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各派勢力的分析

山茶 

民主轉型與民族和解在緬甸目前錯綜複雜的環境中,認識那些力量是推動緬甸向民主進程發展動力?那些力量是阻礙民主進程的勢力,做為爭取明年緬甸總統選舉的基礎考慮因素,對參選者及輔選者都至關重要。以此制定出正確的策略,因勢利導使緬甸邁向民主康莊的大道。

一、緬甸二戰後的進程

二戰結束昂山順勢召開了「彬弄會議」,決定了國家的基本國策,團結各族人民共建緬甸聯邦,但是由於「四七憲法」被毀,伏下了名族群衝突的因素,1962年奈溫發動政變對緬甸施行了二十九年的軍人統治。「八八民主運動」軍人政府否決了通過民主經人民選出的以昂山素季為代表的民盟領導,繼續實施軍人統治,直到2009年還政于民選政府。歷經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軍政統治。緬甸從二戰結束時由一個在亞洲是先進發達的國家變為世界上比較貧困的國家。

緬甸內戰除了從1947年至1950年是在緬甸省行政區進行外,在緬共和克倫族聯合的武裝奪取政權失敗後,除1968年至1989年在撣邦進行的武裝鬥爭是緬共領導的外,別的爭戰都是各民族要求民族平等、自治的武裝戰鬥,都是在撣邦、克倫邦、克欽邦、克耶邦、猛邦進行的武裝鬥爭。緬甸的七省受的戰爭創傷較輕,真正災難深重的是這些邦的少數民族和地區,人民流離失所,家園荒廢,經濟停滯不前。

二、從1989年至2009年相對和平時期

1989年三月果敢彭加聲首舉義旗脫離緬共領導,四月佤邦的趙尼萊、鮑有祥率眾回應,從而結束了緬共在佤邦、果敢、小猛拉的領導,緬甸共產黨也走完了自己的歷程,退出歷史舞臺。

佤邦、果敢在自己當家作主後,首先向軍人政府發出停止內戰建設家園的倡議,軍人政府順應歷史潮流和各「民地武」達成和平,1994年還和克欽KIO簽定了停戰協議,各民族武裝演變成國家正式的武裝員警,地方行政都由各族人民自主管理。軍人政府發給一定的行政,員警費用,從而緬甸各省、各邦進入了相對和平發展時期。這期間除了佤邦和坤沙集團的幾年軍事鬥爭,和約色的幾次武裝衝突,克倫族內部因宗教信仰發生分裂,軍政府趁機向克倫族民族解放軍發起的軍事進攻外,緬甸有了近二十年的相對和平,國家經濟得到一定發展,尤其是佤邦、果敢、禪邦第四特區等地區社會穩定,根除了近百餘年由英殖民者引進的罌粟種植,經濟飛速發展,人民生活水準提高和友邦友好來往,成了緬甸全國發展的楷模!

軍人政府也順應歷史潮流,制定新憲法還政於民,走民主建國之路,軍政府此舉是進步的,得到緬甸本土和各邦的擁護。在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軍政府根據和各民地武的協商要整編各民族武裝。但民族武裝認為,根據雙方協商已經變成緬甸地方武裝員警,是國家正式認可的武裝力量,何來整編之理?查查協定內容,就是軍人政府與KIO簽訂的停戰協定,軍人政府可找得出一條證據來嗎?說穿了就是借成立民主政府之名,來消除民族武裝。除了一些弱小的經不住打擊的「民地武」接受整編外,那些有真正政治目標的「民地武」理所當然地拒絕了整編。軍人政府於是宣佈佤邦、果敢、四特區、KIO等是非法組織,斷絕來往,切斷供給。這些「民地武」是經過幾十年的鬥爭成長起來的地方武裝,自然地再走上對抗之途。

三、2009年至2014年第一屆民選政府時期

經過多樣性的協商與協調,終於選出了以登盛為總統的第一屆民選政府,不管怎麼說由軍人政府到民選政府就是一個進步。雖說「民地武」已被宣佈為非法組織,但為了國家進步,為了人民利益,「民地武」對民選政府並沒有提出抗議。登盛政府在緬甸推進民主進程,釋放翁山蘇姬,開放黨禁,開放言論自由和「民地武」展開對話是得到人民認可、得到世界認可的。世界是看好登盛政府的,緬甸也走進了世界舞臺,但是由於2008年憲法的缺陷,政府和軍方難以發揮統一行動,政府希望通過民主協商解決民族問題,而軍方則是想用軍事方法來解決民族問題,所以就出現了政府說政府的,軍方做軍方的局面。

2008年果敢「八八事件」,軍人政府藉由中國政府指責果敢販賣武器給「疆獨」,製造毒品為由而對彭加聲進行軍事打擊,但中國新疆與巴基斯坦、阿富汗接壤,都信奉伊斯蘭教,「疆獨」需要武器,他們的同夥自然會從巴基斯坦、阿富汗直接供給即可,何必捨近求遠,要從雲南經四川運到新疆,這樣的指控與打擊,用意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2011年六月初,登盛政府與佤邦簽訂的和平協定,墨蹟未乾,軍方就藉口保護太平江水電站而大舉向KIO發起軍事進攻,聲稱三個月拿下KIO。仗打了兩年多,緬軍損兵折將,付出一萬多名軍人的代價,耗去不少國家資源,使數萬人民流離失所。2013年六月初,緬軍動用飛機、大炮、幾個正規師強攻KIO總部,飛機、炮彈都進了中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攻佔了KIO一些據點。當緬軍與KIO的戰爭暫告一各段落,緬軍就要以建薩爾溫江中上游電站為由,企圖佔有薩爾溫江西岸的北撣邦軍邦帕部隊陣地,割斷佤邦與邦帕的連接點,但進攻高地的緬軍碰到了釘子,吃了大虧,才放棄進攻。試想如當時政府軍進攻得逞,封鎖了薩爾溫江沿線,「民地武」還會有現在的主動局面嗎?

政府軍自認為軍事上取得了勝利,去年六月在景棟西南部和佤邦171軍區的混雜地區,限制佤邦171軍區人員往來,政府軍此舉是在試探佤邦的底線,但佤邦聯合軍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動用大批部隊、分割包圍了部分政府軍陣地,針鋒相對奮起還擊,政府軍迫不得已只好在景棟和佤邦進行談判,在談判桌上佤邦以充分的事實證明,道理站在佤邦一方,而結束了此一階段的爭議。

今年四月初由政府、十二家民族組織發起,在仰光召開全國全面停火談判,連佤邦、四特區、「八八」學生組織,全國學生軍組織等都應邀參加、政府方面有政府,議會、軍方三方代表參加,本來人們以為幾乎所有民族武裝都參加此次會議,可能全國停火是有很大希望了,但是會議最終沒有達成停戰協議,只達成五月初再舉行會談的共識,軍方就和KIO、崩龍族武裝在南坎、八莫發生激戰,數日未停。開始軍方說是發生小的衝突,馬上即止,可是等軍方佔領了一些KIO的陣地後,軍方又說完成了已定目標,這說明軍方為了完成目標而不停戰爭的想法!

四、公民參選

在這裡有些網民把翁山蘇姬和中國的裸官相提並論。所以認為她沒有資格競選總統,其實這部分人要嘛是不懂事實真相,要嘛是有意攪混水。翁山蘇姬和裸官有著本質的不同,在1988年以前她在英國過著平穩無憂無慮的生活,1988年她回到緬甸探親,恰逢緬甸爆發「八八民主運動」,她看到緬甸政府有很大進步空間,便不顧個人安危放棄優越的生活環境,獻身和本國人民一道為推動政治改革運動而被關押近二十年,而中國的裸官是在國內儘量奪取民脂民膏,有得撈時就撈,一有風吹草動就鞋底擦油溜之大吉,所以二者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翁山蘇姬代表的是民主的力量,從獨裁轉變到民主需要一個過程,要保證有一個公平競爭的平臺,才足以昭公信,並逐步完善。

五、民族團結與民主力量合作                                                              

明年下半年、緬甸的總統競選就要激烈展開,各種力量在盡力組合,為爭取參政機會各少數民族組織應該看清局勢,盡可能團結。現任政府中願意走民主、改革的民主派,以翁山蘇姬為首的民盟等民主黨派;要求建立真正聯邦體制的各民族組織;廣大的緬族民眾和各民族民眾,應該團結起來,以共同的努力,作為促進緬甸走向民主社會的動力。

六、各民族組織的對策

(一)對目前進行和平談判的看法

實際上談判只是鬥爭的另外一種形式,把和平完全寄託在談判桌上是不實際的。談判中打打談談,談談打打乃是家常便飯,中國抗美援朝時和美國就是如此,又打又談,雙方都想在戰場上多占一點便宜為談判多增加一些籌碼。

目前緬甸的和平談判也是如此,軍方在戰場上取得一些勝利,想迫使「民地武」在談判桌上就範。

但也不能說既然談判沒有希望,那就不必浪費時間、人力、物力去談判了。錯了,談判必須去,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去了才能了解對手的企圖,才能讓廣大民眾分清誰是誰非。

(二)策略運用

1947年的「彬弄會議」確立了用平等的、民主的方式協商緬甸的民族問題,確定了緬甸的國家體制是聯邦制,這就是「彬弄會議」的精髓。但因為「四七憲法」被撕毀,雖然其精神與實質內涵已經變質,但國體仍叫緬甸聯邦,可是實際上聯邦制已名存實亡,各民族半個世紀的鬥爭實際上就是要建立真正的聯邦。在這個問題上各民族的目標是一致的,只是表述上不同,要求高度自治和建立真正聯邦實際上是一個意思。所謂「聯邦」就是各邦要有立法、司法、行政權,要能充分享受各自地區的自然資源,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要自己管自己。所以各民族組織要在這個大目標的基礎上求同存異,組成政治同盟,爭取應有的權利。並納入憲法,以利各民族的平等與和平相處。

為逐鹿下一任總統,聯邦政府內,各派力量的鬥爭異常激烈,人民院議長杜雅瑞曼就說,要修改憲法,保證有一個公正的、乾淨的選舉,這個說法是正確的。實應依法辦理選務。為爭取勝選,各民族組織應該支援溫和派,支持民主派,聯合起來,努力促進民主進程。

七、結語

緬甸要走向真正現代化的民主聯邦國家,只有在有正確認識的民眾,大家團結起來,運用適當的策略,共同努力,爭取緬甸成為真正民主、法治、繁榮的聯邦國家。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