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雲南人及雲南僑生子弟任重而道遠

楊啟芳 

本年九月中,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率領龐大雲南代表團,專程赴台展開經貿文化等交流活動,其中包括由雲南各兄弟民族組成陣容強大,逾百人文化藝術表演團,帶來民族歌舞等各種精彩節目專為在台雲南人演出。

九月十九日中秋佳節,由﹃桃園縣雲南同鄉會﹄主辦,以歡迎﹃七彩雲南寶島行﹄參訪團為名,對來訪之雲南省﹃海峽兩岸交流促進會﹄展開熱烈接待活動,除桃園同鄉外,﹃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也由藺斯邦理事長率領全體理監事共四十餘人趕赴桃園,共赴盛會,其它在台各縣市雲南同鄉亦積極參加,大會地點選在桃園縣平鎮市雲南文化公園,以﹁桃園月故鄉情﹂之主題,共度中秋佳節歡慶團圓。下午五時起,迎賓式開始,首先是由兩岸幹部代表舉行座談會;其次是具有民族風情之﹁長街宴﹂,在餐敘中廣泛交流,歡聲笑語不斷,接著各種節目表演相繼上場,精彩感人。大家情緒熱烈掌聲雷動,有歡聲笑語、有思鄉情懷,最後在互道珍重及相約再見中,依依惜別,此情此景彌足珍貴。

在機會難得下,本人幸承﹃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藺斯邦理事長相邀,同車前往桃園共渡中秋佳節,歡慶同鄉團圓之盛會。美不美寶島水,親不親故鄉人,此次活動意義深遠,機緣可貴。回程至今,身為海外雲南人一份子的我,一直思緒激盪感慨良多。回顧故鄉雲南,過去由於地處我國西南邊陲,高山峻嶺地勢雄峙,河流遍佈、水勢湍急,平原較少。在山對山來崖對崖之自然環境下,雲南成為我國民族分佈最多之一省,大多居住於叢山之中,形成風俗文化各異,豐富而多樣之生活型態。由於道路崎嶇要爬山涉水,各地之間平時往來互動有限,運輸方面僅靠腳力揹夫及馬幫馱運,致不利開發和阻礙發展,對資源開發物業流通及經貿活動,皆形成很大之限制。

在此特殊地理環境下,在歷史長河中,雲南一直被外界視為窮山惡水和荒蕪蠻夷之地,可知我們的祖輩先人是在何等的艱苦困難中代代相傳而繁衍至今。過去在省內尚且如此難於互動交流,對遠到國外發展更是不易。據傳自唐、宋以降,即有滇人開始外出,至緬甸邊區作一些茶葉、香料等零星貿易。自清末民初,人數有所增加,然因交通不便,到緬者大部為販夫走卒,以國內瓷器土產等來換取一些日用品,其次為人數不多之玉石商賈;較有名者為各家商號的馬幫團隊,將緬甸缺乏之各種百貨馱運來緬,再將洋貨運回國家銷售。來緬交通線以臘戌、八莫、密支那等緬北地區為主。而與閩、粵僑商人數相較實不成比例,當時上述兩省及其它各區僑胞已大批海出南洋,大部分經海路從仰光海港入緬,多數聚居於仰光及緬南各埠,繼而發展至曼德勒,且謀生多以經營百貨土產等實業為主,唯我滇僑因氣候差異及懼於瘴毒瘟疫,除少數在緬常居外,大多如候鳥般,中秋後來緬仲春後回藉,滇緬雖國土相連,比鄰而居,而我先輩也許限於條件,進取精神有別,不如閩、粵各地僑胞,來即在外落地生根世代在緬打拼。

根據一九四七年中華民國政府駐緬甸總領事調查資料,當時全緬華人華僑有三十六萬餘人,其中滇僑僅有一萬六千餘人。然而世事滄桑多變,自二次大戰結束後,滇緬公路開通,滇人來緬日有增加,尤其經過大時代之變遷,一九五零年以後邊區雲南同胞相繼大批逃入緬邊。五八年大躍進後由於不堪迫害,攜家帶眷的同鄉難民一批批不絕於途地湧入,其中還包括滇邊好幾種少數民族,再加上五十年代初撤退至滇緬邊區之反共游擊部隊,其中亦以雲南籍佔絕大多數。由於各種因素,所有先後來緬之同鄉,均被迫散居於整個緬北邊區,在困難重重中掙扎求存,以刀耕火種小販經營等艱苦維生,物換星移,韶光易逝,現如大略估算,我在緬雲南同鄉,不管新僑,老僑總人數已達百萬人之多。自五十年代迄今,已歷六十餘載,雖在離亂不安中走過來,亦已繁衍至第三代。

在開枝散葉中,人數快速成長,聚居地以緬甸、泰國、台灣等三大區塊為主,其它少數以定居、升學、打工等方式散居英、美、澳及星、馬等各國。其中旅泰同鄉原僅少數,是我異域孤軍被迫離緬,不斷從猛撒,金三角各地轉移至泰北,加上軍人眷屬及大批難民,人數日增形成一大集體。如今得泰國政府照顧而安居樂業,並向清邁、曼谷等地區擴大發展。當年台灣救總不斷到泰北援助,﹁送炭到泰北﹂活動亦日趨熱絡,為此我曾提出建言,強調到泰難民孤軍,同是在緬受難整體之部分延續,仍滯留於緬者更孤苦無助,在兵連禍結,戰亂不安中掙扎求存,而忠貞愛國,犧牲犯難者更多!且看緬北一線山區,森森白骨到處棄置於荒野,使人心寒難安,但人微言輕訴求一無結果。

台灣方面最初有昆明各地之官員紳商隨政府遷台,繼有滇緬游擊部隊受命撤台,官兵中多為家鄉健兒。其後緬泰同鄉不斷申請回台定居及學生子弟逐年回台升學後繼而在台定居,人數日增,欣聞鄉音處處,足以欣慰。

三大區塊中居緬同鄉最多,雖曾遭受深重苦難,在奮力圖存團結互助下,往昔種種艱險不堪之生活局面已大為改善。尤難能可貴者各處同鄉均能齊心協力團結一致,成立同鄉會凝聚一切能量,齊心創辦僑校為培育家鄉子弟而努力不懈。如今青年一代不論在知識領域,創業能力、經濟基礎及熱心公益等多方面均已取得成就與閩、粵各省華人華僑在共同發揚海外中華文化,照顧同鄉福利各方面,確實慷慨捐輸卓然有成,緬甸形式好轉後,具良好事業及經濟基礎之同鄉,大批向曼德勒,仰光等大城市轉進,紛紛從事金融貿易,資源開發、旅遊服務等各大行業。鄉人隨之大量跟進,在發展中普遍得以受惠。曼德勒、仰光兩大雲南會館占地寬廣,建築輝煌,被譽為東南亞最大之會館,似此美名是我海內外全體雲南人之驕傲和鼓勵!

月是故鄉圓親是故鄉人,今天是雲南月更圓了,人更親了。千百年來我們的家鄉一直被視為落後窮困及食古不化,現上天終於開眼以公平正義來眷顧於它。自大陸改革開放後,大力開發全省及對外四通八達之公路運輸網,繼之航空方面亦積極布建,在陸空交通開始暢通後,一個璀璨亮麗美如仙境之雲南,在世人眼中一個全新之雲南,如經過鬼斧神工般之勝景驚喜連連地一個個呈現開來,世人如朝聖般不斷前來觀賞,較有名者如香格里拉、麗江風情、玉龍雪山、三江並流、怒江大峽谷、熱海溫泉等太多不勝枚舉,又如冬蟲夏草等多種名貴藥材及新發現之多樣動植物品種,尤其各兄弟民族保留之民俗傳統文化特質,更是多采多姿而名享中外,在眾人驚艷之下被稱為﹁七彩雲南﹂,實當之無愧!如今它不僅是中國之一塊瑰寶,更是全世界之亮點!

綜而言之,我全體雲南人絕對應該精誠團結,尤其如今在台及海外各地之本省青年子弟僑生等,應知任重道遠而更奮發圖強。特不揣冒昧,不嫌繁贅地詳敘我們過去是如何地承受大災大難,如今又如何地取得成就,在憶苦思甜下,就筆者在密支那育成學校服務二十餘年及負責僑生保送之見證下,提出一些僑教之變遷及如何在艱難中取得成就作為本篇主題來共勉。先以緬甸僑教之興衰而言,根據記載,一九四八年緬甸獨立時,全緬共有僑校二百二十所,教職員工七百餘人,學生一萬八千人,平均一千六百人便有一校,以小學為多。二戰結束後華人來緬日增,新增僑校以緬北為多,學生遽增。一九六四年緬甸國有化,所有僑校被迫停辦,我僑胞憚精竭慮排除萬難,開始以佛經學校為名及化整為零式教學,力挽狂瀾而得以薪火不滅。八十年代起漸恢復原有規模,九十年代起已公開而達到正規化,各方面急速成長,根據九十年代末統計,全緬有僑校三百二十所,學生六萬餘,其中百分之八十為滇藉僑生,教職員達兩千多,每年回台僑生全緬達數百人,最多一年達六百餘人,僑校重心轉移至曼德勒以上之緬北地區,全緬九所高中除仰光一所外,其餘全在緬北。

泰北僑校原受泰國政府泰化影響,僅有中文小學,經不斷努力多方爭取後,在泰北地區蓬勃發展,逐步升級到高中,每年亦有僑生保送回台。數十年來緬、泰僑校僑生一直得到台灣方面各種照顧,無可諱言確實受惠良多。近年大陸方面亦大力招生,對僑校師資,經費等不斷支援,所有受益者亦多為我滇籍僑生子弟,故特衷心提出,在外全體雲南人除與昆明各有關方面加強聯繫外,聚居於上述三地及其他各地之同鄉,應以雲南會館作交流平台,精誠團結共謀發展。新一代子弟及僑生更要奮發圖強,須知先輩之辛苦栽培,以任重道遠為信念,以回饋先輩鄉里為理想抱負,而努力奮發,如此則﹁紫氣東來,彩雲南現﹂之新天地將更輝煌亮麗矣!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