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條山背水陣防線」是阻斷日德意會師的抗日血肉長城

曾世麟 

一、中條山極端險要地形及抗日在此設防的「風險」和巨大戰略價值

中條山位於山西省南端,東西走向,長一百多公里,其西段有雪花山高1,994米。向西南俯望,陝西省「東大門」潼關,距離僅幾十公里;其東段有析城山,高1,888米。向南俯望重鎮洛陽,距離也只幾十公里;中條山是雄峙于黃河北岸,成為屏障華夏三千年來的「精神堡壘」、西安和洛陽的天然屏障!

抗日乃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國軍第五集團軍和第十四集團軍奉調中條山,自置此缺糧、缺彈藥、無援兵又無退路的「死地」,列「背水陣」,抗擊日軍飛機大炮的狂轟爛炸,而長期堅守。端賴全軍將士的「精忠報國,誓死抗日」的決心,實際上是築起「血肉長城」,捍衛祖國免遭日寇侵吞的極為壯烈的頂天立地的愛國英雄偉績!

二、中條山「背水陣防線」的英勇創建及其最終失守的無比壯烈結局

1938年10月由雲南健兒為主體的第三軍奉調守衛中條山,其指揮將領曾萬鐘。唐淮源和寸性奇等,都曾參加過辛亥革命的昆明「重九起義」,護國、護法和北伐諸戰役。身經百戰,具有熾烈的愛國熱忱並積有三十年的實戰經驗,尤其擅長于「山地戰」!在第三軍開進中條山之前,途經臨汾,侯馬與絳縣,同日軍三次大戰,每次短兵相接,刺刀拼殺,予敵重創,獲得「晉南肉搏」威名!進駐中條山后,軍部設在垣曲縣,負責守備的陣地是中條山主脈,正面寬四十公里,軍長是唐淮源,隸屬於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鐘,是由原第三軍軍長因功升任的,在隨後兩年另七個月的時間裡,協同友軍第十四集團軍,連續十二次粉碎了日軍的憑現代化優勢裝備、飛機、大炮掩護下的大規模進攻!

堅守住這戰略要地,使日寇未能越雷池一步!被當時國際戰地記者大加讚賞,譽為「中國的馬其諾防線」!而日軍對中條山的久攻不克,極大阻礙其佔領洛陽及大西北,被日軍頭目視為心腹大患,驚呼為「皇軍進攻戰略中的盲腸」!並把中國第三軍視為「眼中釘」,必欲拔之而後快!1941年日本首相東條英機奏准裕仁天皇,選派侵略野心極大的後宮淳一,繼任日軍總參謀長。1941年3月起,調集其晉冀魯豫及蘇北一帶的兵力,計八個師團,九個旅團與騎兵旅團,共二十餘萬精銳大軍,途經太行山西麓和太岳山南麓,從容集結完畢後;5月傾其全力進攻中條山國軍防線,並配合飛機四百架,發動代號為「中原會戰」的對中條山的立體進攻;還處心積慮地施出詭計,把大量橡皮艇等渡河工具運抵風陵渡的黃河岸邊,佯裝渡河南犯大舉進攻洛陽的姿態,迷惑中國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這種聲東擊西的伎倆奏效了,在日軍傾巢大增兵攻打中條山之際,中條山的守軍反而被抽調了一個軍南渡黃河,以增加洛陽的防務,加劇了中條山攻防戰「敵眾我寡」雙方兵力的懸殊程度。日軍遂於1941年5月7日,集中兵力分四路向中條山「鐵壁合圍」!攻勢極為猛烈,不僅大炮飛機狂轟爛炸,還施放了毒氣!敵寇滿山遍野螞蟻般沖向我軍陣地,形勢一開始就空前險惡。經過兩天激戰後,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鐘於5月9日向第三軍指戰員,作了「因勢應變」的戰鬥指示如下:(一)固守現有陣地,相機抽調兵力尋殲深入之敵;(二)不得已時,則利用山地逐次抵抗,南移至五福澗附近渡河;(三)第二方案不成功時,即分路突圍向敵後轉進。

由於在保衛中條山的歷次戰役中,一直保持不敗紀錄的雲南部隊,──第三軍,在這次「中原會戰」中,被日寇列為打擊的重點而以重兵猛烈圍攻!日軍總參謀長後宮淳一在召集各軍、師團長高級指揮官會議時,明確指示:「奪取中條山的關鍵,在於對第三軍的攻擊,如能攻破第三軍則能奪取中條山。」並強調說:「為了確保中原會戰的勝利,必須以數倍於彼的主力軍集中攻擊第三軍!」

由於敵人的包圍圈封鎖得像鐵桶似的,第三軍血戰兩天兩夜,付出慘重代價後,僅李世龍的第七師突圍出去,寸、公兩師均被截回,軍直屬隊也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活人。日寇大部隊繼續發動全面攻擊,雙方立即展開白刃戰;當時大雨滂沱,電閃雷鳴,雙方抵死拼殺,均無後退,血肉翻飛,極其慘烈。5月12日唐淮源在山頂環顧戰勢,見處處陣地皆是敵人,越來越少的第三軍指戰員,被圍在十幾個圈子裡,仍在英勇拼殺。唐淮源明白戰事的逆轉已是不可能了;悲憤之餘卻異常鎮定,認為履行中國軍人的神聖義舉的時刻到了,他吩咐身邊衛士下山助戰突圍,自己選擇一片淨土,鋪上軍毯,盤膝而坐,緩緩掏出手槍……遠遠被一副官看見,大呼:「軍長,不可以呀!」正去增援的衛士也一起往回趕,邊喊:「軍長,不可呀!」唐淮源睜目厲聲喝道:「喊什麼?你們這樣糊塗,我如何能做俘虜!你們只管往外衝,不要管我!」說完朝自己太陽穴開了一槍,實現了自己的誓言,軍直屬隊衛士們沒有哭,他們為自己的軍長感到光榮。夜裡他們殺向敵陣,予鬼子以重創,一部分戰士終於殺出重圍,而其餘官兵則全部陣亡。

5月12日,寸性奇的十二師已大部戰死,師陣地左側高地已被鬼子佔領,我方已完全暴露在敵方的炮火下,寸師長親率特務連向高地衝鋒,敵方機槍如狂風暴雨,一粒子彈擊中寸性奇腿部,士兵立即背扶著退回原地,見部隊攻不上去,心中著急忙問唐軍長情況如何?副官不忍再隱瞞,告以實情。寸師長不悲不喜,點了點頭,又說:「抗戰至今,只有第九軍軍長郝夢麟和該軍第五十四師師長劉家祺同時陣亡,今天我們第三軍一定能趕上第九軍!」他還吩咐道:「我已兩次負傷,行動艱難,殉國成仁,固我素志,現情況危急,盼勿以我的安危而置部隊於絕境,勉力督率部隊,擇敵後方較為安全之地集中,為抗日多保存一點力量,即為本師增添一份光榮!」語壯詞堅,左右聞之莫不悲戚自奮。即令各團分路向西突圍,途中寸師長中彈陣亡,為祖國流盡了最後一滴鮮血。楊副師長迅速埋葬了師長遺體,率領悲憤得噴火的戰士拼死猛打,所謂哀兵必勝,居然奇跡般地沖出重圍,各團先後到聞喜西北地方,與第七師會合西渡黃河。整休集結時,第三軍官兵勝利突圍的有11,458人(第五集團軍總司令部未統計在內)。

第三軍防線被日軍攻破後,日軍迅速重兵包圍了第五集團軍總部,曾萬鐘率領少數警衛部隊趁夜拼死突圍,因帶的子彈少,又都是用輕武器,就採用遊擊戰術,利用熟悉中條山地形的有利條件,在當地人民的充分掩護下,白天在山村窯洞中隱蔽,夜晚急行軍闖過敵軍封鎖線,也多次碰到敵軍所設隘口堵卡,迅即猛衝猛打,闖關而過並瞬即甩脫尾追的敵兵,趁夜轉移。就這樣在山中與敵軍周旋,繞經敵後,歷時三十多天才脫險返抵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駐地洛陽。而曾在這段時間裡絕糧,常靠剝食麥田裡生麥粒充饑,嚴重傷胃,患病久冶不愈!曾萬鐘自青年時期一直在軍旅中鍛煉,體格健壯,一生身經百戰,曾九次負傷,均能傷癒康復,一次在廣東作戰負傷,孫中山先生曾親臨醫院察看、慰問;而最嚴重的一次是在四川作戰中負傷,子彈貫穿胸腔,經從戰地抬送到重慶醫院,三天不省人事,幸得德國醫生精心搶救,傷癒後仍回部隊帶兵。但此次突圍時所患嚴重胃潰瘍,因年近半百,就再未能康復,1968年終因胃潰瘍大出血病逝!

中條山血戰結束後,1941年9月29日重慶國民政府特為褒獎,公開向全國廣播,並在全國各大報頭版頭條作如下報導:「在四年的抗日戰爭中,滇軍在大江南北,都曾建立了光榮的戰勳。而其中最先參加抗戰的,便是由曾萬鐘、唐淮源兩將軍所率領的第三軍。這一群滇南健兒,在中條山的守衛戰中,以少數的部隊,在械劣糧缺的狀況下,苦戰三年;掃蕩了敵寇數十萬眾的精銳部隊,贏得了中外人士一致的敬仰同情,而十足的發揚了我們公忠體國不驕不餒的雲南精神。」繼又召開隆重的追悼大會,紀念唐淮源、寸性奇兩將軍及第三軍抗日英烈,蔣介石、林森、毛澤東、朱德等國共兩黨首腦們均送挽聯,如「百戰功勳著河上,雙忠大節壯中原」;「國土未復失壯士,碧血千載染中條」等。

追悼會後,蔣介石曾親口答應曾萬鐘,要為滇軍建立一座「中條山抗日英烈紀念碑」!後因內戰,終未實現。

迄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在中條山「背水陣」中,二十萬將士死守抗日,用血肉築長城的英雄事蹟,全未像聶耳所作的《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用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那樣為全國人民傳唱,響徹全世界!相反地一直埋沒無聞!更有甚者,在抗日勝利六十周年,《三聯生活週刊》對「抗日正面戰場的二十二次大型會戰」的報導裡,竟作出截然相反的評價,稱:「晉南(中條山)會戰,日軍傷亡僅為中國軍隊的1/12,成為抗戰史上最大恥辱!」這是極大的「誤判」。顯然這與六十四年前,抗戰領導中樞權威的嘉獎評價,有著「天淵之別」!深究上述《三聯生活週刊》報導中作出的「鞭斥」!是對中條山國軍兩年多十二次殲故的「前功」一筆抹殺,栽進了抗日正面戰場真相的舊語境「禁區」。鑒於七十年前的中條山守軍與日寇長期的浴血殊死戰,對挽救中華民族的空前災難所作出的巨大貢獻的歷史真相,必須徹底爆光!所蒙「不白之冤」應予昭雪!以慰數萬為國捐軀的英烈在天之靈,並鼓舞後人稟持民族正氣,特此,作當年中條山國軍抗日的真相報導並深入剖析闡明於後。同時請讀者費心,另到國家圖書檔案館,查閱抗日時重慶報刊,包括1939—1940《畫報》,其中有外國記者到中條山戰地採訪,譽為「中國的馬其諾防線」的報導,還配有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鐘的戎裝騎馬照片,以資參照,就能對該戰績真相,一目了然!

三、「中條山背水陣防線」的重要戰略地位及歷史性輝煌貢獻是粉碎了日軍侵華戰略─「迷戰速決」

遏止日本進犯「大西南」和「大西北」的主要軍事防線有兩道,第一是眾所周知的南方的以長沙為核心的,以運動戰為主的弧形的「天爐防線」;第二是地處偏辟,鮮為人知的呈「帶狀」的,以陣地戰為主的「中條山背水陣防線」!前者屹立了四年另十個月,即自1939年9月至1944年7月,取得三次會戰大捷,確保了大西南和其與湖南、湖北、江西等連成一大片的抗日基地!而後者屹立了兩年零七個月,即自1938年10月至1941年4月,粉碎了日軍十二次大規模進攻,確保了大西北抗日基地並阻斷了「日、德、意中東會師」!

能阻斷日軍進取大西北主要關鍵在1938年10月中國第三軍與友軍共二十萬抗日將士,已設防在由潼關到洛陽間唯一「可供日軍坦克、大炮西進陝西通道」的黃河北岸的中條山,列出「背水陣」!居高臨下,嚴加火力封鎖控制,就卡住了日軍「西進」的這唯一通道!使日軍攻陷中條山「戰術全勝」的輝煌,掩蓋不了其「席捲大西北的戰略慘敗」。

四、死守中條山構築「血肉長城」,迎來「美、英、蘇、中」結盟,敲響了日本軍國主義的喪鐘

1941年5月,日軍調動二十多萬精兵,由四百架飛機協同,以極大優勢兵力,耗用「九牛二虎」之力;攻陷國軍「死守」兩年零七個月的中條山「背水陣」防線!但是這種的作法全不具有戰略進攻的意義,乃是出自對中條山守軍積有深仇大恨,「刻骨銘心,不共戴天」的報復的瘋狂之舉!──由於第三軍為首的二十萬中國將士的奮不顧身死守在中條山,阻斷了皇軍西進大西北,與德、意法西斯軍會師中東,掠奪石油寶庫!因此,對其眼前的中條山國軍防線早已視之為「眼中釘」和心腹大患!大聲驚呼為:「皇軍進攻戰略中的盲腸」!誓必除之而後快!而經歷兩年多十二次的大規模攻山搏戰,皇軍都次次失敗,就再三再四耽誤了西進「戎機」,更延長全面侵華戰爭時間,嚴重虧耗其「血本」,海量消耗了石油儲備,使之瀕臨枯竭的邊緣!就會進一步拖挎日本侵華之戰!據此,從實質上看:中條山防線已形成一把鋒利無比的「尖刀」刺入「日本現代化戰爭機器」的「肌體」,造成大量「失血」,致使其「戰略西進」絕望!更將進一步演化為日本島國的「無油自潰」!於是,就像惡狼受重傷後,作垂死掙扎時,瘋狂咬敵一口!這就是釀成中條山抗日血肉防線「玉碎」的,日軍殘忍無比惡毒的報復意圖的真實隱秘的「寫照」和「曝光」!

再著重剖析這具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標誌性轉折」意義的戰役。日本軍國主義豺狼因「失血」而虛弱,隨後連咀下的肥肉也無力吞食了──既攻佔了中條山,理應居高臨下,順手拿下洛陽等一系列的「西進」通道上的戰略要地,竟都不能趁勝擴大戰果!而這在三年後因其「南侵」,獲得「補血」(石油)緩過氣來時,才從中條山這極優越的地形,居高對直沖下,僅用數萬兵力二十天內就攻佔洛陽,從而演出1944年5月日軍速勝的一幕!對此如參考我國春秋時期的著名戰役,即:「晉軍從中條山南下狙擊全殲東犯鄭州的秦軍於函谷關中!」有文獻《蹇叔哭師》(見《古文觀止》)已生動地反映出「地形是決定兵戰勝負」的重要因素!再結合著深入研究,就對此前「死守中條山防線」在「抗日」以及在「二戰反法西斯」取勝,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更了然於胸了!

何況中國軍隊在與武器裝備絕對優勢的「皇軍」作「浴血抗戰」,經四年的拼殺,大半精幹將士已傷亡,戰鬥力已大為削弱,就像第三軍從中條山拼死突圍的萬多人,退到二線休整訓補充壯丁,仍保留原第三軍番號,但這支軍隊較原先的戰鬥力已大為遜色!

如今,從總體形勢看:自1937年7月7日起,到1941年12月7日止,這四年半期間,是中國單獨抵抗日本侵略軍的「戰略防守」階段!是通過全國軍民以劣勢武器卻巧用有利的山川地利作浴血苦戰,抵禦住日軍的現代化優勢武器裝備的倡狂進攻,並極大地消耗其侵略「血本」的石油資源!而隨著「持久戰」的推進,逐步轉換著中日雙方在戰略上的攻守地位!到了珍珠港事件美國對日宣戰後,中國已躍登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英、蘇、中「四大盟國」之一,成為戰勝德、意、日「軸心國」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從此,敵我雙方的力量對比發生了根本的有利於中方的變化,從整體戰略上看,中國開始「轉守為攻」!這可以從「同盟國」的首腦人物在1941年前後這段「關鍵」時期裡,審時度勢作出的表態中,得到最權威的明確認證如下:

羅斯福說:「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師團的日本兵,可以調到其他方面來作戰,他們可以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把這些地方打下來,他們可以一直衝向中東!」

邱吉爾說:「如果日本進軍西印度洋,必然會導致我方在中東的全部陣地崩潰,而能防止上述局勢出現的,只有中國!」

史達林說:「只有當日本侵略者的手腳捆住的時候,我們才能在德國侵略者一旦進攻我國的時候避免兩線作戰!」

(上列「語錄」引自盧溝橋「中國人民抗日戰紀念館」的展廳「壁題詞」。)

上述一切表明:中條山抗日血肉長城的「玉碎」,實質上是日軍「戰術全勝」輝煌外衣包裹下的「戰略慘敗」!這就敲響了日本軍國主義的「喪鐘」,也就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侵略的「二戰」史上,留下了光輝一頁!

五、中條山血肉長城「玉碎」,值得表彰,歌頌、樹碑、立傳,名留青史

七十年前,中條山抗日英烈殉國後,除了國民政府特為褒獎,公開給予全國廣播,又隆重召開追悼大會外,抗日戰爭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還親口答應曾萬鐘在中條山建立紀念碑!後因內戰未果!而今日這傑出,頂天立地的精忠報國並弘揚人間正氣為全世界人民反侵略免遭壓迫、奴役作出卓越貢獻的英烈偉績,竟被埋沒不聞,更遭「抗戰史上的最大恥辱」的污蔑!此「冤判」急待昭雪!以慰數萬國軍將士壯烈殉國在天之靈!並弘揚中華民族誓死保家衛國的優良傳統,為後人樹立楷模!有如第三軍軍長唐淮源將軍,在中條山率軍死守兩年零七個月,建立抗日阻斷日德意會師的殊勳後,最終遭二十多萬日軍重重圍困,三次突圍受挫,將士傷亡慘重,彈盡糧絕,為免遭俘,飲彈自盡於懸山之嶺!壯烈絕倫,堪比北宋楊家將老令公楊繼業碰死李陵碑,千古流芳!特竭愚誠,先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樹立「中條山抗日英烈紀念碑」,用以崇功報德,乃敬獻碑銘及頌詩如下:

碑銘:天地正氣紀功碑   橫批:中條砥柱   對聯:血肉阻斷寇會師,「玉碎」功成贏「世戰」!

獻詩:唐堯遺風今世昭,淮陰背水陣中條。源自捨生取義志,抗日勳垂河岳高!

六、中條山「神鳥」指引「福將」沖出日寇鐵圍的「軼聞」

守衛中條山的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鐘是「老滇軍」的抗日名將,早年畢業于雲南講武堂,參加了辛亥年的昆明「重九起義」,經歷了護國、護法,北伐諸役、身經百戰、九次負傷,特別是護圍戰役中任營長時,在四川負傷,槍彈貫穿胸膛,昏迷三日不醒!全賴士兵竭力愛護,用擔架肩扛,翻山越嶺送抵重慶搶救,經德國醫生診驗,「中了血毒」!置入藥水大盆中浸泡,居然救活!康復後重返部隊,繼續征戰,又指揮部隊衝殺,身先士卒!在「北伐」會攻南昌一役中,遭敵頑抗反攻擊,其他友軍均後退,曾萬鐘仍率本團勇猛前沖,經督陣的蔣介石,用望遠鏡注目,詢問左右得知,深為嘉許!隨後提升曾萬鐘任第七師師長,續又因功升任第三軍軍長兼隴海鐵路線警備司令。1936年駐防徐州。那時我在徐州銅山實驗小學讀初小,聽警衛員講道:「部隊中傳說曾軍長是神龜轉世的『福將』,屢經大難不死,逢凶化吉,轉禍為福!」想來父親曾萬鐘體形矮壯,帶兵仁厚,臨陣指揮沉穩,部屬就以傳統的吉祥物、擅長負重的「龜神」來頌揚吧!

中條山防線1941年5月失守後,父親回到闊別的昆明家鄉,受到當地隆重的歡迎。昆明市的一條街道改名為「萬鐘街」,已示表彰!在歡迎的家宴上父親講述一小段神奇的中條山突圍脫險的經過如下:一天傍晚,我和隨身的幾個警衛員正在一個村邊溝裡廢窯洞中躲避。忽然,聽到窯洞外樹上有鳥叫,仿佛啼鳴:「日本兵進溝了,日本兵進溝了!」自己突然警覺站起,走出窯洞,身邊的警衛員幾個也跟上往外走,剛走出溝外,躲進小山坡濃密的灌木叢後,便見有隊日軍進溝,挨個窯洞搜查!那時日軍遍貼了告示,懸賞十萬銀元,拿獲第五集團軍總司令曾萬鐘!可見,沖出攻陷中條山二十多萬日軍的條條封鎖線,「實在賴天佑神助啊!」他還懺悔道:「以往我長期駐紮在山野村莊,為消遣愛好打鳥練練槍法,經過這次脫險,領悟出鳥有靈性!對自己脫險有大恩!今後我再也不打鳥了!」也提醒在座的親友:「好生有德,珍愛鳥類」!

滇軍猛將曾萬鐘在中條山建立「長期死戰,阻斷了德、意、日會師」的殊勳後,又在日軍鐵桶般圍堵更懸賞十萬銀元利誘「磁鐵」吸捕下,居然歷經三十多天千難萬險安全返回!就充分表明了「官兵一體、軍民一家、同仇敵愾、共禦外侮」,空前發揚了中華民族「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無比強大的精神力量!這乃是八年抗日勝利和世界反法西斯勝利的根本保證啊!上述鮮活故事堪載入《抗日、二戰將帥逸史》供後人覽讀、並以之傳世!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