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沒有圍牆的中緬第一寨

劉揚武 

清風送爽,我們一行三人走進號稱「中緬第一寨」的猛景萊寨子,看到的是綠樹掩映下的棟棟竹樓沒有圍牆,通向人家的巷道有人在打掃衛生,村寨十分乾淨。走村串戶,不時地聽到一陣「吱、吱、吱」的聲音從竹樓中傳來。尋聲望去,總能看到傣族婦女在傳統的木製手工織布機前忙碌的身影。寨舍緊密相聯,高低錯落有致,佛寺、金塔、菩提神樹、神泉,與村寨整體相聯,村寨古樸典雅。摩托、小轎車不時從我們身邊駛過,顯示出富有、戶不矢遺,一片繁榮的景象。 二○○六年以來,猛景萊寨子保持著「無案件、無上訪、無治安災害事故」的「三無」記錄,鄰裡關係和諧,群眾安全感和對民警的滿意率均保持在百分百。

  隨行的年輕村長告訴我們「中緬第一寨」稱號的來歷:在傣語中,「猛」是村寨,「景來」是龍的影子的意思。傳說,當年傣王召樹屯為了追趕一隻金鹿來到此地,後來人們發現這裡隱約可以看到一條龍的影子,於是就來到這裡守候天子的再次到來,久而久之就索性在這兒建起了村寨,起名叫「猛景萊」。猛景萊曾經一度是中緬邊境的宗教文化中心,緬甸國王子召猛拉罕曾經到過此寨。西元一○八二年傣王召燭拉翁為了表彰一○一位高僧,在猛景萊建了大小金塔一○一座,成為了西雙版納最大的金塔林。村
口的塔林、神樹、神泉都有著悠久的歷史,一到節日,信徒都會來這裡談佛求經,最盛時曾達到三萬多人。猛景萊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歷史悠久的傳統文化,形成了在傣族群眾心目中特殊的地位,被人稱為「中緬第一寨」。原西雙版納宣慰司議事庭庭長,德高望重的老州長召存信還專門為猛景萊題詞『中緬第一寨─猛景萊』。

  這是一個美麗的邊界傣家寨子,清澈的打洛江繞寨而過,挺拔的鳳尾竹隨風搖弋,高大的菩提樹依寨而據,江對岸緬甸的緬寺金塔隱約閃現。該寨有一千三百六十六年的歷史,有九十九戶人家,五百多人口。一排排錯落有致的傣家竹樓,保持了古樸鮮明的傳統建築風格,寨內的佛寺、一○一座金塔、菩提神樹、神泉,與村寨整體相聯,整個村寨有著濃厚的原始文化氣息和生態村落的典型特徵,有著陶淵明筆下《桃花源記》的真實意境。

  這裡的手工作坊一個挨著一個,染布、榨糖、製陶、釀酒、打鐵、蔑編、造紙術等都保留著原始的手工技術。製陶用的土是西雙版納特有的油土,首先用木錘把油土打細,再用水和好揉成團的油土放到轉動的木製慢輪裡,一邊轉動慢輪,一邊用手將油土捏成各式各樣的器具,然後用帶有花紋的木板在器具外印上花紋,刻上文字,最後放在土窯裡燒製三至六個小時出爐,稍微打光即可使用。榨糖也是傣族最古老、最獨特的製糖方式。他們用大型的木製器具,採用物理學上的軸承原理,借用人力、畜力或水利作為動力帶動木樁轉動,將甘蔗汁榨出來,經過過濾,可以直接飲用,也可將糖汁煮熬成一塊塊紅糖。

在一間「造紙」的作坊,只見一位中年男子,頭戴藍色便帽,身穿傣族的無領衫,正在一個土陶缽裡煮採集回來的貝棕葉片,從貝棕葉片變成一片可用於書寫的貝葉,要經過煮、曬、壓等步驟,修整後整理成冊,並在冊的兩端打上孔,用繩串起,才算完成。在貝葉上書寫也非常講究,必須是用特製的鐵筆將文字刻在上面,再用小桐子油拌煙墨刷在貝葉上,文字才得以清晰地顯現出來。重要的資料,傣族人都會記錄在貝葉上。而綿紙的製造則是用生長在西雙版納的構樹皮作為原料,以一般手工造紙的工藝製作而成的,紙張潔白且韌性好,一百年前用綿紙記錄的文書,字跡還清晰如初而防潮、防腐……

  當我們走出寨子,回頭望去,只見寨頭的塔林猶如一支支破土而出的竹筍,每座塔的頂端還有許多小鈴鐺,微風吹過,便發出悅耳的「叮噹」聲,彷彿來自天上的梵音;加之幢幢竹樓內傳出的悠揚的葫蘆絲樂器聲、傣族民歌,歌聲曼妙飄蕩,讓人久久不願離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