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南抗戰是滇西抗戰獲取勝利的主要因素之一

蔡正發 

滇西抗戰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重要地位已經沒有爭議了,而對滇南抗戰的研究才剛剛起步。滇南抗戰與滇西抗戰之間究竟有何內在聯繫?本文準備就此問題作些粗淺的探討。

1940年8月,日軍攻佔河內,控制了滇越鐵路,妄圖乘勢北進,攻入雲南,直取昆明,形成對重慶包圍態勢。由於我滇軍60軍、58軍、新3軍從1938開始先後北上抗日,省內空虛。雲南形勢,萬分危急。所幸省主席龍雲及時要求蔣介石批准第60軍的182、184兩師先回雲南組建第一集團軍,派盧漢為滇南作戰軍總司,在滇南設防。不久,蔣介石又批准60軍和新3軍全部返回雲南。為了阻止日本侵略軍沿滇越鐵路進犯滇南,盧漢及時下令炸毀河口大橋,拆除河口至蒙自碧色寨的鐵軌177公里,堵死了日寇攻入滇南的道路。1941年12月,中央軍取得第三次長沙會戰大捷後,蔣介石又命令有「中國之巴頓」美譽的關麟徵率第九集團軍所屬第52軍、第54軍也開赴滇南,與第一集團軍共同固守滇越鐵路及雲南邊境。第一、九兩集團軍及其指揮官能征慣戰的威名早為日寇所熟知。第一集團軍主力第60軍與第九集團軍主力第52軍此前已經參加過台兒莊等多次著名戰役,累挫敵鋒而為日寇所深懼。雖非第九集團軍主力的 54軍也堪稱戰功赫赫,該軍先後參加過淞滬抗戰、南昌會戰、隨棗會戰、第一次長沙會戰、第一次粵北戰役等,在粵北戰役中,全軍將士鬥志昂揚均佩帶「還我河山」的臂章,一路猛衝猛打,奪回廣東粵北重要城鎮英德、翁源等地。可知對於佔領越南的日軍來說,國民革命軍第一、九兩集團軍無疑就是兩隻威武異常,可以隨時吞食自己的猛虎。

今天,我們到金平、馬關、麻栗坡等縣中越邊境一線的山上仍然可以看到歷經七十餘年雨打風化的抗日碉堡傲然而立,當年平寇營、虎踞營留下的戰壕歷歷在目,「還我河山」、「抗日必勝」等吼聲仿佛仍響震雲天!正是靠了第一、九兩集團軍在滇南沿中越邊境一線處處嚴防死守,又聯合中越邊境一線的土司武裝,構築成堅不可摧的銅牆鐵壁。才使日軍心懷恐懼而不敢冒然北進,直接導致其在軍事上「南取昆明」威脅重慶的美夢破滅,才不得不將攻佔雲南的突破口轉移至滇西。直到1945年8月抗戰勝利,日寇雖然一直在窺伺攻入我滇南的機會,卻始終未敢越雷池一步。滇南的成功防禦戰不僅使我滇南國土未失尺寸,也是滇西反攻戰獲取勝利不可或缺主要因素之一。筆者獲得這一結論,至少有以下六依據。

其一、滇西反攻戰中的不少部隊在駐防滇南期間經過整訓提高了山地作戰能力。越南投降日軍曾供認道:「我們認為昆明戰略位置很重要,原來是計畫從滇南進兵進逼昆明,但是……貴軍長于山地戰,強攻不免消耗兵力,將付出很大的代價,不利於速戰速決,因而把主攻轉移到滇西方面。」其實,日軍所說真正「長於山地戰」中國軍隊主要是指滇軍,中央軍則不一定擁有此項專長。試以參加滇西反攻戰的54軍為例:該軍在調防滇南之前,雖然在淞滬抗戰、南昌會戰等諸多戰役中創建過諸多足以驕人的戰功,但是卻沒有經歷過真正山地戰的實戰考驗。該軍正是靠了駐防滇南的富甯、文山期間親身實踐,才真正懂得了山地的特點,對軍隊進行了山地戰訓練。1943年調離滇南,開赴滇西抗戰前線,才具有了在滇西反攻戰中翻越高黎貢山,並在山地靈活機動作戰的殲敵能力,有效地贏得了滇西抗戰的最後勝利。

至於被日軍戰報封為「中國戰神」的洪行任師長,在滇西反攻戰龍陵會戰中死守張金山、南天門以阻擊從芒市趕來增援的日寇主力,全師幾乎拼光的新編第39師,在參加滇西反攻戰前則是在靠滇南成功禦敵而獲得安全保障的曲靖進行整訓後才開赴滇西前線的。

其二、滇南抗戰有效地牽制了日軍兵力。由於我滇南駐軍在中越邊境一線不僅森嚴壁壘,堅防固守,而且適時地派軍對駐越南馬龍寨、同文、普棒、老寨、卡房、曼美、岩風洞一帶日軍主動出擊襲擾,並顯現隨時南下驅逐寇軍攻佔越南的態勢,致使日軍不敢從越南抽調更多兵力佔領滇西。1941年駐越日軍為十萬人,直到1945年8月到日本宣告投降之時駐越兵力仍有八萬餘人。當我滇西大反攻時,日寇在滇西的兵力已經捉襟見肘,不足以阻擋我軍強渡怒江了。這就為我軍強渡怒江獲取勝利有效地提供了實力保證。而成功地強渡怒江則是奪取滇西反攻戰全勝的根本保證。

其三、滇南抗戰是滇西抗戰有力的後勤保障。滇南是雲南的糧倉,滇南未落入敵手,使這一地區始終是抗日軍隊的軍糧庫與後勤部。我們只要簡單看看滇西大反攻的準備年與反攻年即1943與1944年紅河州一些零散的記載即可略見一斑。1943年9月,屏邊上繳軍糧6,250大包(每大包約100公斤)、開遠15,330大包、蒙自11,350大包、建水15,200大包、石屏11,000大包、曲溪6,550大包、個舊1,320大包、金平1,200大包、河口1,550大包外加雜糧209擔、龍武(今併入石屏縣)2,750大包、瀘西15,400大包外加雜糧1,255擔、彌勒15,200大包。如果再加徵購之數,1943年,紅河州共供應大米543,100大包,合5,431萬公斤,雜糧72,701公石。1944年,紅河地區共供應軍糧116,503大包,約1,016.5萬公斤。其實這些統計數字並不完整。例如,1843年僅向稿吾鎮(今元陽縣逢春嶺鄉)就徵購了軍米100萬公斤,向納更鎮徵購了軍米20萬公斤等就未列入上述統計之中。還有抗日遊擊隊攤派、當地駐軍徵購者也未計入。須知這些未統計的數字更大得驚人!如:1943年3月至1944年2月,屏邊縣先後被購軍米10,030大包,馬糧638,953舊斤(16兩1斤)。又如:六村(今綠春)邊防抗日遊擊隊每年向各村寨攤派軍款銀元3,000元,徵收稻穀6,000背(每背合50斤)。滇南其他州、縣的情況也大致如此。為了避免文章冗長,文山州各縣就不一一列數,只舉西疇、硯山兩縣為例:西疇縣1943年徵購糧食180萬公斤;當時僅有17,767戶81,400人的硯山小縣1942年交軍米就達3,491,600斤,1943年交軍米達3,562,000斤、徵購軍米達3,687,800斤。

除軍糧外,還有各種出錢、出力的貢獻。如1943年文山各界獻金256,419.52元、石屏獻金40,705.5元;1944年耿馬土司罕裕卿、孟定土司罕萬賢合併獻金 100 萬元。民夫、馱馬等攤派更難計確數。第九集團軍駐防文山近四年,每年都要徵用大量民工去挖戰壕,修公路,運糧草。據不完全統計,僅10萬人口文山縣四年多時間約出民工16萬人次,廣南、富甯、邱北、硯山四縣修公路出民工不下10萬名;西疇、馬關、麻栗坡三縣挖戰壕、運物資出民工不下5、6萬名。1942年,僅8萬1千人小縣硯山就出壯丁15,000餘人,幾乎全部壯年男子都去當壯丁了。1946年統計僅有76,444人的羅平縣1944-1945年單是修羅平飛機場一項,徵用民工數就達40萬個。

其四、滇南的成功防禦戰使滇中、滇東北一帶成為相對安全的地帶,蔣介石甚至有親臨今沾益指揮抗戰的打算。據民國《沾益縣誌》載:「由縣城東行三十裡,有村曰沙鍋沖,又名金鬥寓。山高林密,下有石洞,前有小河,全山石質堅細,適合隱蔽。三十三年,蔣委員長每于本縣部署戰事,遂將岩石鑿成防空洞。砌有兩門,曲折長約數十丈,高丈餘,均以木、石砌之。外則倚山構屋。入山處,層級而上,路徑磚石鋪就,繞以木欄,為委員長之指揮所。內有辦公室、客廳、寢室、浴室、餐廳、平臺、廁所、自來水、無線電、發電機等。一切桌凳、床榻,無不備焉。樹木茂盛,風景幽靜,建築玲瓏,設備完美。其山頂有紅色信號大電球一,雖在百里之外,亦可見之,以表示指揮所在處。平時駐憲兵一營,武器犀利,服裝煊赫,洵足稱本縣偉大建築之一。」在沾益白水洞還建有國民黨總參謀長指揮所一座。足以證明當時全國抗戰最高指揮機關認為在此地設立一處中國戰區總指揮機關,安全保障沒有問題。

其五、滇南的成功防禦,使全省除淪陷的外五縣外都相對安全而成為最重要徵兵地區而得以不斷為前線補充兵源以加強我軍作戰實力。如:1944年,西疇縣徵兵500名,彌勒縣1,100名;瀘西245人從軍;是年10月文山各縣共有220名學生志願加入中國青年遠征軍,雖然他們幾乎全部到了印度,但卻與滇西同屬中印緬戰場,與滇西抗戰所面對的是同一敵手。而離滇南前線稍遠的昆明、曲靖等地從軍抗日者更眾。

靠了滇南的成功防禦,除了日機偶來轟炸襲擾外,興辦于昆明的西南聯大獲得了相對安靜的學習環境,既為抗戰勝利後培養了大批興國的科技、文化人才,也為當時培養了一大批保家衛國的優秀抗日戰士。如今仍有「西南聯大八百學子從軍壯士」的美談傳頌不衰。這些從軍學子中有翱翔藍天與盟軍飛虎隊員並肩痛殲日寇空、陸軍的飛行員,有參戰部隊的軍事譯員,有運送軍需物資穿梭於滇緬公路的汽車駕駛兵。從出身看,這些從軍的聯大學子壯士中有聯大校長梅貽琦之子梅祖彥;有聯大三位常委之一蔣夢麟之子蔣仁淵、張伯苓之子張錫祜;有西南聯大訓導長查良釗之子查瑞傳、聯大文學院院長馮友蘭之子馮鐘遼;有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所長陶孟和之子陶渝生;有雲南大學校長熊慶來之子熊秉明;還有聯大青年教師查良錚即著名詩人穆旦等。這些從軍學子為滇西抗戰的勝利作出了難以估量的巨大貢獻。倘若沒有滇南抗戰成功地禦敵於國門之外,倘若昆明落入敵手,聯大不可能在昆明辦學,當然也就不可能有「西南聯大八百學子從軍」的英雄壯舉了!

其六、從滇南、滇中、滇東各機場起降的飛虎隊飛機直接參與滇西反攻戰,是滇西抗戰奪取勝利的重要保證。在滇西反攻戰中,倘若沒有飛虎隊的空中配合與支援,即使可能奪取勝利,但還需要付出多麼高昂的代價則無法估量。而滇南的成功防禦,正是滇南、滇中、滇東各機場得以新修、擴建和正常使用的保證。

只要對以上六項依據略加考察,就不難看出:滇南成功禦敵於國門之外是滇西反攻戰獲取勝利的主要因素之一的結論,確實不容有絲毫質疑!那麼,滇南抗戰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具有多麼重要的地位當然也就沒有爭議的必要了。如果還有興趣對滇南、滇西抗戰作點比較研究,自然還有不少人人都想得到說得出的贅言贅語。

(一)相同之處:

1、日軍的直接目的與所用手段相同,都是為了截斷國際援華的陸上通道,封鎖援華物資進入中國。對滇南是截斷與控制滇越鐵路,對滇西則是截斷與封鎖滇緬公路。

2、對雲南的主攻目標相同,都志在攻佔省會昆明,控制雲南全省,對重慶形成包圍態勢。

3、主戰場都在雲南,都以山地戰為主。

4、都有雲南地方遊擊抗日武裝配合。

5、主要都依靠雲南各民族滿足後勤補給尤其是軍糧、民工等需求。

6、都有盟軍軍事顧問與飛虎隊協助:飛虎隊協助滇西反攻上文已經提及。至於滇南抗戰,1943年4月10日,羅斯福批准了第14航空隊的作戰計畫。其後,僅沾益飛機場就駐有三個中國空軍美國航空援華志願隊的轟炸機大隊共120多架飛機,配合陸良、羊街、昆明等地飛機場的飛機,輪流起飛轟炸日本在越南的軍事目標,沉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軍。如:「1944年8月的一天,飛虎隊奉命去轟炸日本停放在越南河內嘉林機場的300多架飛機。三個轟炸機大隊出色地完成了任務,一舉將日本侵略者停放在越南河內嘉林機場,用於攻擊中國的300多架日本飛機全部炸毀。」

7、惠通橋炸斷之後,滇西抗戰與滇南抗戰都一樣與日軍隔江對峙。

(二)不同之處:

1、軍隊主力不同。滇南抗戰主力為滇軍,滇西抗戰主力幾乎全為中國青年遠征軍。

2、戰前準備不同:滇南抗戰準備充分,滇西抗戰戰前準備不足,倉促應付而致使怒江西岸國土陷於敵手。

3、交戰與未交戰不同:滇南抗戰基本未與日軍交戰,所付出的作戰代價極其微小,當然也就沒有大量殲敵的戰績;滇西抗戰則有攻松山、騰沖、龍陵、芒市等慘烈戰役,既有大量殲敵,收復失地的驕人戰績,也有我軍民付出的慘重代價。

4、紀念建築、抗戰文物多寡不同:滇西抗戰僅騰沖一地就有國殤墓園、滇西抗戰紀念館等著名紀念建築,而抗戰文物呢?單是滇西抗戰紀念館就收藏了8萬多件!滇南抗戰除了在蒙自的西南聯大文法學院遺址紀念館以外,很難見到其他紀念設施,而列為省級以上保護單位的抗戰文物幾乎為零。

5、抗戰勝利後抗日軍隊的去向不同:抗戰勝利後,滇南抗日軍隊出境赴越南接受侵越日軍投降;而滇西抗日軍隊則在芒友會師後便立即班師。對這一頗有點意思的問題,就不多費筆墨探討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