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抗戰述略

周勇(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在七十年前的世界反法西斯戰場的格局中,中國抗日戰區無疑是東方戰場中最令世界矚目的戰場,它的成敗對亞洲、歐洲反法西斯戰場有著決定的作用。它使一百多萬日軍深陷於中國戰場的泥淖中,否則無論是歐洲戰場還是非洲戰場的歷史將要重新改寫。滇西戰場則是中國戰區中唯一的「國際戰場」,從地域上它涉及中緬印.從參與作戰部隊,它涉及中國遠征軍和美、英盟軍。

從滇西一直延伸到緬北的戰場始終是中國遠征軍與美國軍人並肩作戰。密支那戰役是中美聯軍的一次漂亮的傑作。在整個緬北反攻中,美軍代號「加拉哈德」的第5037混成團與欽迪特部隊(英國遠端空破部隊)都配合中國遠征軍發揮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1942年8月蘭姆伽整訓開始,最初只是撤到印度的八千名中國軍隊接受整訓,在羅斯福對中國戰區提供空運支援後,蔣介石同意開始向印度空運兵力。至1942年12月,至蘭姆伽訓練的中國士兵已達三萬二千人,並成立了中國駐印軍總指揮部。

蘭姆伽的中國駐印軍全系美式裝備,中國士兵接受了新武器裝備的訓練與叢林作戰訓練。當時,國內掀起了青年學生從軍運動,許多大中學生紛紛投奔抗戰前線,當時的口號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大批的青年學生從喜馬拉雅山「駝峰」航線飛赴蘭姆伽,接受軍事訓練。駐印軍的每一個部隊都有青年學生,他們在前線擔任譯員、坦克兵、戰鬥列兵和大叢林搜索兵,使中國駐印軍增加了活力。

1943年3月,中國駐印軍新1軍軍長孫立人親率第114團由雷多進入叢林密佈荒無人煙的野人山。他們手中的地圖上所標記的道路實際上早已不存在,只有層層疊疊的白骨作為道路標記。那是1942年,十幾萬印緬難民和中國遠征軍將士從緬甸撤退時因饑餓、疾病而死的遺骸。

這裡值得一提的密支那戰役,現在重新回顧這段歷史,密支那之役充滿了詩一般的浪漫與奇詭。

1943年10月中國駐印軍向緬北發運動攻勢,並於次年8月3日佔領緬北戰略重鎮──密支那。1944年5月11日中國滇西遠征軍強渡怒江揭開滇西大反攻序幕。從怒江東岸進攻的中國遠征軍稱為X部隊,在蘭姆伽受訓的中國駐印軍稱為Y部隊。X與Y分別從東西兩側對緬北日軍進行夾攻。X+Y = 緬北收復 = 重開中國戰區物資供應線。龐大的充滿史迪威個人色彩的反攻緬北作戰計畫,竟可以用這樣一道簡單的數學式子表達。

作為中國駐印軍的訓練基地的蘭姆伽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關押義大利戰俘的俘虜營。

從天空降落自然要比從地形複雜的緬北叢林挺進快捷得多,當然也要冒險得多。密支那之役是史迪威的將軍生涯中最為輝煌的記憶,史迪威很像一個詩人,

密支那是緬北重鎮,不僅是中印「駝峰」航線的必經之地,也是打通中印公路的必由之路。若佔領密支那,那麼從印度飛越喜馬拉雅山「駝峰」的飛機就有比較廣闊的航線,而且可以降低飛行高度,從而增加安全係數。可以在中印公路完工前大大增加中國戰場的抗戰物資。以穩定中國戰區局勢。因而爭奪密支那的惡戰是可以預見的。當時正值緬北的雨季。

密支那機場被佔領的消息使東南亞聯合司令部極為震驚。此前,蒙巴頓還斷言:佔領密支那在內的緬北一帶並非易事。當天,蒙巴頓在給史迪威的嘉獎令中寫道:「這是一個非常傑出的成就,將載入史冊的個人功績。」第二天上午大批轟炸機再次光臨密支那上空。上午十時,史迪威頭戴鋼盔肩挎卡賓槍飛至密支那。中美聯軍四路出擊爭奪密支那火車站,阻止日軍由孟拱增援。至此,密支那的奇襲轉為陣地戰。時連日大雨空運無法進行,後勤給養及後續部隊的運輸被迫中斷。史迪威在日記中寫道:「如果這可惡的雨能停下來,讓我們用幾天機場多好,只要我們的飛機無法降落,部隊就運不上去,這是最讓人憂心仲仲的日子,你恨不能死了。」

從1943年5月至8月歷時八十天的密支那攻城戰在中美聯軍付出巨大的代價之後終於結束了。日軍密支那支隊戰區指揮官水上源藏逃到伊洛瓦底江東岸後在一古樹下拔槍自盡。除市區內仍有少數殘敵亂竄外,整個密支那已為中美聯軍佔領。

1944年春,太平洋戰事相對平靜,而中國滇西戰場卻異常激烈。日軍以三個師團的兵力發動了大規模的恩帕爾戰役,攻擊中美英聯軍的印緬戰場後方基地,以扭轉其在緬北戰場的頹勢。4月上旬,日軍攻佔了科希馬,包圍了恩帕爾,英軍主力第14軍團處境艱難,整個印緬戰場形勢嚴峻。為阻止日軍對印度的進攻和擴大緬北戰場的勝利,都需要中國遠征軍從雲南向日軍側背發動進攻。美國總統羅斯福於3月17日致電蔣介石在要求儘快從雲南發起進攻。

1944年5月11日晚,集結在怒江東岸的中國遠征軍在怒江150公里正面十二個渡口強渡怒江。渡江作戰是中國抗戰以來第一次對日寇的大反攻。美陸軍部長史汀生稱:「滇西遠征軍怒江出擊,是東南亞過去一周內盟軍作戰的重要新聞。」

在這裡需要簡單介紹一下,騰沖戰役和著名的松山戰役:

「騰沖戰役」:中國遠征軍第20集團軍自渡怒江以後。形成了對騰沖四路攻擊的態勢。

騰沖城戰前有人口五萬,城牆周長約四公里,高約七米,厚約四米,為岩石所築堅固異常。騰沖城四周有來鳳山(南)、寶鳳山(西)、高良山(北)飛鳳山(東)。其中來鳳山為日軍據守騰沖城的險要制高點。日軍盤踞騰沖兩年多在城內修築了重點堡壘三十餘座,各街巷堡壘星羅棋佈,戰壕四通八達,整個騰沖城已成一座龐大而堅固的堡壘。

8月20日,遠征軍第36師開始向西南城牆攻擊,將城牆炸開一缺口突入城內,8月5日,美軍飛機集中轟炸四周城牆,炸開十三處缺口。8月14日,美軍飛機猛轟東門日軍守備隊本部,日軍148聯隊長藏重康美大佐被炸死, 17日,攻城部隊自西南角及南門西側陣地城牆缺口陸續進入城內。預備第2師、第36師、第198師、第116師各主力突入市區,展開巷戰,日軍室室設防,而街巷堡壘又星羅棋佈,戰鬥空前激烈,遠征軍各部每天傷亡人數均在五百人以上。此時蔣介石發來訓令:「騰沖必須在九一八國恥紀念日之前奪回。」攻城部隊加強攻勢。9月12日夜,日軍指揮官太田大尉知末日來臨,遂向軍司令官、師團長發出淒慘的訣別電,燒毀軍旗、密碼本,破壞了無線電機率殘餘兵力進行最後的抵抗,全部被殲。有殘敵五十餘人趁深夜暴雨向東門外偷逃亦全部被殲。至14日上午時,騰沖完全收復。古城建築亦破壞殆盡。後世史稱之為「焦土抗戰」。

「松山戰役」:作為滇西反攻左翼的第11集團軍於5月29日強渡渡江後分南北兩路攻擊龍陵。松山。松山位於怒江惠通橋西北約六公里處,海拔2,260米。滇緬公路由惠通橋向西,環松山過臘猛街,經狹長起伏的岡嶺滾龍坡而至龍陵。日軍以兩年時間在松山臘猛構築大堡壘群十六座,小堡壘群五座,各堡壘間均有隧道直通,還有儲備充足的糧服彈藥倉庫,其工事至為堅固。完整堅固的松山據點與騰沖、龍陵鼎足而立,是日軍必守之地。遠征軍攻擊松山是由6月2日怒江東岸的炮擊開始的。6月4日,第71軍第28師的主力開始向上松林陣地攻擊,翌日即佔領臘猛及竹子坡,同時切斷臘猛與龍陵間的滇緬公路。至此松山守敵與其師團主力之間只能依靠無線電進行聯絡,此後三個月松山守敵一直處於四面被圍的境地。松山之敵憑籍堅固的工事頑強抵抗,雖重炮連續命中亦屹然不動。至6月20日,遠征軍第71軍已傷亡一千六百多人。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部急遣總預備隊第8軍的精銳榮譽第1師赴松山戰場,與新編第28師交替。第71軍軍長鐘彬親自坐陣督戰。第6軍的新編第39師亦南下到達松山附近,此時惠通橋經搶修通車,汽車日夜輸送彈藥於敵陣前數百米。7月4日以後,中國遠征軍開始第二次攻勢,佔領了日軍前進陣地,還有空軍配合,松山日軍傷亡驟增。但遠征軍仍未能繼續前進。

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部又增派第8軍主力第82師和第103師從昆明奔赴松山,衛立煌偕宋希濂和美國竇恩准將親自到松山前沿視察。7月20日,第8軍組織了一個非常堅強的尖兵團,由師長李彌將軍暫任團長,團長暫任營長,各級軍官依次下降,開始第三次攻勢,同時掘坑道至日軍關山陣地之下,使用三噸TNT黃色炸藥施行大規模爆破,至此松山日軍核心堡壘完全摧毀。為時三個多月的松山戰役始告結束。當日,東京廣播電臺稱:「臘猛(松山)守軍全員玉碎。」

松山之戰是一場艱苦卓絕的血戰。整個戰役使用兵力先後達三個師,日軍死傷3,488人,而遠征軍死傷單第8軍就有4,886人。繼騰沖、松山攻陷後,龍陵是滇西日軍的最後一個重要的堡壘。龍陵之戰前後出現三次得而復失,因時間關係我就不做介紹了。1944年6月5日第一次攻擊於11月3日歷時六個月中國遠征軍收復龍陵。

中國遠征軍滇西大反攻以來先攻克了騰沖、松山、龍陵三大要塞式據點之後,打通中印路與中國駐印軍會師之日已經指日可待了。

1945年1月27日,中國遠征軍與中國駐印軍及盟軍會師于芒友。會師典禮之後,中國遠征軍便啟程奔赴仍然如火如荼的國內抗日戰場。中國駐印軍為確保中印公路安全返身攻打臘戊。一場令全世界注目的持續了三年之久的滇西抗戰就這樣結束了。

中國駐印軍與中國遠征軍在緬甸芒友的會師是世界反法西斯戰場的一個轉捩點,它標誌著以中國抗日戰場為主的亞洲戰場已近尾聲。在整個中國抗日戰場上,滇西戰場不僅是唯一的「國際戰場」,也是唯一將侵華日軍驅逐出國境的戰場。

滇西抗戰曾經是一段被遮蔽了很多年的歷史,我們不去談論其中的原因,至少在今天,我們可以以一種客觀的歷史態度去談論它.這也說明了社會和歷史的進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