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的寶珠梨和大明石榴

張家豪 

老友田君,日昨自美返國,特地送我六個石榴,外表碩大,亦很中看。但友人走後,我迫不及待的拿一個剝開一看,不但枳實肉為白色,顆粒又小,我摳了四、五粒丟進嘴裡,才一嚼,即酸得我不能忍受而隨口吐掉。這真如「賣柑者言」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由此了見,外國的月亮並不都是「圓」的。但這是老友老遠攜來的禮物,雖難如人意,然其誠可感。想想看,單槍匹馬出國,大包小包,進出機場多煩。老友多年才返國一次,在台的親友至少有十來個,帶這些禮物多難呀!因而,我和內子們衷心感激。

  就因老友送來的石榴,使我想到在昆明求學時,我所吃過的大明石榴,其外表並不光滑紅潤,果粒亦不夠碩大,但若只看表面,老實說,並不搶眼,也難被人喜愛。但一剝開,那就別有「洞天」了。其顆粒有小指頭大,像紅寶石樣,亮晶晶的,其枳肉硬是嫩得如半歲嬰兒的臉蛋,人見人愛;吃在口裏,又甜又脆,水份又多,舒爽之至。就因其枳實豐腴,一粒石榴,握在手裡,沉甸甸的;大的一粒有斤來重,最差勁的,也有半斤出頭。我每年都會其應市時,買廿斤,託自家鄉貴州盤縣來昆經商的鄉親順道帶回去孝敬爺爺奶奶。寫到此,讓我聯想起昆明市上的另一名果「寶珠梨」,產於昆明南郊外不遠處呈貢。故又稱「呈貢梨」。其外型像葫蘆,如當前台北市面進口的澳州雪梨或美國之酪梨。有孩子拳頭大,青皮、果肉細、甜、脆、香。台灣市面的日本廿世紀梨和南韓的水梨,我敢說都不能和寶珠梨相比。

  前文係於一九八四年六月十四日刊於《台北市民族晚報》。海峽兩岸開放探親後,為了協助故鄉改善已敗壞不振之農業。筆者曾自費邀請居台中縣豐原的農業專家鄭春能博士回去家鄉貴州訪問,藉此和主管農林的省農林廳和省農科院籌作這方面的文化交流。由於我曾在昆明求學多年,已把住慣了的昆明當成了第二故鄉,故鄉得鄭博士之首肯,亦去訪問了雲南省農林廳和省農科院。經該省農林廳及農科院之熱忱接待。並由農林廳楊(尚彩)副廳長陪同,前去呈貢寶珠梨產地現場,看過那十分廣闊的已奄奄待息即將老死或蟲害而日愈枯萎的寶珠梨林。由於農林廳楊副廳長向鄭博士請教如何拯救那受害的數十萬株寶珠梨樹,鄭博士詳察後,認為可以拯救!並當場示範其拯救之方法。惜其後該寶珠梨之主管單位,並未追蹤繼續聯絡居台之鄭博士請益。筆者亦未悉呈貢寶珠梨林之其處理狀況。待筆者再度有機會去昆明時,呈貢寶珠梨那遍廣大闊農林,已搖身一變而成了昆明市人民政府之新建行政中心和周邊繁華大都市了!真是「白雲蒼狗,瞬息萬變」哪!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2期;民國10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