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深刻感受:國民黨與民進黨有何不同?

姚雲龍 

大家讀了李敖對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最初那十天,台灣的一群暴民用比南京大屠殺還要殘忍的手段打殺散居在台灣各地手無寸鐵的外省人。『棒擊!刀殺!姦淫!污辱!……無所不用其極的連孕婦兒童都不放過。』讀了以後,真是毫髮倒豎、胸膛爆裂,真不敢相信人世間還會有這樣滅絕人性的一群人???

可是你別忘了!並不是每一位台灣同胞都是那種人,那群人是在日本五十年用倭奴惡性特別培育的數典忘祖的中華民族中的少數敗類,絕大多數中的台灣同胞還是視外省同胞如一家人一樣的非常善良的。所以當年散居在台灣各地的外省人能夠逃過那場浩劫的,除了一部分是就近躲入了國軍的營區,大部分都是獲得當地的本省同胞的掩護才得以免除搜殺的。我們的前總統嚴家淦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從前我有一位湖南籍的好朋友,他說他在台灣光復之初就來到台灣,他發現台灣農民在稻子收割後的現場,就可用一種用腳踩的簡單機器,把稻穀從稻桿分離下來,他特別找到製造這種機器的工廠,把機器構成的尺碼都抄錄下來帶回故鄉去,所以他在台灣也交了一些朋友。我問他:『二二八事件時在不在台灣?』他說:『有啊!好危險啊!若不是有台灣朋友把他藏起來,我早已上天堂了!』我問他:『你那位朋友住哪裡?』他說:『不可以說!』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我在他家藏了七、八天,等國軍來了,我才出來;我出來時,我的那位朋友千叮嚀、萬叮嚀要我保守秘密,千萬不可對任何人說,我曾藏在他家中,為了保守祕密,他不准我再到他家去!』我感到很奇怪,這位台灣同胞做了好事卻像做了壞事一樣怕人知道,我的朋友對我說:『你知道嗎?二二八事件那些四處打殺外省人的那群人都很心狠手辣,是「日本人浪人」同夥的,如果被他們知道他曾救助過外省人,將來他的子女都不敢外出了……』

啊!原來是這樣!眼前就有一個現象,每年二二八馬總統都去低三下四的去慰問那些所謂受難的家屬,只見有人羞辱馬總統,卻從未見有一個人敢挺身而出當場挺馬總統的,難道那一群人中沒有一個有良心的人嗎?

當然有!只是他不敢表態而已⋯⋯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