勳著南天 光耀中華
──謹以此文紀念唐繼堯將軍誕辰130周年

陳秀峰 

唐繼堯,又名榮昌,字冥賡,祖籍湖北。一八八三年八月十四日(清光緒九年七月十二日)出生于雲南會澤縣一書香門第之家。六歲入私塾,十五歲中秀才。光緒二十九年(一九○三),清政府擬建新軍,令省擇優秀學生赴日留學,東川府知府周采臣推薦唐繼堯,而唐係獨子,家中力阻,繼堯赴日心切,以死相肋,父乃同意。到昆明經考試錄取,周即撥教產田二十畝付其父作唐留學期間費用,學成交回。一九○四年在日本留學時自號東大陸主人。一九○五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成為最早的三十七名會員之一。一九○八年以優異成績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一九○九年回滇後歷任雲南督練公所提調,講武堂炮科教官、監督,新軍十九鎮參謀官,七十四標第一營管帶等職。

辛亥武昌起義後,與在昆的同盟會員一道積極策劃回應,參與領導了雲南辛亥「重九起義」。唐繼堯全程參加了籌備組織領導起義的五次秘密會議(並安排三個親妹子負責第五次會議的後勤工作),對於領導核心的形成、首要領導人的推舉、起義行動的部署、起義時機的確定和堅持,都起到了核心作用。十月二十八日,蔡鍔、李鴻祥、殷承瓛等十一人在昆明洪化橋唐宅舉行第五次秘密會議。有人提出「滇鄰緬、越、恐義師輕舉,英、法藉口保護僑商進兵干涉反貽禍;不若俟回應省份稍多,成功較易。」唐繼堯則堅決主張:「滇師迅起,反可促諸省獨立,然後聯合北伐,接應中部各省,則直搗燕雲,飲馬蘆溝,一舉而雪數百年之國恥。」黃毓英、鄧泰中當場堅決回應。在十月三十日(農曆九月初九)的起義中,唐繼堯負責主攻清王朝在雲南、貴州的最高統治機關雲貴總督府,經過激烈戰鬥,勝利攻佔總督府。起義勝利後,唐繼堯參加雲南新政權的組建工作,並身兼數職。唐任軍務、參謀兩部次長兼講武堂總辦等職。

一九一二年在北伐途中接蔡鍔之令率兵援黔,平定黔亂後被公推並複請中央任命為貴州都督。後有史家以謠言為史實,說唐在平黔亂時實施大屠殺(大屠殺一說皆為貴州自治派流亡在外之人沿途鼓噪而出),完全無視「特會黔紳誅首惡數十人,餘罔治。」(蔡鍔審定《雲南光復紀要》)等權威史實,令人不解。時任雲南巡按使的任可澄在為《東大陸主人言志錄》的序言中寫道:「自武昌首義光復,吾黔亦繼滇、湘而起,不幸宵小貪天竊權,毒痛遂遍於全省。會澤蓂賡唐公不忍泣庭之請,提一旅之眾,挾義東來,指揮輕隊不崇,朝而黔事大定」。寥寥六十餘言而史實大白。一九一三年九月,蔡鍔告假,經蔡鍔推薦,臨時大總統袁世凱任命唐繼堯調任雲南都督。

一九一三年十一月,唐繼堯從貴州率軍返滇就任滇督後,初展宏圖。「一方面密秘籌畫擴軍備戰,抵制袁世凱以復辟帝制來建立中央集權體制的圖謀,另一方面繼續探索地方分權體制下政治的發展,推進省縣兩級司法獨立,鼓勵縣級行政司法分立,改造保甲制度,推進基層市民村民自治。同時積極發展地方經濟,推動地方工業化和城市化發展。省政府設立招商引資機構,唐繼堯親自掛帥招商引資。為適應城市化的發展,加快了城市道路、電力等基礎設施建設。」(龍東林《民國初年雲南地方自治的探索與實踐—重讀民國雲南》)。

一九一五年,在雲南討伐袁世凱復辟帝制的「護國首義」和為期半年多的「護國運動」(含護國戰爭)中,唐繼堯更是功勳卓著,始終處於護國討袁的領導與核心位置。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十時,雲南省府重要文武官員三十九人集中於五華山光復樓都督府,舉行第五次秘密會議宣誓護國討袁,由唐繼堯主持歃血為盟,誓言擁護共和,興師起義,誓滅國賊,萬苦千難,捨命不渝等。十二月二十三日起,從五華山光復樓先後發出的「漾電」、「有電」(十二月二十五日發)和由唐繼堯、蔡鍔、李烈鈞「護國三傑」領銜發出之「感電」《傳佈全國馳檄討袁電》等世傳有名的「護國三電」,吹響了護國討袁的進軍號!拉開了由雲南發端的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護國運動」的大幕!護國運動勝利後,國父孫中山將雲南護國起義與武昌起義並列為民國的兩大貢獻,指出:「首先宣告獨立誓師申討者,實推滇省,遂使西南響應,舉國普從,以有今日。方之武昌起義,一則為民國開創之功,一則為民國中興之業,皆我五族人民人人所宜永留紀念者也」。時有公認的唐、蔡、李(烈鈞)「護國三傑」之美譽。在五月八日成立的代行北京國務院職權的護國軍軍務院,唐繼堯被南方獨立各省推舉為護國軍軍務院撫軍長。

一九一七年六月中旬起,唐繼堯響應孫中山號召組織靖國聯軍,受滇、川、黔、桂、湘、鄂、陝、豫八省公推為靖國聯軍總司令,率師出征、討伐北京之亂。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孫中山在廣州舉行國會非常會議,成立軍政府,出席會議的一百二十餘位國會議院選舉孫中山為中華民國軍政府海陸軍大元帥,唐繼堯、陸榮廷為元帥,唐繼堯成為軍政府第二號人物。唐不僅反對北洋軍閥,還準備積極與日本作戰,維護祖國和民族利益。他在致西南各省的一份密電中說:「中日交涉,難望成效,建議西南各省,整理軍備,互相提攜。」又電云:「歐戰發生,倭奴狡啟,攻陷青島,野心不停,始則暗助逆謀,坐收漁利,計不得逞,又複提出種種條件,妄肆要脅,雖未宣佈內容,然視我為第二朝鮮,更無疑意。」要求勵兵秣馬,準備對日作戰。

一九二二年三月,唐繼堯「二次返滇」重主滇政後再次發出《主張聯省自治致各省電》,重申廢督裁兵,推行民治之旨。同時,改組省政府,革舊鼎新,修明內政。當時由東南編譯社出版的《唐繼堯》一書曾有評論:「民七(一九一八)以前,唐氏之政治眼光,實先國家而後地方,以為中樞政治不良,大局不徹底解決,則地方受其牽制,一切興革事宜,不能進行,故不惜為巨大之犧牲,累次對外用兵,以謀真正統一之實現。迨民八(一九一九年)以後,目睹時局糾紛日甚,武力不足以戡亂而統一之無望也,乃一變方針,順應潮流,提倡自治。擬先從事地方之建設,再為全部之改革,此其堅決主張聯省自治而積極整理滇省內政之真因。」

一九二四年九月,唐繼堯被推為廣州大元帥府副元帥,再次受到孫中山的信任和器重,整軍經武、領導北伐。唐還參與孫中山為朝鮮(後分為韓國和朝鮮)「復國獨立運動」(在雲南講武堂)培養革命軍事幹部的計畫,並招收緬甸、越南及東南亞華僑學生入雲南講武堂及雲南航校學習,使講武堂成為「東南亞的反帝基地」;雲南航校為中國早期航空(空軍)建設培養了骨幹力量,為中國和亞洲培養了首批女飛行員(含飛行教官)。唐繼堯審時度勢,從實戰需要出發,以世界先進軍校教育和軍隊建設為榜樣,對雲南講武堂的學制、學科、教學內容、校舍規模、師資結構及招生機制實行了一系列振興改革舉措,使講武堂軍事教育結出了豐碩成果,出現了講武堂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持續十餘年的「人才濟濟、興旺發達」的輝煌景象。

在唐繼堯時代的軍事教育—雲南陸軍講武堂和雲南航校等,所取得的成就和產生的影響遠超以東陸大學為標杆的雲南高等教育(兩者在某些方面又優勢互補)的成就。澤被南北,澤被海外。一般人以為,雲南講武堂成立至辛亥革命後改為講武學校,它的發展就一路順風順水,實際則不然!一九一四年春,針對滇軍和講武堂建設和發展中軍人和教官隊伍中存在的問題—「三弊」,一弊是無尚德心、二弊為無向上心、三弊為無奉德心的問題和危機,唐繼堯在講武堂創辦「將校講學會」(凡旅團營長官,皆令入會),並把講稿編為《明體達用》;唐繼堯還親自講授《王學旨要》暨孫吳兵法及軍事各學。這期講學會有三個突出特點,一是講演者水準高(均為海內知名的大學問家);二是講演內容品質高、涉及中華優秀傳統道德,軍人楷模—古代著名將領的高德懿行,國家與法律的常識及潮流走向;三是聽講者素質高。這批聽講學員中大多成為次年護國起義的中高級將領,其中有很多人後來成為國、共兩黨的高級將領(軍事學家)乃至元帥,如趙又新、顧品珍、黃毓成、楊傑、朱培德、范石生、馬聰、朱德等。將校講學會舉辦時間雖短,但獲得了極大成功,影響深遠。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國成立後,首批評定的共和國三十三位軍事家之一的羅炳輝將軍,當年曾擔任過唐繼堯將軍的隨從副官。他的軍事才能與講武堂對他的影響和唐將軍對他的栽培,關係密切。在講武堂二十六年歷史中的快速發展期和鼎盛期都出現在唐繼堯時代,這個時期還為廣東的黃埔軍校和後來設在講武堂的黃埔軍校五分校提供了大量中堅幹部和師資力量,雲南講武堂因此被稱為黃埔軍校的老大哥;雲南講武堂也最終獲得「革命熔爐、將帥搖籃」 之美譽。

唐繼堯終身致力於「宣力民國、主持正義、發揮民治、建國利民」的政治理想,為此作出了積極努力。唐繼堯治理滇政前後共十三年,在國計民生多個領域頗有建樹。據專注于雲南近代史研究的兩位資深學者龍東林、潘先林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雲南省在取得辛亥革命和護國運動的勝利後,雲南地方自治生態逐步形成。在唐繼堯時代,雲南建立健全了市民自治和村民自治的兩級自治結構,成功進行了「政府有限、民權擴張」(民治張揚)的改革實踐。在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五年唐繼堯督滇時期,派出留學的官費半官費留學生人數超過蔡鍔、龍雲、盧漢三個時代派遣留學生人數的總和。這一時期雲南地方政府大力實行小學義務教育,在昆明市分三期強制實施,在將原來由私塾改擴建的226座初級小學的基礎上,增辦了高級小學十餘所,全市近二萬學齡兒童限期三年內全部入學,義務教育普及率之高居全國之首。值得一提的是,三十年代的省城名校昆華小學在全國小學教育評比中獲得全國第二名,作為雲南小學教育一個榜樣和縮影,它取得的一系列成績,與唐繼堯在二十年代力抓高中等師範教育和小學基礎教育的努力分割不開,也與雲南地方自治的探索與實踐分割不開。一九二二年後上昆明「求實小學」高年級的聶耳,在學習中被選為學生自治會的會長,這時,他的獨立人格和音樂才能已初具雛形。為日後成為「偉大的人民音樂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二○○○年五月,近百位昆華小學校友集會,在圓通山唐繼堯墓前留影,這張照片的潛臺詞就是四個字「飲水思源」。

從一九一四年至抗戰勝利的三十餘年中,雲南的經濟社會發展呈現輝煌。在這一時期,雲南進入外貿黃金時期;近代交通建設形成高潮;工業化全面發軔;創辦了西南第一所正規性、綜合性大學—東陸大學和中國第二所(正規性)航空學校;社會民生事業全國領先;昆明市政建設面貌一新,社會改良頗見成效,推動了雲南的近代化進程。唐繼堯時代的雲南嘗試著從半殖民地半封建半資本主義經濟向資本主義經濟的轉型和過渡。同時,唐繼堯始終以國事為己任,活躍於國家政治及軍事活動中,不自外,不自小,為實現統一中國的目標,與北京國民政府、孫中山廣州政府之間合縱連橫,參加了辛亥雲南起義及領導發動了護國戰爭、靖國戰爭、建國戰爭等,加強了雲南「邊陲」與內地「中央」之間政治、經濟、文化的聯繫與凝聚,推動了中國社會的近代化進程。

一九二七年雲南「二六政變」後,唐繼堯任省務委員會總裁;同年五月二十三日,唐繼堯病逝于昆明。原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長章太炎親撰挽聯一付悼念。挽聯云:

功似周絳侯,才似李西平,譖制已除,獨秉義心存粵主;

燕照晚求仙,齊桓晚好內,雄圖雖蹶,終於民國是完人。

唐繼堯臨終留下遺囑:

予十數年來,宣力民國,主持正義,唯冀國事早定,以利建國利民之榮。不幸予志未競而一病至此,今後希望同志諸君,本予之素志,主持正義,發揮民治之目的,協力同心,貫徹到底。至囑。

唐繼堯生前著有《會澤首義文牘》、《東大陸主人言志錄》、《會澤筆記》、《唐會澤遺墨》等。後人有評唐聯曰:「護國立勳功,治滇多善政。」

唐繼堯是一位文武雙修的儒將,國學功底篤厚,文化素養頗高,詩書畫都有相當的造詣。他的言志、報國及抒懷的七言律詩,寫得大氣磅礴,雄奇豪放,充滿了「大江東去」的陽剛之美,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和藝術性。他寫的書法—楷書端莊雄偉,平整峻峭,筆力道勁,氣勢奪人;草書筆法純熟,縱橫奔放,隨心所欲,不拘一格,一氣呵成。其繪畫作品多為蘭竹,作畫疏朗清新,高雅脫俗,觀之賞心悅目,有鄭板橋之遺風。唐繼堯崇尚王陽明心學,他為東陸大學(雲大前身)寫的校訓「自尊、致知、正義、力行」(還賦四言詩四首作解),閃耀著「尊人格、正人心、宏人道、立人極」的心學之光。

一九三七年六月十三日,中國著名報刊《申報》的一則報導,對唐繼堯將軍的一生業績作了簡要的概括,報導中說:「唐繼堯銅像已運抵滇垣—故軍政府總裁唐繼堯、治理滇黔十餘年,勳績卓著,護國護法兩役,功在國家,海內共仰。滇官民全體眾議公葬建祠,並建銅像,藉表崇敬。」一九三五年和一九三六年的十二月,國民政府先後發出「對上將唐繼堯的『褒揚令』和『國葬令』」,在民國時代,能夠享此殊榮者並不多見。

中國民主革命先驅、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先生在一九三七年七月為昆明大觀公園唐繼堯銅像揭幕典禮的題詞云:

桓桓唐公,革命英傑;討袁護法,丕揚大烈。①

功在國家,澤流宗邦;鄭哀子產,蜀祭武鄉。②

巍巍遺像,南服是式;洱海蒼山,奮乎百世。

注釋:

①桓桓,威武的樣子。此詞始出《尚書•牧誓》:「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于商郊。」孔傳: 「桓桓,武貌。」丕:大也。大烈:偉大的功績。

②鄭哀子產:子產,春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姓公孫,名僑,又字子美,西元前五四三至前五一七年執鄭國之政。「治鄭二十六年而死,丁壯號哭,老人兒啼(像孩童一樣涕哭。)」此處為借喻,意思是舉國人民像鄭國人民當年哀慟子產去世一樣哀慟唐繼堯去世。蜀祭武鄉:武鄉侯即諸葛亮,蜀(四川)人到武侯祠祭祀諸葛亮。亦為借喻,意思是各族人民就像四川人民到武侯祠祭祀諸葛亮一樣去祭祀唐繼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