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護國精神與影響

李國經 

民國四年十二月廿五日,唐繼堯、蔡鍔等通電全國,宣布起義護國,申大義于天下,並在雲南省各界討袁大會上宣布護國意義,會後高呼口號:「誓與民國共生死,誓與四萬萬同胞共生死,擁護共和,反對帝制,中華民國萬歲。」廿七日中午唐繼堯親至雲南省議會宣布獨立,討袁聖戰正式揭幕。

討袁聖戰開始後即成立護國軍政府,都督一職蔡與唐互相推讓,由於蔡的堅持,終於由唐繼堯擔任護國軍政府都督。護國軍成立三個軍,蔡鍔為第一軍總司令,率軍出四川,李烈鈞為第二軍總司令,率軍出廣西,唐繼堯兼第三軍總司令,待機統軍出武漢。關於軍制軍令,只以雲南軍都府名義行之,所有對外文告俱由唐繼堯、蔡鍔、李烈鈞三人共同署名。

舉義後,雲南的精銳現役部隊大部份都抽調赴前線,因此大量補充新軍,軍隊擴充補給線拉長,餉械錢糧都成為大問題,可是雲南人民咬緊了牙關,一切為聖戰,一切為前線,犧牲在所不計。

民國五年一月五日袁世凱正式對雲南用兵,頒佈了討伐令。同時布置三路進軍雲南的計劃,然而這三路都未達到目的。袁在豐澤園組織了「征滇臨時軍務處」,他想請段祺瑞來統率,段以「舊疾未癒」為由辭卻。又想請馮國璋為「征滇軍總司令」,馮也稱病請假。袁又想借重黎元洪以副元帥(袁自封大元帥)名義統率征滇軍事,黎則表示寧可殺頭也不接受。

袁身邊已無大將替他主持征滇軍事,而他自己既要做中華民國大總統,又要做中華帝國大皇帝,既要管外交,又要管內政,既要籌錢,又要統軍。雲南起義後,袁只好把全副精神都用在征滇軍事上。這與他稱帝前那種意氣飛揚,得心應手的局面,恰成為極端對比。

雲南以一省之力對抗袁世凱一國之力,根本不成正比,然而護國軍竟能以寡勝眾,以少勝多,以弱勝強,原因是護國軍站在正義的一方,師直為壯,仁者無敵。從民國五年一月開始,護國軍和袁軍的主戰場在四川,兩軍相持,激戰之際,大勢已定,此時袁世凱已敗象畢露,奄奄一息。

皇帝夢醒

洪憲元年本應於民國五年元旦登極改元,可是民國四年十二月廿五日雲南宣佈首義,擁護共和,反對帝制,所以各國駐北京使館退回袁政府的改元公文,因此袁世凱的登極改元乃一再延期,到了五年二月廿五日,袁遂有明示延緩登極之令。

國內國外的形勢對袁越來越不利,反袁的聲浪越來越激烈,尤其令人震驚的,是袁的大將馮國璋,邀約江西、浙江、山東、湖南的軍頭,主動的發出一則密電給各省的北洋軍閥,建議共同發出一個壓迫袁取消帝制,懲辦禍首的聯名電報。這一密電到了直隸巡按使朱家寶手中,朱立刻轉給袁看,袁看了幾乎暈了過去。這時惡夢醒了,他發現他一手培植,並且賴以打天下的北洋系,如今都叛離了他,變成他的敵人,而且這個內部敵人比外在敵人還可怕。他終於了解到他已眾叛親離,內外交迫。

袁這時只想在保持顏面的情況下取消帝制,他本想在撤銷帝制後回任總統,可是這有可能嗎?

三月廿一日袁親筆密函徐世昌、段祺瑞、黎元洪三人,務必請他們看在多年老交情,接受邀請。這是一次送終帝制的會議。決定(一)撤銷承認帝位案,取消洪憲年號。(二)請黎、徐、段三人電勸護國軍停戰議和。(三)如護國軍同意,擬任命蔡鍔為陸軍總長、戴戡為內務總長、梁啓超為司法總長。

三月廿二日袁發表撤銷帝制令。袁的皇帝夢終於粉碎了。

袁自接受帝位之日起,到撤銷承認帝位令之日止,總共算來有八十三天,可稱是歷史上最短命的皇帝。皇帝戲歇場後,叫苦的當然是洪憲帝制派的馬屁精,連帶遭殃的還有瑞袟祥服裝店,因為訂製的龍袍和朝衣都沒有人要了。

三月廿九日袁親自指揮焚燬有關帝制公文八百四十餘件。

帝制取消後,戰爭停止了,接下來是電報戰不斷,你來我往,討論議和條件。

四月中旬,護國軍提出議和條件:(一)袁退位後貸其一死,但須逐出國外。(二)誅楊度等十三人以謝天下,(三)袁子孫三世應剝奪公權。(四)依民元約法推舉黎副總統繼任大總統。

五月廿九日袁發表「宣布帝制案始末」把變更國體責任諉諸各省公民,說自己是一個維持共和的人物,是一個容易受騙的老實人。最後威脅說要把各省區軍民長官要求帝制和推戴的文電公布。

送命二陳湯

五月廿七日袁終于病倒,他是心疲力竭,內外交困,僅僅十天,六月六日清晨三時,以病毒症不治。他死後遺有親筆自撰的輓聯:

為日本去一大敵;

看中國再造共和。

由於他死前接到他的重要幹部陳宦、陳樹藩、湯薌銘三人來電,要與他劃清界限,因之大受刺激,遂一病不起,有好事者作一輓聯:

病起六君子;(指籌安會六君子)

命送二陳湯。(二陳指陳宦、陳樹藩;湯指湯薌銘,二陳湯是中藥名)

洪憲六君子之首楊度輓袁聯:

民國誤共和,共和未誤民國,千載而還再平是獄;

明公負君憲,君憲未負明公,九泉之下三復斯言!

我們不以人廢言,這真是一副名聯。

六月六日下午公布袁的遺令:「依約法規定,宣告以副總統代行中華民國總統之職權」。

六月七日袁遺體大殮,他頭帶平天冠,身穿祭天大禮服。北京政府通令全國下半旗誌哀,文武官員停止宴會廿七天。西南護國各省則懸旗誌慶,雲南、貴州都放鞭炮,人民皆大歡喜。

袁世凱因緣際會乘辛亥年武昌起義,革命風潮澎湃,清廷手忙腳亂,無所措手之際,登上了民國大總統的寶座,他如果能順勢而行,推進中國民主共和體制,一定會在歷史上留下不朽的功業和聲名,可以比美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怎知他倒行逆施,悖道而行,反潮流,欺人民,身為開國大總統,竟竊國纂政,要做萬人唾罵的皇帝,修改憲法,侵占革命果實,背棄國民黨,終於億萬同胞指其為國賊,為獨夫,為人所不恥。天下至愚至惡莫過於是。袁的一生,袁的政治曲折之路,袁的悲慘下場,最後成為萬古罪人,千秋罵名,殷鑒不遠,實在值得讓後人警惕。

痛失元勳

護國討袁時,蔡鍔統軍作戰備極辛勞,染患了喉癌,勉強率軍進入四川,喉疾已至不能講話的地步,在瀘州病情嚴重,又加肺葉腫痛,滴水難入,體溫高達卅九度。但他不因病廢公,戰爭雖然停止,可是四川省善後卻千頭萬緒,尤其是軍隊欠薪更是為難。北京派醫生來診,認為非赴日本專醫治療不可。他已被北京政府派任為四川督軍,而湖南省議會則通電敦請他移任湖南督軍。

唐繼堯和蔡鍔都表現偉大的志節,就是護國起義是為國家存正義,不為私利奪權,要表現功成不居的器度。不過護國軍留下的一些困難必須負責解決,因此又不能放手不管。

最了不起的是護國軍首義倒袁,袁死後,北京一片奪權、搶地位、保身家、爭地盤。護國軍的領導人則在撫平戰爭的傷痛,救死恤傷。這種高貴的人格,真可驚天地而泣鬼神。

唐也好、蔡也好,都不爭權利,搶地盤。五年八月一日,蔡赴成都就任川督,當時成都人心浮動,物價飛漲,蔡當時病勢嚴重,卻力疾從公。但病體不支,遂於八月五日致電北京段祺瑞總理請辭川督,八月七日北京批准蔡辭職,蔡乃於八月九日離川經上海於九月八日啓程赴日本就醫。

十一月八日蔡已病危,請好友蔣百里擬一遺電:「願國人以道德愛國,請政府撫恤護國之役陣亡及出力人員。」就在這一天蔡鍔在日本去世,年僅卅五歲。北京連續四次以大總統命令褒揚和國葬。

蔡的老友丁石生有一副輓聯:

成不居首功,敗不作亡命,誓師二語何等光明,故一旅突興再造共和;

下無逞意見,上無利爭權,遺書數言如斯深切,問舉國朝野奚慰英靈!

蔡死後,護國軍內外善後事宜都由唐繼堯挑起重擔,護國軍上下最難得是不介入北京的政爭,不搶奪地盤。

護國精神典範長存

護國精神千古永存,然而護國一役則隨著歲月的流失而漸被人遺忘了。

民國四年如果沒有護國之役,中華民國的國號可能已成為中華帝國。這一役對中華民國的重要是無法用筆墨形容的,它是繼絕舉滅,振興國魂,與抗日戰爭同垂不朽。

護國精神是什麼呢?歸納起來有以下六點:

第一、護國精神是爭人格、爭國格、大公無私、犧牲小我、造福全民。

第二、護國精神是維護國家正統,認同共和體制。袁死後帝制已消失,雲南護國軍政府立即取消獨立,擁護北京政府。

第三、護國軍領導人從無私見、私刑,互相肝膽相照,不爭地位、不爭地盤。

第四、護國軍仁者無敵,以小擊大,以少抗多,以弱勝強,以雲南一省抗袁世凱百萬大軍。

第五、護國軍無糧、無餉、無彈,卻個個奮不顧身,勇猛無敵。

第六、護國功成,護國軍領導人從不自矜、從不誇耀,一本謙抑初衷,撫平國家創痛。

這些美德,實為國人之典範,為後世之楷模。然而時事多變,護國史實已被歷史狂潮和逆流所沖刷,撫今追昔,遺憾良深。

結論

一、護國軍起義行動是徹底粉碎帝制傳統思想,建立並維護中華民族民主共和的新思想、新制度。

二、有效的制止帝制復辟及王為爭奪之戰禍,免於人民遭受生靈塗炭之災難痛苦。

三、確立討袁護國是為萬世開太平,為萬民爭平安的偉大義舉及貢獻。

四、護國起義的真精神是影響中國的立國制度走向民主、富強及康樂的大道。

※附記:本文取材於八十四年十二月廿五日丁鄉長中江先生「獻給舊金山國際學術研討會」資料,並略以整理增減,其主要用意是溫故而知新。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