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東橋見證抗日風雲

段之棟 

位於宜良縣城東5公里處(小渡口上游1.3公里)的匯東橋,是中華民國建國初期我省公路上最長的石拱大橋。

  匯東橋位於呈(貢)羅(平)公路62.3公里處,跨越在南盤江上,是一座10孔的半圓石拱橋,每孔淨跨10米,孔與孔相連,橋長134.25米,高10.83米,橋初建成時寬9米,緣石上設護柱(1979年養護部門用鋼筋混凝土板將橋面拼寬,拓出行人穿越道,並加設了護欄,橋面拓寬為10.25米)。此橋型式非常優美,如長虹臥波,還具有觀賞價值。在1990年12月安(寧)石(林)公路通車以前,這裡是從昆明經宜良到滇南、滇東和石林風景名勝區的必經之地。

  宜良小渡口一帶,自古以來,一直是由昆明經宜良外連貴州、廣西兩省,內通陸良、曲靖、師宗、羅平、瀘西、路南(今石林)各縣必經的驛道渡口,來往馬幫絡繹不絕,日達千馱,全靠木船擺渡,每年汛期,江流湍急,船不能渡,遇有急運,冒險行舟,翻船慘劇時有發生。在這裡興修一座橋樑是宜良父老鄉親多年的願望,但因工程浩大,缺乏經費,只能空發議論數十年,望江興漢而已。

  1932年,省政府決定修建此橋,並於當年4月動工。此橋跨南盤江,基礎要挖深5米,在當時的條件下,是一項較大的艱巨工程,由我省早年遊學歐美、著名的道路工程專家、省建設廳和省公路總局技監(即總工程師)段緯(白族)親自設計並主持修建工程。施工過程中困難重重。曾發生橋墩斷裂,水漫圍堰,抽水機被淹,被迫停工等挫折,建橋期間曾4次更換現場負責人(大橋工程處技正、主任),幾經波折,歷盡艱辛,歷時4年零3個月,終於在1936年6月竣工通車,由省主席龍雲題名為「匯東橋」,並於橋東山麓上修建了一座碑亭,將「匯東橋落成記」刻於碑上(碑亭今已不存)。

  匯東橋竣工後,作為關鍵工程,它連通了昆明經呈貢、宜良、陸良、師宗、羅平江底鎮至貴州興義的滇黔南路(今稱呈羅公路或江昆線)和昆明經呈貢、宜良、路南(今石林)、彌勒、開遠、蒙自、屏邊至河口的滇越公路(今稱昆河公路;該路1942年通車至蒙自,1966年通車到河口)。這兩條國道的修通,溝通了滇東、滇南各縣與省會昆明的交通;昆明通往貴州興義的公路,又可與黔桂公路連接,通往廣西南寧,成為雲南、貴州、廣西之間的一條重要的省際公路。昆明至河口的公路,則是雲南通邊入海的最短通道。匯東橋成了交通樞紐的重要紐帶,成為一座從昆明通往黔桂兩省和南疆的重要橋樑。

  在匯東橋通車一年後爆發的抗日戰爭中,它連通的滇黔南路和滇越公路對抗戰作出了重要貢獻。滇越公路當時已通車至蒙自(1941年從開遠又修通了連接文山的公路,其時集團軍司令部駐此),對駐守滇南邊境防備日寇從越南入侵的兩個集團軍和蒙自空軍基地的軍運,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945年趕修蒙自機場,所需工程機械、器材、物資均透過滇越公路運送。滇黔南路西連滇緬公路,又把滇、黔、桂三省的邊防線連通,形成了一整條內環國防公路,也使美軍「飛虎隊」起降重轟炸機──「空中堡壘」(B29)的陸良機場以及羅平機場的後勤運輸得到了必要的保證,具有重要的軍事意義。

  抗戰勝利和新政權成立以後的四十多年間,宜良匯東橋依然發揮著交通樞紐的重要作用。直到1989年12月,交通部門在匯東橋下游小渡口和大渡口之間建成南盤江大橋,翌年通車的石安高等級公路從此橋上透過,自此,前往滇東、滇南和石林風景區的車輛大部份改走高等級公路,不再透過匯東橋,但返往於當地的車輛仍有不少透過該橋,橋上仍然車流不斷,並未失去交通價值。

  此橋直到1960年還是我省公路上最長的石拱橋(1961年9月在滇南建成的橋長171.2米的大跨石拱橋──長虹橋始打破了匯東橋保持的記錄),迄今已經歷了近八十年的風風雨雨,依然屹立在南盤江上,見証歷史的滄桑。

※參考文獻資料︰

1、《雲南公路史》。

2、《雲南省志‧交通志》。

3、《雲南省志‧人物志》、《雲南公路史‧人物傳略》、中有關段緯的傳略或條目。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