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雷聯誼會的回顧與前瞻

楊華山 

一、發展沿革

  泰緬寮邊區反共游擊隊,原屬國軍領導階層指揮管制,因受國際壓力及保存實力起見,政府當局為考慮國際處境,決定將兵力撤出邊區。

  民國五○年四月一日實施,定名「國雷演習」。分梯次空運撤台。總人數約兩千餘人(不含眷屬),上級為確認身份,對來官兵,重新核階。本汰弱留強原則;老弱殘兵,辦理退伍,精神強壯者,再納編服役。

  游擊隊成員多屬滇籍,「拙於言,樸於質」,個性直爽,「打扙、拼命、幹工」家常便飯,要「交際應酬」較為外行,部份長官多不夠瞭解,結果吃了很多虧!

  然而吃苦耐勞、堅忍奮發的精神,對戰備、訓練、演習、構工均能有效達成任務,深受有識長官之稱讚與肯定。歷經多次整編、任務調整,以是山防、海防、特戰、野戰基層組織、高司單位、形成區隔分散,自茲以往:「成龍上天,成蛇竄草」,這是自然生態,誰也無法預料,只好逆來順受、泰然處之。

  戎馬倥忽,卅年後多退休,強者蒼老、弱者凋零!過去叫「小鬼」,現在變「老頭」。什麼升官發財?那些不切實際的英雄殘夢,早已灰飛煙滅。

  「夕陽無限好,永遠不黃昏」。人生幾何?邊區返台人員,應組織聯誼餐會,以連絡感情。可惜上至中將、下至二等兵,無人出面,因有其顧慮,可以理解。自己出面實在自不量力。

  民國八十年後,政府解除禁令,黨禁、報禁不復存在,戒嚴時期禁止集會遊行,也一併撤銷,但因解除不久,令法不明,大家心中仍有疑慮!

  此時有江淅閩反共救國軍,不止有組織,且已提出申請補發薪餉,國防部人力司已舉辦兩場公聽會,為此「見賢思齊,見不賢而不省」,因此更堅定筆者發起組織「聯誼會」之意念。

二、會務目標與宗旨:

  筆者草擬內容簡要之會務目標與宗旨:

  成員以五軍之部、警衛營、幹訓班二二期同學、十九師之一部(該師拱衛軍部),八十一年三月請前五軍電台台長龔榮春連絡協調,並訂桃園南榮飯店,以優惠價席開兩桌,聘請楊國相先生管理經費、印發通知、楊任勞任怨,達成任務。

  籌備會議由筆者主持,其要點如下:

  (一)國雷案人員聯誼會,純係民間組織,絕對單純化。

  (二)不搞政治活動,不邀請政治人物,有誰幫地區候選人助選、動員、拉票,係個人行為,與本        會無關。

  (三)婚喪喜慶,不動員組織成員,應用個人交情處理應酬。

  (四)只交餐費、不交會費,以減輕負擔,帳務公開,有疑問?可隨時查核。

  (五)會長任期兩年,除非必要不可連任,有能者貢獻心力,大家勞逸平均。

  (六)申請補發邊區薪餉為中心任務,其難度甚高,應相機爭取為宜。

  會前亦曾邀請仍現職之蔣少良將軍,以貴賓身份出席指導。

  第二年(八十三年)三月,在桃園中壢忠貞新村,辦理聯誼餐會。將「國雷聯誼」的「案」字去掉,因台灣肅清流氓,有「一清專案」,什麼刑事案件,也以什麼「案」來辦,都用什麼「專案」,有「案」字,實屬不雅,自此正式定名「國雷聯誼餐會」,並不備案,因當時仍屬草創,基礎未固,申請立案,必須會址固定、作業人員常設、電話、電費、印章、文號,其他相關法定事項,必須一應俱全,缺一不可,當時條件,實不足以立案,為團結邊區四國伙伴,仍以簡略方式,辦理年度聚餐,並由筆者推荐,與會者全體同意:

  第一任會長:蔣少良將軍出任,並提供部份經費。

  第二任會長:趙如伯先生擔任:趙學長文筆流暢,安排其出任較為適當,當他進入會場,發現當選,               大為驚奇!因當天他開車到中壢車站,接由台中來的李尚書學長,遲到一小時才進會場。

  第三任會長:楊忠富先生出任,筆者考慮會長人選,全由五軍出任,會引人詬病與批評,才改由三                軍較優人員就職。

  第四任會長:楊華山(本會創始人)出任:此時補薪案已在進行,對國會連絡,已設法透過管道,               接洽相關人員,本會各同仁,也一致推荐筆者出任會長,認為指揮、協調、連絡,比較方便,筆者曾考慮聯誼會中,人才眾多,自己出力即可,不去爭名,幾經多次推荐,不再謙讓,於八十九年四月十日,正式出任會長,並禮聘陳櫻琴女士管理一般會務、重要文件作業、電腦打字,聘請好友趙當民先生幫忙。

  八十九年三月,台北某大公司在圓山大飯店舉辦年度酒會,場面盛大而隆重,筆者受邀參加,巧遇國民黨立委周錫瑋先生,相談甚歡,得知江淅閩反共救國軍補薪案已在立法院排入議程,因民進黨立委蔡某全力阻擋,並污名「錢坑法案」,意思就是不給,並運用其黨團勢力,百般刁難。

  筆者不畏艱難,找選區立委劉盛良先生陳情,並展開作業,其來往書函文件如下:

  國防部覆劉盛良委員

主旨:檢送劉立委盛良九月廿八日函,為泰緬寮邊區,反共游擊隊代表楊華山等人,陳情補發民國四十

     二年至五十年間薪餉案,如附件,請查照。

說明:本件奉部長九月廿九日核示:請貴室以最速件方式研處,逕覆劉委員(台北市青島東路X號三三

      XX室)並副知軍務局、國會事務室及本室。

正本:國防部人事參謀次長室。

副本:國防部軍務局(查照)、部長辦公室國會連絡處(續辦)

              國防部長辦公室

  國防部軍事情報局書函

文號地址(略)

主旨:檢送立委劉盛良先生致部長函,為「前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陳情補薪函乙份,如附件,請查      照。

說明:經查「前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係前國軍游擊部隊,敬請併前「江淅閩反共救國軍陳情補薪案」      統籌卓辦。

正本:人力司

副本:劉盛良委員、部長辦公室、主計局、軍務局、人事參謀次長室

       國防部軍事情報局

  劉盛良委員致國防部長及陳情人書函

唐飛部長吾兄勛鑒:敬維

  政躬清健,勛猶卓越,為欣為頌,茲有前雲南反共志願軍(泰緬寮邊區反共游擊隊)代表陳情,懇請政府體恤民情,補發民國四十三年至五十年薪餉,隨文謹附書函資料乙份,爰請鈞座考量當年袍澤為國奉獻之精神,督促所屬協助處理,如蒙玉允,永感厚誼。耑此

  奉達

    順頌

  勛綏!

                弟劉盛良敬上

八十八年九月二日

    

      劉盛良委員回函

華山吾兄鈞鑒:

  承囑「前雲南反共志願軍補發薪餉」乙案,弟已陳相關單位辦理,余獲回文如附件影本,敬請查收。尚請時賜教言,以匡力之未逮。知關錦注,耑此

    奉達

      即祝

    時安!

                弟劉盛良敬上

               八十八年十一月十日

三、手中無米,叫雞都不理

  鄉下阿嬤養雞!咯!咯!撒把米,雞隻飛奔而來,牠看主人手中無米,誰也不動?

  原有熱線連絡,怎奈好景才開始,狀況有變,國防部長唐飛升行政院長,立委劉盛良落選,人力司承辦人調職,從此斷線。要重新佈局,談何容易!官場文化:「有關係照關係,沒有關係照規定」,你如到官署辦事,聽到承辦機關說:「你照規定辦理」,就知道沒有戲唱了。

  筆者在毫無希望中「孤軍奮鬥」,自己花錢開銷,透過關係自找國會馮滬祥、賴士葆兩位委員,有的親自接待,也有由助理代行,很客氣:可惜全是官場應酬話。再去拜會張光錦委員(陸軍中將,筆者做過他部屬政一科上校科長),談及舊部關係,他願意幫忙。

  俟後拜會立法院周正之委員(前陸軍中將)陳情:

     國防部人力司回函

受文者:周正之委員

文號地址:略

主旨:有關前雲南反共志願軍楊華山先生陳情,補發民國四十三年至五十年間之薪餉案,敬請復如說明,

      請查照。

說明:

一、奉交下貴委員國會辦公室九十年五月廿三(九○)正字第○○三四四號書函敬悉。

二、前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泰緬寮邊區反共游擊隊)陳情補發民國四十三年至五十年薪餉案…略…

      全是推托之詞,什麼年代久遠無法查證?無可依據?大院曾針對「前江淅閩反共救國軍補發薪餉

     案」召開兩次公聽會,決議由各黨派立法委員、組成專案小組,循立法途徑解決問題。

正本:立法院周委員正之

  副本:國防部長辦公室、人力司企劃處(查照)

    國防部人力司

  上述書函是變調的答覆,由各黨派組成專案小組,循立法途徑,民進黨一定揚言反對,污名為「錢坑法案」,當然反對杯葛,無法過關,如此一來,不是幫了國民黨的「忙」?又省了一筆錢,部裡是偷笑?或是竊喜?不得而知?那是血汗錢啊。

  要知游擊戰士,多在青壯之年,拋妻棄子,捨命從軍,在邊區粗衣劣食,常飢寒交迫。蠻荒古戰場,或死或傷,鳥飛不下,目睹情景之悲壯,即鐵石心腸也為之落淚!

  殘存者九死一生,回台後還要重新核階,竟然有帶兵官,核成士兵,簡直使人「氣炸」!最諷刺即叫「不死戰場死官場」。

  四十九年秋,五軍軍長段希文將軍奉蔣公之命,返台述職,其職務暫由副軍長代理,政戰部主任李崇慶兼參謀長,「老黑戰役」開始,為縮減防區,先行撤猛養、猛研防區,集中兵力,護衛軍部安全。國雷演習部隊撤台後,副軍長王老國駐台中(老國雲南土話是老闆意思)被核掉階級的老部下找他出證明(不見得有效),他以「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為由予以婉拒。

  「老黑戰役」時,那些不起眼的舊部,曾在軍部外圍「當砲灰,擋子彈」。節骨眼時要張「白紙證照」都不給,情何以堪?

  如今!老成凋零,殘存無幾?申請補薪前,曾請主計專家,以邊區任職階級,照台灣官兵薪餉列算,概略四十億。數目不大也不小。預判過關有難度,據傳反共救國軍補薪案,已在立院二讀闖關,三讀未過?他們運作積極而有效。勇往直前,在官場運作上可算手段相當「高竿」令人敬佩有加。

  往後看別人「三讀闖關」成功後,有否機會比照辦理?實應有心理準備。後繼人選之決心與勇氣,更是關鍵。

  補薪案件之進行,要由票較多之區域立委帶頭,至少十名各不同黨派委員連署,才能成案,然後協調排入議程,要在前面,否則會期討論不到。

  每次討論,提案委員必須仗義直言,其他連署之委員要有人附議,經院會一讀、二讀,直到三讀闖關成功,其中之艱難困苦,付出之代價,非局外人所能了解?

  兩年任期到,補薪事未竟全功,鄉親鼓勵再連任,認為熟悉路線,好辦事。自己考慮如連任,豈不成了「食言自肥」?自定規則、自己不守,為免去詬病,安排熟悉會務之好友,趙富民君出任,尤其禮聘做人處事成熟穩重之劉德寅鄉長擔任總幹事,人選能孚眾望,實是深慶得人。

  筆者歷年來因家務拖累,身心俱疲!卸去會長職務,如釋重負,自此之後「淡出江湖」。誰當會長?誰做幹事?不再過問。

四、前瞻與期盼

  「江山代有人才出」,會員中各路高手,多是赫赫有名、出類拔萃。辦理補薪案,如下功夫,只「小事一樁」。各人風格不同,當然作法各異,不論何種方式?為同鄉謀福利,應會統籌策劃,以孚眾望。

  運作「補薪案」以聯誼會為名,自當立案。成案後有文號關防,而後有法律效力。尤其重要文件,有對口單位、方便作業,協調溝通,也有依據。

  一○○年十二月十日,正式立案,定名「國雷協會」。成功走出第一步。

  該協會仍安排筆者選任監事之一,也可能人數不夠,安排充數,湊個場面?心想假如放棄「補薪案」,再去充任監事,已無必要。

  世界上做任何事,都有艱難困苦;也因此

  國父孫中山先生有句銘言:『吾心信其可行,雖移山填海之難,終有實現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即折技反掌之易,也終無實現之日。』

  俗語「老年戒之在得」,「補薪案」理直氣壯,理所當然,不是非份之想,別人可污名,自己人不可污名,此是公理正義,更要信心滿滿,為全體謀福利,勇往直前,不達目的,絕不中止。如此,才會有實質成效,展現給全體協會成員受惠,是所厚望,勉乎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