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桑古渡有情天
──一個老昆明心中的官渡古鎮

陳長平 

說起古滇文化的發祥地之一,國家4A級景區官渡古鎮,大家都知道它是在明代以前所設置的今之滇池的東渡口岸。南詔時期,官家往來拓東城,需橫渡滇池,在此登船下船,於是改原名「渦洞」為「官渡」,意為「官家的渡口」,故名官渡。它位於舊昆明城東東南十公里處。東憑駱鴇山,西接滇池,南連平壩田疇,毗鄰呈貢,北倚寶象河,土地肥沃,除少部分栽種蔬菜外,全屬水稻種植區域。

筆者是個年逾八旬的老昆明,從小就與官渡結下了不解之緣,可以說是與官渡是最富有感情的地方了。所以雖到耄耋之年仍不能忘情于官渡古鎮。

說起官渡來,還是個人傑地靈、人才薈萃的寶地。文壇巨擘王思訓,曾是雍正皇帝的老師,官至廣東、江西學政。武將熊郢瑄,在翰林院任武官。封殿下侍從護衛將軍。大名鼎鼎的錢南園就是官渡人。辛亥革命名將楊振鴻是官渡區小街子人。著名的雲南民間歌唱藝術家黃虹是官渡區一個村子的人。著名的雲南花燈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袁留安是官渡區大板橋沙溝村人。著名學者施章是官渡區六穀村人,筆者在省立雲瑞中學讀書時曾由施章老師教過語文,並將他出版的書籍贈給同學。一九三九年時,著名的西南聯大教授馮友蘭、劉文典及雲大教授楚圖南等均曾住居施章祠堂與施章作學術研究。

近讀今年五月八日《春城晚報》頭版頭條新聞:「一段特殊歷史凸顯一鄉鎮—三十五位院士曾住在龍泉鎮」,文中稱:「三十五位院士的第二故鄉原來就在昆明市官渡區龍泉鎮」。「目前查證到的計有吳大猷、嚴濟慈、饒毓泰、張景鋮、吳定良、胡先驌、金嶽霖、湯用彤、馮友蘭、傅斯年、顧頡剛、李方桂、李濟、梁思水、董作賓、梁思成、錢端升、錢臨照、黃昆、吳征鎰、鄭萬鈞、秦仁昌、孫雲鑄、趙九章、劉敦楨、雷天覺、丁聲樹、王力、向達、吳晗、羅常培、馮景蘭、俞德浚、王序、王守武等共三十五位。此外,由於各種原因,未能享受院士這一殊榮的著名專家學者,如聞一多、朱自清、蔡希陶、林徽音等也在這裡工作生活過。」

二○○三年三月十一日晨,筆者應約前往南窯汽車站坐中巴車前往古鎮官渡,下車後大約上午十時,正碰巧和相約的六位雲瑞中學同學相遇,他們的年齡都比我大,我都七十六歲了,有的已經八十四歲了。於是就到了渴望已久的現已成為我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金剛塔」。據說它是我國現存最早建造、保存最完好的金剛寶座式石塔,修建於明(朝)天順元年(西元一四五七年)十月,次年三月竣工,距今已有五百四十六年歷史,建在一堆螺螄殼上(古時官渡人,用糯米飯拌泥在螺螄殼堆上建起重達1,350噸的「金剛塔」)的金剛塔堪稱偉大壯舉。

打開記憶的閘門,在綿長的幾十年的歲月中,我的三祖父陳嘉璽的佃戶就是官渡街上的農民,小時就跟著三祖父到佃戶家坐客。抗戰時期日寇飛機轟炸時三祖父一家就疏散到官渡,我們就讀的雲瑞中學就疏散到官渡六甲附近的四所寺廟中上課,我們食宿在寺廟中,傍晚下課後就到官渡街上吃茶或遊玩。一九五○年的春節,我擔任團長的「先鋒合唱團」一共四十多人還到金剛塔前的廣場上演出我編寫的活報劇《復仇參軍》一幕。

在每次在官渡參觀遊覽時,看到金剛塔已經沉陷了,與地面愈來愈近了。東、西、南、北四門卷洞(可以行人、車馬通行)幾乎與地面平行。這可能是由於塔身底座始建時未能夯實,經過五百多年地下水的浸泡,造成塔身沉陷。由於今天科學的發達,在過去是難以想像的感到無能為力的奇跡出現了!由河北省建築科研研究學院工程技術人員實現了這一奇跡!將金剛塔整體頂升2.6米,而塔身重達1,350噸,這真是五百年前古滇人巧奪天工的巨大工程。而且通過頂升工程發現了在建築史上應該記上一筆的是:此塔是建在一堆螺螄殼上的偉大工程,五百多年前的官渡當時沒有水泥,為了建造該塔,古人採用螺螄殼拌黑膠泥夯實後,再打下數百根杉松樁固定後,再用糯米飯和糯米湯拌紅土作墊層,一塊一塊砌上塔石,據說當時官渡古鎮千家萬戶的糯米都集中起來用在建塔上了,這真是名符其實的萬民工程了!

老昆明有句話叫做「千年古城看官渡,官渡之魅在寶塔。」說的就是金剛塔。說起金剛塔來,躋身於名塔之林中還是赫赫有名的。金剛塔比號稱中國金剛寶座塔之祖的北京真覺東寺塔還要早十五年。目前,國內現存金剛寶座塔不到十座,除三座明塔外,其餘都是清塔,尤其官渡金剛寶座塔還是中國惟一一座純用砂石砌就的金剛塔。建築學家梁思成在《漫說佛塔》一文中,專門談到官渡妙湛寺金剛寶座塔與北京真覺寺塔、西北碧雲龍塔同為中國喇嘛塔中的寶貴實例。此塔也是雲南惟一的一座金剛寶座塔,對研究古代建築、宗教、藝術有重要意義。金剛寶座塔的共同特徵是,在方形座基上建立五塔,中心塔大,四角塔小,這是密宗(是相對於大小乘的顯數而言,它是大乘佛教、婆羅門教和印度地方民間宗教的混合物)金剛部的「曼陀羅」(神壇),供奉金剛五部佛及諸天菩薩。

金剛寶座塔的樣式來自印度,其隨佛教密宗漸入中土,但在中國又加以本土化。由於金剛寶座塔中塔高聳、四塔環圍的藝術樣式甚合明清王朝對中央集權統治的要求之意,這或許就是明清兩朝建造金剛寶塔的內因。而官渡彼時為官船雲集要津,在這樣的地點,建造這樣象徵中央集權制的寶塔不正是官府最希望做的事嗎?

金剛寶座塔經明初朱元璋推翻元王朝建立明王朝已將近一百年,其時征戰、兵燹、人民離亂,百業蕭條,鎮守雲南一方的最高統治者沐璘、羅珪,自然也有祈願民心安定,邊境和平,百廢俱興,百業興盛,保境安民,以奉朝廷的心意。他們不經意之中始料不及的留下了這座建築史上的瑰寶,使我們能藉此得以窺視明代的文化藝術和宗教信仰以及社會風情,通過金剛塔的頂升而保存歷史文物古跡,弘揚愛國主義精神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

著名的昆明八景之一的「官渡漁燈」,其餘七景為:雲津夜渡、螺峰疊翠、商山樵唱、壩橋煙柳、山倒影、滇池夜月、龍泉古梅。也有用「五華鷹繞」、「金碧交輝」替換滇池夜月和龍泉古梅的,有詩贊雲:

朝泛昆池艇,夜歸官渡村。

魚穿楊柳葉,燈隱荻花根。

浦遠星沈影,江空月吐痕。

閑邀鄰父飲,篝火醉清罇。

據李銳著《古鎮官渡八景》一文中說:

「官渡古鎮八景是古跡之一,其景致:

 寶象河邊古渡頭,螺峰疊翠枕清流;月臺倒影水中宮,杏圃牧童放羊牛。

 晨夕煙霧繞淩雲,古集最大算草坪;金剛誑語橋邊坐,月下寫詩筆不停。」

一、螺峰疊翠:

  螺峰山在尚義村東面,占地三十餘畝,純系螺螄殼堆積而成。螺殼是古代居住渡口淦民食後遺物堆積層,而層中夾有較多捏制陶器片屑。山巔上建有法定寺,是官渡古鎮六寺之一,今為官渡糧管所使用。在此山四周原植有柏樹數百株,依山腳層疊至山頂寺周圍,每晨陽光照射在樹葉上,碧綠層疊,交相輝映,令人流連忘返。

(螺峰疊翠與昆明八大景之一的螺峰疊翠同名。但昆明八景的螺峰疊翠指的是省政府所在地五華山北面的螺峰山)

二、月臺月照:

  月臺宮建在原古渡岸邊,解放前為官渡農校使用,是該校醬料製造室,今已改建為昆明市第九中學學生宿舍。宮前面原有半圓形水池一個,現已填為平地。池中有洞穴出水量較大,常年水清如鏡,每當晚間月明時節,迨深夜月稍偏西,整個宮殿倒影置於池中,清風拂過,宮影蕩漾,恰似水晶宮圖像,煞是好看。

三、杏圃牧羊:

  原址在尚義村觀音寺和月臺宮之間,即古渡口岸邊,時植有大片杏樹間雜竹子,是古代鄉仕大夫(有個典故名叫「杏壇」,相傳為孔子講學處。後也泛指聚徒講學處)和遊客賦詩、飲酒、對弈、作樂之勝地,身處其中無不感心曠神怡。每年春天綠草叢生,村中牧童每天齊集園中放牧牛羊。牧童載歌載舞,充分展示春日來臨的樂趣。

四、淩雲煙繞:

  淩雲閣即今孔子樓址,原建此閣較高,于清道光十三年(西元一八三三年)大地震全毀,於十七年(西元一八三七年)重建。賽典赤為雲南平章政事後,因其提倡儒學,大興修建孔廟,將此閣改為孔子樓。《淩雲閣賦》中:「登斯樓夕陽滿樓穿疏透閣,襄影蒙龍,斜輝飄落玉宇」。樓閣北近寶象河堤,其餘三面住宅環繞,晨夕薄霧炊煙四起,久繞斯閣不散,頗令瞻者縈懷。

五、筆寫蒼穹:

「原妙湛寺前,今先鋒衛生院址,有十三層密簷方形實心磚塔兩座,東西相對峙,西塔于道光十三年(西元一八三三年)大地震坍塌,東塔今仍存於衛生院天井中,西元一九六一年列為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每值冬秋夜晚,玉兔東升,塔受月光的照射,倒影很似筆尖,陰影移動,猶如神人大師揮動大筆,書寫詩篇,讚美天地,祝福人間。」(載《昆明市官渡區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第91─93頁)筆者於二○○三年十月五日到官渡遊玩時,西塔已完全修復竣工了。

後記:因本文憲限於篇幅,故其餘三景點從略。又此稿大約是在二○○三年十月以後寫的,當時可能手邊尚有部分資料想把它作為結尾收入,但因故始克松最近將其再整理並細讀一遍後覺得此稿對保存官渡的一些文史資料還有可取之處,故多贅一語,以之為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