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滇軍愛人民

蔡正發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一日,《雲南日報》副刊《南風》刊載了一首署名李葦,題為《秋收》的詩:

秋風起,天氣涼,田裏穀子一片黃,老百姓,真可憐,皺著眉頭無法想。

青年人,當兵去,前線打東洋;有的早就嚇跑了,有的去修飛機場;

穀子黃了沒人割,要靠軍隊來幫忙。

弟兄們,愛百姓,真是好心腸!不等起床號,大家就起床。

排長連長領著走,拿起鐮刀到田莊,不怕流汗不怕累,大家好比上戰場!

張家田,李家地,不上幾天就割光。

老百姓,喜洋洋,要買禮物來酬勞:一瓶酒,幾斤肉,高高興興到營房。

弟兄們,看見了,口口聲聲「不敢當」。

如今大陸的讀者乍見這首詩所讚揚「不怕流汗不怕累」,接連幾天幫助老百姓秋收而使「老百姓,喜洋洋」的「愛百姓」軍隊,十之八九會認為一定是八路軍或新四軍!可是,《南風》編者附記卻明白地告訴我們:這是「敘述六十軍駐鹹甯時幫助老百姓秋收的故事。我們可以看出六十軍在前線和民眾關係良好。」

當時六十軍軍長安恩溥剛由一八二師師長升任該軍軍長。

安恩溥嚴於治軍,勤政愛民,有口皆碑。早在任旅長率部鎮守昭通期間,他就以嚴明紀律,端正作風為治軍的唯一宗旨,他制定了「誠字神聖,勤字萬能,我字萬惡」之「三訓」和「戒吹(吸鴉片在昭通一帶稱為吹煙)、戒賭、戒嫖」之「三戒」,並用鬥大的字書寫在訓練場上教育官兵,要求部下要以「三訓」、「三戒」為軍人的行為規範,對國家忠貞,對人民仁愛。

民為國之本,國無民則亡;保衛國家,必先保衛人民。《荀子•議兵》說:「凡用兵攻戰之本,在乎一民。」這些道理安恩溥早就爛熟於心,他深知軍隊為保衛國家、保護人民而組建的道理,如果對人民沒有仁愛之心,就不能達到保護人民的目的。因此他非常注重構建良好的軍民關係,他認為民與軍形同水與魚,民是水,軍是魚,沒有人民的支持擁護,軍隊就無法生存。所以他要求下屬各部在每次進餐前都要集合唱一盲歌:

這些飲食人民供給,我們應該為民努力。

帝國主義,人民之敵。救國救民,吾輩之職。

安恩溥管束部下非常嚴格,不論在訓練還是作戰中,都不准部下發生損害群眾莊稼和財物的事件,對違紀擾民行為嚴加防範。他經常派出武裝巡查隊,晝夜巡查,糾察軍紀。當部下與老百姓發生糾紛時,不論部下是否有理,都先將部下關押,向老百姓賠禮道歉。然後再進行調查,作出恰當處理。於是贏得了昭通老百姓的讚揚:「只有安公的兵怕老百姓。」

有一次,安恩溥率部在野外演習,途經巧家縣時,驕陽似火當頭照,人人唇焦舌乾燥,汗流浹背透身濕,喉嚨如燒火煙冒!而道路兩旁甘蔗已成熟,葉深綠,竿泛紫。士兵們一見到甘蔗,無不想大嚼猛咽解煩渴。可是安恩溥頒發嚴令:行軍途中,即使渴死也不准任何人偷吃老百姓的甘蔗。違者軍法從事!結果行軍一天,無一人違紀,沿途不見一點蔗渣。直到宿營地,安恩溥才派人購買回幾大捆甘蔗分發給士兵們解饞。

有一年,安恩溥率部進駐鎮雄大灣子,鎮雄人民因多年飽受土匪和軍閥部隊的危害,聽說又有軍隊來了,大灣子街上的青年和婦女都紛紛上山躲避。後來聽說來大灣子的是安恩溥的部下,上山躲避的人一下子又都回到家中,各自照常過著平靜的日子。

一九三七年十月八日,安恩溥率一八二師為六十軍先頭部隊出滇抗日,由曲靖徒步行軍經盤縣、安順、貴陽、鎮遠、玉屏、晃縣、沅陵、常德,步行四十七天,跋涉四千餘里,抵達長沙。

一八二師出發前,安恩溥為避免沿途發生拉夫拉馬擾民事件,從大理、昭通、昆明雇來民夫五百五十名,馱馬五十匹,編為鐵肩隊、馱運隊,由師部副官處管理分派使用,並規定照現行商運價計算,每夫每馬先支付兩個月的工資安家,以一年為期,期滿回鄉時按旅程發給旅費。同時還特別向部屬強調必須嚴格遵守以下五條紀律:

①各級長官對所屬官兵要加強嚴守紀律的教育;

②沿途購買物品不僅要按規定物價不差少分厘,態度還要特別和藹;

③可借可不借的東西不借,不得不借的要有借有還,損壞遺失照價賠償;

④住過的房舍必須掃除清潔,便溺要清除掩蓋;

⑤各級長官在每日出發時,要檢查紀律實行情況,發現破壞紀律事件,要及時予以適當處理。

此前,滇軍曾經數度入駐貴州,一部分貴州百姓對滇軍印象不大好!安恩溥下決心以實際行動重鑄滇軍形象。他選拔出一批政工人員組成宣傳隊,宣傳隊於大部隊之前一天進入貴州境內,在大部隊所經過的地方,張貼標語,散發傳單,高呼抗日口號,大唱抗日歌曲,開展抗日宣傳。與當地有關人員商定糧秣日用物品價格,先行公佈,要求軍民共同遵守。因為一八二師一路紀律嚴明,滇軍在貴州老百姓心目中樹立了新的形象,獲得了沿途的老百姓的眾口稱頌。

一八二師進入湖南時,因為有一支軍紀很壞的部隊走在滇軍前面,還散佈說:「後面來的滇軍比我們更壞。」所以湖南人民在一八二師進入湖南之初對滇軍表現出不友好的態度。滇軍以高振鴻旅為先頭部隊,郭建兵旅跟進。經過一八二師宣傳隊的大力宣傳解釋和一八二師以嚴明的軍紀證明之後,湖南人民改變了態度,一八二師沿途逐步得到湖南人民的支持和幫助,十二月九日抵達長沙。當時湖南省主席張治中說,六十軍路過湖南,「軍紀良好,秋毫無犯」。這應歸功於一八二師為六十軍先頭部隊帶了軍紀嚴明的好頭。

十二月十一日,六十軍乘坐浙贛的火車離開長沙,抵達南昌上饒等車站時,六十軍「軍紀良好,秋毫無犯」的美名早已在這一帶傳開,當地人民群眾送來了不少特產「金錢橘」和各種慰問品。安恩溥看到人民對抗日軍隊的熱愛和支持,與廣大官兵一起歡欣鼓舞。

一九三八年春末夏初,安恩溥率部參加了震撼世界的台兒莊大戰,戰後六十軍經過縮編,再擴編。這年秋天,參加武漢會戰,九月二十三日至十月七日半個月內,安恩溥率六十軍成功地將日寇阻于排市富水北岸地區,為保衛武漢機關和部隊安全撤退作出了貢獻。接著滇軍奉命向崇陽轉移阻敵,途經鹹寧,在鹹寧短暫休整期間,抽空幫助老百姓收割稻子,於是有一位叫李葦的詩人寫下了本文開頭所錄之詩,真實地講述了六十軍駐鹹甯時幫助老百姓秋收的故事。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安恩浦正式升任六十軍軍長。率部初到江西時,當地的老百姓都躲起來了,部隊買不到東西,連食鹽都買不到。有少數幾個老百姓回來探聽消息,安軍長知道了,立即命令發給他們每人五角錢。滇軍發錢給這幾位老百姓的事一傳十,十傳百地迅速傳開,老百姓很快都回家了。不到一個星期,市場恢復,可以買到米、菜,解決了軍需問題。老百姓還背來稻草給六十軍用。因六十軍軍紀嚴明,當地老百姓稱頌說:「六十軍,不擾民,紀律好,不拿百姓一根草!」

多年以後,安恩溥的一位部下回憶起這段歷史,仍十分自豪地說:「我們六十軍在江西、湖南的名聲好極了!」他說,當年六十軍離開駐地時,老百姓成群結隊地跑來送行,有的帶著水壺,有的帶著雞蛋,有的提著果品,眼含熱淚親切地喊著:「老總喝口水!」「老總吃個雞蛋,不要錢!」「老總為了保護老百姓,來打鬼子,你們辛苦了!」戰士們面對一張張樸素而飽經磨難的面孔和一雙雙流著淚水的眼睛,也都感動得淚流滿面。一位白髮蒼蒼的大娘口喊著老總,手拉著戰士的手問長問短,把雞蛋、燒餅硬往戰士口袋裏塞……最後,軍民們都是泣不成聲地分別。

有人說,安恩溥所部六十軍與人民的關係,那真是「軍愛民,民擁軍,軍民魚水情深深!」誠哉斯言。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