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又見故鄉雲
——臺灣雲南同鄉會交流參訪團赴滇之旅之二

楊珍 

帶著同樣的鄉情,帶著同樣的鄉音,帶著厚重的思緒,回來了……

  2014年10月13日,五十名臺灣雲南同鄉在臺北雲南同鄉會藺斯邦理事長、南投雲南同鄉會李克之理事長和台南雲南同鄉會潘昆生理事長的帶領下,如約赴滇,進行交流參訪。他們帶著十二萬在台雲南同鄉的心緒,帶著飽含全體同鄉的拳拳心意,回來了。回家看一看,走一看,感受家鄉的純樸、感受家鄉的熱情、感受家鄉的粗獷、感受家鄉的豪邁,更多的是感受家鄉的那份不捨與依戀;感受家鄉人民的堅強,建設美好家鄉的願景和七彩雲南的秀美。

  十月的雲南,到處都是豐收景象。田間金燦燦的稻穀已經在辛勤的勞作下顆粒歸倉,山頭上滿眼翠綠的樹木有些已經更換黃葉迎接秋冬的洗禮,路邊整潔的村莊穿上漂亮的外衣趕上新農村建設的步伐,車上的客人更是想把家鄉翻天覆地的變化定格在眼裡烙印在心頭。各式各樣的相機不停地閃爍著,記錄著一路的美景,一路的心情,一路的歡悅,一路的收穫;蘋果、三星、iPad一應俱全,都在WiFi狀態下及時發送每時每刻的收穫,讓生活在海峽對岸,同一北回歸線的同胞共同分享。相機的儲存卡都已經換成32G的容量,手機充電寶隨時隨地連線手機,生怕沒電損失掉記錄一切的心情。相互之間,也在欣賞,每個人都成了自然美景下的模特,恨不得從頭到腳、五體投地融入到一路的自然懷抱。

  最經典的《小河淌水》一路都在唱:「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遠方……」當年,趕馬幫、走夷方和遠征軍的將士們,有的現今還生活在雲南的崇山峻嶺中;有的留在了緬甸、泰國等異國他鄉;有的隨國民黨軍退居臺灣兩岸相望。參訪團的同鄉中就有幾位是當年「趕馬幫、走夷方和遠征軍將士」,更多的是故人子女和孫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是從何來?」詩中的情景在返鄉之旅中真實體現。思念的阿妹,經過歲月的磨歷已經是滿面皺紋,可否還在望夫的山頭搭手眺望?村前門口的小樹,已經長成參天大樹,葉長葉落可否也在想著遠方的親人歸根?王文教授、蔣少良將軍、楊蓁學長、李恒經編撰這些八十多歲的老人,眼眶總是紅潤的,思緒萬千,在悠揚的歌聲中勾起了過去那段永不腿色的記憶,還是那麼深情,還是那麼愁暢。

  《印象麗江》以千萬年不化的玉龍雪山為背景,六百多名納西族、瑮僳族、彝族、藏族、白族等生活在與天最近最乾淨的地方青年演員們,為大家奉獻上了最宏大、最精彩、最純樸、最深情的原生態舞劇。勤勞、勇敢、善良、包容的麗江人,用純潔的心、乾淨的水、香醇的酒向遠在他鄉的親人描述著千年的故事,不老的傳奇。大西北的羌族先民為了躲避戰亂,尋找適宜生存的環境,經過千山萬水,歷盡千辛萬苦來到美麗富饒的玉龍山下,生息繁衍,與當地民族世代友好。千百年的衍變,羌族的後裔不斷更新、不斷改變,在唐朝李密大將軍征戰南詔國、元朝忽必烈征戰大理國中都安然度過,保存完好;歸順明朝後,由皇帝賜姓土司為「木」、平民為「和」,並創造出洞經古樂、東巴象形文等獨具民族特色的不朽的文化瑰寶,自此一個偉大的納西民族誕生。在尋訪先祖足跡的同時,參訪團成員深深感受著中華文明的輝煌和燦爛,感受著永遠也割捨不斷的血脈相通的親情。

  在聆聽著「風花雪月」的故事,來到了洱海湖畔、崇聖三塔。大文豪金庸筆下的「天龍八部」依然俠肝義膽,盪氣迴腸;號稱江湖四大高手之一的「南帝」,最終均以在蒼山腳下的崇聖古寺皈衣佛法,遁入空門,延續了段氏皇爺幾百年的統治王朝。下關的「風」、上關的「花」、蒼山的「雪」、洱海的「月」,千百年來訴說著亙古不變的傳奇。當世界文化遺產「元陽梯田」展現在大家眼前時,震憾從各自內心深處發出。為了第一時間觀看梯田日出美景,淩晨5:30便出發,自備的「長槍短炮」更不可少,堪稱「專業」架勢。日出在群山的霧氣中掙出了「頭」,很快又被天邊的烏雲覆蓋,變化莫測,瞬間即逝。鱗次櫛比的梯田在晨光下美侖美奐,美不勝收。金色的陽光撒在梯田水面,時而萬馬奔騰,時而虎嘯長林,時而瓊樓玉宇,時而群山疊嶂。只聽見相機的快門「哢哢哢」地響,此起彼伏,大氣不喘,恨不得把每一刻的美景都定格。農耕文明成就了元陽梯田,元陽梯田展現了哈尼文化,哈尼文化賦予了梯田生命。

  西南聯大的師生,兵分三路向遠在抗戰大後方的雲南進發,千里行程,譜寫了多少可歌可泣的壯志情懷。參觀西南聯大分校──蒙自舊址,又一次勾起了埋藏在內心深處那段飽受淩辱、抗日救亡的歲月。也是在那時,朱自清、聞一多、李公樸、華羅庚等文豪大家來到西南,為抗日救亡儲存力量;也就在那時,多少熱血青年投筆從戎,奔向抗戰救亡的戰場。王文老先生那時剛從黃埔軍校畢業,分配在重慶參謀總部作為一名作戰參謀,直接參與了八年抗戰的艱苦歲月。建水文廟,厚重的中華文化傳承和尊師重儒的美德,延續了幾千年。孔子像壁立在正堂之中,供世人敬拜;廟中的一塊石碑、一片瓦塊、一根石柱都有幾百上千年的生命,都給中華民族以生命滋養。參訪團的每一個成員都有帶著虔誠的心,膜頂敬拜。也是在文廟,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老人與蔣少良將軍拉起了家常,當得知蔣將軍來自臺灣國軍時說道:「在有生之年,一定到臺灣去看一看,並拜訪蔣將軍。」兩人成了邂逅之交。

  在參訪過程中,一位縣領導舉杯敬酒時,提出一個問題:「針對中日關係,作為臺灣同胞有何看法?」還是王文老先生不假思索地回答:「日本軍國主義是我們的世仇大恨!」許安珠女士快人快語,並在席間發出大家內心深處的共鳴:「希望祖國早日統一,共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相信,這是每一個龍的傳人、炎黃子孫共同的心聲。在參訪出發前,得知普洱市景穀縣遭遇6.6級強烈地震,同鄉會決定從緊張的會費中擠出三萬元人民幣,通過雲南海外聯誼會捐贈給普洱地震災區,表達了兩岸一家親、共同抗災難的摯誠愛心。

  歌聲不斷酒不斷,美酒醇香留親人。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處處是真情。十天的時間,行程3,000公里,每一個人心裡都覺得太短、太短…「你的家鄉在雲南,我的家鄉在臺灣,從前我們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手牽著手,肩並著肩,輕輕地唱著心中的歌兒,團結一心、相親相愛,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經典的歌曲再一次唱起,久久回蕩,令人忘懷。

  別了,在臺灣的雲南同鄉,請永遠記住你的家鄉在雲南;別了,在臺灣的雲南同鄉,家鄉的親人永遠牽掛你。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