在逸軒飯店餐廳享用,這份自助式的早餐,正好多選一些蔬菜水果,調和一下昨日營養過剩的負擔,吃得爽口又健康。

早餐後,我們離開知本逸軒大飯店,經過台東市郊,不久車行至東河鄉,在東河包子店側停車十多分鐘,大家下車採購一些包子與水果,藺理事長購買東河名產芭蕉數串,每人分送一隻,大家都非常感謝藺理車長這份香甜可口的水果招待。

東河橋景 優美的造型

導遊李維澤先生介紹,由車內向左面看窗外泰源幽谷、東河新、舊橋風景區的壯麗風光,筆者趕快拿出相機,拍了兩張東河舊橋的側面照,因在車內隔著車窗玻璃所拍的照片,故產生反、折射光的作用,使照片特別顯示出夢幻般的優美。

東河橋位於馬武溪出海口附近,是前往著名的泰源幽谷必經之地,橋南有東河聚落,橋北是東富公路的起點,新、舊兩座橋,在不同的時代,都扮演相同重要的角色,東河舊橋是日本籍工程師吉田課長設計,造型相當獨特優美,因應地形且為保留溪中的巨石景觀,設計成一半是拱型結構,另一半則是支架式的橋墩,兩邊形成有趣的對比,是極為罕見的橋墩設計,特殊造型與遠山近海及溪流中的巨石相輝映,是一座自然環境最佳結合的橋樑。

東河舊橋在東河新橋落成啟用後功成身退,禁止車輛通行,雖不再扮演交通運輸的角色,但因優美的造型及周遭迷人的景色,使得東河舊橋仍然退而不休,繼續粉墨登場,在休閒觀光上重新出發,據說傍晚時分,橋樑兩旁亮起暈黃的燈光,極具浪漫情調,此乃東河舊橋最美的時刻;我們是上午來遊,雖不能親眼目睹這浪漫情調的美景,但是我們下車在東河舊橋頭照張團體合照留念,也算不虛此行了。

遊登仙橋 觀台灣獼猴

東河鄉—登仙橋遊憩區的景點簡介,位於東富公路北行泰源村的入口,馬武溪流經此處,經過千萬年的侵蝕作用,將堅硬的都蘭山集塊岩層切割,形成壯觀的峽谷景觀,可以媲美中部的橫貫公路。

登仙橋舊橋造型優雅,如長虹跨溪令人發思古之幽情,新橋鋼骨結構,給人豪邁粗獷的感覺,兩岸綠意盎然,猶如世外桃源,徜徉在美不勝收的大自然中,身心倍感舒暢。

登仙橋的地質結構主要有火山岩、沉積岩、深海碎屑岩和泥岸層,陡峭的岩臂,覆被原始森林,提供猴群適合的生存條件,附近有一群台灣彌猴,晨昏覓食的時段常在樹林成群出沒,或直接向遊客索取食物,場面相當壯觀,形成極為獨特的景色,也是東台灣賞猴的最佳去處。

我們來遊登仙橋休憩區,是上午八點多鐘,時值猴群晨間覓食時刻,當我們的遊覽車停下來不久,已有二、三十隻猴群就快速的來到橋頭休憩區,向遊客們索取食物,台灣民風善良,追求自由民主,愛好和平相處,人民豐衣足食,連台灣獼猴也能與人類和平相處,合乎儒家大同之治的理想社會景象。

北迴歸線 高矗的地標

北迴歸線是天文學上的名詞,在赤道南北各約二十三度半與赤道平行圈稱之,南為南迴歸線,北為北迴歸線。把太陽光直射在最北面的點連成一條假想線,就叫做「北迴歸線」。

一年之中太陽光的垂直照射點就在北迴歸線到南迴歸線之間移動。每年六月二十二日夏至日正午十二點左右,有一瞬的時間直射北迴歸線,從這一瞬間開始,北半球進入夏季,因此我們每年只有一次能看到「立竿不見影」的天文現象。

台灣的位置在北緯二十一點九度至二十五點三度之間,恰為北迴歸線所經,它經過台灣的花蓮、南投、嘉義、高雄、澎湖等五縣。

台灣建有三座紀念北迴歸線標碑,一、嘉義縣水上鄉台一線公路上,二、花蓮縣玉里鎮東海岸台九線公路上,三、花蓮縣豐濱鄉花東縱谷台十一線公路上。

我們離開東河鄉登仙橋之後,車行至花蓮縣玉里鎮,路旁高矗著一座北迴歸線的紀念碑,大家下車上洗手間,順便照幾張照片留念。

在漫長的東海岸公路上,人煙稀少,路上多一個定點,確實能抒解路途的寂寞,也唯有這樣的地標意義,才能吸引遊客拍下永遠回味的照片。

先公後私 掃墓抽空閒

中午在花蓮享用風味午餐(同鄉會餐敘),台北蘭理事長與花蓮楊理事長(楊明)分別作簡短的致詞,但北、花兩地的雲南同鄉情意,卻因本餐敘而向前跨進一大步,在餐敘中大家邊吃邊聊,把酒言歡氣氛輕鬆愉快,午餐之後,唐總幹事家族抽空前去墓園掃墓,所謂:「百善孝為先」,唐總幹事的處事圓融,先公而後私合情又合理,讓家族團結一同旅遊參觀,享用快樂時光之餘,抽空替祖墳掃墓祭祀,孝行感人,值得推崇與敬佩。

松園別館 具歷史背景

松園別館約建於民國三十二年,為花蓮港「兵事部」辦公室,與附近的「放送局」(現中廣公司花蓮台),「海岸電台」(現中華電信)相連為日軍在花蓮時期重要的軍事指揮中心。又傳言日本神風特攻隊出征時也曾在此接受天皇賞賜的「御前酒」,可推論松園在日治時期皆為高級軍官休憩所,戰爭結束後,此地由國民政府軍隊接管,民國三十六年管理單位為陸軍總部,曾作為美軍顧問團軍官休閒度假中心,民國六十六年改為國有財產局所有,六十七年再交行政院退輔會管理迄今。

民國八十九年,花蓮縣政府將本園編定為「歷史風貌專區」,並於九十年獲選為文建會「閒置空間再利用」試辦點之一,更入選為「台灣歷史百景」。民國九十五年,本園正式由花蓮縣政府文化局委託祥瀧股份有限公司打造專業藝文展演空間,期待成為藝文跨領域合作機制之實驗平台,並朝向全國唯一的「詩歌劇場」發展。

主體建築 藏在蒼松下

館內空間機能及服務內容分述於下︰主建築一樓除行政管理中心外,另有二十五坪展演空間及室內餐廳各一;二樓則為四十坪、二十坪的展演空間,提供各項藝文、研習活動之辦理;而一樓側棟則為松園概念工坊販賣部,提供松園及在地的文創商品。主建築後棟為松園餐坊,提供各式餐點與下午茶。在園區最後側,矗立於生態池上的小舞台,則與相鄰的木屋連結成為專業的環境劇場,除提供詩歌作品發表外,亦可作為表演排練或研習場地。

園區內蒼勁的老松樹,百年來像綠色大傘般撐起,與蔚藍的海岸、寧靜的天空形成浪漫風情。自然生態與歲月痕跡交織融合成松園別館的特殊面貌,悠悠地訴說著動人故事,它將引領你一起沈浸在詩人們編織的理想國度中,並時時刻刻叮嚀莫忘守護這片碩果僅存的老松林。

遠眺近觀 觀海休憩台

座美倫山,望太平洋的松園別館,位處花蓮港至高點而成昔日的軍事要塞。

遠眺—遼闊的太平洋海域,與花蓮港美景盡納眼中;近觀—日治時期沿美倫溪所發展的水岸建築群如將軍府、菁華林苑等,均在眼前。

曙光橋,為花蓮銜接港口的交通要道;紅色拱形的菁華橋,則是美崙溪水岸美景。

二樓展演空間,正在舉辦「玫瑰石藝術欣賞」展示,根據世界上公認符合藝術品條件有下列四點:一、藝術品需獨一無二的。二、藝術品需經人取材而製作的。三、藝術品需可恆久傳承的。四、藝術品需具有原創性和內涵處境象徵的。因此,玟瑰石畫藝術是一種可恆久傳承、珍藏,而且將震撼世界藝術史的東方藝術珍寶,我們非常榮幸正好可大開眼界。

纏勒雀榕 原樹被絞殺

據說:本館閒置期間,園區老松及建築物上,滿是強勢的雀榕纏勒(又名鳥榕,靠鳥類的糞便傳播繁衍),在整修期間已將之清除,獨留下這棵將門柱傾倒推擠向上的雀榕,作為閒置時間的記號及生態環境的教材。

纏勒現象,是指樹的種子(多屬榕類植物)落在另一棵樹上,向下長出氣根向上長出莖和葉,氣根生長快速,慢慢纏勒原來植物,枝葉生長茂盛蓋住原來植物的樹冠,使其不得行光合作用致使原來植物被絞殺而亡,榕樹便順利奪得了立足之地。

蓋班鬥魚 滅蚊的高手

約六十種台灣原生種水生植物生態環境,如蓋斑鬥魚、台灣萍蓬草等,並吸引烏頭翁與白鷺鷥等鳥禽到訪,常為親子或學校戶外教學的首選。

蓋班鬥魚,頭部兩側鰓蓋上有墨綠色圓班,俗稱「天堂魚」,又稱「台灣鬥魚」,日人則稱為「台灣金魚」。它們是松園的滅蚊高手,一天可吞食三百隻孑孓,對防制病媒蚊頗具效果。

烏頭翁,台灣持有種鳥類,頭部灰黑色,前額有白色橫帶,胸以下黃綠色,背部橄欖綠色,尾羽末端暗褐色,鳴聲嘹亮似「巧克力、巧克力」。

詩博物館 余光中詩選

絕色—美麗而善變的巫娘,那月亮,翻譯是他的持長,卻把世界譯走了樣,把太陽的鎔金譯成了流銀,把烈火譯成了冰,而且帶點薄荷的風味,凡嚐過的人都說,譯文是全不可靠,但比起原文來呢,卻更加神秘,更加美。

雪是另一位唯美的譯者,存心把世界譯錯,或者譯對,詩人說,只因原文本來就有誤,所以每當雪姑,乘著六瓣的降落傘,在風裡飛旋地降臨這世界,一夜之間,比革命更徹底,竟變得如此白淨。

若逢新雪出霄,滿月當空,下面平鋪著皓影,上面流轉著亮銀,而你帶笑地向我走來,月色與雪色之間,你是第三種絕色,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該如何將你的本色,已經夠出色的了,全譯成更絕的艷色。

優秀翻譯家

余光中,1928年出生,福建永春人,1952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外文系,1959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光復後任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政大西語系主任,台大、東海、東吳、淡江四校兼任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及系主任、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外文研究所所長。其間兩度赴美講學,曾獲澳洲政府文化獎金,並應邀訪問澳洲各大學,兩度前往菲律賓講學,並赴韓、英、瑞典等國出席各種國際會議,宣讀論文。曾主編藍星詩頁、現代文學等刊物,為藍星詩社的發起人之一。曾獲台灣文藝協會新詩獎(1962年)、十大傑出青年(1966年)、第十五屆詩歌類國家文藝獎(1990年)。余光中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等文字創作,自稱此為自己寫作的「四度空間」。余光中持續創作逾四十年,除了是當代詩壇健將,亦是散文大家、批評家、與優秀的翻譯家。

石藝大街 創設的故事

花蓮因石礦蘊藏量豐富,質地優良,色彩豐富又多變化,可塑性強,無論原石把玩,切割打磨,仿古製作,或雕刻加工,都能適當地發揮石頭特性;也因此孕育了無數石藝創作人才,而玩石、賞石者更成一股風潮。

民國八十九年八月集結花蓮地區多家石藝業者,成立「花蓮縣手工藝協會」,以「發揚本土手工藝固有文化,提倡創作的藝術鑑賞,俾陶冶身心,美化生活情趣,並推廣國內外貿易,促進地方產業進展,協調同業關係,增進共同利益」為宗旨,以「團結、和諧、自助、人助、研發、創新」為精神。

民國九十一年經由「花蓮縣手工藝協會」的努力,在鐵路醫院舊址的閒置空間(現址),成立了「石藝大街」,展示各方石雕藝術品、石藝商品、及花蓮特產的石礦,不僅為地方帶來商機,也讓石藝業者有場地可以謀生、發展、生存的空間,甚至配合花蓮各項觀光活動來展現地方的特色,藉由「石藝大街」的形成,讓花蓮的石藝推廣得更深、更遠

石藝大街 創意市集展

民國一百年七月十八日下午,雲南省同鄉會一行四十餘人,來到花蓮石藝大街參觀,整條大街上各商家的店舖內,都陳列著許許多多石藝精品,可用琳琅滿目件件珍奇來形容,雕工的技術堪稱上乘一流,圖像精良成品栩栩如生,只可惜我們都沒有收藏的興趣,更缺乏鑑賞藝術品的能力,因此很快就逛完了整排商店街。

最後我們參觀石藝文化館,在觀光資訊網石藝大街創意展示區內,有好幾件價格高昂的藝術極品,但在我們這群不懂藝術者的眼裡,實在無法評論,只能將自己當成是劉姥姥進大觀園,看得眼花撩亂。

牆壁上掛著幾幅2010年石藝大街,花蓮、德國國際石雕藝術交流活動,得獎藝術作品的名稱是「共同體」。漢斯懷塔.科斯勒先生在創作時的理念,在所謂《黃金比例》的先決條件下,一隻分為七節每節微微旋轉,且由下往上逐近狹小的石柱,雖然外在大小每節不同,卻共同擁有一種紋理…,這是作者遊太魯閣所產的靈感,也強調不同的萬物所具有的共同性。

另一幅得獎作品是「柔細」,馬丁‧昆寧先生選擇了他一慣創作的題材,女性人體用以表達台灣女性纖細的身材,以及對太魯閣雄偉印象的結合。

遊七星潭 觀海洋風光

下午四點多鐘我們來到七星潭海洋邊,因陽光仍然強烈,導遊讓我們先到七星柴魚博物館,免費品嚐柴魚食品、喝柴魚湯,順便採購些柴魚商品。然後再去參觀七星潭海域風光,這是本次旅遊的最後一個景點,一望無邊的太平洋,傍晚的海風吹在身上感覺非常爽快,遠處的海面看似非常平靜,但是海邊的波浪卻有兩三公尺之高,一波又一波的後浪推前浪,沖擊到海邊變成白色又壯觀的浪花,使在海邊踏沙戲水的遊客們,既興奮又驚慌,眺望遠處那條海天相連的「天地線」,正是飛行員在空中目視飛行時,賴以平衡機身的天然輔助景象。

時間不留客,我們離開了七星潭海邊,搭乘火車回台北,晚餐在列車上享用風味餐盒,於晚上九點多鐘抵達台北火車站,愉快地結束兩天花、東之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1期;民國10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