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崇聖寺——秘境追蹤

李卉生(雲南省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 

大理,這一歷史文化名城,確是一個神奇美麗的地方,巍峨連綿的蒼山終年積雪,碧玉一般的洱海猶如高原明珠,蒼洱之間鑲著一個既蒼老又輝煌燦爛的古城,早在四千多年前先民就在洱海周圍繁衍生息,到唐宋時期,作為南詔、大理國的都城,成為中原文化、雲南各族文化和東南亞各國文化的交匯點,尤其是與佛教文化的交流中,創造了以白族為主的大理文化,在佛教鼎盛時期,形成了「香煙繚繞、鐘磬不斷」的景象,被譽為「妙香古國」、「佛都」。

  史料記載,建于南詔時期的大理崇聖寺『基方七裏,三閣七樓九殿百厚,為屋八百九十間,有佛一萬一千四百尊,用銅四萬五百五十鬥』。巍峨雄壯的三塔,磬聞百里的南詔建極大鐘雨銅觀音、華嚴三聖像和崇聖寺高僧圓護大師手書的「佛都」匾,這五大重器使崇聖寺熠熠生輝。大理國二十一位國王就有九位退位後到崇聖寺為僧,使這座皇家寺院成為當時東南亞最大的佛教寺院和佛教文化交流中心。明代旅行家、地理學家徐霞客到大理時對崇聖寺有如下描述:『前三塔鼎立,而中塔最高,形方壘十六層,塔四旁高松參天,其西由山門入,有鐘樓與三塔對,勢極雄偉。樓中有鐘極大,徑可丈餘,而厚及尺,為蒙氏時鑄,其聲聞可達八十裏。樓後為正殿,殿后羅列諸碑,而中所勒黃華老人書四碑俱在焉。其後為雨珠觀音殿,乃立像,銅鑄而成者高三丈,其左右回廊諸像亦甚整,而廊傾不能蔽焉』。由此可見,在明代,崇聖寺的規模依然宏偉。到了晚清,戰爭紛亂崇聖寺遭至戰火殃及至寺廟俱毀,許多珍貴文物散失殆盡,而劫後餘生的就是三塔,仍巍然屹立,見證了崇聖寺這一輝煌燦爛的歷史文化遺跡。

  一九六一年,崇聖寺三塔被列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一九七八年,各級政府先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對崇聖寺三塔進行維修,維修中出土正規文物六百八十多件。隨後,在九○年代乃至二十一世紀逐年根據經濟發展進行投資,根據政府及專家學者提出的「源於歷史,超越歷史」、「節節高」、「節節大」的要求,借鑒國內外著名寺廟佈局的特點吸取歷代建築之精華,把崇聖寺恢復重建為既莊嚴洪宏偉又秀美壯麗,既有皇家寺院氣派,又具民族特色的金碧輝煌規模宏大的雲南最大,全國一流,世界少有的佛教寺院建築群落。

  據資料介紹,恢復重建的崇聖寺,將北方建築的恢弘大氣與南方建築的精巧秀麗融為一體,整體佈局為主次三軸線,分八台、九進、十一層次。其中,主中線上依次為大鵬金鳥、山門、護法殿、彌勒殿、十一面觀音殿、大雄寶殿、阿嵯耶觀音閣山海大觀石牌坊,望海樓。中軸線兩旁的次軸線上建有法物流通處僧房、方丈堂、客堂、齋堂、羅漢堂、千佛廊、祖師殿、護法殿、佛教研究院、財神殿、藥師殿等。這些建築成為全國或世界之最,中軸線全長四公里,是全國寺院中軸線最長的。大雄寶殿仿北京故宮太和殿,面寬五十一‧七米、總高二十六米,在全國佛教寺院中體量最大,木雕長卷《張勝溫書卷》高一‧八米、長一百一十七米,堪稱世界之最;龍也最多,有彩繪的、石刻的、木雕的、灰塑的和瓦當滴水的龍,數以萬計;所有佛像均用青銅澆鑄,有五百九十九尊貼金佛像,是全國貼金佛像最多的寺院,鼓樓內置大鼓直徑達三‧一米,是全國佛教寺院中最大的鼓,複製的金剛杵在眾多金剛杵中也稱得上金剛杵之最。

  恢復重建的崇聖寺建築群以鋼混結構為主,中軸線建築採用最高規格的金龍金鳳和璽,兩次軸線建築採用莊重典雅的鏇子彩,廊閣內院採用活潑詼諧的蘇式彩,整個建築群落起伏跌宕,錯落有致,金碧輝煌。

  崇聖寺的彩繪藝術,立足於皇家寺院的史實以體現皇家寺院的氣派,以中國傳統彩繪的風格,兼顧大理民族彩繪的特點,所有建築彩繪主題突出,色彩協調,變化多樣,既有濃鬱的佛教藝術特點,又彰顯了中國傳統建築彩畫風格和皇家寺院莊嚴宏偉的氣派,整個寺院顯得精美壯觀,金碧輝煌,恢弘大氣。主要殿堂採用「和璽彩」,次殿上採用「鏇子彩」,而在院落佈局的亭院上則用了「蘇式彩」和大理地方民族的淡墨書。在「和璽彩」中都是「金龍和璽彩」、「龍鳳和璽彩」、「金鳳和璽彩」,此外,大雄寶殿、十一面觀音殿、彌勒殿在佛教寺院中規格較高,因此,以上三殿的大額枋的枋心均採用了瀝粉描金金龍、金鳳的圖案。

  此外,刺繡也是崇聖寺的一大特色,寺內所有刺繡物品均採用中國四大名繡之一的「蘇繡」製作,全套大幢、長幡、大觀門,佛前莊嚴等,均採用「金刺」及「真絲」繡出龍鳳、蓮花等佛教圖案和著名佛經,把崇聖寺點綴得厚重莊嚴、秀美精湛。

  崇聖寺的佛教造像,基於大理地區以「密宗」為主,相容「禪宗」的佛教信仰特徵,諸佛像融合於一寺。

  崇聖寺大殿佛像以《宋時大理國畫工張勝溫畫卷梵像》中的釋迦佛繪圖,黎廣修所塑的筇竹寺「五百羅漢像」圖和崇聖寺三塔出土文物為藍本創作而成,共鑄六百一十七尊(件)佛像、法器。分別是:山門鑄哼、哈二將;護法殿鑄大黑天神;彌勒殿鑄彌勒佛像、韋馱菩薩、天龍八部;觀音殿鑄十一面觀音像、觀音八化身;羅漢堂鑄五百羅漢;大雄寶殿鑄釋迦牟尼、文殊、普賢、觀音、大勢至菩薩等三十二尊;高僧殿鑄大理國出家國王九尊;祖師殿鑄達摩等禪師六尊;阿嵯耶觀音殿鑄阿嵯耶觀音;藥師殿鑄藥師佛;大鵬金翅鳥廣場鑄大鵬金翅鳥。此外,還鑄造了銅鐘一件、金剛杵五件、轉經筒五件、牛皮鼓一件。

  崇聖寺六百一十七尊佛像、法器既符合佛教造像儀軌,又具有神形兼備的藝術感染力,所有佛像均用青銅澆鑄而成,五百九十九尊(件)貼金彩繪佛像,是全國貼金最多的佛教寺院。而最大的金剛杵長六米,直徑一米,是全國金剛杵之王。上述這些佛像集裝嚴肅穆,又栩栩如生,五百羅漢形態各異活靈活現。無論數量上,還是藝術水準上,都可稱之為佛像的集大成者。崇聖寺的石雕藝術也很精湛,以福建省的細白麻石、莆田青草石和漢白玉大理石為主要材料,寺內雕刻了眾多石雕藝術品。欄杆、須彌座、柱礎都刻有種類各異、形態萬千、活靈活現的各類石雕作品,佛和菩薩的台座,多為四方昂蓮覆蓮須彌狀。而羅漢、護法神的台座一般被雕刻成獸形、雲狀紋,所有須彌座上都雕刻有各類佛雕作品。此外,崇聖寺內還有眾多自然天成的大型巨石,以原始形狀為基礎,加以適當的雕琢,形成了極具觀賞性的自然藝術石雕作品。

  山門前得龍池是以在原址挖出的一塊高五米、寬四‧五米的大青石的自然形狀為基礎,雕刻成了一個巨型龍頭,龍頭下一水池;龍頭涓涓不斷流出的聖水和龍頭下地龍池,大自然天成的奇石,加上石匠藝人的精心雕琢,平添了山門前一份神秘、深邃的宗教文化氣息。

  木雕是崇聖寺中的一絕。崇聖寺所有斗拱門窗均採用上好的紅椿木,由素有「木雕之鄉」之稱的劍川技藝精湛的木匠雕刻,風格以明清時期的雕刻工藝為基礎,圖像種類包羅萬象,變化無窮,凡和佛教相關的花、草、魚、鳥、獸、神、佛、人物等圖案均盡數包容,應有盡有,所有木雕均精雕細刻,千姿百態,栩栩如生,靈氣活現,堪稱木雕藝術之珍品。更為輝煌的是,劍川木雕工藝廠,將大理佛教典籍《白國因由》中的「觀音十八變」雕刻成圖文並茂的十八扇格子門,安裝在崇聖寺核心區的十一面觀音殿上;將「佛陀本身故事」(佛祖如來從誕生、出家、成道、創立佛教、廣教弟子、普及佛教、敬為佛祖到圓寂的故事)雕刻在格子門上,安裝在大雄寶殿內牆四壁的高一‧八米,長一百一十七米的巨型佛龕內,是國內外絕無僅有的木雕長卷《張勝溫畫卷》,他繼承了大理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和佛教文化藝術。

  崇聖寺的環境以綠化美化為主,把整座寺院融進秀美的蒼山洱海之間,既與大理風景四季如畫相吻合,又獨成一景,成為蒼洱明珠。整個寺院的環境充分體現了皇家寺院的莊重大氣,又突出了綠化美化的主題。一院一景,有疏有密,錯落有致。同時還根據各種花、草、樹種的週期與季節,使整座寺院季季有花開,月月有景賞。寺院內種植了以茶花、玉蘭、牡丹為主,配以翠竹、菩提、大榕樹、雪松、枇杷、紫薇、香樟、桂花、銀杏、聖柳、滇樸、三角楓、白柏、羅漢松、三角梅等花和樹。並依山就勢,種植了成片的梅樹、杜鵑、梨樹、櫻花、銀杏、桂花、紫羅蘭、菊花、荷花……圍牆邊依次種植了墨西哥柏、冬櫻、翠竹等,整個寺院顯得清新秀麗、舒適怡人。

  崇聖寺內種植的花草樹種數數以千計,草地面積達五萬餘平方米,同時再配以水池、長廊、小亭、石凳等,既彰顯了這座皇家寺院的氣派,也形成了獨具一格的綠化美化藝術風格,使崇聖寺成為園林式寺院建築的經典。不論在風和日麗的陽光下,或是暮色蒼茫,月影婆娑的夜晚,它會把人們的遐想帶回到那遙遠的「妙香古國」。而那聳立於蒼洱大地之上的崇聖寺三塔見證了南詔、大理國時期那段輝煌歷史和燦爛文化遺跡。而恢復重建的崇聖寺尊重歷史又超越歷史,它代表著一個時代的復興,一個民族的凝聚與崛起。崇聖寺的恢復重建把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有機的結合,更增添了它的神秘色彩。

    筆立三塔氣宇軒風雨蒼桑逾千年

    後人盛讚古文明重建崇聖更輝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