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的精神、唯識宗和世界性的彌勒信仰
——紀念玄奘圓寂1350年

時空居士 

2014年是玄奘圓寂1350年。玄奘(600-664)不僅是中國最著名的高僧,更由於《西遊記》而成為婦孺皆知、舉世聞名的聖僧。玄奘一生矢志不渝,追求真理、真經。由此在他西行求法的過程中客觀地記錄了眾多真實的地理、歷史。因此他是翻譯家、外交使者,同時作為地理學家兼歷史學家撰寫的《大唐西域記》為南亞、中亞許多國家保留下珍貴的歷史資料而做出了歷史性的傑出貢獻,並享譽世界。由於玄奘在中國佛教和中外交流等多方面的巨大貢獻,被梁啟超稱為「中國佛學界第一人」。

玄奘西行取經的最大原因之一是求取和研究《瑜伽師地論》。它是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唯識學派及中國唯識宗的根本經典。瑜伽師地,意即瑜伽師修行所要經歷的境界(十七地),所以又稱《十七地論》。以《瑜伽師地論》、《解密深經》、《俱舍論》等六經十一論為主要經典,玄奘和他的弟子窺基(632-682)創立了唯識宗,其代表作是由玄奘編譯出的《成唯識論》十卷,這對中國、日本、韓國的唯識思想影響甚深。唯識的基本道理就是「心外無境」,即「萬法唯識」,也就是宇宙萬有,唯識所變。其主張由三性解釋諸法實相,故又稱法相宗。唯識宗論證「我」、「法」都是「識」的變異,而不是真實的存在。只有徹底破除「我執」、「法執」才能達到真如的境界。這與六祖慧能「一切即心,心即一切」的宗旨相同,不僅與宋明理學,特別陸王心學完全一致,也與近代梁啟超的「境由心造」,「一切物境皆虛幻,唯心所造之境為真實」,熊十力的《新唯識論》,馮友蘭的《新理學》等相同。

唯識宗條理謹嚴,分析周密,非常接近科學,但法相辭彙很多,學習起來比較困難。唯識論除討論眼、耳、鼻、舌、身、意六識外,還探討了末那識,特別是建立了阿賴耶識。二者都由意根生出。現在心理學上,只研究到前六識為止。但佛法上的分析還有第七末那識和第八阿賴耶識。末那識又稱為「我識」,基本上是一種我執的作用,由此而形成煩惱的根本。阿賴耶識又稱為藏識,含能藏、所藏、執藏三義,是一切善惡種子寄託的所在。唯識學主張一切萬有皆緣起于阿賴耶識,這就密切聯繫于身心靈及宇宙的起源,具有極深的哲學和科學意義,為哲學、思維和神經科學等眾多領域提出了廣大的研究空間。

阿賴耶識中的「行」包括「聞所成地」,是廣辨五明。而五明概括了世間、出世間的一切知識。這可以聯繫於觀察、學習等科學方法。作為菩薩必須學習並精通,才能廣濟群生。「思所成地」則相應于思維、形成理論。進一步的「修所成地」和「菩薩地」就是必須考慮科學和科學家的道德、社會責任等。這是菩薩的種性、發心和應該具備的自利、利他的途徑,是世間、出世間的真理,是自我圓滿的道路和無上佛果的妙境等。其中阿賴耶識可能就聯繫於神、魂、真如等許多更深入的觀念。《瑜伽師地論》中已經有請佛菩薩的威力,《行品》中有神通行等,這些都聯繫於超心理學。

《涅槃經》稱:「如來一根能見色、聞聲、嗅香、別味、知法。一根現爾,餘根亦然。」2012和2013年夏季我們結合科學和中國傳統文化的方法,對盲童進行過兩次潛能培訓,盲童基本都能夠辨別紅黑二色,部分兒童甚至能夠分辨簡單的圖形和數位。由此筆者假設:可激發的神經細胞在不斷受到誘導和激發時可能產生新的樹突和觸突,由此連接視覺系統和其他感覺系統,並形成新的神經網路。進而提出對該假設的某些可能的檢驗方案。這是非線性整體生物學一種可以檢驗的應用,也是佛教中一種最初步的六根互用。《法華經》說:「六根清淨者,於六根中悉能具足見色、聞聲、辨香、別味、覺觸、知法等,諸根互用。」其實許多宗教都有類似的「奇跡」。這一探索可以在科學和宗教之間建立起一座橋樑。

玄奘撰寫《會宗論》3,000頌,融會空、有二宗,溝通大乘瑜伽、中觀兩派。唯識宗統一以《十地經論》為經典的地論學派和以《攝大乘論》為經典的攝論學派到《瑜伽師地論》。這與科學趨於統一的發展方向是一致的。從法拉第的電磁統一和Maxwell的光電統一到現在的強、電磁、弱相互作用的大統一,統一生物學中的結構主義和功能主義,統一還原論和整體論的非線性整體生物學等等,一直到201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項目,Higgs理論都是為了統一獲得玻色子和費米子的質量。超心理學也是研究身心靈的統一。

《瑜伽師地論》相傳是無著夜升兜率天彌勒內院,聽聞彌勒菩薩說法,返回人間後,再為大眾演說的紀錄。漢傳佛教以此經為彌勒所造慈氏五經之一,唯識宗奉持彌勒信仰。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載了印度數十個國家的彌勒信仰,由此必然影響他的彌勒情結,並且玄奘專門著有《彌勒禮贊》。

現代漢傳佛教中的彌勒佛形象源于布袋和尚。據《宋高僧傳》等記載,契此是五代時明州(今浙江寧波)人,又號長汀子。他經常手持錫杖,杖上掛一布袋,出入於市鎮鄉村,在江浙一帶行乞遊化。他身材矮胖,大腹便便,且言語無常,四處坐臥。能預知晴雨、未來等。因其總攜一布袋,故被稱為「布袋和尚」。現在中國內地的彌勒道場主要有浙江奉化的雪竇山、貴州的梵淨山、雲南彌勒市的錦屏山、遼寧的千山,這四大彌勒道場。布袋和尚兩次的揭都是:「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世人,世人自不識。」「吾有一佛軀,世人皆不識。…雖然是一軀,分身千百億。」因此有多個彌勒道場是完全正常的。

因為彌勒作為未來佛,在中國歷史上多次被造反者用為旗號,所以被當權者壓制而衰落。儘管如此,隨著布袋和尚作為彌勒的人間使者,其寬容樂觀,廣納福氣仍然深入人心,而且廣播海外。目前全世界38個國家都有彌勒文化研究會。他們不僅具有彌勒信仰,而且為佛教和中華文化的普及,並弘揚和推廣到全球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和積極貢獻。為此筆者撰寫了《彌勒贊》:「拜彌勒,天地寬,笑對人生要樂觀。匆匆一世莫太貪,北邙衰草對斜陽。贊彌勒,人莫急,大肚能容包天地。張開布袋納福氣,心安體健壽自益。棄惡揚善,正信弘揚,未來滿霞光。南無彌勒佛。」並請著名音樂家聶麗華(聶耳侄女)譜曲。

玄奘的精神就是追求真善美的精神。追求真善美與科學是完全一致的,追求真理才會有所創新,而且佛教可以在當代世界危機中發揮積極作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