磅礡氣象照古今

——有感《蓂賡氣象—唐繼堯傳》出版

陳秀峰 

這是一本期待已久但又茫然不知能夠從何處求得的書!令人欣喜的是,今天這本書竟然擺在了我面前,它就是許敏、木霽弘兩位學者所著之《蓂賡氣象—唐繼堯傳》。這部四十五萬字的傳記作品,寫作手法新穎獨特,語言表述準確生動,也不乏幽默俏皮之趣語。它以客觀、理性和詳實的史實還原了一個可信的唐繼堯形象,將一八九五至一九二七年的雲南歷史做了一個完整的梳理,而這段內容豐富的歷史,有著不少秘密與精彩。

   幾年當中,由於對這段歷史持續不斷的關注,我發現了一種怪現象:大凡有人寫一篇對護國元勳唐繼堯有所肯定的文章,必然會有一些人冒出來扣帽子,打棍子,甚至於遞「狀子」,要求有關機構進行封殺,霸氣得不行!而他們筆下的唐繼堯,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千古罪人,對之大有「掘墳鞭屍亦不解老子心頭之恨」的感覺,這實在讓人詫異。

    有人非常蔑視地說:『比如唐繼堯,此人野心也很大,他自稱是東大陸主人,自詡東亞第一人;他創辦的雲南大學當時的校名就叫東陸大學。他特別自信,但事實上能力比段祺瑞還要差。』

    有人寫雲南護國首義時說:『唐繼堯只交給蔡鍔「三千羸師」和不足兩個月的給養,到後來護國軍已是「衣不蔽體,食無宿糧」。』

    我不知道近乎于乞丐的「三千羸師」,何以能夠與強大的數萬北洋軍在四川鏖戰數月之久。也不明白號稱「北洋之虎」、在中國政壇上叱吒風雲十數年的段祺瑞的能力,是不是比這位學者還差。我同樣不知道,所謂「玩政治」竟然能夠將人玩得如此精神恍惚,實在高明之至!

    在二○一一年十月先後熱播的《護國大將軍》和《護國軍魂傳奇》電視劇中,「護國三傑」中唐繼堯、李烈鈞的貢獻和作用被充分邊緣化。兩人在護國運動時期的作用,甚至不如被一些文人神化了的雛妓小鳳仙!同年七月,頗有名氣的《南方人物週刊》來了一篇《滇系三巨頭》的文章,將唐繼堯寫成一個「暴斂強征、貪瀆無厭、荒淫無道,任意掠取部民子女為妾婢」的山大王。我因此想問,雲南人民是否都是逆來順受的白癡,那麼好欺負,竟然能夠容忍這樣一個無恥齷齪的壞人統治自己十三年?我以為,文人們用筆去掙點錢花沒錯,但是在寫史的時候認真地讀點書再動手,同時在自己的作品中稍微體現出一點文藝的良心還是有必要的吧?

    通過對雲南近代史的常識性閱讀,我知道,在唐繼堯逝世後不到十年時間,從中央到地方,對唐的「蓋棺論定」就已塵埃落定了。「倒唐」的「二六政變」中的主要發難者龍雲,率「雲南全省軍政各界及公民」為唐修墓,塑像;其建銅像的費用,僅軍事機關各級官員「踴躍輸捐就已足敷用」。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作為國家紀念日,雲南全省乃至全國都要舉行「護國首義」紀念活動。我同樣也知道,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和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國民政府分別發出「對上將唐繼堯的『褒揚令』和『國葬令』」。在民國時代,能夠享此殊榮者並不多見。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初開始,隨著對「萬惡的舊社會」的全盤否定,一些研究者開始貶損和醜化唐繼堯,一頂「反動軍閥」的帽子宛若覆盆,沉冤無數。我也理解,在一種扭曲的政治狀態下,人人自危,史學研究者也不得不成為為「階級鬥爭」服務的工具。然而,隨著政治上的撥亂反正及對極左思潮的否定,「科學歷史觀」已呈不可阻擋之勢,為人們展現出一個無限光明的前景。

    一年多前,正是在雲南歷史文化名人唐繼堯被省內外一些研究者和書寫者隨意、輕率地加以貶損的情況下,雲南兩位元本土作家許敏、木霽弘在尊重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本著人文學者應有的嚴謹治學態度,知難而進。踏上了還原一段真實歷史的艱辛歷程。在這本書中,作者一改傳記文學作品的陳規舊俗,沒有「以人劃線」,也沒有「以革命劃線」,他們將特定的歷史人物置於特定的歷史環境中,寫出了每一個人對時代的正常反應。他們在眾說紛紜的歷史述事及浩瀚的文獻中,反復篩選、比照,去偽存真,去粗取精,去咒除魅,力求客觀地還原歷史,他們冷靜地剖析歷史人物,根據時人記載,展其言,表其行,究其因,探其源,涉其理,不做最後結論而讓讀者自己去做判斷。

    我喜歡書中這樣的說法:

    『其實所謂歷史,有時就是又聾又瞎的,既聽不見蒼莽原野中生命的呼喚,也看不見原野中生命的茁壯或凋零。這條夾在兩岸無邊黑暗裡的長河默默地流淌,偶現銀色天光,再自以為了不起的個人身在其中,充其量就能夠泛起一個淺淺的漣漪。』

    本書名為《蓂賡氣象》,它以唐蓂賡先生在政治、軍事、社會、人際等生態環境中生髮的萬千氣象,通過「楔子」、「天曦」、「曙暉」、「朝日」、「豔陽」、「昶光」、「環蝕」等章節,使一個為「速使中國富強,淩駕歐美,俯視列強」而奮鬥一生的愛國主義者及民族主義者的豐滿形象躍然紙上。而對不少唐繼堯時代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涉獵之深,把握之准,皆為目前少見。試看兩段:

    「粵軍在陳炯明的率領下,勢如破竹,接連突破桂軍防線。而虎門炮臺派出飛機兩次往觀音山投彈則令廣州人心大亂。軍政府的重要人物自然是最識時務之俊傑,先是信誓旦旦要負責保衛廣州的衛戍總司令李根源逃離,之後是總裁岑春瑄逃離,廣東督軍莫榮新對這兩個膽小鬼嗤之以鼻,毅然向全社會宣佈自己將為個人尊嚴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他命令人將廣州的軍械軍糧全搬上了觀音山,並在城內諸多要地架設了大炮,準備最後的決戰!然而一覺睡醒後,智慧的莫老爺又重新進行了再三思考,還是決定不要那麼勇敢。為了避免遭到當面嘲笑,莫督軍於十月二十七日半夜悄悄溜出廣州。」

  「馮軍佔領天津後,馮玉祥卻通電下野,他的部下們一如既往地集體跪在他腳下,涕淚交流地懇請大哥兼總司令不要下臺,請求他繼續領導他們奮勇向前進,爭取更大的勝利。馮玉祥於是大為憤怒,厲聲斥責:『我不許你們做馮玉祥一個人的走狗。』其實就在這些跪著的人中間,不少人已經因為內部利益分配問題長期得不到妥善解決,暗中下定決心不做他一個人的走狗。」

    《蓂賡氣象—唐繼堯傳》是一本有趣而好看的人物傳記,在思辯性、邏輯性,史料性和文學性結合方面獨樹一幟。為讀者提供了一條認識民國初年中國社會與雲南社會的「輕鬆」捷徑。誠如旅居海外的唐繼堯嫡孫唐書瑋先生所言:『非有宏觀之識見,恢弘之氣度,道德之勇氣,公正之歷史責任者,實不能為!』

    該書用唐繼堯親撰的數十首七言律詩,巧妙地串起其軍旅生涯和從政之路的心路歷程,使讀者能近距離地一窺傳主的內心世界。而文字優美是《蓂賡氣象—唐繼堯傳》的非一般特點,在開篇的《楔子》中,作者這樣寫道:

    『露如珠,月如圭,血三年而藏碧,魂一變而成紅。曾幾何時,虎帳夜談兵,靜若墨空之列宿。柳營春試馬,動如流慧之互奔。氣奪山川,色結煙霞。將軍一去,大樹飄零。與子之別,心思徘徊。』

    其古文字功底,略見一斑,而在結尾時,作者卻很散文式地表述:

    『唐繼堯所處的這個時代是如此豐富多彩,充滿才智英敏、氣節激昂、陰謀詭計、卑鄙齷齪。他與之打交道者無一不是那個時代的出類拔萃之人,每個人都用自己的聲部應聲而歌,並引起他人的高亢和鳴,從而匯成一部眾星閃爍的生命合唱交響曲。然而,在面臨死神啟程前來招呼自己上路的一刻,唐繼堯卻強烈地發現自己的靈魂深處居然充滿一片無人能夠共語的冰冷孤寂……』

    《蓂賡氣象—唐繼堯傳》與此前出版的《天南電光—辛亥革命在雲南》、《孫中山思想簡明教程》、《唐繼堯研究文集》,以及再版的《雲南光復紀要》(民國版)等,均為雲南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的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系列出版物。這些出版物可互為參照,拾遺補缺,是一批雲南思想界近期奉獻的珍貴讀物。

    在「共和先驅」同心協力、「開啟共和之門」的第二個百年,我們已感到了諸多的不同尋常;回眸和反思百年,令我們這些凡人萌生了對未來諸多的美好期待。這大概就是《蓂賡氣象—唐繼堯傳》與上述諸書的歷史意義與現實意義之所在吧!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