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明珠遊太虛──永懷長女王德馨

王文 

德馨是我和昭惠的長女,自幼聰明活潑,美麗大方,勤奮好學,謙虛有禮,視為「掌上明珠」,痛愛逾恒。民國一○○年一月二十日,德馨(下稱馨兒)自其任職的行政院新聞局,派往我國駐加拿大多倫多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任新聞組一等祕書,啟程當日中午,余偕昭惠特在台北市為伊餞別,并祝其早日平安返國;離情依依,幾難捨別。

驚傳噩耗無限哀傷

  馨兒扺達多倫多任所後,工作推展順利,職務勝任愉快!至同(民國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早晨,在其多倫多居所的游泳池中游泳,來回健泳,宛若游龍,但不久之後,突然在池中靜止不動,然後緩慢沈入池底猝逝(註)。噩耗驚傳台北,宛若晴天霹靂,家人震驚,哀傷莫名;自此父母從小鍾愛,視為「掌上明珠」的馨兒,已魂遊太虛,永別人間矣!

  該(二十四)日洽為馨兒四十八歲生日,先前我們曾由長子德咸致電祝賀伊生日快樂,當伊外出游泳前,亦曾在屋內欣然回電台北致謝,和伊母昭惠相談甚歡!孰料轉瞬之間,即人天永隔,恍若隔世矣!能不慨嘆:蒼天無情,人生若夢乎。哀傷之餘,余曾為馨兒輓曰:

  「生死同日命安排,精彩一生四八載,品高學優復精幹,霎時升天愛永懷。」

註:上述馨兒在游泳池中,先則矯健競泳,繼而沈池猝逝之實況,係筆者驚聞噩耗,含哀遄飛多倫多,耑訪主辦本案之法醫署,洽請其主任法醫,播放該游泳池當時之「監視器」錄影全程所見,摘要敘述其真相而已。

  該主任法醫並讚譽馨兒之體力矯健,泳技高超,當時陪觀者,尚有我國「駐多倫多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陳處長文儀,李組長俊昇,我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王組長麗婉女士,及長子德威,女婿智澤,外甥丕宇等人;並由丕宇孫當場口譯余等與該主任法醫間之對話後,瞭解當時游泳池中,僅有馨兒一人游泳,顯無「他殺」嫌疑,然而如此游泳「健將」,何以卒然殞命池中?究係心臟病突發乎(但從無此病史及徵兆)?抑或嚴重抽筋所致乎?委屬無從懸揣,因而加國主任法醫力主解剖屍體,以明究竟;但人既往生,解剖已顯無實益,為保持伊大體完整,圓滿回歸天國,故家屬一致反對解剖,終獲該主任法醫同意移靈殯儀館暫厝。然而馨兒之溺水死因為何?將永遠無從知悉矣,惟有委諸天命:「生死同日命安排」矣!但深感蒼天不仁,竟遽然奪我「掌上明珠」,且正是馨兒青春鼎盛,學驗俱豐,正可為國大用,為家立業之四十八歲生辰;怎能不令親人無限哀傷,萬分懷念呢!

海外移靈魂歸故國

  民國一百年九月二十六日,余率同德威兒,智澤婿及丕宇孫,自台北乘機飛抵加拿大多倫多機場,我國駐該地辦事處陳處長文儀,李組長俊昇等,已在機場迎候,當即趨車至殯儀館探視馨兒之遺體,不禁悲從中來,淚灑異國,余原欲查明馨兒死因,以嚴惩兇手,是以已先透過行政院新聞局,與我國駐加拿大大使聯絡,請予協助,而李大使大維先生亦主動電余,表示極願協助之誠意;但嗣已查明并無「他殺」之嫌,乃轉而處理迎靈返國,使馨兒魂歸故國之事宜。非常感謝李大使大維,及陳處長文儀暨大使館及辦事處各位先生之大力協助,先於十月二日,在多倫多為馨兒舉辦隆重之公祭,媛兒及丕宏孫亦趕來參加,作最後之道別;各界人士亦紛送花籃、輓帳,將葬儀社禮堂佈置得花團錦簇,肅穆莊嚴;且各界人士復不辭辛勞,親自前來行禮致祭,坐滿禮堂並致詞吊唁,使家屬備感哀榮。而馨兒赴多倫多任職─祕書兼代主任,僅八個月許,竟獲得我駐該地辦事處長官及同仁們之如此厚待,各界人士之高度讚許;足見伊做人誠信,做事踏實,眼光遠大,心胸開闊,始能人獲信任,聲孚眾望,可謂實至名歸,不虛此生,身為家屬,亦與有榮焉。馨兒遺體當(二)日即送火化,骨灰裝罎,翌(三)日我們即迎靈返國,伴伊魂歸故鄉。至同(十)月十三日,復於台北市第一殯儀館,再度公祭─親屬及國內長官好友致祭,旋移靈厝於台北市政府所建之新店靈塔,永遠安息。

品高學優勤奮進取

  馨兒自幼受家風薰陶,清清白白做人,實實在在做事,品高學優,勤奮進取,先後順利完小學、中學、大學及研究所之學業,均不須家長操心;且馨兒在校求學係五育(德、智、體、群、美)平均發展,體力充沛,相當活躍,并不局限於讀書,是以伊在台北市立第一女中高三畢業時,團體活動項目中,即獲得四項全校第一,更是全校高三畢業生中,唯一獲得「全勤獎」(在校求學三年從未缺課)的學生,校長鄧玉祥女士親自頒獎表揚,并讚譽伊係學生的楷模;余以家長身分,參加觀禮,深感光榮!馨兒品學兼優,於此即可概見。

  馨兒於國立成功大學求學期間,即參加全國性公務人員普通考試新聞人員考試及格;迨大學畢業後,復參加全國性高等考試新聞人員考試及第,先後獲考試院頒發及格證書,正式取得公務人員之任用資格,嗣獲分發派任為行政院新聞局之荐任科員,從此即隨余邁上同「服公職」的大道,深感與有榮焉。且馨兒嗣再考取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就讀,在所長名教育家王洪鈞博士的指導下,歷經數年,終於完成學業,取得碩士學位,皆係在伊担任公職期間;似此公務、學業兩相兼顧,且復成績優異,委屬難能可貴,具見伊勤奮進取之精神,與堅忍不拔之意志,而奠定其精彩人生的事業基礎。

  馨兒此種勤奮進取的精神,乃自幼即養成其生活習性的一部分,故能自動發揮,持之以恒,而貫穿其整個人生的里程。諸如馨兒原就讀成大中文系,但亦重視英文,而對英文持續進修補習,二十餘年從未間輟,造詣相當精深,故派駐加國以祕書兼代新聞主任,能够獨當一面,肆應對外國官民之活動而勝任愉快!復常被推選擔任服務機關晚會或紀念活動娛樂節目之策劃及主持人,常能推陳出新,引領高雅風尚,獲得觀者熱烈歡呼,如雷掌聲徑久不息,演出完滿成功,頗獲觀眾好評。馨兒復喜愛串演話劇,及主持廣播節目,聲音清脆,優美動聽;是以曾活躍於成大學生舞台,并以普考新聞人員及格資格,一度分發台北市政府廣播電台,正式主持廣播節目等,皆為其犖犖大者,其餘從略不敍。足見馨兒勤奮自強,力爭上游,多才多藝,精彩多姿,才華卓越,令人激賞,堪穪最優秀的中華兒女之一,前途光明遠大,顯可以常理推知;惜乎天不假年,竟英年早逝,悵望蒼天,莫可奈何!

治家有方孝思不匱

  馨兒與其夫婿王智澤(交大工學博士),係成大同學,夫妻感情彌篤,同德一心,治家有方。先則艱辛購置國宅,以安定家庭生活;繼而悉心培育兩兒,長子名丕宇,次子名丕宏,除使之接受正規教育外,復請名師補習學科,暨教授鋼琴(特購鋼琴一架,置於家中),以陶冶其身心。是以兩兒成績優異,均先後考入台北市立建國高中就讀,畢業後又分別聯考及格,丕宇分發國立台灣大學,丕宏選擇國立中央大學,均正在校肆業中。足見馨兒治家有方,教子有成,應是職業婦女,家庭事業顧得宜,績效優異的典範。

  馨兒對於父母與婿府的翁姑,均極孝順,奉侍虔誠,噓寒問溫,無間寒暑,故翁姑待之,情同骨肉,天倫之樂融融。且常駛車奔馳於大安(父母)與內湖(翁姑)兩區之間,或代送兩家年節至贈的禮物,以敦睦親家情誼;或安排兩家聚餐,以便親家團聚歡敘;或偕夫婿攜兒「探親」,以娛長輩之歡等,不一而足,難以盡述。然僅此以觀,已可慨見馨兒的善良天性,顯露其孝思不匱;我中華民族數千年來傳統的孝道美德,已可自馨兒本身所為見之矣!余深以曾擁有此善良高尚的女兒而自豪,更無限榮耀與驕傲!

託夢相見欣如生平

  民國一○一年一月四日,洽為馨兒在多倫多遇難後之一百天又三日,竟實現余在加拿大家祭時叮囑伊「託夢給我」的渴望。原意係欲知馨兒「沈池猝逝」的原因;此在服膺儒家思想,罕言鬼神的我而言,乃屬無可奈何不切實際的幻想,不意竟果真有夢,但夢非所望;然既有此託夢,亦值得「珍惜」,聊作雪泥鴻爪之思。茲將當日余日記所載此夢摘述於下:

  余在今(四)日夜間睡夢中,喜見馨兒返家,頭髪齊耳秀麗,身著整潔上衣,配搭高雅長褲,手執隨身提包,神態健美大方,精神飽滿愉快!甫進門即欣然喊道:「爸:我上課回來了」;又說:「你還不去上課(教書)嗎?」,此時坐在我身旁的昭惠隨即說:「你爸已經退休,不再去上課(教書)了」;我接著說「我不再去上課(教書)了,因為我退休領有俸給,已經夠吃了」。不料馨兒接著竟說:「我也夠吃了」。

  我正欲與伊對話,隨即夢醒,伊之倩影,亦瞬間杳然云云。此夢千真萬確,有該日記可憑。

  但上述馨兒返家的夢境,畢竟是南柯一夢而已,自不可執著迷信。但願伊既欣然出現夢中,宛如生平親切愉快,且聲言「我也夠吃了」,係暗喻其陽壽已終,卒然離去為命運安排(出生與死亡,均同為九月二十四日),只有聽天由命,不應繼續為伊哀傷;則自屬靈犀相通的好夢。我們自應儘快除去哀傷,只保留對馨兒永遠摯愛的懷念,俾伊快樂安息在天堂,親友平安生活於人間。

結語

  馨兒仙逝瞬逾二年,余因哀傷難抑,故不僅未能為文表達,且亦不敢陳報師長好友;延至今日始草此文,尚請關心文者見諒。生離即死別,與白髪人送黑髪人,皆為人生之悲劇,不幸余竟在馨兒身上兼而有之,能不哀傷逾恒,痛澈心扉!馨兒:我親愛的掌上明珠,今生永別了,願妳安息天堂,快樂永生。

(民國一○二年十月於台北)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3期;民國10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