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樓擠身中國歷史文化名樓的認知

楊蓁 

夏日在昆明渡假,常有家鄉及外地尤其台灣來旅遊的朋友,問及大觀樓是不是吳三桂修建的?長聯的作者是何許人?長聯好在那裡?內容如何解釋……等等,我也只能概略加以介紹。因此,想到省藉的年輕朋友,以及海內外雲南文獻的眾多讀者,作一次稍為具體的介紹,分享大觀樓修葺的歷史背景與長聯的註釋,這是身為雲南子弟的榮耀!

早期,老人常說大觀樓是中國歷史文化四大名樓之一;現在具體說,它是六大名樓之一。所謂歷史文化名樓,它不僅據山水之勝,更須歷代公認有「千古絕唱」的詩文吟誦或不朽的文章傳頌,才能加冠歷史文化名樓的榮燿頭銜。

湖北武昌蛇山的「黃鶴樓」,因有李白送孟浩然的「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以及唐朝崔顥題黃鶴樓詩以及閻伯理撰的黃鶴樓記,黃鶴樓因此稱為「江南名樓」。同樣的,洞庭湖畔的「岳陽樓」也有杜甫的「豋岳陽樓名詩」: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

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還有范仲俺的「岳陽樓記」,三百多字就成為「千古絕筆」,便把岳陽樓推上「洞庭天下水,岳陽天下樓」。江西南昌的滕王閣,因地處要津,人文薈萃,唐宋名家留下大量的詩文吟誦之外,最主要的是王勃的代表作「騰王閣序」,傳頌千年,才得名為「西江第一樓」,早期並稱為「江南三大名樓」。大觀樓因地處邊埵,雖雄峙近華浦與滇池,但唐宋元明一代詩人大家不曾涉足,卻因一名布衣寒士作了一幅從古未有,別創一格的長聯,因而跨岳陽黃鶴飛來,各有大名垂宇宙,傳千古,躋身中國為四大名樓之一。之後,又有山西永濟黃河邊的「鶴雀樓」因王之渙的一首五絕:「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又躋入名樓之一。山東蓬萊縣丹崖山,素稱:蓬萊仙景,建有一閣曰:「蓬萊閣」。蘇東坡有詩贊曰:「東方雲海空復空,群仙出沒空明中,蕩搖浮世生萬象,豈有貝闕藏珠宮。」還石刻一聯:「海市蜃樓皆幻影,忠君孝子即神仙」,蓬萊閣是六大名樓中唯一臨海屹立的歷史文化名樓。

大觀樓又稱近華浦(靠近太華山的水濱,浦者水濱也),另一說法靠近城內五華山翠湖的水濱。原來是滇池上游的一處草海,據徐霞客(游太華山記)載「出省城」、西南二里下舟,兩岸平疇夾水,十里田盡,萑葦滿澤,舟行綠水間,不復知為滇池巨流,是為草海。草間舟道甚狹,遙望西山繞壁東出,削崖排空……。這與雲南府城明(萬歷通誌)記載:「府城有西湖,在府治西,周四里,即滇池上游,蒲藻長青,人多泛舟,俗稱青草湖,後人稱草海。」均說明草海或西湖是滇池上游的一個小海。

元代時,曾就池濱島嶼,建造了水雲鄉、君子亭等,初具大觀公園的雛型。當時的滇池與草海比現在要大得多,元朝大將兀良合台開始疏鑿出海口;明代也跟隨疏運;使湖水可以渲洩,解除水患,才使滇池水位大大下降,草海中大大小小的島嶼才漸次擴大,但周圍仍是一片水鄉澤國。

元末,朱元璋派大將征雲南,摧毀了元朝在雲南的統治,並留下沐英鎮守雲南(即黔國公)在沐氏統治的近三百年中,曾在此辟設花園,供人遊憩,稍後有人在此結茅講經而修築了觀音寺。清初,吳三桂為了運糧,開鏧了從篆塘入滇池的大觀河。從大觀河到大觀樓下船處,有六角形亭門一座曰:「近華浦」這三字據傳屬吳三桂筆跡,河道一通,社會經濟開始繁榮,大觀樓就在康熙二十九年建成,同時蓋了涌月亭,澄碧堂等亭台,初時建的大觀樓只有兩層。建成後,達官貴人、文人雅士,常來登臨賦詩。但都不外吟風弄月,少有佳句,到乾隆年間,有寒士孫髯,一掃他人俗唱,寫出了一幅深具社會現實意義與雲南蒼傷歷史的長聯,驚動了整個昆明,不少人為之擊節贊賞,被譽為「海內第一聯」聞之者莫不興起登臨一賞為快,各地遊人絡繹不絕,長聯也就譽滿全國了。

長聯由孫髯的朋友余瑣捐資,原由昆明的名士陸樹堂用行草刊刻,到咸豐七年回亂時樓毀于大火,同治五年由提督馬如龍重修大觀樓為三層,由當時雲貴總督岑毓英于光緒十四年叫文人趙藩,用工筆楷書,刻出來重掛在樓前,也就是今天我們看到的岑制長聯,草書聯現仍存放在二樓,同時咸豐五年,文宗皇帝親筆以「拔浪千層」匾賜予大觀樓,使大觀樓聲譽倍增。

孫髯長聯上聯的讀法: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艇,南翔繑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洲,梳裹就風鬟霧鬢,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辜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揚柳。」

擇要釋意:上聯主在形容四方上下現實之美,起首兩句九個字,就畫出一幅遼闊壯觀,氣勢不凡的圖景,其中「奔來」兩字把水波與風景浩浩蕩蕩之地從遠處奔來眼底,靜景變成動畫。「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句是說把衣襟敝開,岸當動詞用作推的意思,幘是頭巾,雲南少數民族大多戴頭巾,敝開衣襟,推高頭巾,然後一個「喜」字,帶動了眼界的「空闊無邊」的寬大與喜悅。然後一個驚呼!「看」!將優美的歷史傳說和絢麗的地理景物,四句話便融為一體,把東面奔騰的金馬,西面展翅飛來的鳳凰,北面虹山像長蛇在蜿蜓行進,南面的鶴山,像白鶴「縞素指白色」在飛翔,用「驤、翥、走、翔」四個動詞字讓週圍的山勢「活了起來」,把靜止的大自然,妙筆點染之後,即變成生動活潑,而且充滿生命,緊接著他呼籲那些「高人韻士」(此句有些暗諷那些公卿權貴,達官顯要),在過著民間簡樸生活的商人,詩家,不妨也選個日子,來欣賞這美好的景物,踏上如螺似蟹的小島,看那蕩漾著春意的翠柳在清風中漫舞;看那婀娜多姿,恰似少女精心梳妝如薄霧般輕軟懶散的頭髮和她美麗的髮髻,這四句是在充滿對週遭景物的高尚感情,以濃墨重彩,舒發出「遊興」的感情。接著,形容更有那連天的水草,遍地蘆葦中點綴著翠綠色的小鳥輝映著燦爛的雲霞。莫辜(岑制長聯,雲貴總督將「辜」改為「孤」其意義相同)負以下四句,讓遊者從眼前的景緻,聯想到滇池附近四季的美景,以「莫辜負」帶起對四季美景的領略與欣賞,也感受到景象的開闊,消暑的快意,與豐收的喜悅,字句中帶了有稻香、花色、柳風,還有萬頃晴沙美妙,怎不令人陶醉。這上聯完全形容四方上下的空間現實的美。

下聯的讀法:

「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盡珠簾畫棟,卷不及暮雨朝雲;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

擇要釋意:下聯就古往今來的歷史作過眼雲煙的感嘆!

「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一下子從大觀樓的現實景物轉對雲南歷史的評述,從廣闊的空間寫到歷史的長河,由上聯的「奔來」與下聯的「注到」相對應,史實泉湧而來,舉起酒杯,面對茫茫的天空,不由人思接千古,感慨萬端,那些曾經顯赫,不可一世的「英雄」,現在都在那裡呢?「滾滾英雄」四個字概括了歷史上的帝王將相,下面用「想」字舉出四個例子,代表性的可見歷史面貌,「漢習樓船」句指漢武帝劉徹,為打通雲南,在長安仿造開鑿一個昆明池,並建築有樓層的大船,訓練水軍;「唐標鐵柱」指唐中宗派御史唐九征,擊退吐蕃,統一洱海,在大理立鐵柱以記其功;宋太祖趙匡胤,曾面對雲南地圖,揮動玉斧(文房中的古玩),與臣子們議論著怎樣處理雲南的問題;元世祖忽必烈曾親率大軍,乘坐羊皮筏,渡過金沙江,把雲南收入元朝的版圖;這四個對雲南有巨大影響的「雄才大略」的皇帝,他們生前,盡移山心力,建樹萬世不朽的偉業豐功,「偉」者言其大,「豐」者言其多,但都成了歷史上來去匆匆的過客,像王勃詩句中,將形象生動「偉烈豐功」,比作畫棟上的朝雲,珠簾前的暮雨,像帷幕一樣都拉不及,轉瞬即逝。就連記載他們「功勛」的「碑碣」也殘斷冷落,歪三倒四地躺在蒼茫的煙塵和昏暗的落日餘輝之中;妙在將「偉烈豐功」的轟轟烈烈,筆鋒一轉,只落得「斷碣殘碑」,前後文字的運用,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這種欲抑先揚的筆法,加強了對歷史,對文字藝術的不朽效果,給人以強烈而深刻的印象。接下來,「只贏得幾杵疏鐘」四句,通過四種眼前的景物描述,對以上歷史一個評斷,作了一個極具感懷與嘆息的注腳,除了「斷碣殘碑」之外,如今只能聽見古廟幾杵(用木棒槌鐘聲)沉重稀落的鐘聲,如磷如螢,若明若暗的半江漁火,蕭瑟零落深秋裡的兩行歸雁;一夢醒來,妳像頭枕在一遍寒霜上,什麼也沒有。這四句從歷史的角度看,就如同楊慎在臨江仙詞裡,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一樣有懷古感嘆的情懷,就現實寫景作聯的對仗與結尾來說,提昇了上下聯的氣勢,表面上好像是在寫景,實際上是整幅對聯的藝術昇華,戛然而止,所以公認孫翁的這一長聯是絕唱,更重要的是孫翁這一長聯,獨創而且突破了我國長久以來的對聯作法與形式,成就了對聯的最高藝術。

長聯的藝術造詣,三百多年來,毀譽交加,浙江巡撫程月川(雲南景東人)修改過長聯;雲貴總督阮元(號元台),也以清朝盛世的口氣修改過長聯,但被地方人士譏為「阮煙袋不通,韭菜蘿蔔蔥;擅改古人對,笑煞孫髯翁。」更有趣的是,當時大觀樓後面的觀音寺住持,凈樂和尚在寺前增建了華嚴閣,五楹三層,比大觀樓高逾丈餘,並在閣門上作了比孫聯上下支多四字的長聯,似與孫髯一較短長,凈樂和尚為雲南高僧,精通佛門禪理,且能文工詩,所作聯頗富佛家禪理,對仗工整,文情並茂,原聯與寺閣燬於火災,但淨樂的長聯,仍列為大觀樓公園的珍貴文化遺產,為享讀者,也一併刊出,與我省旅外人士共賞。

古華嚴閣凈樂長聯:

疊閣凌虛,彩雲南現,皇圖列千峰拱首,萬派朝宗,金碧聯輝,山河壯麗。視晴嵐掩翠,曉霧含煙,升曙色于丹崖,蒼松鶴唳,掛斜陽於青嶂,石廠猿啼。暫息煩襟,凝神雅曠,豁爾誆歌葉韻,風月宜人,性靜幽閒,互相唱和,得意時指點此間真面目。

層樓映水,佛日西懸,帝德容六詔皈心,百蠻順化,昆華聚秀,宇宙清夷。聽梵唄高吟,法音朗誦,笑拈花於鷲嶺,理契衣傳,儕立雪於少林,道微缽受。久修凈行,釋念園融,歷然主伴交泰,凡聖泯跡,心源妙湛,回脫根塵,忘機處發揮這段大光明。

孫髯作的長聯,好像開了一條道路,前無古人,但後來模擬者甚多,光在雲南就讀過石林、騰衝、文山、麗江的長聯。省外模作的更不乏其人,不過,這些模作,不但不能勝出孫聯,反而更能襯托出孫髯的民族氣節與高流藝術。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