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起樓塌看興衰
——朱家花園永回顧

曾永介 

民國九十九年八月十七日,筆者全家在三十多名親友的陪同下,前來雲南建水參觀最富盛名的「朱家花園」,大門口的一對石鼓,據說是守門之神,第一座庭院牆上掛着一幅建築鳥瞰畫圖與簡介,讓遊客得知整座花園的簡略概況。

「朱家花園」位於滇南建水縣建新路中段,為清末鄉紳朱渭卿兄弟所建的大型民居建築群,佔地兩萬餘平方米,建築面積五千餘平方米,分家宅家祠和庭院三部分。

整組建築呈「縱三橫四」布局,為建水典型的「三間六耳三間廳附後山耳,一大天井附四小天井,並列聯排組合式民居建築群」,共有大小天井四十二個,房舍二百一十四間,院落簷牙交錯,房舍鱗次櫛比,雕樑畫棟,氣勢寬敞,花園沼池,亭台水榭,庭蔭盆景,相映成趣,有「邊陲大觀園」的美譽。

簷牙亭榭 邊陲大觀園

典雅的通道上,有兩道圓形拱門,圓形拱門,意在告戒子孫不依規矩不能成方圓;門頭上分別題著「循規蹈矩」與「謹言慎行」等語,頗有財大氣盛的屋主,對訪客有幾分警示意味。

各大廳分別懸掛著「中將第」、「四水歸堂」、「兄弟連科」、「曾經滄海難為水」、連「高清晰數碼快像」廣告牌,也頗似一塊大扁額。

美輪美奐的「金玉樓」、「紅樓猜射」、「蘭庭」、「蓄芳閣」的樓閣內,收藏着許許多多清末民初的官服,及貴夫人們的綾羅綢緞華麗的女裝,高級的寢具用品應有盡有,文物墨寶更是不勝枚舉,本參觀團中的隴興澤兄是書法高手,在筆者的鼓動下,當眾揮毫留下「台灣同胞慕名來」署名華風的珍貴墨寶,代表本團中也有高文化水平的人物。

也有遊客留下詩句:「夏日訪臨安,欣然改舊觀。昔年軍駐地,今日作良田。械鬥之風息,人民建樂園。邊疆如此園,邦友亦同歡。」成為今日的順口溜。

某一天井中有一口古井,據說︰「當年井水竟能流出地平面,朱家所食用的水全靠此井。」所謂︰「有水斯有財」,因此朱家興旺豪富,如今因多年乾旱,故井水的水面竟比地平面低約十公分,遊客們都彎下腰去撈些水來洗手,以沾財運。

辛亥起義 朱朝瑛封將

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滇南爆發了周雲祥(建水西莊人)為首的「反清仇洋」礦工起義,起義失敗後,朱朝瑛因資助周雲祥起義事件被牽連,被迫逃亡而投靠吉林安徽巡撫朱家寶,並赴日本考察,受日本民治維新思想的影響,深感滿清王朝氣數已盡,於宣統年間(1909)返回建水,聯絡反清志士,密謀反正,1901年10月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爆發,10月31日又傳來昆明重九起義成功的消息,駐建水南校場新軍75標(團)中的同盟會員教練官趙又新,在下級軍官的支持下,於11月1日晚率兵發難,朱朝瑛等開城門接應,佔領了臨安府署和標本部,次日招開臨安各界人士會議,成立南方軍政府,公推朱朝瑛為都統,趙又新為副都統,臨安起義遂告成功,雲南省軍政府委朱朝瑛任臨元鎮統,並授中將銜。

烽煙迭起 朱家多劫難

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周雲祥起義失敗,朱家因資助周而受牽連,朱朝瑛被迫逃亡,朱家被抄。

民國二年(1913),箇舊民軍營長張和被刺,張母狀告朱朝瑛之子朱映桂為兇手,朱映桂被迫逃亡。

同年,朱朝瓊眷屬因販賣槍彈被追究,駐軍闖入朱家強行抄查。

同年,土匪搶劫「朱恆泰」,擄去金銀財物約計數萬元(銀元)。

民國五年(1916),護國戰爭中,朱朝瑛與兩廣總督龍繼光(雲南土司後裔)乃同鄉世交,且交情深厚,遂間接附袁兵敗,同時朱映桂聯合土司民兵,進攻建水城,亦為護國軍殲滅,朱家產業再度被抄沒。

民國十六年(1927),龍雲招撫的綠林南防游擊指揮李紹宗部隊進入箇舊,強佔礦山,朱朝瑛侄兒朱映椿因參與火拼,戰敗被押往昆明後槍決,朱朝瑛亦因入獄事憂忿而死。

亂世浮沈 花開花旋落

處於群雄割據的時代,硝煙亂世中的朱氏家族,雖曾盛極一時,但卻難逃最終走向衰敗的命運。

支持周雲祥和辛亥臨安起義中的朱朝瑛,是順應歷史的潮流,但在反對袁世凱竊國稱帝的護國運動中,朱氏兄弟卻逆流而動,附袁而遭失敗,在政治生涯中寫下了抹不掉的敗筆。

民國四年(1915)十二月,袁世凱在北京自稱「洪憲」皇帝,唐繼堯、蔡鍔在雲南首先發動護國起義,出兵四川、廣西討袁,當時袁世凱以「土司世襲」為餌,徵得廣東軍統龍繼光依附,其弟龍覲光被任命為「雲南查辦使」,率粵軍一部分隊伍,企圖假道廣西進攻滇南,突擊護國軍,朱朝瑛為其屬下第三路縱隊司令,帶領士兵一千七百餘名,在廣西百色以西的黃南田,被護國軍縱隊長楊杰率護國軍擊敗,龍覲光餘部也被護國軍和桂軍殲滅,與此同時,朱朝瑛之子朱映桂聯合土司與民兵,武裝進攻建水城護國軍也被打敗,戰後朱家產業再被抄沒,直到民國十一年(1922),唐繼堯始發還朱家家產。

民國十六年(1927),龍雲執掌滇政權後,其所招撫的綠林武裝南防游擊軍指揮李紹宗部進攻箇舊,是時,朱朝瑛任箇(舊)蒙(自)守備司命官,再次逆流而動,命其侄兒朱映椿(箇舊保商大隊長)等,全面嚴加防範,雙方激戰七畫夜,燒毀商店千餘間,戰死數百人,釀成失敗的慘禍,事後,雲南省政府指令解送朱朝瑛、朱映椿赴昆明囚禁,朱映椿被槍決,朱朝瑛雖被家人保釋出獄,但仍憂忿而死,朱家至此衰落。

二度參觀 邊垂大觀園

民國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筆者隨旅台雲南同鄉會一行五十餘人,在雲南省統戰部相關人員的陪伴下,再度遊覽「朱家花園」,景物大致依舊,院內多了許多盆栽鮮花,解說員口齒清晰內容豐富詳盡,尤其對朱家致富的原因剖析精闢。

簡言之,朱家花園是清朝末葉,滇南臨安府城(今建水城)富商大賈朱成藻、朱朝瑛等兩代人苦心開採錫礦,四方經商成巨富的大富豪,長途販運錫礦、雲土(鴉片)、洋紗、布匹、百貨等物,「朱恆泰」在滇、川、桂、香港、越南等地,設商號五十餘處,形成產、供、銷一體的經營網路,大力開展進出口貿易,財富迅速累聚,成為滇南屈指可數的巨富之一。

「朱家花園」自光緒初期至宣統二年(1910)起,前後營造近三十年才告落成的大型民居建築群,除家宅和宗祠兩大部分外還有庭園,因朱朝瑛參加辛亥革命有功,獲中將銜而稱「中將第」,堪稱「滇南大觀園」,被列為雲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百年滄桑 歷史的見證

百年滄桑再回首,歷史的選擇和歸屬絕非偶然,事實充分體認了它的必然性。

經過兩次的參觀,透過資料的展覽與解說員的說明,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或了解「朱家花園」的興衰沈浮,無不反應了雲南近現代風雲激盪的歷史,每一次重大的政治事件和轉折,社會形勢的急遽變化,都會直接影響到與朱朝瑛為代表的建水朱氏宗族的生存與發展,而「朱家花園」這一特殊的古建築群,就是這段歷史無聲的見證和裁體。

改革開放後,隨著旅遊業的發展,「朱家花園」經過數次維修充實,對外開放,與建水孔子廟、燕子洞連成一線的旅遊景點,與元陽的梯田景觀同為雲南紅河州重要的旅遊勝地,帶動滇南的經濟發展,筆者以雲南紅河州人的身份來報導本文與有榮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