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的路是多麼的艱辛

高達先 

馬英九總統在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連任成功!並不意外,也是在多數人的意料之中,只是連任之途,跌跌撞撞,極盡辛苦,也是讓支持者非常擔心。為什麼會選得那麼辛苦?簡單的說,就是經濟沒有搞好,人民生活沒有改善,甚至還要比以往更艱困。還記得大選末期最後兩週,國內很多企業界紛紛表態支持馬英九,這是台灣政治史上的第一次,以往,企業界都是非常低調,都不得罪藍綠,甚至兩邊壓寶。因為企業界對綠營兩岸政策的疑慮,非常擔心綠營執政,會帶來兩岸政策的改變,因而造成企業界的重大損失,因此急於表態挺馬。馬總統兩岸政策方向正確,是維持兩岸政治、經濟穩定發展的關鍵因素,也是獲得連任成功的重要政見,尤其是工商企業界。馬英九總統個人的人格特質,尤其是清廉、改革的堅持,也是獲得勝選的重要原因。馬總統連任後沒有連任選舉的壓力,短期又沒重大其他選舉的壓力,於是馬總統自我期許要給自己在歷史定位的壓力。

最近美國大選揭曉,歐巴馬連任成功,大勝羅慕尼,我的認知是:歐巴馬經濟沒有搞好,是事實,才會選得那麼辛苦;但是歐巴馬的政見理想,比較接近公平正義,那是贏得勝利的關鍵。多數的美國人不滿意現在的經濟;但是堅持改革,走對的路,未來才有希望,這是美國人民的選擇。

馬總統的第二任施政重點,在我來看,最重要的仍然兩項:一項是繼續拼經濟、另一項是繼續改革。拼經濟:對產業界來說就是政府鼓勵來台投資,提昇產業的競爭力,創造有利投資環境,吸引外資、台商等,而設廠多少都會有用地、環保、地方回饋的問題,遭遇反對的力量,政府要協助解決困難;而政府也不能只顧討好廠商,置環保、人民之權益於不顧,如何兩者兼顧,二者雖都不滿意,但可接受,大概就是最大公約數。如果是廠商抱怨給的利多不足;反對者經過溝通協調,逐漸可以接受;政府開放投資設廠,可以增加就業、稅收、經濟活動,這樣的政府角色還算中肯。對服務業來說,就是法令的鬆綁:很多過去禁止的,現在時空改變了,該開放的就要開放;適當的管理:過去沒有法令規範的服務行業,都已普遍存在社會,卻無合適的法令來管理,顯見法令落後許多。但是拼經濟的同時,也要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這是很重要的,我覺得過去政府對拼經濟的努力,成績不錯;但是對公平正義的作為,仍待努力。

談到公平正義,我們先來談談油電雙漲,馬總統被罵到臭頭,莫此為甚,現在提起,仍然有氣,大家都想罵。過去阿扁政府時代,油電凍漲,大家習慣了用比較廉價的油電,也沒什麼不好,而中油、台電的虧損,是由全國的民眾買單,大家由於不是直接從民眾的荷包拿錢,沒有直接的痛,甚至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因此也沒有反彈。在談節能減碳的同時,浪費能源卻沒有明顯的改善。我換個方式來說,過去,我們是繳兩種油費、電費,一種是我們自己用的油費、電費;一種是中油、台電虧損的費用(別人用油、用電的費用),這種費用是從我們繳給政府的稅收中扣的。你不開車,你也要繳油費,你不開工廠,你也要幫工廠繳電費,這樣公平嗎?馬政府是將油電價格,逐步調回市場價格,讓用油用電的人,完全自己付費,你覺得油貴,你要想辦法省用油;你覺得電貴,你要想辦法省用電,少開車,少吹冷氣,共同節約能源,從而杜絕浪費。不要強迫別人(沒有用油、沒有用電的人)幫你買單。至於調整油電價時,對於弱勢族群,擔任大眾運輸業者所造成的衝擊,另以專案方式補貼處理。這樣的油電政策才是比較符合公平正義呀,應該給予掌聲才對,為什麼還要挨罵呢?過去有人批評有些媒體是「媒體治國」,每天有一些所謂的名嘴,在電視台教總統、部會首長,怎麼治國?這些名嘴有真的那麼厲害?那麼博學?什麼都懂?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醫學、工程、法律、管理,樣樣精通?通通能講?如果說叫他們去當部會首長,國家交給他們來管,你會放心嗎?畢竟茶餘飯後,聽了爽一下可以,可不能當真呀!現在有人批評有些媒體不止是「媒體治國」,已經是「媒體亂國」了,好像罵總統、罵政府是顯學,是流行,不罵就落伍了。每天罵、照三餐罵,只要有任何政策出來,先罵再說。媒體監督政府是理所當然的,媒體批評政府是應該可以接受的,監督與批評的前題是,要客觀公正,就事論事。政策的內容是什麼?也要深入了解。就油電雙漲(油電調價)來說,我覺得媒體是看起來是幫老百姓捍衛油電價格而罵政府,其實是在幫富人、老闆說話的(維護既得利益),造成國營事業的虧損,是全民買單,這個道理,媒體是很清楚的。當然:中油、台電一些常年存在不合理的福利,是應該被檢討的,那是另一回事;不該與油電價政策混為一談。油電價要調整;國營事業的福利要檢討,兩件事都要做,那才是全民之福呀!而不是把兩個問題,混在一起,好像是,如果油電不漲價,國營事業的福利,就不用檢討了,這樣對嗎?油電調漲後,其他物價會跟著漲的預期心理是必然的,媒體應該是協助政府監督亂漲物價的業者,是否有乘機烘抬物價的情形,可惜媒體這方面功能做得少,跟著烘抬炒作物價的功能,卻發揮得更多,甚至作假新聞,炒作萬物齊漲的景像,讓業者有合理漲價的理由,讓多數的消費者受害。只不過要罵政府的理由更合理化,幫助業者合理漲價,讓消費者受害,再來累積罵政府的資本?這種事情也做得那麼自然?!我真的有覺得媒體報導的操作方式,是哄抬物價的幫兇。

油電政策被罵,二代健保被罵,豪宅稅、證所稅、不動產交易實價登錄……所有的政策都被罵,連綜合所得稅減免額放寬還是被罵,因為額度不夠讓人民有感。理性的批評是可以的,任何新的政策,總是不可能週全,面面俱到,批評可以讓政府及早修正錯誤。但是排山倒海的反對,稅到那裡,就反到那裡,就失去理性討論的空間了。甚至說勞退要倒了?健保要倒了?搞得人心惶惶,製造社會動亂,莫此為甚。平常會聽到有學者批評政府,為了選票,不敢稅改,調高稅收,只會一味的討好選民,大放送,政府財政負債累累,債留子孫,總有一天政府財政會完蛋。當馬政府要改革稅制,開闢財源時,這些學者卻不敢仗義執言,反而跟著媒體罵政府,他們平時所謂的公平正義到那裡去了?如果不改革,朝野競相討好選民,政府財政長此下去,我相信總有一天政府財政會完蛋;但是我更相信,馬英九如果不改革,他任內四年裡,中華民國的財政是不會完蛋的。在他任內不會發生的事,他幹麻著急,要去搞改革?放著太平總統不做,而他要去捅馬蜂窩,馬英九總統難道瘋了嗎?這就是馬總統的人格特質,當他站在那個位置的高度時,他明白他的責任是什麼?不僅是吃力不討好,甚至是討罵的事,該做就要做,不能逃避。

二○○○年總統大選,泛藍第一次分裂,國民黨第一次失去中央政權;二○○四年總統大選,兩顆子彈效應,國民黨再一次輸了大選。這八年中,國民黨經歷了,黨的分裂、不少黨員出走,黨員重新登記,經歷了國民黨最低潮的時期,經過黨的改革、再造,慢慢累積國民黨以及泛藍力量,由於馬英九的人格特質的突出,獲得泛藍共同支持,成為泛藍唯一的救世主,二○○八年馬英九人望如日中天,所向披靡,立委及總統大選,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由於高度的期望,希望馬英九能儘速實現,不巧適逢世界性的經融海嘯來襲,台灣經濟遭受嚴厲的衝擊,而民眾高度的期待,無法及時獲得兌現與回報,批評與不滿之聲音,逐漸升高,尤其是六三三政策,更為反對黨的攻擊目標。

回顧馬英九第一任期中,除了拼經濟之外,還是有很多改革的理想,只是有連任的壓力及現實條件限制,不敢冒然放手去推動。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再擔任國民黨主席的時候,曾經要求中央委員、中常委選舉,不得邀宴、送禮,當時很多候選人,不當一回事,以為這是多年積習,要改變談何容易,不送禮怎麼選中常委?說馬英九也太不懂人情世故了!很多人等著看馬英九敢辦誰?等著看馬英九的笑話。直到馬英九要求中常委重新選舉,大家才相信馬英九的改革是來真的,不是說說而已。國民黨是第一次中常委當選後,重新選舉。此舉確實在國民黨內部造成不小的震撼,但再大也不過是國民黨內茶壺的風暴而已。與國家政策的改革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馬總統連任後,改革的決心,逐漸明朗,改革路途更是艱辛,不僅黨外批評,黨內也炮聲隆隆,很多黨籍立委,挾民意自居,不斷的指教馬總統,他們忘了,他們是與馬總統是一起選舉的,要談民意,不要跟馬總統比。我始終相信,民眾對馬總統有批評、有怨言,是給馬總統有壓力,能夠做得更好;但多數的民眾還是寄望馬總統,能夠改革成功,國家才有希望,才有未來。

自古以來,改革的路是非常艱苦的,是孤獨的,是眾叛親離的,改革,除了被改革者會結合既得利益者,大力反撲以外,還有內憂外患,還有機會主義者,藉機壯大,他們都不會站在改革的這一邊。從歷史來看,改革的結果通常是很慘淡悽涼的,有的是改革未成,身先死,半途而廢,最後是不了了之;有的是反對力量太大,最後妥協,有名無實;有的是改革是改成了,最後元氣大傷,連政權都改到別人手裡去了,總之,改革者大致上都不會有好結果!而歷史上改革總還是不斷的發生,時間久了,就會再來一次,改革需要社會付出代價,同時社會也因此而進步,我們就把它當作在歷史的一個必要的過程吧。當它來了,我們就勇敢的去面對,甚至去支持改革,參與改革,一起去見證改革,見證歷史。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