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黔公路對抗日的巨大貢獻

段之棟 

雲南地處我國西南邊陲,山高水險,交通不便,自古與內地相通全靠驛道。元、明、清三代及民國初年間,我省通往內地的主要驛道中有一條通往貴陽,再由貴陽轉赴中原內地或沿海地區。昆明至貴陽驛道行程一千多公里,要走二十多天,至於上京趕考的舉子,更是要走幾個月,甚至半年,才能到達到達站,真可謂「路漫漫其修遠兮」。

  1910年4月,滇越鐵路通車,自此,從雲南去沿海和內地可從昆明乘火車繞道越南海防,再經海防乘船到香港,而後轉赴廣州、上海、天津、北京和其他沿海及內地城市。這當然比走驛道方便、快捷得多,但雲南的對外交通卻被法蘭西人所控制。

  1927年秋天,龍雲執掌滇政,為了鞏固其統治,決定把修築公路列為「四大要政」之一。翌年12月,雲南全省公路總局成立。為了改變雲南現代交通「通國外不通國內」的狀況,1929年1月,省公路總局決定修築滇黔公路滇段(後延修至貴州省盤縣),由我省早年遊學歐美三國(美、法、德)的、著名的道路工程專家、該局技監(即總工程師)段緯(白族)主持這條公路的修建,這項工程於當月隨即開工。築路期間,段緯親自率領工程技術人員測量了昆明至曲靖、踏勘了平彝(今富源縣)至盤縣兩段路程,關鍵工程──位於馬龍縣境內的馬過河大橋,也於1931年由段緯親自設計並指導施工,修建5孔石拱橋,於1933年10月竣工。至1937年3月底,從昆明起至貴州盤縣段的路基工程和鋪築路面(系鋪泥結碎石路)的工程全部竣工,與貴州方面從貴陽修至盤縣的公路連接。至此,滇黔公路正式貫通。滇黔公路昆(明)盤(縣)段從昆明東站(今海棠飯店一帶)起,經嵩明楊林鎮、馬龍、曲靖、沾益、平彝(今富源縣)至貴州省盤縣,里程為313.7公里。同年4月初,國民政府行政院派出大型考察團──「京滇公路周覽團」,一行170人,由行政院秘書長褚民誼為團長,從南京出發,分乘18輛汽車,經江蘇、安徽、江西、湖南、貴州五省,經盤縣進入滇境,於當月底到達昆明──這是雲南與內地第一次直接通車。「周覽團」的專家們對滇黔公路昆(明)盤(縣)段評價甚高,認為「除湘省外無出其右者」。自此,雲南與貴州及全國的公路正式聯網通車,成為「京滇公路」(南京至昆明)的最後一段,它結束了雲南去內地要先出國經越南、繞道香港的歷史,第一次改變了法蘭西人控制雲南對外交通的局面。

  在此路修通三個月後爆發的抗日戰爭中,我國沿海城市相繼淪陷,次年8月底滇緬公路全線通車,其後,日軍進占越南,我方炸毀了河口至碧色寨一段的鐵路橋樑(「人字橋」除外),拆除了這一區間的鋼軌,滇越鐵路中斷,此後,雲南與內地的交通就主要靠滇黔公路連接,同時,此路劃為國道。抗戰初期,省外的許多著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如西南聯大、中法大學、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等和沿海的一些大型工廠企業、金融商貿機構有相當一部分就是經此路內遷昆明的。這樣,就使戰前落後閉塞的昆明在經濟、文化方面變得繁榮起來。還須一提的是,1938年初,西南聯大的聞一多等5位教授和240多名師生組成的「湘黔滇旅行團」,從湖南長沙出發,就是徒步沿滇黔公路進入昆明的。滇黔公路連接貴陽以至戰時陪都重慶,經貴陽沿黔桂公路也可通達廣西金城江(今河池),與當時通車至此的湘桂鐵路相連,戰時由滇緬公路進口的盟國援華軍用物資,大部份經此路運往內地,滇緬、滇黔兩條公路由西向東連成一條橫貫雲貴兩省的國道,成為重要的戰略公路,對抗戰作出了巨大的貢獻。還須一提的是,滇黔公路的修通對抗日戰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它修通在前,才使抗戰初期搶通滇緬公路西段(從下關至畹町)有了必要性和可能性;若無此路,即使外援物資運抵昆明,也無法輸往內地抗日前線。

  抗戰勝利後和建國初期,昆明至貴陽區間的客貨運輸都靠滇黔公路承擔,但自1944年6月昆明至沾益的米軌鐵路修通後,當時為了節約汽油,這條公路的運輸大都以沾益站為起止點,一直沿襲到新中國成立以後,直到1966年7月貴昆鐵路通車才有所改變。時至今日,這條已有七十多年歷史的公路仍在繼續使用,跨省運輸的客貨車輛源源不斷,川流不息。

※參考文獻資料︰

1、《雲南公路史》。

2、《雲南省志‧交通志》。

3、《雲南省志‧人物志》、《雲南公路史‧人物傳略》中有關段緯的傳略或條目。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