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痕

秦草公 

踏著滇西反攻作戰驅除日寇路線──懷舊。

癸已年八月應邀往騰衝參加滇西抗戰紀念館開館儀式,承辦單位通知,騰衝天氣不佳,飛機常無法降落,最好從保山或芒市來較為安全,於是我著手四天的行程資料準備──從保山進,由芒市飛回昆明。

原因之一,是想把這次的行程與應邀參觀的滇西抗戰紀念館主題相結合,感受戰爭痕跡。

原因之二,我曾專程從雲龍老家出發,去看1939年(民國28年),我們村中每戶一工(兩子女出一工)或兩工、三工(我家九兄弟姊妹出了三個工(每工期三個月),自備糧食與工具,挖築出來的抗日生命線「滇緬公路」,可惜那次的行程從憑弔惠通橋後,逆江而上,去觀賞南方絲綢之路的怒江天險─雙虹橋,而錯失了上松山往龍陵的這段滇緬公路。

原因之三,曾執筆為田樂天團長寫傳時,經由他的敘述,守惠通橋,松山戰役到龍陵巷戰的史料文字,有多大差異,一定要去落實一下。

另一個原因是久聞其名的芒市化石公園,昆明一位老友、曾參與中印緬劃界時,運回很多奇石,放在芒市公園,後來專家認定部份都是各種化石與玉石的原石。上次從瑞麗、畹町至芒市,兩天大雨,未能觀賞到這些奇石,好像少吃了芒市的一道料理,掃興而歸!當然,此行不能錯過。

八月十四日上午十點,一出保山機場,就看見宣傳部的楊丹擎著名牌,我好像看見我的外甥女秀菊,她倆身材面貌如此相像,因此,四天的行程陪同,讓我減少很多心裡負擔,我把她當成外甥女看待,任由她依蘭斯鷹部長的交待行事。

隆陽市區及景點,我已來過數次,不再浪費時間,直奔騰越。我以為去騰衝,仍像過去一樣,爬坡、下山、左拐、右彎,須時數小時,但現在走的是國道,320高速公路,穿越幾個隧道,過怒江上的東風大橋,便到了潞江壩,楊丹建議,去參觀「公路博物館」。

此館,建在過橋上坡平頂上,建築面積很大,除了博物館以及館外的陳列之外,配套的休閒、販賣等館的建築都很大,很氣派,大概預計將來在這條抗戰的黃金路線上,有一天,會像昆明往石林的中間旅遊採購中心「彩雲之南」玉石城一樣,成為觀光採購中心,可惜今天上午只有我們三個人到此參觀。

在主館前左側一整排,陳列了茶馬古道的歷史實物如「千年馬蹄石」在雙虹橋兩頭都可以見到馬蹄印在石板上踩下的深深蹄印,但沒有這一塊令人印象深刻,蹄印踩下的深度超過石塊平面在十公分以下,真可以稱得是千年馬蹄石。另外陳列抗戰留下的坦克,吉普與各型車輛,還有修滇緬公路的石碾,與當年的名人名句名碑,當然,不會漏掉毛澤東的草書「為了幫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難,努力築路。」這幾句話,不知道是寫給滇緬路還是寫給公路局的?各種展示後面標示著「滇緬血線的遺物,訴說抗戰的壯舉」。

交通是地方開發繁榮的基本建設,參觀了公路博路館,概略瞭解我省(2011年統計資料)公路交通路網,由三縱(3,371公里)、三橫(3,100公里)、九大通道(5,161公里)、以及62條省道(10,102公里),一九九五年納入國家公路統計裡共有68,236公里,還不包括鄉鎮的30,024公里在內,全省有百分之九九,三通達鄉鎮,百分之七九、四九通達行政村都有二級公路。東西南北交叉構築而成,把週邊的省份及鄰國交通織成一張(公路網),汽車運輸比例可能是全國最高的省份,山多隧道多,可能也是各省之冠,難怪館方稱雲南的公路突破了一百個第一。

的確,六十年前,我從雲龍到下關,要走五天路,現在一個半小時即達,五年前,從下關坐滇緬公路的班車,要翻過多少高山峽谷,但今天穿越猛連隧道、騰越隧道等等約兩小時即進了騰越城。

中午,向紀念館開幕籌備單位報到後,楊丹迅速帶我們離開飯店,給我上了一課難忘的熱情──酸湯土雞火鍋。既沒有酸,也沒辣,看店裡酸湯雞火鍋的起源與用料及吃法,才知是由蕃茄等多種草藥佐料,熬出來的雞湯,火鍋湯沸騰之後,先舀一小勺嚐鮮,不嘗則已,一連喝了三碗,其味也,天下無雙,令我畢生難忘。

飯後,楊丹知道我要看什麼,車子直馳騰衝博物館,並告知這就是你所要看的文物管理所,三絕碑侯璡鐘是不是在裡面,我不知道,也沒看過。場館很大,共兩層,但分有多個展廳,從出土的戰國時代銅案,銅器以至南詔石雕,佛像,元、明、清及民初的碑碣文物,甚至各種葬具,都代表了它的歷史價值,久遠文化的多元性與豐富美,各種大小碑甚至墓碑誌太多,找了半天找不到三絕碑,但是在一個走道中間置放著巨大的「鐘」,仔細看了一下,它標示著騰衝軍民指揮使司城禁鐘明景泰元年鑄,這正是所謂的「侯璡鐘」,鐘高為1.65米,上鑄刻有精美的卷草紋、箍狀紋以及回紋裝飾,鐘身上刻有銘文一篇,無法仔細看,最後有一小段可以猜邊想:「欽參贊軍務少司馬候公璡築城池(題稱迤西所無,騰衝石城)控制一方,諸夷懾服,乃督工鑄禁鐘,以警昕夕。為立銘曰:海宇平,邊境寧,咨爾巨鏞,以時而鳴;出作入息,民安其生;以警以禁,內外肅清。夜我皇禧,億萬斯齡。」查資料,候璡是隨都指揮使李升跟兵部尚書王驥三平麗川後,以刑部侍郎官位率軍鎮守騰越築城;製鐘後留鎮騰衝的,鏞者大也,巨鏞即大鐘,鐘本無名,因侯璡率兵築城,又興水利設施,農田得以灌溉,人畜得以飲用,目前騰衝還有人叫侍郎俱水庫;當然,這口禁鐘,被騰越人名之為候璡鐘,這是對前人的德政德行的一種尊崇。

看完候璡鐘,上下兩層看了近兩小時,找不到三絕碑,回到進口處,楊丹們已久等了,但我不死心,又進到第一展區,因為這一區有很多碑碣,有李根源題,于右任書的左公孝臣殉難碑,張問德抗戰縣長紀念碑,還有黃山谷修竹篇碑五塊,以及陳子昂五言古詩,鄭板橋石竹,文徵名的山水刻碑,真假不必問,它總是前人留下來的歷史文物。在一個轉角處,我蹲下身來看到一塊小小的墓碑,有一行篆體字「明處士方田鄭公之墓」正是此碑也,之所以稱三絕者,此一墓碑的墓誌是由明代三位名人共同完成,銘文由絕意仕途,專注詩文創作的永昌人張含所撰,而由他的好友,大名鼎鼎的楊慎所書寫,隔了一層玻璃,無法看出銘文,但大體上是升庵先生用楷書寫的,偶爾有幾個行書字體出現,頂上墓誌的篆字是大理人李元陽撰寫的,李元陽也是不阿事權貴,棄仕途罷歸鄉里,楊慎罷官到雲南之後的詩文好友,為什麼這三位名人薈萃於一塊墓碑?墓主人鄭公方田是何許人也?能同時獲得這三英的文墨陪葬?據查資料,鄭公方田名鄭文英,號方田,張含跟鄭文英的兒子鄭邦浩(畫家),兩人的上一代不但同科中舉,另外還有姻親關係,方田公逝世,其子鄭邦浩趕往保山請張含題寫墓誌銘,其舅張含沒有推辭的理由,而且看樣子是樂於執筆,且錦上添花,請到了楊慎書寫銘文,李元陽篆寫墓誌蓋。

此碑,並不華麗或有誇張顥耀之處,碑由三十厘米見方兩塊大理石組合而成,碑面的四週雕了一圈卷雲紋;墓誌蓋也是用卷雲紋,把中間留出空位方格,並刻有十二生肖形象,九個篆書字嵌在十二生肖的方塊之中,樸實而有創意,但不知操刀的姓啥名諱,就其非常調和卷雲紋的總體設計,很具藝術感,所以我叫它為「四絕碑」,它在騰衝的文史上,算得上是寶貴的一碑,珍藏的一頁歷史。

下午四點多,還有時間陪我的「仇」人又一次去觀賞疊水河瀑布,太極橋,把心情再次還給大自然,觀瀑、聽瀑,心情舒坦極了,不過這次又有一個新難題出現在景區的道觀大門口,他們把舊的大門上組合字,搬到大殿作門聯,重新掛了一幅新字組合;不知其意,它是這樣寫的:

急忙中問人,回答一致「曉不得」。

次日,參加了滇西抗戰紀念館開幕並參觀精彩而又令人心酸抗戰史實,下午集體參觀了並排的火山群、大空山、小空山、黑空山,集體在小空山邊緣走了一圈,導遊小組說的好「帶點你想要願望回家」,也再次光臨了和順,晚餐後,一個人散步到官房大酒店對街的騰衝玉石城,欣賞了各式各樣的寶石、玉器、玉雕、佩件與玩件,看中意的,不必問價錢,老頭兒的口袋,絕掏不出幾十萬來,只好多看一眼,以飽眼福,也見有人堆錢提貨,佩之載之,那種滿足感,頓時湧上一聯:

玩之琭琭顏如老玉

佩者將將喜掛作冠

名門大家,貴婦鴻妻,雍容華貴之姿,照以翡翠珠光,其樂也。焉知旁觀者觀賞之樂乎!返回酒店,在彎曲的水池畔,欣賞五星級酒店的各式溱式、緬式的亭院設計與燈光秀,亦樂也。

又次曰,楊丹自駕私車,直馳下綺羅村,參觀明代嘉靖年間建築的「水映寺」。寺在村外的水尾山之麓,所以當地又叫「水尾寺」,此山亦稱彌勒山,南屏羅生壩,週邊,大小水澤圍繞著萬頃水田,登寺一望,寺與山皆映入水田中,名符其實的水映寺,是為目前雲南八大古寺之一。

此寺,依山勢逐層而建,每層的殿宇一字排開,有點像三層的金字塔,最上一層為「玉皇閤」高高在後山之上,閣前書一匾曰:「妙景天」,側門有一聯:

有情山鳥啼深樹無事閒僧掃落花

很奇怪,廟裡只有菩薩與神仙,沒半個和尚,清靜極了,從廟門往上攀,石階又高又窄;下階梯更難,累得喘不過氣來,停在名階上休息,細看手可觸摸到的下層屋頂的每一行瓦當頭,花樣各異,有圖有文,還有各式卷雲圖案,雖苔蘚滿布其上,但不失其古老藝術,這應是本寺之寶,讓我開了眼界。

車離下綺羅村,過隧道,楊丹問要不要到巴腊掌泡溫泉?忽然想起到下綺羅村所要看的明代名將鄧子龍的真跡墨寶,「月斜詩夢瘦,風散墨花香」,聽說在段姓人家珍藏著,只怪當時三個人只顧欣賞正清洗裝框的大蘿葡,忘了正事,又一大遺憾!

過隧道亦未能繞道松山古戰場,二大遺憾!

不過,到龍陵,聽了宣傳部講述,預定把松山戰役遺址,規劃成雲南西部大開發中的重點建設,打造成松山抗戰文化旅遊、教育的紅色經典景區,我一定再來彌補今天的遺憾。尤其在下(九)月三日,由中國著名雕塑家李春華先生雕塑了402尊遠征軍雕像,捐贈給松山上,除了三位典型人物戴安瀾、史迪威、孫立人三位塑像以及現齡112歲居住龍陵的付心德為代表外,其餘的雕塑以士官兵為主體,分為跪射俑、炮兵俑、馭手俑、女兵俑、娃娃兵俑以及12個方陣,以突出的材料特性,結合地理氣侯,雕塑表面抹上青苔物料,形成表面的機理效果,期能造成時光積淀。讓遊客知歷史的蒼桑,讓後人銘記中國遠征軍的悲壯歷史。興奮之餘,在旅店大堂為龍陵寫了幾幅字,其中「巍巍松山」四個大字,另一幅是賀雕塑落成的「軍魂仰止」我以中華大漢書藝協會名義落款,希望再來龍陵時,這四個大字能在松山山腳或山頂上看到它。

到龍陵,一定要看看日本頑敵在龍陵扼住我們滇緬生命線的種種,以及慘烈的三戰龍陵歷史遺蹟,首先龍陵宣傳部的徐秋菊老師帶了兩位工作人員陪去看了「龍陵抗戰紀念館」,尚未進館就見那長長的牆面上,士兵衝鋒與日軍白刃戰的巨幅浮雕,由於牆面石材的紅黑相間,令人印象深刻,在浮雕的左側,緊靠著滇緬公路轉彎處,保留了日本鬼子堅固的六角形碉堡一座,左右瞄準著滇緬公路的來去,它就是扼住我們抗戰期間滇緬生命線的「惡鬼堡」。龍陵之戰,是滇西反攻抗戰中最堅苦,兵力最多,時間最長。日本鬼子也投入最大兵力固守頑抗,最後因騰衝光復,陸空兵力的全力支援下,日本第33軍的司令官本多中將在「活到現在還沒有嘗到過如此悲痛的滋味」的哀嘆中,日軍死亡萬餘人,最後向芒市方向倉惶而逃。

紀念館在二樓,一進門,正中館方標題看板下嵌著一塊耀眼的標誌,忘了問管理員是何意,不過依照片顯示,那是以松「山」字為背景的館誌。裡面陳列的文物照片也不少,其中最令人震懾的兩張,一是松山頂日軍陣地被爆炸的剎那,濃煙蔽空,敲響日軍的喪鐘,第二張是媽媽抱著孩子在戰火中恐懼的表情,類似日軍慘暴的照片,抗戰中常看到,令人氣血沸騰。展品以龍陵地區的戰利品為主,其中比較重要有兩塊碑,一是當初立於國殤公墓的「龍陵國殤記」,由第十一集團軍司令宋希濂撰,騰衝李根源書;另外一塊主要記載第十一集團軍七十一軍攻克龍陵城區的戰鬥概略記要,這是極具歷史價值的文物。

參觀完回到看板前,管理小姐擺好紙筆,要求留下點筆墨,只好用館方的兩支中形筆組合寫了「萬世千秋」四個大字,雖不如意,但是聊表參觀心得而已。

徐老師繼續帶我們到董家溝,這家董宅建築非常精緻,門窗均是雕花圖案,有兩進,房間多,日本鬼子佔領後,為逞獸慾,把這董家搞成慰安所,以日本「挺身隊」的名義,把各個國家地區弄來的婦女關在此地,有時還被迫送到戰地服務。提到慰安婦,多個國家要求日本倍償道歉,日本就是不理不睬,越看越想越令人氣憤與傷心,日本要是不能從根本就教育、思想、儒道方面改變其國體的話,終究有一天像前京都知事在核災危機中說「上天一定會有報應」。

龍陵的參觀活動,次日早晨徐老師帶我到龍陵的特產──黃龍玉市場,不但開了眼界,還真令人賞心悅目,整個市場井然有序的從原石區、毛料區、半成品、半刨品、刨光品,一直到雕鑿好的各式各樣成品、佩件、印材,黃裡透白,透亮中兼黃;買吧帶不動,不買太可惜,只好花點小錢買了一塊尚未刨光的玩件作紀念。這個市場的規劃與販賣者的陳設,是我所看過的單一物品陳列最原始的市場,寫此稿時,特別以放大鏡看董斯璇部長名片上的那一小塊黃龍玉,雕工之美,鵝黃中帶晶瑩剔透,這塊黃龍玉的宣傳達到了最好的效果。

在龍陵期間,承宣傳部的安排與接待,臨行黃部長還是送行並陪同早餐,感激之致,最後送我到芒市,讓我在猛巴哪吧(美麗的公園)植物園(化石公園)與千奇百怪的化石,奇石、怪石,各種像形石為伍,還與悠然自在的孔雀共漫遊,飽餐了奇石之怪、玉石之美,熱帶植物的繁多,也讓樹叢中「猛巴娜吧」蚊子,飽餐了我的熱血,但是,值得!

此行,是我經常辦理兩岸書畫交流以外的一次特別受邀旅行,非常感謝保山市委宣傳部藺斯鷹部長,楊丹小姐以及龍陵宣傳部董斯璇部長,徐秋菊老師等的熱忱接待與安排,此行的心得有三:

第一:保山市在省的指導支援下,讓滇西抗戰歷史,回歸到原始面目,它不但促進了目前兩岸對歷史的融和性,也讓鐵證如山的侵略者,無以自辯,充實了滇西抗戰國殤墓園的歷史與對後世的教育價值。

第二:騰衝在我們國家的地理位置上,它是西南屏障,要邑,極邊第一城,是八關九隘七十七堡的軍事重鎮,更是人文薈萃之所,所謂:

此地極邊陲何期士氣民風不亞中原人物;

歷朝多俊彥且看桃嬌李艷皆含大造生機。

這座盛名的石城,惜在對日抗戰中夷為平地,今天石城雖不再,但新生的騰衝,再次塑造成一顆明珠,一串閃亮的翡翠,照亮彩雲之南,當你想觸摸歷史,當你想接觸世外桃園的清幽,當你想讓炎夏的一陣涼風拂面,洗心清腦,該來到騰衝作客。

第三:龍陵是一處響叮噹的地方,松山承受了抗戰千萬顆子彈、礮彈,遠征軍的數萬英靈在此高呼──祖國勝利,他們的熱血還在熱水塘瀑布峽谷中散發餘溫,氣沖斗牛,還在青柏河兩岸的巴腊掌溫泉水裡,讓您享有祖國山河的溫暖。

朋友,不要忘了滇緬公路要邑龍陵、松山,不要忘了松山與龍陵。

二O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成稿于昆明拾悅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