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護國首義的再省思

黃通鎰

一、前言

中華民國駐泰國代表處陳代表銘政閣下,駐泰代表處各位長官,各位嘉賓,各位鄉親,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雲南護國首義九十七周年紀念日,本人受同鄉會蔣慶國會長之邀,作專題演講,感到萬分的高興但也惶恐;因為雲南起義護國有再造民國之功(孫中山語),我不是歷史學家,只是對中國近代史有興趣,花了幾年時間蒐集資料,閱讀、整理、研究,有一點心得。我只能簡單的概述一下,有機會再就教於各位。

二、雲南護國起義的原因

雲南人發起護國首義,主要是反對袁世凱竊國稱帝,維護孫中山先生領導所創建的民主共和的中華民國國脈,這在中國歷史上是件大事。根據史料,袁世凱於一九一六年(民國五年)一月一日,把總統府改為「新華宮」對內稱中華帝國,改用洪憲元年,悍然稱帝,其倒行逆施受到各界的強烈反對,引發了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雲南起義,使南方各省紛紛宣佈獨立,要袁氏辭去大總統職位。但除南方各省的武裝起義反袁外,在倒袁浪潮中尚有他一手提拔握有重兵的內閣總理段祺瑞,袁氏促段速出兵平定南方革命反袁勢力,而段氏反聲言要袁氏交出權力。而另一親信馮國璋,袁氏請其出面和南方國民黨斡旋,保住大總統職位,馮只作表面文章,一點也不熱心。更有袁氏心腹陳宦(四川都督),陳樹藩(陜南鎮守使),湯薌銘(湖南將軍,曾是鼓吹袁氏稱帝最力者),也先後倒袁。袁氏迫不得已才於三月二十二日宣佈撤銷帝制,共稱帝八十三天。延至六月六日宣告死亡。

三、雲南護國起義中的關鍵人物

雲南護國起義這一轟轟烈烈的愛國運動,除了拋頭顱,灑熱血的眾多雲南農村子弟,還有中下級將校多為清末留日菁英及在雲南武備學堂,講武堂先後畢業的學生,大家志盛氣銳,富有革命意識,原為清政府防範革命的新軍,護國起義時卻成了實行革命擁護共和的強大軍事基礎。然而最關鍵的人物是策動起義的孫中山領導護國起義的唐繼堯、蔡鍔、李烈鈞。其中唐、蔡、李三人被稱為護國起義三傑,功垂萬世,名標史冊。梁啟超則是護國起義第二年(民國五年)蔡逝世後,以瞞天手法,混淆視聽,歪曲史實的政客行為,誤導國人半世紀,最為可恨亦可恥。

孫中山徹底認識到,中國帝制幾千年,人民的思想觀念受傳統社會結構的枷鎖已僵化、固化,較之西方國家在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生氣蓬勃有天壤之別。所以要救中國唯有把中國社會徹底改造方能救亡圖存。一八九四年孫中山上萬言書給清廷大臣李鴻章,請求改革未受理會,更堅定了他以武力革命推翻滿清救中國的決心,一八九五年二十八歲的孫文在檀香山發起組織「興中會」,宗旨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誓以武力革命,達其目標。孫文自成立興中會後,不斷奔走呼籲,革命力量不斷壯大,迄一九○五年,遂在日本東京聯合黃興的「華興會」等成立「同盟會」,會中大家公舉孫文為總理。此時期中國留日學生,俊彥雲集,學文學武皆有,後來領導雲南起義的唐繼堯、李烈鈞都是同盟會鐵血丈夫團的中堅。蔡鍔雖屬康有為、梁啟超為首的「保皇立憲維新派」,不參加同盟會,但他有新思想,國家民族觀念強,與革命人士交好,也暗中庇護革命志士。一九一一年(辛亥)十月十日,孫文領導的革命黨在經歷了十次的起義失敗後,終於迎來了「武昌起義」的成功,於光復湖北後,接著各省紛紛起而響應,到十二月大半個中國已宣佈獨立脫離滿清朝廷,遂有十七省代表聚會於南京,籌設臨時中央政府,並推舉孫文為臨時大總統,設立臨時參議院,決定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請孫大總統在南京就職,正式建立「中華民國」,此年孫文四十六歲。

清廷看到革命烽火已席捲大半個中國,面對此變局,不知所措,再起用已遭罷黜的袁世凱。袁氏復職後趁機要脅六歲的宣統皇帝及其父攝政王載灃授予軍政大權,重用北洋軍將領。袁氏持北洋軍武力奪回已被革命軍光復的漢口、漢陽,逼迫革命黨談判,南北議和,但其野心是欲借革命勢力迫清帝退位,先當上民國大總統,再竊取革命果實稱帝。孫中山雖洞悉袁氏之野心,但求國家早日統一,實現和平與安定,同意袁氏之條件,承諾讓大總統位予袁氏,但請其來南京就職,遭袁氏拒絕,只好將臨時政府遷往北京,命臨時政府的陸軍總長黃興留守南京。民國元年二月十二日袁逼清帝退位後,剛坐上大總統位不久,就為遂其早日稱帝夢,多次違反臨時約法,濫行擴張權力,一再脅迫國會。民國二年三月更派人暗殺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宋教仁。孫中山忿怒,於七月發動興師討袁,成立討袁軍總司令部,任李烈鈞為總司令,揭開二次革命戰幕。然而面對北洋軍強大勢力未及一月即失敗,孫、李、黃均逃往日本避禍。

孫中山對於地處邊陲的雲南,早在一九○七、一九○八光緒三十三、三十四(丁未、戊申)年間即派革命同志入滇,密謀舉事。黃興在滇越邊界河口起義,督師革命志士黃明堂等佔領新街,南溪,攻入蠻耗蒙自,後雖被雲貴總督錫良親赴通海督師鎮壓,使起義失敗,但未幾,滇籍革命志士楊振鴻又在滇西舉事,也因敵我眾寡懸殊,以失敗告終。但革命思潮已震動全滇人心,革命潛力已遍佈於雲南社會各階層,尤對滇籍愛國青年軍事人才影響最深。故民前一年十月十日武昌發難,雲南隨於十月二十七日騰越起義,十月三十日昆明重九起義,十一月一日臨安起義。這一連串的愛國舉動實源於孫中山的影響與策動。民國二年二次革命,討袁雖失敗,但孫中山更看重了雲南,派大批革命志士赴滇,遂有民國四年之雲南護國起義。

唐繼堯、蔡鍔、李烈鈞被稱為護國起義三傑,均是清末先後留日,棄文從武之愛國菁英。當時駐滇清軍主力部隊就是第十九鎮,其下第三十七協所屬各標(團),各營主官幾乎全由留日回國的同盟會員擔任。雲南講武堂總辦(校長)李根源及教官李烈鈞、羅佩金、方聲濤、庾恩暘、顧品珍等個個胸懷壯志,都想革命救國,為找尋有利發難時間,已先後開過五次秘密會議,並插血為盟,以示決心(當年盛血的那支血盟玉柸現存台北歷史博物館,乃唐繼堯子唐筱蓂國大代表捐贈)。

十月十日(農曆九月初五)武昌起義成功消息傳來,李根源等決定十月三十日(農曆九月九日)起義,由唐繼堯先率第一營發難進攻雲貴總督衙門,砲兵第一營配合,時間訂在淩晨三時,不料事泄當晚八時第七十三標李鴻祥部突然發生意外,在倉促間提前爆發了激烈的軍事衝突。協統蔡鍔率領第七十標緊急應變,蔡深感雲貴總督李經義對他有深恩,不忍迫以炮火,所以在發動攻勢的同時,密函總督衙門文案熊範輿火速請李經義速赴法國駐滇領事館避難。蔡被起義軍推為臨時革命軍總司令,第二天革命軍攻佔了昆明全城,軍政學商集會公推蔡為「大漢軍政府雲南都督」,設都督府於昆明五華山,下設軍政、參政、軍務三部,宣佈雲南獨立。十一月十六日蔡特派部下雷飈和彭新民護送李經義離滇。並派謝汝冀和李鴻祥率軍赴四川,迫川督趙爾豐獨立,又令唐繼堯率軍進貴州,迫貴州獨立,由唐接任貴州都督。民國二年(一九一三)袁世凱任大總統調蔡至北京,升蔡為陸軍上將加以籠絡並監視,雲南都督交由唐繼堯繼任。

一九一五年袁氏欲稱帝,受唐繼堯邀赴滇反袁,蔡借小鳳仙掩護,潛離北京,袁氏得悉,密派人追殺,唐派其弟唐繼虞率軍至中越邊界河口接應,十二月十九日蔡抵昆明,另有李烈鈞也已到昆明。十二月二十五日宣佈雲南獨立,發動護國反袁戰爭,蔡任護國軍第一軍總司令,出兵四川,與唐先遣之鄧泰中、楊蓁兩支隊會合(鄧、楊兩支隊已於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九日出發,蔡抵昆明時,兩支隊已近川邊),蔡於一九一六年一月十六日由昆明發兵,鄧、楊兩支隊已抵川之「新場」,並攻克敘府。一九一六年春蔡所率大軍在四川納溪,瀘州擊敗優勢之袁氏北洋軍,三月二十二日袁氏受內外交煎,宣佈取消帝制。六月袁死後黎元洪繼任大總統,委任蔡為四川督軍兼省長。八月蔡以喉疾赴日治病,十一月八日病逝日本福岡大學醫院,享年三十四歲。遺體運回湖南,葬於長沙岳麓山上。遺著編為「蔡松坡集」。蔡短暫的一生,有兩次婚姻,原配劉氏新英,因她是妹代姐出嫁,蔡鍔將其名改為俠貞,生一女,名菊蓮。二夫人潘惠英,曾受西式高等教育,生二子一女,長子蔡澤琨,次子蔡澤珂,女淑蓮。蔡英年早逝,潘氏夫人二十幾歲就守寡,以教書維生,直到終老。

辛亥革命成功後,南方各省紛紛宣佈獨立,雲南都督蔡鍔派唐繼堯率滇軍援黔立憲派被推為貴州都督,時年二十八歲。民國二年(一九一三)蔡鍔被袁世凱調入北京,加官籠絡,唐氏回滇任都督。一九一五年得悉袁氏要竊民國稱帝,即積極籌謀起兵護國,十二月二十五日宣佈雲南獨立,決定發起護國起義,被推舉為護國軍總司令,起義不久,即獲得多省響應,終使中華帝國瓦解。護國戰爭結束後,任雲南都督兼省長。一九一七年支持孫中山發動的護法運動,一九一八年被推為護法軍總裁之一,並任滇川黔鄂豫陜湘閩八省靖國聯軍總司令。所以唐繼堯自二十八歲始,先後出任貴州、雲南都督,撫軍長,八省靖國聯軍總司令,甚至被推為元帥、副元帥,可謂是當時望重一方,舉國觸目的英雄人物,更是再造民國的偉人,一位卅歲左右的青壯,能有如此之成就可說是鳳毛麟角了。但到一九二二年三十九歲的唐繼堯卻因野心曝露,與革命陣營漸行漸遠。終至一九二七(民國十六年)因其部下龍雲、胡若愚、謝汝冀、李選廷四鎮守使發動兵諫,被迫交出政權,解散他的民治黨,四十四歲的他氣病成疾吐血而死,葬昆明圓通山。

李烈鈞(1882-1946)籍江西武寧。一九○八年十月自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六期畢業,與唐繼堯是同期同學。一九○九年回國,因宣傳反清遭拘捕,逃往昆明,任雲南講武堂教官,陸軍小學堂總辦(校長)。辛亥革命成功,被推為江西都督府參謀長,海陸軍總司令,迫使北洋軍主要艦艇起義反清。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成立,被孫中山任命為江西都督。民國二年(一九一三)袁氏毀約濫權,孫中山發動討袁,七月十二日在江西湖口成立討袁義軍,李任總司令。二次革命失敗,流亡日本。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受唐邀約回昆明與唐、蔡揭起護國討袁大纛,任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雲南護國起義時,唐蔡李三人,曾互推誰任總司令,唐言蔡是唐李二人學長,又最先任雲南都督,應為統帥,但蔡堅持以唐為主帥,最後達成共識,所有公文函件均以三人共署,不分彼此。實則唐為滇籍,又是現任雲南都督,籌謀反袁已一段時日,蔡李則是起義前才到昆明,且反袁先遣部隊鄧、楊兩支隊已於十二月九日出發,唐握有實權,蔡李不能宣賓奪主。然三人均有風範,被稱為「護國起義三傑」。一九一七年後,孫中山在廣州兩次組革命政府,李烈鈞為總參謀長,並佐孫平定陳炯明叛亂,一九二五年孫中山逝世,應馮玉祥邀出任國民軍總參議,並指導國民革命軍與奉軍作戰,一九二七年初,被蔣介石任命為江西省政府主席及南京國民政府常委兼軍事委員會常委,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後,主張尊重言論自由,改良政治,一致抗日,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二月二十日病逝陪都重慶,年六十四歲。

梁啟超(1873-1929)因不滿唐繼堯。蔡逝世後,梁的進步黨在南京演說宣傳,故意歪曲史實,竟將雲南起義唐之事功一筆抹煞,謂:蔡鍔之來滇,全為梁氏所指使,而雲南起義,亦全為蔡所主張與領導。將護國再造共和天大之功加在蔡一人頭上,實則存心貪天之功據為己有,反正蔡已死,梁氏仗其文化地位,假借文字翻雲覆雨,顛倒黑白,實為可恨。

四、護國起義發生在雲南的條件

雲南地處中國西南邊陲,約九成為山地,形勢險要,對腹地各省,有高屋建瓴之勢,進可攻,退可守,對外與東南亞多國接壤,尤其法國人,殖民越南後,建有滇越鐵路可通海外,交通算便利。而自古以來統治中國的政府則多在北方。民國建立後,袁世凱心目中的雲南還是一個極為落後的省份,認為只要對統治雲南的第一任都督蔡鍔,第二任都督唐繼堯加官進爵,大肆籠絡,再以精良的軍械裝備新軍,即可防範叛亂。殊不知清末雲南籍留日學生及旅港緬越泰之華僑青年,多已加入孫中山所領導的同盟會,革命思想深植,雲南實已成為革命最理想的根據地。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成功,一個月內雲南已先後發生了三次起義,宣佈獨立,是全國最先響應革命之五省之一。袁氏叛國稱帝武力所依持的是北洋軍,經民國二年的二次革命,短短時間北洋軍即打敗了南方的革命軍,所以他有持無恐,心想對雲南只要嚴加管控,佈置密探暗諜,如滇膽敢抗袁,無異螳臂擋車,北洋大軍立可敉平。豈知袁氏欲稱帝消息傳到雲南未及半年,首義之師即誓師反袁,終使袁氏憂憤而亡。所以史家評曰:「武昌起義,創造共和,結束中國二千餘年帝制。而雲南起義則再造共和,此二次起義之俠勇精神及豐功偉烈,實為中國歷史上驚天動地可歌可泣之偉大史實,國人實應永誌不忘。因為無武昌起義即無中華民國,而無雲南起義,則中華民國已被袁氏盜竊,蕩然無存」。所以民國五年十二月廿五日,在雲南起義周年紀念日前,電告黎元洪大總統及參眾兩院及各部院、各省軍民長官、各界領袖、駐滇各外國領事,經參眾兩院一致決議,定雲南起義日為國定紀念日。孫中山也致電黎大總統主張定雲南起義日為國慶日。民國初年中國只有四個國定紀念日;一月一日為中華民國開國紀念日,二月十二日清帝退位,為北京宣佈共和南北統一紀念日,四月八日為國會開議紀念日,十二月二十五日為雲南護國首義紀念日,且將護國起義紀念日列為第一。紀念方式除放假外,還要懸燈結彩,舉行紀念大會,由國家元首或機關首長主持以示隆重。

五、我們對雲南起義的省思

距雲南起義護國已九十七年了,按照梁啟超的說法,是他促使其門生蔡鍔發動的,在經歷一甲子的以訛傳訛後,歷史已恢復本來面目,唐繼堯才是討袁的「核心」人物,蔡鍔、李烈鈞是助手,但居功厥偉。許多史學家指出:雲南起義可說是在中國近代史上罕有的關鍵性歷史轉捩點,但在過往不論是台灣的或大陸中共的歷史教材,往往皆是輕輕一筆帶過,未能給予應有的重視。事實上,不論是孫中山創立黃埔軍校,培養革命武力,後由蔣中正領導北伐統一,或中國國民黨的再造,或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及後來的對日抗戰;護國運動是確立中國人民覺醒反對帝制復辟,反對帝國主義侵略,重振民族正氣,促進中華再生的開端,也是國運起死回生的轉捩點。

為什麼雲南起義具有如此重大的歷史意義,而在近代史上未能得到其應有的重視呢?雲南的史家們認為:因為雲南在近代中國史上沒有產生過一位像梁啟超、孫中山、曾國潘、左宗棠,甚至蔣介石,或中共的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的全國性知名人物,唐繼堯雖是護國起義的核心人物,但留日歸國後,除短期出任貴州省長,是得蔡鍔指派,回滇繼蔡鍔任都督,也是得蔡支持,省外鮮有人知。在辛亥革命時唐是蔡的部下,而蔡是一位外表瀟灑光芒四射的全國性知名人物,再加在北京時與小鳳仙的一段風流豔史,被有心人士宣染,加上其師梁啟超在文壇上的地位,於蔡英年早逝後,蓄意的歪曲。而唐雖文采不凡,但比較木訥,尤其在護國起義後雖被推為撫軍長,八省靖國聯軍總司令,甚至被推為元帥、副元帥,但與孫中山的革命理想不能完全一致。如民國六年,孫中山在廣東成立大元帥府,委唐以元帥之重任,派軍政府秘書長章太炎攜帥印赴滇,請唐入粵就任新職,他雖收下印信,但卻拒不到職。後來又兩次任命他為副元帥,他僅受職但卻拒絕到任。民國十年唐因內部分裂,部下倒戈,不得已辭職下野,出亡香港,孫中山仍然器重他,請他出任政務總裁兼交通部長。政務總裁相當於今日的行政院長,是極重要的職務,但他向孫表示無意就任,又折回香港。

民國十一年,唐想以武力回雲南奪回政權,孫中山反對,但他執意而為,後雖戰勝倒戈者顧品珍,重掌滇政,但主張聯省自治,並宣佈成立民治黨,這一聯串的舉措顯然和孫中山的革命陣營已分道揚鑣。尤其令孫中山難過的,唐在主滇後為鞏固政權,先後殺害了多位忠於孫中山的雲南傑出愛國志士,如葉荃、彭肇紀和陶仕銘。葉荃當時是駐粵滇軍總司令,又改任靖國軍第八軍軍長,彭肇紀是參謀長。葉、彭、唐三人均是留日同學,也同為同盟會中丈夫團的團員。又如殺害了民前一年在騰衝領導起義的張文光中將,拘捕騰衝擁孫志士梁正中、張問德、蔣思洲使其流亡緬甸,否則已遭殺害。

至此唐已被定義為「軍閥」,與他在留日歸國,領導護國起義的作為已大相逕庭。讓許多讀史者百思不解!但也有人認為:唐氏青年得志,(領導護國起義時三十二歲),身兼數要職,可謂是功績彪柄,恃功而傲,逐漸滋生自負之心,細看他的會澤筆記,與東大陸主人言志錄,處處以創建「偉業」自勉,如「鴻鵠有志,燕雀何知?」,「開創之人才,才重於德,守成之人才,德重於才」,「江山放眼誰為主,大地茫茫任我行」,足以證明他的恣睢自大。一九二四年孫中山曾任唐為廣東大元帥府副元帥,唐未接受。一九二五年三月孫中山在北京逝世,唐忽宣佈就職,但是國民黨不予承認,唐很氣憤,命龍雲、胡若愚、唐繼虞、盧漢率滇軍七萬,赴粵欲推翻廣州國民政府,途中必經廣西,唐向廣西省主席李宗仁開出上中下三條件。上策唐李合作,聯軍入粵。中策奉七百萬銀洋借道讓滇軍通過。下策兵戎相見。李宗仁選擇了「下策」,不久雙方即發生激戰,歷三個月,結果滇軍被二萬桂軍擊敗,唐潰退回滇,自此一蹶不振。民國十六年二月六日(一九二七年),雲南再次發生兵諫,胡若愚、李選廷、謝汝冀、龍雲四大手握兵權的鎮守史發動倒唐,唐被迫再次交出政權,解散民治黨。五月二十三日,唐氣病吐血而死,(有說唐被處死),得年四十四歲。

唐逝世後,龍雲取而代之,蔣中正領導黃埔學生北伐成功後,龍雲表面上歸順中央,但實質上採「獨滇」政策。民國二十六年日軍侵華,八年抗日戰爭開始,日軍以陸空精銳攻城略地,三個月內要征服中國,國民政府遷都重慶,以空間換取時間。自日本海軍封鎖海洋通路,龍雲被蔣委為副委員長,領導雲南人民以人力修築了滇緬公路,全力支持抗戰,又派盧漢、曾萬鍾,唐淮源,魯道源等率領滇軍健兒出省抗日,個個都能身先士卒,誓死如歸,立下戰功。然而龍雲仍被評為有濃厚的軍閥色彩。

抗戰勝利後不久,國共內戰再起,蔣中正原想固守西南川滇與中共對抗,但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雲南省主席盧漢變節投共,國府只好播遷台灣。大陸淪共後,雲南人在滇緬地區組織反共救國軍,初期得滇籍名將李彌領導,士氣如虹,但台灣國府內部被江浙人把持,不支持李彌者大有人在,後來李彌被調返台,形同軟禁,鬱郁而終。後又發生孫立人事件,涉及的是孫部下之雲南人郭廷亮。民國五十五年,國民大會第四次會議在台北召開,國大代表何應欽,李宗黃、白崇禧、申慶壁等百餘人向大會提議:「請照舊舉行雲南起義國定紀念日以宏揚推翻帝制再造共和之精神」案,雖經大會通過,送請蔣中正總統裁示,交行政院執行,最後是不了了之。近年蔣中正日記解密,翻閱蔣中正一九四九年日記,才明白蔣對雲南人自唐繼堯、龍雲、盧漢城府甚深,對他們評價低也罷,還認為雲南人是不可信賴的……。難怪雲南人在台灣抬不起頭,泰緬孤軍只好自生自滅。

今日,我們反思九十七年前之雲南護國起義,實在感觸良多,保皇立憲派領導人康有為在辛亥革命後曾感嘆的說:「打到了一個皇帝,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變了樣的另一種形式的皇帝可能更壞」。回顧一下中華民國一百年來的歷史,除了孫中山一生為共和奮鬥,完全沒有帝王思想,但後繼的海峽兩岸政治人物,在民主外衣的包裝下,維護着封建專制形式的政治情勢。蔣中正與毛澤東均自認是孫中山的信徒,蔣、毛二人主導中國政治約五十年,也鬥了半世紀,他們的作為恐怕是比沒有皇帝的皇帝還皇帝。中華民國一百年已過,太多的政治人物都打著民主共和的旗幟,告訴中國老百姓,真正的民主即將到來,但平心靜氣地想想,我們真正的民主了嗎?其實距離真正現代化的民主還甚遙遠。諸君不要以為有了議會、有了選舉、有了舉手或投票的統計就是民主,這可能是假民主。要等到人們能真正講心裏的話,每個人都懂得自己的權利與義務,並能實際運用在生活中,也就是當民主理念能深入人人心靈深處,表現在習慣上,才算是達到了民主的地步。

筆者寫這篇文章,是藉雲南護國起義受邀演講有感而作,既高興,又感慨。但是看到進入二十一世紀後,中國的崛起,中華民族似乎有了揚眉吐氣的契機,孫中山的實業計劃兩岸都在推動,三民主義中民族、民生已有了顯著的成就。隨著教育水平的提高,在民權方面,台灣也有了一定的基礎,大陸尚在努力之中。雲南人因受到國共內戰影響,有百萬計來到海外,仍能保持著堅毅剛強、不屈不撓的精神,奮發向上;在泰北為求生存,協助政府敉平苗共叛亂,建立奇功,有了安身立命機會。在緬甸雖歷經軍政府高壓鎖國,仍能生存發展。歷史是一面鏡子,它不但可讓我們看到自己,也是史書,記錄了前人的足跡,以史為鑒,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願鄉親互勉,大家攜手努力走出雲南人光明的明天。(本文為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雲南護國起義九十七周年於泰北清萊美塞雲南會館演講稿)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