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組織發展與人才培育

楊世虎 

人是事的主宰,因為人是一切形像之所以產生的主體,是一切事業發展的動力;事之成敗,每繫於人事之臧否。因此,任何一個組織體系,無論制度如何完善,考核如何周延,目標任務如何地明確,然而其成效仍將繫於組織成員的是否主動積極參與地發揮潛能而定。所謂積極參與及消極應付,完全在於人心一念之間,這就是所謂的士氣與效率問題,所以如何激勵成員的士氣,提高其工作效能,這便是一切問題的關鍵所在,無論就組織發展或組織運作,莫不以人的問題為主體關鍵,否則捨本逐末,其結果將腐蝕應得的成效而產生惡性循環的結局,最後仍須回頭解決人的問題。

  人的「質」與「量」的孰輕孰重,一直是爭論不休的問題,只要是牽涉到學校教育,必定會引起它正反兩面的爭論。我認為這是主與從的關係,它的確定,須基於諸如組織全盤指導,組織長遠目標,組織發展方向,以及所需滿足階層的確定等因素,加以綜合考量,才能確定重點方向,若僅就某一單項的因素,而加以滿足,則失之偏頗。

  就教育而言,多年來,我們一直受到升學主義以及各種形勢的比較心理的壓力,相對於學校招生,學校教育,家長的想法,畢業再升學或就業等,它都與素質及數量有關,社會整體的氛圍也一直擺脫不了這種對名校的迷思,就逼得許多學校盲目地擴充,許多學校招生不足,這些都是事實,但並非根本的問題所在,試問有多少人曾經去參觀過台灣大學,甚或國際知名的國外大學或軍事學校,這些知名度高的學校,也未廣為宣傳,而得到大眾的肯定,這便是問題的根本所在,美國西點軍校的歷史與美國歷史同長,它的聲譽不但在美國軍事領域內有看它不可搖撼的地位,即使在美國工商企業界,也是一群不可忽視的力量,這些成就,是基於從西點大門跨出之後的實力與努力的結合,它歷久不衰的聲譽與它所執行的招生政策,有著密切的關係,它的招生無論在質或量方面,均無慮匱乏,因此,它訓與用就能貫串一氣,而也是博得歷久不衰聲譽的關鍵。

  學生的素質一年不如一年,學生的學習風氣與生活品德日趨敗壞,這些都是我們經常聽到的評論,之所以造成今天這種狀況,因素太多,但是教育改革在台灣近十年來的推擠下,是根本的最大動力。學校招生情形,各校狀況不一,所謂名校,大家擠破頭,搶不進去,一般資源匱乏的學校,則門可羅雀,難以滿額。學校辦得如何,主其事者,一定都是盡心盡力,但是客觀條件的影響,也只能將就辦事。因為教職員的基本素質亦能影響學校教育的提昇或趨下,有些時候也不僅財務所能解決的。

  幾十年來,我們一直是在填鴨式的單向灌輸的教育模式中成長壯大,並一直受著長上的呵護,其結果就是被動、依賴與刻板,久而久之失去了自動自發,獨立向學的精神,更削弱了教學的效果與減低了學習的情趣。

  升學主義幾世代地泛濫,以往大家拼命往大學窄門擠,所為何來,也不是有幾個人能說清楚的。如今大學之門擴大地敞開,卻又發現程度低到令人難以接受。教育乃百年大計,如此搖來擺去,與大陸文革十年,教育斷層所產生的危害,又豈不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喻呢!

  德國的工業基礎,一直是世界上令人羨慕的情景,但它的教育政策及方式,卻不曾被我們所借鏡與參考,它學術與技術分流,它師徒傳承制度,沿習百年而不斷。我們的學校教育與企業運作,是你教你的,我用我的,各行其是,教學與運用脫節嚴重,教育完成,只拿到一張泛泛的文憑,求職到工作行列中,再依個人天賦與機運去做另一番奮鬥與努力,它就是學非所用,用非所學,這其間還不包括人情世故等非常因在中間擺動。

  學校教學方式,應徹底摒棄單向的灌輸,而應廣泛地採取雙向的共鳴,不應過份強調結果,而應注重過程與手段,表達技術與思惟理則是經由無教次的磨練,而不是經由無數次的聽講。

  教與用能夠緊密結合,才能使人才不虞匱乏,人才不致閒置散,員額不致浪費,更使人與組織均能發揮最高的功效。然而,企業與學校始終相互責難,不是教而不能用,就是用非所學。產生這種現象的主因,乃在雙方所持的觀念問題。教育機構並非一部萬能機器,而且所用所訓的人是否都能本諸道德勇氣與敬業精神,都是產生弊端的癥結所在。因此,欲使「學」「用」能緊密結合,乃有賴於摒棄本位主義,人情關說等落伍作風,選欲教之優秀人員,汰倖進敷衍之庸劣人員,教欲用之才,適當安置與運用所教之人,如此,相互協調,彼此合作,才不致造成空隙,為倖進者所乘,欲進者所餒。

  中國社會至今仍擺脫不了人情關說,大凡任何事情都可以跟人情扯上或多或少的關係。因此,無論校師長都無法堅持既定的教育原則;有人說,有原則就有例外,這是老於世故的心得,也就是因為有了例外,就逐漸也失去立場,而在不自覺中腐蝕了教育成效。很多從學校畢業之後,由於受了不切實際的偏差宣導,而產生了異端的心理,到社會、到工作單位,或因期望值落空,或受虛妄的感受,持驕賣寵,由驕而狂而妄或是挫折失落,乃至發覺現實與理想有了差距之後,但不知奮鬥努力,卻自暴自棄,消極頹廢,因而毀了自己,更影響社會團體,形成管教之瘤。

  學而不能用,是現階段大學教育被檢討最多的一項,若細心觀察分析,真是如此嗎?非也,絕大多數的大學畢業生,在進入工作單位後,都被重用的,而且逐漸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可見批評者,只是以偏概全的謬論。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有少部份人,不但責質差,更不虛心向學,以致任職後,經不起考驗的事實。當然,人浮於事,事求於人,它永遠是流動狀態,進進出出這絕對是個常態,每位顧主都希望人事穩定,都希得一流人才運用,得天下英才而教,但每位有才者,都希望不停地向前向上奮進,這都是不變的法則。因此,欲使「用」其所已「學」,「學」其所欲用,則「選」「學」「用」需如一貫作業的方式,統合加以考量,從而擬訂出有終有始的政策,才切合實際。

  退休制度是使人事有健全的新陳代謝作用,並使在職人員因將來的生活有保障,能安心工作,使人事有安定作用。另外淘汰制度則是較激烈的說法與作法,它是汰弱留強,使能發揮適才適所的作用,這兩種工作具有一項共同的目標,即是提高工作效率。無論學校教育或者軍公教商場企業,都訂有淘汰標準,而淘汰度制之所以無法貫徹執行,一則因人情關說,壓力太大,往往因為淘汰某一個人,思前顧後牽連甚廣,而且被淘汰者,不是本身能舉出許多讓人同情的理由,就是學校也基於招生不易,不忍隨意斷送其前程。另則,一般人對於法的明確性較難承受,認為它雖然較具理性,但是過分冷酷無情,因之,學校不輕易提刀用法,職場上更是難以揮淚斬馬謖。然而淘汰制度無法貫徹執行之後,又產生了另一面反效果。一則使人對法紀產生輕視淡漠的意念,只要有辦法照樣能在制度外生存的僥倖心理。另則同時減低榮譽感,每個人都具有與強者競爭的向上傾向,他希望生活在積極奮鬥的圈子裡,一旦苦熬出頭,定然倍覺無上榮耀;相反地,閉著眼睛也能混畢業,混出頭,則積極進取,奮鬥苦幹被視為異端,不但不被群體重視鼓舞,而且還受到排斥作用。所以減低了淘汰功能的結果,使淘汰制度無法確立,這是長久以來使「是非」與「優劣」無法明確肯定的原因所在。淘汰制度的確立,乃是品質管制的最佳途徑,使僥倖,投機庸劣無所遁形,學校或職場如同一部機器或一座工廠,若能適時提供最佳品質保證,則使後續單位任用減少無謂的困擾。淘汰又可區分品德淘汰、體格淘汰,學科淘汰、績效淘汰之類,任何一類未合標準,即不予考慮,如此必收立竿見影之效,使人無僥倖心理,而積極向學處事,蔚為奮發之風尚,整體的風潮自然朝向蓬勃向前的動力。

  為政之道,首重得人,良以得人者昌,失人者亡;人存政舉,人亡政息,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故曰人才決定一切,徵之史書,歷代盛衰興替,無不以人才之得失多寡為繫。尤其今日處在競爭激烈廿一世紀,人和精神的因素,實比其他任何因素都更有決定作用。人才之造就,其根本在培育,其關鍵在考核,其成敗在任用,三者之中,考核實為中心環節;因為有培育,而無考核,則必失之於泛,有任用而無考核,則必失之於濫,由此可知,人事制度的良窳,直接攸關國家組織整體的成敗,若能使「選」「教」「用」「退」節節扣緊,學校教育與企業機關,政府公務部門密切配合,則能使所選之人皆可「教」,所「教」之人皆可「用」,所「用」之人皆能發揮積極奮發之作用,「退」之制度必產生應有之刺激及安撫功能,則人的奮發潛能亦將因制度之改善而適時調整,則許多不正常的現象將一掃而空,使國家組織整體上下蔚為奮發之風尚,國力必然提昇、國民自然康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