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遠征軍 聯合英美盟軍血戰滇緬印

周郁謀 

八月十五日,是中國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特撰本文紀念這一偉大日子。

一、中國遠征軍入緬甸作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九四一年一月,日軍第十五軍司令官飯田祥二郎,率領四個師團十二萬人,進攻緬甸,英國政府請求中國政府出兵支援(當時緬甸是英國殖民地),中國政府為聯合世界力量抗日,維護滇緬公路唯一國際交通線,並保障中國西南大後方安全,同意英國政府請求,即派出遠征軍十萬人,組成三個軍:第五軍軍長杜聿明,第六軍軍長甘麗初,第六十六軍軍長張軫。任命羅卓英為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杜聿明為副司令長官兼第五軍軍長率領全軍支援緬甸抗日。

中國遠征軍第五軍第二百師,三月八日抵達緬甸同古(又名東辰),奉命固守同古,戴安瀾師長,率領全師將士與四倍之敵,苦戰了十二天,給敵人以沉重打擊,由於後方部隊未能趕到,敵我兵力過於懸殊,不利再戰,三月二十八日,奉命撤出同古,再奉命攻克東枝(又譯為棠吉)。在撤退途中,遭敵人伏擊,戴安瀾師長不幸中彈,壯烈犧牲了,獲得美國總統羅斯福授予「懋績勳章」的嘉獎。

英軍節節敗退,日軍的追擊部隊二一四、二一五兩個聯隊,繞過英軍後方,佔領了仁安羌油田,切斷了英軍退路,將英軍第一師及一個裝甲營圍困在油田地區。四月十七日,我六十六軍新三十八師,奉命前往解救英軍之圍,孫立人師長率領一一二、一一三兩個團急向仁安羌開進,四月十九日清晨,一一三團團長劉放吾率領全團官兵渡過了賓河,向敵陣地猛烈進攻,經過激烈戰鬥,於當日下午將日軍擊退,收復仁安羌油田,救出被圍困英軍七千餘人,美國傳教士、新聞記者等五百餘人。這一勝利使中國遠征軍名揚四海,孫立人師長受到美國總統羅斯福、英皇喬治六世授予「國會勳章」、「豐功勳章」的獎勵。

中、英兩國軍隊防守緬甸的分工,經雙方協商,決定中國遠征軍防守東線,英軍防守西線。但英方不守信義,他的策略是棄緬甸,保印度,逢戰必退,保持實力,將兵力向印度轉移,而導致西線空虛,中國遠征軍孤軍作戰,難以抵抗日軍主力進攻。我軍陣地被日軍突破,全線崩潰,中國遠征軍從五月初起分兩路撤退,一路向中國邊境撤退,一路向印度撤退。向中國邊境撤退的部隊,要穿越野人山,野人山森林遮天,杳無人煙,又逢雨季,寸步難行,到處是千奇百怪的毒蟲、螞蝗,這些毒蟲、螞蝗的叮咬幾乎都能使人致命卻給養醫藥斷絕,官兵們傷病饑寒交迫,沿途屍骸枕籍,慘不忍睹,後得盟軍飛機投糧,得以繼續維持生命前行,八月上旬才陸續退到中國邊境。在雲南出征時,十萬精兵先後入緬甸,戰死被俘二萬餘人,途中餓死病死三萬餘人,撤退生還僅有四萬餘人,損失慘重。

中國遠征軍退入印度的部隊,有新二十二師、新三十八師、長官部等部隊,共一萬二千餘人。經同盟國協商決定,我長官部設在印度東北的比哈爾邦邦蘭契市藍伽鎮,將部隊集中起來,從國內空運兵員到印度補充,整編為兩個軍,並計畫在中國雲南省整訓三十個師,用美式裝備訓練,作為反攻緬甸的武裝。部隊整訓工作,由同盟國中國戰區總司令蔣介石的參謀長美國中將史迪威負責,史迪威將軍應用中國的「臥薪嚐膽」精神激勵將士,用「美式的流水作業」方法訓練軍隊,效果又快又好,練出最好部隊。我當時在長官部特務團第一營任少校副營長,上級派我參加美國在印度藍伽設立的「美國陸軍步兵戰術研究班」第一期學習,在學習期間,我寫了一本《美式步兵訓練筆記》對部隊訓練起到了一定的輔導作用。至一九四三年一月,在印度藍伽完成了新二十二師、新三十八師及炮、工、輜等十個特種兵團的整訓工作,並將由國內空運到印度的新三十師(師長唐守治)合編為新編第一軍,由鄭洞國將軍任軍長,孫立人將軍升任副軍長(仍兼新三十八師師長),後來又將由國內空運到的第十四師(師長龍天武)、第五十師(師長潘裕昆)、新二十二師(師長由新一軍調來)合編為新編第六軍,由廖耀湘任軍長。部隊番號改稱為「中國駐印軍」,由史迪威任中國駐印軍總指揮,羅卓英任副總指揮。至十月在雲南完成了十七個師的整訓工作,整編為「中國遠征軍」,由衛立煌任司令長官、黃琪翔任副司令官,轄兩個集團軍:第十一集團軍(司令長官宋希濂)轄三個軍,第二、六、七十一軍;第二十集團軍(司令長官霍揆彰)轄三個軍,第八、五十三、五十四軍,共二十萬人。

二、反攻緬甸,戰果輝煌

一九四四年一月,在緬甸的日軍,已增加到十個師團,一個獨立旅團,一個飛行師,共三十五萬人,計畫進攻印度。三月八日,日軍第十五軍司令官牟田奉命進攻印度,其率領該軍第十五、三十三、三十一師團及一個印度師共十萬人,突破印緬邊境英軍防線,進入到印度科希馬地區。戰況危急,印度是歐洲屏障,又是英軍後方基地,日軍侵印如果得逞,將進軍中東,與德軍會師,這樣一來,將打亂盟軍反攻歐洲計畫,英、美兩國領導人著急起來了,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蒙巴頓將軍派出特使,飛抵重慶,請求中國政府出動遠征軍向滇西日軍反攻,抑制日軍向印度進攻,經羅斯福總統五次來電敦促,中國政府同意出兵。重慶軍委會四月十三日命令緬北的中國駐印軍,滇西的中國遠征軍,向盤踞在緬北密支那地區的日軍和在滇西西岸地區的日軍進攻,抑制日軍向印度進攻,並打通中印公路。

中國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將軍,奉命進攻緬北密支那地區日軍,即召開高級將領會議研究作戰計畫,分析敵我態勢。駐在密支那地區的日軍有第十八師團,五十三、五十六師團各一部,獨立第二十四旅團等部隊,共約六萬多人,分駐在密支那、孟拱、加邁等據點。我中國駐印軍新二十二、三十、三十八、第十四、五十師共五個師為主力軍,還有英印軍第三十六師,美軍五三零七混成團,共六萬多人,均已由史迪威將軍統一指揮。敵我兵力相等,敵守我攻,任務十分艱巨。但我軍有美軍第十四航空隊司令陳納德將軍五百架飛機助戰,佔有制空優勢,決定採取分點包圍,迂迴襲擊的戰法,計畫用美軍五三零七混成團和新三十師的八十八團、五十師的一五零團組成中、美聯合突擊隊,繞道北側的崇山峻嶺,迂迴敵後,襲擊密支那,新二十二師進攻加邁,新三十八師和英印軍三十六師的七十七旅進攻孟拱。

總指揮部四月二十四日下達命令,各部隊按照上定計劃執行進攻。各部隊在進攻中,敵人依靠其堅固工事頑強抵抗,在激戰中,我獲得盟軍大批飛機助戰,在對日軍猛烈轟炸中,中、美聯合突擊隊於五月十七日突然攻佔了密支那西機場。我各路大軍士氣旺盛,不怕犧牲,勇往衝殺,新二十二師六月十六日攻佔了加邁,新三十八師六月二十五日攻佔了孟拱,日軍指揮官「水上藏源少將」見到彈盡援絕,大勢已去,無法挽救,八月一日用手槍自殺身亡,殘敵南逃,我軍八月五日收復密支那。捷報迅速傳到各同盟國,紛紛來電祝賀,東南亞戰區最高統帥蒙巴頓將軍來電說:中、美聯軍,勇猛作戰,一舉奪取密支那,戰果輝煌,翻越古嶺的行動,在軍史上寫下光輝一頁。

密支那戰役結束後,史迪威將軍奉命調回美國,由魏德曼將軍任中國戰區參謀長,索爾登將軍接任中國駐印軍總指揮,鄭洞國將軍升任中國駐印軍副總指揮,中國駐印軍繼續南下,向八莫、南坎進攻。

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奉命進攻滇西兩岸地區日軍。長官部四月二十一日命令第二十集團軍強渡怒江,進攻騰沖地區日軍,五月二十二日命令第十一集團軍進攻龍陵地區日軍。各部隊受命後,即向騰沖、龍陵日軍陣地進攻,沿途戰鬥激烈,敵我傷亡甚重,我軍摧毀日軍層層抵抗,至一九四五年一月,已收復滇西全境,乘勝追擊,在畹町越過緬甸,與中國駐印軍新一軍部隊取得聯繫,對日軍進行南北夾攻,攻克南坎、芒友打通了中印公路。「兩軍」於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八日在芒友會師,殲滅了日軍皇牌軍第十八師團與第五十三、五十六、二、四十九師團等部隊主力。中、英、美三國盟軍繼續向南進攻。

在緬北和滇西西岸地區的日軍,受到中國駐印軍和中國遠征軍重重圍攻,其主力被殲滅了,已進入印度的日軍,在恩帕爾至科希馬地區與英軍展開拉鋸戰,他的後方補給線已被中國遠征軍和緬甸遊擊隊截斷了,勞師遠征,已陷入孤軍無援絕境。英軍贏得時間,總司令斯利姆將軍急從各方調集到十二萬大軍,向日軍進行強大反攻,發揮其空軍和坦克優勢,把入侵印度的十萬日軍殲滅過半,戰場慘烈,鬼哭神嚎,給日軍狠狠的教訓(英軍只傷亡一萬七千人),至八月間,將殘餘日軍驅出印境,美、英兩國領導人的目的達到了,印度無日軍,西戰場盟軍無後顧之憂,得以放手反攻。

在我軍反攻時期,西戰場盟軍最高司令艾森豪將軍親臨歐洲指揮,積極備戰,在登陸時使用兵力陸軍四十五個師,各型飛機一萬三千架、各種艦艇五千艘,於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又稱D-day)在法國北部諾曼地登陸成功,開闢了歐洲第二戰場,這是二戰大戰中規模最大的登陸戰,又是二戰的轉捩點,盟軍由防禦戰轉為進攻戰,宣告德國希特勒滅亡的時刻來臨了。

同時中國遠征軍在緬甸作戰,牽制了日軍三十五萬兵力,使其滯留於緬甸,調動不得,減輕了太平洋戰場盟軍壓力,美軍得有充分力量向日軍進行反攻,在最高司令麥克亞瑟將軍指揮下,已攻佔硫磺、沖繩諸島,正在向東京進攻。

中國遠征軍這一戰役的勝利,有重大戰略意義:打通了中印公路,外援物資,源源不斷運入中國(每月有二萬五千噸以上,空運未計),充實了抗戰力量,增強了人民抗戰必勝的信心。特別是阻止了日軍西進印度,策應了東西兩戰場盟軍進行反攻,對取得二次大戰勝利,起到重大作用,這是我中華民族的光榮。

中國駐印軍,三月收復臘戌,在喬梅與英軍會師,英軍配合反攻,五月收復仰光,至此緬甸戰局基本結束。中國遠征軍支援緬甸抗日,付出了巨大代價,完成了收復緬甸任務,發揚了國際主義精神,無條件將防地交由英軍收回,中國軍隊在六月間凱旋回國。

中國遠征軍在滇緬印作戰三年,經過同古、仁安羌、密支那、騰沖、龍陵五次大戰役和一千六百多次大小戰鬥,斃傷日軍十一萬多人,我軍傷亡十二萬多人,為世界和平作出了卓越的貢獻。(本文由雲南省黃埔軍校同學會供稿;作者周郁謀為中國遠征軍駐印軍長官部特務團第一營任少校副營長)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