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抗戰紀念館開館記

楊蓁 

兩岸和平友好的發展,在大陸,從學者、學校、民間,掀起了抗戰還原歷史的浪潮,各級政府開始從善如流,在各地均有抗戰烈士紀念碑,紀念館等的設立,修葺與展示內容的加強。抗日戰爭以滇西反攻作戰最艱困,而又以遠征軍在國外解救盟軍最為榮耀,投入的軍隊最多,軍民死傷也最多,于是中共中央在十二個五年計劃中,將滇西抗戰紀念館列為重點項目,彪炳千秋的歷史,得以與民國三十六年埋骨烈士的騰衝國殤墓園,讓後人一併緬懷、傳承,讓後世走向和平與進步,銘記國人不屈的民族歷史。

館鎮滇西青史褒勛魂魄帡幪四境;

忠昭天下黎民懷烈烝嘗祠禴千秋。

保山市委宣傳部藺斯鷹部長,率團於年初來臺,為充實「滇西抗戰紀念館」內容,特來臺搜集並訪問滯臺的抗日遠征軍將士時,緬懷為國捐軀的烈士,我寫了兩幅聯相贈,前面一聯為祝賀開館,後聯贈與國殤墓園,向忠烈英靈致敬:

騰雄風,衝鋒陷陣,魂招金馬;

保國土,山水鬱蒼,靈護碧雞。

(嵌入滇省保山騰衝的地名)

八月初,在昆明家中,突接藺部長電話,邀請參加紀念館開幕典禮,榮幸之餘,不敢怠慢,立即聯絡臺北雲南同鄉會,則因時間倉卒理事長等均因事不克前來,特囑本人代表同鄉會參加開幕式。兩次電話聯繫,宣傳部高效率的接待安排,藺部長的熱忱而特別指由宣傳部楊丹同志的全程陪同,於十四日下午向設在官房大酒店的接待中心報到。藺部長在晚宴前,從展館抽身前來大廳,會見了受邀來訪的部份貴賓,並給我介紹了戴安瀾將軍的長子戴澄東先生與夫人,戴先生簡要敘述了,曾得到包括臺灣靈鷲山以及多單位的支持與幫助,在緬甸撣那莫枚的莫洛寺內建立了懷念遠征軍二百師犧牲將士的金色佛塔(心道法師的建議)一座,莊嚴肅穆,永供祭祀,我因在初中時,戴將軍骨灰經瀘水設在石門雲龍中學內供奉了一晚,由雲龍縣各界及我校學生逐一行禮致敬,因此與戴澄東先生談論了許久。

進入宴會會場,藺部長一一介紹了籌備紀念館的十幾位專家,忽然一位伸過手來:「不必介紹了,臺灣來的書法家楊老」。他正是去年訪問臺北的雲南省作家協會主席黃堯先生,他領導了一批近代史專家、畫家、收藏家,經歷了三年的史料蒐集、整理、分類,與展廳二年建築的展出模式規劃,終於在二○一三年八月十五日揭碑開幕,永久免費對外開放,讓世代對滇西抗戰的殉國烈士們,永世的緬懷與傳承,也讓我們的國家永遠的追求和平與進步。

開幕揭碑儀式於八月十五日上午九時舉行,館前的廣場擠滿了應邀來賓,以及保山市各縣市地方知名人士,由省委常委統戰部黃毅部長主持,臺上除省委書紀秦光榮率領的省府首長外,有中國國民黨副主席蔣孝嚴、中國國民黨中評委主席團主席丁樊時資政,中華僑聯總會理事長簡漢生,以及海峽兩岸台滇交流促進會會長楊世虎將軍。大會並由省委宣傳部部長趙金同、保山市委書記李正陽,民革中央副主席鄭建邦、國民黨副主席蔣孝嚴等致詞外,還有九十高齡的遠征軍老兵盧彩文代表發言,獲得熱烈的掌聲,最後由貴賓揭碑,布幕緩緩落下,現出以隸為基礎的「滇西抗戰紀念館」七個大字,掌聲如雷,兩扇大門徐徐打開,嘉賓們相互禮讓進館參觀。

展館緊鄰國殤墓園東側左前方,與國殤墓園融為一體,這是很好的構想,占地面積二十二畝,總建築面積9492平方米,分上下兩層,總陳列面積有五千多平方米,展出各類抗戰文物一萬多件,一樓為六個主展廳,由正門進入寬敞的序廳,正中間雕塑的是軍隊奮勇抗敵,民眾後勤支援,以及盟軍的聯合作戰,三股強大力量鑄成的滇西抗戰偉大勝利的不朽豐碑,主體豐碑的周圍寬大的牆面,則以矩陣式排列著中國遠征軍使用過的各式頭盔,簡約整齊,而具有令人肅然起敬的震撼感,因為這時你會感受到有一個集團軍,整隊在你前面。我因接受了騰衝電視台的錄影訪問,最後才進入這個莊嚴的序廳,不由自主的挺胸立正,作了近一分鐘的老兵舉手敬禮。

沿著指標進入第一展示部份,從九一八事變、淞滬抗戰、盧溝橋事變爆發等史料,以及修築滇緬公路,西南聯大在昆明成立,滇軍誓師等,雲南成為重要的抗戰大後方,贏得「支援抗戰,全國第一」的評價。

第二展示廳,在展示中國遠征軍第一次入緬成功與失敗的一些教訓,廳內有一組荷槍實彈,撐起遠征旗的雕塑,三位勇士在燈光「中國遠征軍」的照耀下,昂首挺立,勇往前進的氣勢。

第三展示廳,以照片文物展示日軍侵占了怒江以西的國土,以及日軍罄竹難書的罪行,兩年多的怒江對峙與幾度攻守,保住了抗戰中樞的安全,這裡最震撼的一幕,就是阻敵於怒江以西炸斷惠通橋的紀錄照。

第四展廳,展出第二度遠征軍的強勢攻擊,以及血戰松山,光復騰衝與龍陵,不但傳達出中國抗戰戰略的大反攻,也扭轉了國內部份人士對抗戰前途悲觀的態勢。因為滇西在勝利之前,正好國內戰場經歷了豫、湘、桂戰役的慘敗,而遠征軍在滇緬的大捷,除顯示了日本侵略者罪惡的終結,也讓我們勝利的把握和信心一天一天提高起來,這也會讓我們聯想到護國起義的雲南,滇人在流血流汗中,保國衛民的決心、信心與勇氣。

第五展廳延續四展廳的內容,遠征軍在滇西、緬北的勝利會師,標示出驅逐日寇出境,恢復國土,日本戰敗投降,天日重光。

第六展廳,是滇西抗戰的總結,表達出正義必將戰勝邪惡,暴虐永遠不能擊敗中國人民的堅強意志,讓我們牢記歷史,珍愛和平,萬世勿忘,止戰之殤。這一展廳在一張巨幅日本投降簽字的照片前,陳列了美、中、英三國國旗,並在一堆子彈殼上倒插日本軍刀,一枝步槍托上掛著一頂鋼盔,這顯示了戰爭的終結,雖有多少軍民犧牲,終究讓野心悖悖的日本軍閥放下屠刀,可惜至目前為止,日本人在中國哲學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學習不夠到位。

從第六展示廳出口直接上二樓,目前有記憶永存廳,展示出由專家學者及文宣單位蒐集的一張張抗戰老兵面孔,訪談照片,令人有親切感。另有一個捐展廳,展出來自各地捐贈的抗戰文物,為國捐軀者的遺物,戰場上獲得的戰利品、紀念品,這些文物就是串成滇西遠征軍抗戰、犧牲與勝利的史實,它也記錄了波瀾壯闊的家、國悲壯歷史。

最後,走到一個叫「警示廳」,陳列醒目而單純,走過記憶中的翡翠牌坊與玉石橋,在一個晴空萬里的大圓燈照耀下,有著很醒目的兩排字:

「這裡集結的是滇西抗戰犧牲的烈士,人類的歷史將永遠是您的家」

讓你肅穆的面對歷史,緬懷為國捐軀的將士,此時的參觀者,應是熱血沸騰,衷心向參觀過的每一個面乳,致上最崇高的──敬禮!

走出大門,展館左側有一堵型的大理石牆,由主辦單位及國內外相關部門、學者專家搜集中國遠征軍十三萬餘人的姓名,大理石每塊除單位外,每塊刻有二百人的名字,上下共三層,應有七百塊之譜,總稱之為「中國遠征軍名錄牆」,名字也不小,但一時間想在這中間找到你所認知的人,應先找到他的單位,再慢慢找他的名字,我想這裡面應該有三十六師守惠通橋一帶,我的老長官田○○(時任連長),以及從野人山撤退,大難不死的朱萬成(時為通訊員)還有我們老九十三師的長官與弟兄,可是早上安排的行程節奏較快,有人在找我,只好向名錄牆行個致敬禮,然後回到展館正門,接受由副館長伯紹海先生致贈一份「捐贈證書」,證書上蓋了兩顆整齊的圖章「騰沖國殤墓園管理所」及「滇西抗日戰爭紀念館」,榮幸之餘,我也回贈了在昆明臨行時寫就的「國史千秋」橫幅一件,聊表寸心。

次日晨,依臺北雲南同鄉會藺斯邦理事長的電話指示,請楊丹為我準備了一個花圈,代表同鄉會到國殤墓園的忠烈祠獻花,向陣亡將士的英靈致敬,三鞠躬後,我依個人往例,繞過忠烈祠,在後方的美軍陣亡之將士墓前舉手敬禮,然後向小團坡的英靈左邊三鞠躬,右邊三鞠躬,在一陣涼風透體下,步下階梯,此時眼前一塊塊一層層的墓碑,如幻似夢般直上雲霄,像畫一樣又印在腦海裡,他們的犧牲,留下多少哀痛,但也寫下了歷史的悲壯。

最後用戴安瀾將軍一九四二年三月率軍入緬作戰的詩作為終結:

策馬奔車走八荒,遠征功業邁秦皇;

澄清宇宙安黎庶,力挽長弓射夕陽。

(二○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記于昆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