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修將軍訪談遺稿
──美斯樂興華中學代表拜訪陳茂修將軍

李守寰

 二○一一年三月二日上午,美斯樂興華中學尚邦雲董事長,親率楊成孝校長、教務主任李良弼、總務主任周開貴、訓導主任王品、李守寰老師一行前往清萊陳宅拜訪陳茂修老將軍。因事先有電話報告此行時間,將軍一早紆尊降貴地在門口等候,親切地一一握手歡迎來訪賓客。

    甫一進入大廳,由現任僑務委員會委員長吳英毅博士親贈的「赤膽忠心」四個斗大的金字耀入眼中,忠實地對將軍一生的功勳作了精確地褒揚。在會客廳的對聯中,有一對明晰地說出將軍的現況:「半生戎馬垂青史,松齡鶴壽享天倫」。

  將軍老矣!是初步見面的感受,但已耄耋之年的他,依然英姿颯爽,神采奕奕,在近兩小時的訪談中,坐姿端正,耳聰目明,辭意暢達,條理分明,溫文爾雅,諄諄教誨,愛護之心溢於言表,一代仁者、長者風範令人如沐春風。

    「茂林採藥千家賴,修竹搖風萬里春」,千家賴精闢地說出將軍為鄉親作出的努力與服務,數十年來清萊一帶的義胞,下山遇到急難,警察刁難,身份不合法,生病就醫錢不夠,赴台升學資料問題,道路整修,房屋改建經費不足等大小疑難雜症,大家不約而同的想起一個人,一個永遠會為我們服務的人,永遠不擺身架,永遠和顏悅色,永遠不論日夜,只要你記得他的電話號碼053-711877,只要打通,只要你找到他,都能有求必應,立馬解決你的難題,從不要求任何回報,連謝謝他都說職責所在,理所當然要做的事,大家都是血統相同,同為炎黃骨肉同胞,本該如此,何謝之有!又常和顏悅色,輕聲細語地安慰遇到難關的鄉親說:本次受委屈了,雖為你感到不平,但情處無奈,可謂「吃虧人常在」!事情過了就過了吧!如此謙謙君子,無怪為人稱頌,令人景仰。

    這就是名聞遐邇的陳茂修將軍。

    進入會客室後,先由尚邦雲董事長報告個人情況,說明長久沒來問候之原因,並說明興華中學在楊成孝校長領導下,讓勢如列車直衝谷底的之趨勢迅即穩住,止跌回升外,並且快步趕上,不負多年來將軍對興華中學的關愛。回想當年在興華中學如浴火鳳凰,擬再造之時,將軍百忙中撥冗出席第一棟教學大樓的開工典禮,為美斯樂鄉親,為興華中學打了一劑強心針,其作用之大,影響力之強,無與倫比,是興華中學近年來得以風平浪靜,揚帆遠遊的主因。將軍之對興華中的提攜之恩,讓全校師生感念不已。

    將軍謙虛地表示不敢,並對此行來訪表達至高的謝意,在閒談中有條不紊,提綱挈領地將一年來與宿疾頑抗的歷程,歷歷如繪,娓娓道出八十七高齡住院治療,歷經生死大關的過程。

    回憶起段希文將軍生前叱吒一方,雄踞泰北,成為佛國長城,用人處世有其高人一等之處,如非本質善良,認真負責者,都摒而不用,但對青年軍隊長尚邦雲卻愛護備至,提之攜之,最後升到上尉侍從官,由此可見尚邦雲董事長之有今日,其來有自。

    陳將軍特別向我們介紹自己與段希文將軍結緣於緬甸蚌八千基地,他們彼此都堅定誠心,追隨國府,苦撐待變,進而相知相惜的過往,尤其孤軍三、五兩軍聯合協助泰國敉平清萊苗共一役,所受段將軍知遇之恩,更感銘於心。

    陳將軍曾隨第十四師駐紮帕猛山金堪一帶四年多,對該地區民情、地形瞭然於心,因此雖臨危受命,仍能運籌幃幄,擬定作戰計畫,逐步逐年的剿滅肅清清萊地區有國際背景支援之苗共,讓清盛、金堪、猛湯、清孔以及整個清萊地區成為泰國近半世紀來,治安最平靜的地區之一。

    當年奉派到零四指揮部,才知道轄下只有二位台長,一名書記,凡事必須親力親為,有一天為了送補給品到前線,因無火車,只能以吉普車來回清萊市及機場十一次之多,苦不堪言,又無效率,後經向零四指揮官格信少將求助一輛大卡車,始獲正常運補。然業務極其繁雜,如人事、情報、作戰、補給都壓在身上,隨著戰事進行,前方事務更為繁重,人手極為不足,因此建議敦請三、五兩軍各自加派人手前來協助,立蒙允准,連夜各派主任一員,率五名屬下,前來支援,才能更適當而有效地推行後勤業務。

    那次戰役是兩個不同民族及軍隊首次合作辦事,語言文字各異,將軍本人泰語文能力不強,勢須一位妥當的翻譯官,同時為了保密,爭取勝利,不敢用外人,特建議請示批准用侄子陳德周前來協助,業務才能順利推展。先後十一年,期間計有清萊區之邦卡、難府、金堪,及考柯考牙等諸戰役,若戰事發生,須日夜不間斷地工作,十分辛苦,尤其俸祿又不高,只為一般士兵待遇,僅能勉勵其全力協助,這是為團體,對同鄉應有的貢獻,俟整個戰爭結束後,陳德周先生始獲時間經營自己的事業。

    將軍回憶起民國五十九(一九七○)年,泰方為了征剿清萊地區四個縣:清盛、昌孔、猛湯、金堪之泰共,成立零四指揮部,指派吞通上校與我方密切配合協商,我三、五兩軍各派武裝七百人,三軍負責征剿昌孔縣屬之萊帕門,萊腰一帶;五軍負責征剿萊弄山之外,並協助三軍掃蕩萊腰殘餘泰共,兩軍官兵經過三年之艱苦奮鬥,傷亡約三百人之眾,始將該敵肅清,收復已失領土。

    事後泰政府為鞏固國防,投資修建由難府至清萊府昌孔縣之國防公路時,殘餘之泰共,復又勾結寮、越共組成加強營,約六百人,當中四百人佔領湯縣所屬之邦卡,建立三個堅固陣地,餘二百人盤踞難府至金堪一線,阻止政府修建公路,使工程無法進行。

    結果泰政府國務院堅塞院長復懇請我三、五兩軍協剿,三軍出動二百人,負責難府金堪一線;五軍出動二百人,負責邦卡至昌孔一帶,經過近三個月的劇烈戰鬥,三軍達成任務,傷亡六人。五軍卻遇敵據險頑抗,傷亡二十餘人,卻未收應有效果,復又增援二百人,在將士用命奮鬥下,官兵們奮不顧身強渡關山,才終於立克強敵,將大部分敵人殲滅,斃敵營長一人,四個連長只剩一人,餘敵星散潰逃,該路方能修通,此役三、五兩軍以傷亡五十九人之代價,成功肅清清萊所屬四個縣的叛亂,使清萊從此永遠安定了下來。

    又於民國七十(一九八一)年,泰方由吞通上將代表最高統帥森上將,復向我三、五兩軍聯絡,擬請再助剿考柯考牙有國際背景之泰共。吞通首先請陳將軍到統帥部見面時,提出此議,陳將軍坦誠表示三、五兩軍樂意為國效勞,但用兵之事須經主官作決定。其稱情況既然如此,請儘快邀請李文煥及雷雨田將軍速蒞曼谷會商(段希文將軍剛過世,五軍由雷雨田參謀長繼位),經速電告知後,第二天他們二位均抵曼谷,與泰方進行商定,我方決心拔刀相助,孤軍這把利刃再次為捍衛國家而出鞘。

    因該敵區為國際共黨大力支援之據點,為泰共偽政府所在地,已歷時十八年之久,陣地設施堅固,加以地形險要,易守難攻,泰軍已進攻七年,卻久攻無效,而特請我軍助剿。決定後,泰方統帥部及三、五兩軍主官均要陳將軍掛帥出征,兵員兩軍各派武裝二百人,計四百人,另聘苗族通譯三人,共四○三人,配合泰方一千六百名正規軍進剿泰共。

    將軍為團體、為義胞前途計,毅然接下指揮棒,並再三激勵官兵士氣,要求全體出征戰士這次出征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告之我們敗無退路!因此無論如何一定要取得勝利!只有勝利對國家、對義胞才有用!

    結果官兵們皆服從令,不懼艱險,苦戰二十二天,攻克天險,完成艱巨的任務:成功平亂。進攻時兄弟們在關鍵時刻都能不怕犧牲,前仆後繼,所有犧牲者一律就地掩埋,帶傷者則留一兄弟守護,等待泰方直昇機前往救援運送醫院救治,整個進攻行動不容許一刻的停頓。前線官兵三天三夜,沒水喝就喝尿!沒飯吃就吃野草!在全體將士用命下,憑一腔忠勇之心,堅持百忍,冒死攀藤附葛,強上猿猴難棲的絕崖,成功登頂後,出其不意直搗泰共黃龍,光榮取得了輝煌的戰果!

    考柯、考牙之戰對泰國與孤軍的重要性與意義為:該戰使泰國免於被一分為二,淪為南北泰,進而赤化的危機,該戰亦解除了雲南人下山身份不合法的窘境,從此一百八十度地改變了義胞的處境,以前義胞下山要起通行證,而且只能在省內活動,被緊緊地限制在一個個居住縣裏,在泰方軍警如林的崗哨監禁下,被畫地為牢,數萬義胞只能被困於大山之中,此役之後,無形的囚牢被永久的撤銷了!在泰皇陛下的恩賜下,泰北雲南人逐步的取得泰國身份證,正式安身立命於這塊土地上,這些都是三、五兩軍眾多弟兄冒死血拚,流血犧牲得來的成果。

    這次出征共計四十三天,凱旋歸來時,清萊機場有政府官員及各界僑領,與義胞二千餘人主動前來歡迎,頓時人山人海,歌舞歡騰,表現出了大家前所未有的欣喜與快慰!向全世界吐露了我們的心聲:我們雖然窮,但有志氣!我們雖然身體羸弱,但不畏任何強敵!我們是一群壓不扁的玫瑰花!

    是役我官兵傷亡八十二人,先前清剿清萊區傷亡三百餘人,協助修建國防公路傷亡五十九人,三次戰役共傷亡約四四一人,以此代價使泰北官兵暨全體義胞,均能永遠安居樂業,這是官兵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成果,我們均應牢牢記住,並叮嚀後輩子弟們:要永遠緬懷感恩這批為吾輩流血犧牲的先烈們。

    陳將軍處事歷來公正廉明,對所屬向來都一視同仁,視為兄弟,不分彼此,所以在出征前訓話時表明:陳某雖來自三軍,但今日出戰,眼中只有兄弟,不分三、五軍,絕對一體對待!一視手足,在補給各方面,都以此方針處理!冥冥之中似乎感動了上蒼,三、五兩軍傷亡人數竟像約好似的,一模一樣:陣亡二十六人,一家十三人;眼盲者二人,一家一人;跛腳二人,一家一人!先後送十四人到曼谷醫治,也是一家七人!不多不少,真是人公平,老天也公平!

    陳將軍並透露了一個聞之鼻酸,又對全體義胞影響深遠的事件:適逢皇帝陛下前往關懷曼谷住院傷兵,看到三、五兩軍傷兵便前往垂詢時,傷員竟然一問三不知!陛下甚感奇怪,環顧左右,最高統帥不敢再瞞,不得以之下才據實報告說:這些傷員是泰北義軍九十三師的人!陛下立刻交代醫院院長,醫護上要一視同仁,不能有高低之分!不能與泰國軍人有所懸殊!並盡力醫治!

    隨後找來國務院長說:考柯、考牙多年不克,在九十三師助攻下,已得肅清,應給予恩賜:所有參戰者給予公民證!父兄給予隨身證,子女允許入籍,要求在此原則下,明日就處理!

    另外要求:傷亡官兵由統帥部親自處理,軍人效率高,定能盡速辦好,務期使泰北義胞們今後都能安居樂業於泰國!從此整個地改變了義胞的命運!真是皇恩浩蕩,澤被泰北!

    整個軍警各界也因我三、五兩軍參與此一戰役,對我們另眼相看,不再在乎我們軍人身體是否羸弱,不再在乎我們軍人打靶是否不準!三、五兩軍的軍威從此走進了歷史長廊中,袍澤們永遠告別金戈鐵馬的生涯,開始務農耕種,經商,過著閑雲野鶴式的山居生活。令人感慨的是:泰南局勢惡化數十年,僅一些烏合之眾,就把地方鬧得雞犬不寧,在時光長河的激流中,我們對國家的重要性更顯突出,因此近年來有人詢問陳將軍再次出征南部的可能性!

  陳將軍說在當年絕不說二話,只要國家需要,馬上遵命,只要對國家人民有益,馬革裹屍再所不惜!征戰沙場,捍衛國家是軍人的天職,但現在從中國來的老兵,大半凋零,本人年屆耄耋,已近百歲的人,就算憑高慷慨欲忘生也於事無補,已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只能說抱歉了!聽聞之後,心中漾滿歲月不饒人,廉頗老矣英雄遲暮的慨歎!眼角不由得有些濕潤!

    陳將軍弱冠時從雲南騰越師範畢業,被推選為母校勐連第二保國民小學校長,因讀到「日寇暴行錄」,毅然投筆從戎,展開征戰半生的戎馬生涯,為鄉、為國、為民立下極大的功勳,現海內承平,解甲歸田後,在古稀之年,感念台灣停止公費待遇,使眾多義胞子弟初中畢業後,除少部分能私費回國就學外,大多都遭失學之苦,感到可憐,也覺得可惜,而義胞村各校又極缺有專業素養與訓練的教師,因此在軍旅生涯告一段落之際,毅然再披戰袍,決定於滿堂村籌建一所集普通高中、職業類科、與師範之三合一綜合高中,四方募款,興學創校,作育英才。於二○○二年五月十八日開學以來,為泰北華教攻下一個制高點,至今培育了近千名人才,從清邁到清萊的華校都能見到建華的校友,在默默從事百年樹人的工作,或投入社會服務,並在參加泰國中文教師考試中亦有亮麗的成果展現,建華高中創校十年來已是桃李滿佛邦。在將軍領導下建華高中校務蒸蒸日上,成為泰北文教重鎮,對振興中華文化發揮極大的功效與極深的影響。

    楊成孝校長表示:將軍是興華中學的精神領袖,是泰北教育界的泰山北斗,正直的為人,溫良恭儉讓的風範,是後輩們學習的楷模,興華師生永遠會依據將軍的指示,努力推行:能讀、能看、能寫、能說、能用的教育方針,亦一本段希文老董事長的遺願,我們一定盡其所能的為中華文化傳承盡一份心力!

    陳將軍一再表示好事有好果是必然的,教育辦得好,地方才有人才,有人才才會有興盛繁榮的未來。能為地方培養出一批批的人才,天必佑之,暗中自會有回報的,將軍一再期勉我們:近年來各界對興華中學的風評很好,過去的一些紛爭都已平息,希望各位在楊校長領導下,團結合作,再接再勵,百尺竿頭更上一層樓,為下一代的前途,作更多更好的奉獻,做更多的努力!臨別前陳將軍惠贈每人一冊由泰北名記者田景燦先生協助整理的將軍自傳,題辭上極為客氣,都稱受贈者為賢弟!謙和胸懷,勉勵之情令人贊賞!合影留念後,竟親自送出大門,目送來訪者駕車離去方返回寓所。

    往日聽聞長輩描述泰共的種種兇悍事蹟與行為,令人聞風喪膽,跋扈縱橫多年,呼嘯來去如入無人之境,兵鋒到處,所當無敵,因此一直以為能力克悍匪,橫掃強敵的將領,必定是位虎背熊腰,雄赳赳氣昂昂的偉大丈夫,不想一見,將軍謙和有禮,溫文儒雅,除挺拔堅毅的神情,為軍人本色外,儼然只是一介文弱書生,猶如我們鄰家溫良恭儉謙遜的長者而已,完全看不出竟是大名鼎鼎,海宇鷹揚,蜚聲國際,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於國家傾覆危機之際力挽狂瀾的不世功臣!雲南人之能安居樂業於泰國的大恩人!又能不矜不伐,虛懷若谷,至此才知道儒將之所以能出將入相,在史冊上留芳百世,為人景仰的原因:在其胸中有百萬雄兵的韜略,與亢懷千古的浩然氣魄,而非雄偉壯碩之體格!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