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中興雲南佛教

張勇(雲南省文史研究館巡視員) 

一、虛雲和尚簡介

虛雲(1840-1959),中國現代禪宗泰斗,佛教領袖、著名詩僧、佛學大師、精神文化大師。祖籍湖南湘鄉,生於福建泉州。19歲于福州鼓山湧泉寺出家,次年受具足戒。後行腳四方名山古剎,參訪求道,足跡留遍四川、西康、西藏,曾到達印度、斯里蘭卡、緬甸等國朝禮聖跡。為報父母養育之恩,43歲發心朝拜五臺山,由普陀山起香,三步一拜,歷經三載、備受艱難,終於拜抵五臺山顯通寺。56歲時在揚州高旻寺因沸水濺手、茶杯落地而頓斷疑根,徹悟本來面目(南禪頓悟)。在終南山潛修後,赴馬來西亞、泰國、香港、臺灣省等地弘揚佛法。68歲在泰國期間,曾參禪入定九日,引來國王、大臣和民眾參拜,轟動四方。回國後在雲南弘法26年(其中在賓川雞足山14年,在昆明12年)重振雞足山佛教,興修擴建祝聖寺和昆明西山華亭寺為十方叢林。1930年90歲返福州住持鼓山湧泉寺,1944年104歲重建廣東韶關曲江禪宗祖庭南華寺,105歲重建乳源縣雲門山大覺禪寺,108歲應邀赴香港弘法。1953年以113歲高齡重建江西九江雲居山真如禪寺。1953年被禮請為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1959年秋在雲居寺所居茅棚圓寂,世壽120歲,僧臘101。

二、虛雲和尚的主要業績

虛雲和尚一生虔誠事佛,志大氣剛、悲深行苦,百城之水,萬里煙霞,坐曆五帝四朝,受盡九磨十難,忘身為法,臘高德劭,堪稱一代高僧、千秋典範。他不僅是佛學大師,也是中國文化精神的大師。從歷史的座標來看,虛雲和尚的以下業績,奠定了他在中國佛教史上的不朽地位(方立天先生語)。

(一)兼承五宗、承前啟後、演衍宗風

1、1892年在妙蓮和尚座下受臨濟宗衣缽,為第43世。

2、同年又在耀成和尚座下承曹洞宗法脈,為第47世。

3、1932年應請遙接良度和尚所傳法眼宗法脈,為第8世。

4、1933年又應允遠承興陽詞鐸禪師所傳溈仰宗法脈,是為第8世。

5、在主持重修雲門山大覺寺後,又遙承己庵深靜禪師法脈,為雲門宗第12世。

虛雲和尚一生傳承臨濟、兼弘曹洞,匡扶法眼、延續溈仰、中興雲門,以一身兼嗣五宗法脈,承前啟後,演衍宗風。他雖然身兼傳禪五家法脈,但也絕不排斥淨土、天臺、華嚴、唯識、律宗、密宗等宗派。他十分強調各宗不能角力互攻,不得自相摧殘,提倡互相揚化,圓融兼通。他多次闡發參禪與念佛的互動關係,終生提倡「老實念佛」。

(二)弘揚佛法、行跡廣泛、影響久遠

虛雲和尚認為,宗教的性質是「引導人心,趨於至善,是以移風易俗、補政治之不周。」佛教更是「括哲學、科學、宗教三者,一爐共冶。」強調佛教以「濟度眾生、使眾生脫苦」為宗旨。他在弘法時反復強調的重點,一是修心,二是因果。他始終認為,修持唯在修心,一切修法都是修心。因此,他提倡修持者要有長遠心、堅固心、勇猛心、慚愧心、懺悔心;要發善提心、戒生是非心、生死心、虛妄心。他認為,佛所說法,約而言之,則因果二字。他反復強調世間,出世間都受因果律支配,一個人乃至一個社會,若能識因果,就會自成警策,就有社會約束。若能時時念及莫造惡業,日日奉行善業,就自然會免遭苦果,而得樂果。

(三)重建古剎、制定規約、安僧弘教

因深感佛教道場廢圯、禪門衰微,律教乏聞,虛雲和尚乃發願重建古剎,中興十方叢林。他一生重建大小寺院庵堂八十餘座,興複六大名剎。極為可貴的是他流血流汗,四出弘法募化、不畏艱辛重建的每一處道場,在竣工後,就選一位住持負責寺務,自己卻悄然隱退,行腳他鄉,絕不戀棧。辛勞一生都沒有一椽私築,親手建起莊嚴巍峨的殿堂,自己始終都住茅蓬直至圓寂,其公而無私的崇高精神,令人敬佩。

在重建古剎的同時,虛雲和尚為使寺院宗教生活有章可循,以利僧人修持和僧團建設,還十分重視寺院規章制度的建設。他親自主持制定了《共住規約》、《客堂規約》、《雲水堂規約》、《禪堂規約》、《戒堂規約》、《大寮規約》、《浴堂規約》等。這些規章制度有力地保障了寺院的規範管理,推動了僧團的教制建設,較好地維護和指導著僧眾的修行。

(四)培養弟子、紹隆佛種、續佛慧命

據不完全統計,在虛雲和尚座下剃度、得法、受戒、受皈依的弟子達百萬之眾,大多分佈在我國大陸、港澳臺地區及東南亞和北美諸國。他一手重振祖庭、制定規約;一手培養僧材,晚年所到之處都興辦佛學院,培養僧才以紹隆佛種、續佛慧命。他承嗣禪宗五派法脈,如今,所傳法嗣及再傳法孫已有三、四世,達數百千人之多。其中著名的高僧有本煥、一誠、淨慧、傳印、佛源等,均擔任過中國佛協的會長或副會長,都是當代中國佛教界的中堅,他們在弘揚佛法、光大宗風、傳承中國佛教文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如今,號稱虛雲和尚法弟子的人數達上千萬人。

(五)嚴奉戒律、指導修行、千秋典範

虛雲認為,守戒是崇信佛法、學習佛法、弘揚佛法的根本。他說:「佛法之要,在於三無漏學。三學(戒、定、慧)之中,以戒為本。良以由戒生定、由定生慧,若能持戒清淨則定慧可自圓成。」他尖銳地指出:「受戒容易守戒難,如能于千百人中得一、二守戒之人,正法即可久住,佛種即可不滅。」在對傳法弟子耳提面命、多方教誨、嚴加鉗錘時,也常特別強調「以戒為本,嚴守毗尼」。他不僅教育指導弟子修行,而且還率先嚴奉戒律,堅持踐行守戒,以行動示範,指導弟子修持、解惑答疑,成為佛門弟子修行的千秋典範。

(六)詩思飄然、以詩說法、佛門增輝

虛雲和尚在禪誦之餘,對詩也時有涉獵,他常常「以詩說法、以詩開示、以詩度人」,給後人留下了大量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詩作。據不完全統計,他一生創作並流傳下來的詩歌和偈贊有390首之多,其中以偈語和七言居多,間有五言、四言、三言等,加上楹聯等,已有千數以上。在他的偈贊作品中,時而用經典警句點化、時而以情景相喻,把佛法禪理表達出來,啟迪人心,直指見性、而且語句精煉,通俗易懂。被譽為「詩絲飄然總不群」。著名學者王世昭在《記虛雲和尚及其詩》中說:「虛雲和尚詩上品甚多,頗難遍錄。」虛雲和尚的詩歌偈贊為佛門增輝、為詩壇添彩。他是與弘一大師、太虛大師等人齊名的詩僧。其茶詩極富特色,把茶香、詩意與禪境相結合,默言之境,極有旨趣。如虛雲茶詩《贈五臺山顯通寺智慧師》:「禪分祖席又開山,別有生機展笑顏;死句不拈拈活句,先賢企仰後賢攀。修心修道無如悟,談妙談玄總是閑;從此何勞山下問,烹茶挑水聽潺潺。」

三、虛雲和尚中興雲南佛教的主要貢獻

虛雲和尚中興雲南佛教的貢獻主要表現在六個方面:

(一)修復古寺

從1904年來滇至1930年離去,在雲南的26年之中,虛雲大師為雲南修復了許多古寺。首先是中興雞足山祝聖寺及西竺寺、興雲寺、蘿荃寺等大小寺院,後又重建昆明西山華亭寺、松隱寺、太華寺、招提寺等,還修復了碧雞山全山祖塔及七佛塔等共計16座寺院。其中以雞足山祝聖寺和昆明華亭寺兩座十方叢林最為著名。祝聖寺和華亭寺的振興,對雲南全省的佛教的復興具有不可估量的引導作用。各地紛紛效仿,捐資建廟,引發了以昆明為代表的興寺熱潮,使沉寂多年的雲南佛教開始從冰封狀態下被解凍出來。緊跟華亭寺擴建之後,有戒塵法師主持筇竹寺的維修工程、平光法師主持修復圓通寺、定奄修復普賢寺、映空修復壇華寺、蓮洲新建竹園寺、興建圓通寺按引殿、陳榮昌修雙塔寺、陳古逸修妙湛寺、張學智修太華寺。龍雲倡建雞足山金頂楞嚴塔,各州縣在此後所建立寺院不勝枚舉。華亭寺的重建,標誌著以昆明為中心的雲南近代佛教的振興,這是虛雲大師為雲南佛教所作出的卓越貢獻之一。

(二)整肅寺規、如法傳戒、重振道風

1、整肅寺規僧紀

虛雲大師一生戒行精嚴,定慧圓明。他中興祖庭後,屢次整肅寺規,僧紀都是從嚴守戒律開始的。虛雲大師十分重視戒律,他一生在講經說法中都反復強調戒律是佛法的根本,「戒為德本、能生慧行、成就萬行。」因此,「修學者,必須依佛戒,戒為無上菩提本。」「七眾成佛,戒為精進之基;六度攝心,戒居定慧之首,學佛不論修何等法門,總以持戒為本。」「因戒才可以生定,因定才可以發慧。若不持戒而修行,則無有是處。」虛雲大師是這樣教導學人的,也是這樣嚴格要求自己的。他住持的寺院,都必須堅持半月誦戒制度。即使到了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仍然囑咐身邊侍者,要使佛教保持興旺,保守這一領大衣,只有一個字,曰「戒」。他在歷盡艱辛建好雞足山祝聖寺之後,又親自立定規約,坐香講經,重振律儀;勸誡諸山同遵戒律、提倡教育僧眾、革除陋習。至此,佛教名山中諸寺漸漸改革,僧人著僧裝、素食,早晚上殿撞鐘誦經,保持晨鐘暮鼓,允許十方衲子掛單留宿,雞足山道風為之一振。除嚴格寺規之外,虛雲大師還主持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傳戒、講經、做佛事、租糧徵收、寺院開支、財產保管等制度,引導雲南漢地佛教寺院走上正軌,如法如律開展活動,寺院經濟來源有保障,養活一大批僧人並不斷添置法器寺產。而虛雲大師則一如既往地含辛茹苦,粗服糲食,無絲毫奢侈。

2、如法傳戒,紹隆佛種

虛雲大師還十分重視如法傳戒。傳授戒法是佛教紹隆佛種,續佛慧命的大事,無論在家修行的居士還是出家學佛的僧人,都必須受戒。他曾多次告誡學人門徒:「佛法之敗,敗於傳戒不如法。」若傳戒如法,僧尼又能嚴守戒律,則佛法將更加興旺。因此,不論所處社會環境如何,虛老都始終堅持嚴格要求,如法傳戒。1904年先後在昆明筇竹寺、雞足山祝聖寺傳戒。1922年華亭寺重建後,更是大刀闊斧地推行嚴格的傳戒活動。規定每年正月開戒堂,每期35天,由方丈主持,實行「三師七證制度」。此後,華亭寺共連續傳了28次戒。此外,筇竹寺、勝因寺、圓通寺、祝聖寺也按規定舉行傳戒活動,體現了雲南佛教在虛雲的領導下實現了振興,完成了在雲南傳授戒法、紹隆佛種、續佛慧命的大事。佛教道風因此而興起。

(三)講經弘法,培育人才

1、講經弘法

  虛雲和尚從1904年首次在雲南講經起至1930年離開雲南,先後在昆明、大理、雞足山、鶴慶、麗江講經數十次。昆明西山華亭寺建成後,逢年就在該寺講經、傳戒,使四眾弟子歡欣不已。不僅自己親自講經說法,他還邀請外地的高僧、大法師來滇講經,先後應邀來滇講經的有寧波觀宗寺主講寶靜法師、太虛大師、常惺法師、歐陽競無、陳維庚等,足見當時雲南講經弘法活動之興盛。

2、辦學培養僧才

1904年農曆9月19日觀音菩薩出家日,虛雲和尚于雞足山大覺禪寺掛牌成立滇西宏誓佛教學堂,1913年提升為滇西宏誓佛學院,直至1960年前後停辦。這是虛雲為振僧綱,提高僧眾素質而在滇興辦的第一所佛教學校,為清除雞足山濁氣,振興滇西佛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1913年,在虛老領導下的「中華佛教總會雲南支部」即號令召集諸山青年僧人開辦佛教講習所,邀請高僧及有道行學法之士講授佛學和文化知識,這是雲南進行僧才現代教育之肇始。各寺院因之受惠不淺。1935年,省佛教會也開辦有50名僧人參加學習的佛教講習所,請高僧和大學名教授為僧人學員講授佛學、國文、歷史、地理、算術、藏文等課程。

(四)成立佛教組織,保護佛教權益

1、成立佛學研究社

1929年,虛老指導雲南省佛教會成立佛學研究社,每週開佛學研究會一次,請導師指導研究,解惑答疑,或請專家演講。當時雲南僧俗兩界聽講的人很多。此外,當時省佛教會還成立通俗佛學演講團,逢初一、十五及佛教節日聘請精通佛法的高僧和社會名流演講或到各寺院宣講佛法,「以弘揚佛法,挽救世道人心」。對佛教文化的傳播起到了推動作用。

2、建立佛教組織,推進教務名理

1912年,虛雲老和尚宣導建立「雲南佛教總會」並親自出任會長,塵空、蓮洲為副會長,設總部于文昌宮。主要工作是辦佛教學校、成立佈道團及醫院等慈善事業。1927年成立雲南四眾佛教總會,王九齡為會長,虛雲、平光為副會長,其宗旨為「闡揚佛化、積極救世」。1929年,「雲南四眾佛教總會」改稱「雲南省佛教會」虛雲為監察委員,平光為會長,由雲龍等9人為執行委員。其章程規定的會務有六項:舉辦慈善公益事業,普及平民教育、提倡農工事業、設立佛學研究機構、宣傳佛教、發行刊物及講經、整理教規等。在虛雲的宣導、創辦或領導下所成立的這些佛教組織,對雲南佛教的復興,發展起著不可估量的保護和促進作用。

3、平息「廟產興學」風波

  1898年三月,清朝洋務派領袖,湖廣總督張之洞上奏清廷提出「取寺現改學堂」光緒帝批軍機處頒發各省執行,同年6月,康有為也奏請光緒帝下令各省「改廟堂為學堂」。1901年,清廷下令「廟產興學」立即付諸實施,部份寺產開始被沒收佔用設立學堂。雲南的「廟產」不僅被用來辦學,還被用於辦企業,機關、團體、會館,有的還被富商改建為私宅。全國及雲南刮起「廟產興學」風波時,虛雲正在南洋弘法募化。因事態嚴重,滇省僧眾及中華佛教總會敬安會長至電虛雲,請其速回,共圖挽救。虛雲回國後即與佛教總會代表進京為護寺產事請願。抵京住賢良寺,僧錄司法安、龍泉寺道興,觀音寺覺光等親自招待虛老,肅親王還請虛老為大福晉說戒法。當時還有許多王公大臣舊友多來探望,共同策劃上奏事,得皇帝上諭,使「廟產興學」之風遂告平息。但好景不長,民國初年,「廟產興學」之風又死恢復然。1912年11月,中華佛教總會長敬安和尚會晤北京政府內務部禮俗司長杜關,要求政府遵守《約法》,出面制止各地侵佔寺產,遭拒絕,因為據理力爭,被杜摑以耳光而於當晚圓寂引起社會公憤。1913年,為保護雲南寺產,虛雲和塵空,蓮州二和尚一起聯名向雲南軍都督府呈報成立中華佛教總會雲南支部。獲准成立後即通告全省寺院,凡有借「廟產興學」為名驅僧霸寺產者,立即向支部報告,支部向都督府請求制止。由此才使雲南各寺院和僧尼暫得相安無事。1928年,「廟產興學」之風再次刮起,虛雲、太虛、圓瑛、定安等高僧再次出面抨擊抵制;同年8月1日,國民政府頒佈條例,重申早先公佈的保護寺院財產的規定。至此,全國性的「廟產興學」風潮才算趨於平息。

(五)化解干戈,平息禍亂

1、1911年調解賓川縣署遭土匪招集民眾圍攻之危。

2、勸殷叔桓(承獻)不要對西藏動刀戈,動員麗江東寶活佛前往西藏勸說王公活佛,促成罷兵,滇藏相安無事。

3、在雞足山同李根源論辯,促使李停止毀寺逐僧之舉。李根源從此皈依佛教,數十年護持法門。虛雲與李根源的對話堪稱精彩。

4、勸誡楊天福、吳學顯招安。1918年,滇中匪首楊天福、吳學顯正要向滇督唐繼堯報復,在楚雄路遇虛雲和尚,三人一番對話,虛雲調解了他們之間的矛盾並說服楊、吳二人招安。到昆明後,虛雲又說服唐繼堯,使招安事成功,後吳學顯成為唐的得力幹將,為唐、顧之戰突襲顧的司令部,打死顧品珍,幫了唐的大忙。

(六)成立慈善機構,為滇民排憂解難

為了體現佛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濟世情懷,雲南佛教界在虛老、太虛、常惺、戒塵等高僧的領導下,開展慈善活動,為民眾排憂解難。

1922年,虛雲於招提寺後山深林拾到一個包裹,內有金銀幣二十餘萬元,當時正修建太華寺,資金十分短缺,虛老並未將這些錢留給常住用於建寺而是將其送給政府作接濟之用。同年,滇中連年受災,久旱無雨,人民痛苦,喉疫又大作,滇民死亡無數。虛雲應唐繼堯之請作佛事祈雨,果然降下大雨解旱,又祈雪治喉疫,而雪下盈尺,喉疫頓止,民眾因之脫災。

1926年,滇中兵搶住民房、擾亂百姓。秋稻熟,滇民因怕兵而不敢收割。虛雲乃往兵部協商,得其允許有僧人率領農民收谷者,兵不許阻。於是數千鄉人來寺共往、因糧不夠,虛雲及僧人與來寺民眾只得一同吃糠菜度日。鄉民見僧人與他們同甘共苦,為之淚下。不久兵退,民乃得返家,此後共同維護寺廟。

1938年,在華亭寺設立「雲棲兒童教養院」,在下院普賢寺收養孤兒難童70多名。

1939年5月,雲南省佛教會成立慈濟醫院,下設醫務所,以救治僧侶傷病員為宗旨,並在勝因寺(小西門外)設立門診部,赤貧者免收門診及醫藥費,昆明百姓受益者甚眾。

抗戰期間,省佛教會還成立了僧眾救護隊,由受過救護訓練的60名僧人組成,發給臂章、藥品,每年集中訓練兩次,隨時待命,有救護任務,即刻可出發。日本飛機轟炸昆明,市民傷亡慘重,僧眾救護隊積極參與了救護。

虛雲和尚在滇26年,以其高超之道德,深廣之慈悲,智慧的言行去化導眾生,幫助人們解除苦厄。故雲南地方官吏土民都非常敬仰他,滇中男女老少,很少有不知道虛雲和尚的。

四、虛雲和尚的文化精神

虛雲和尚在中國近現代佛教史上發揮的是興廢續絕的重要作用,他不僅是佛教領袖、佛學大師,同時也是一位中國文化精神的大師,從他一生的業績中,我們可以看到從他的言行中體現出來的中國傳統文化精神。

(一)普度眾生的大慈悲精神

虛雲和尚秉承禪宗六祖惠能大師「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的教導,一生堅忍不拔,在平凡的生活中自證自覺,在絕法中不動搖、放棄,始終在嚮往、追尋著自己的理想──普度眾生,這是一種大慈悲心。他那種「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高尚品質正是源於他以天下之憂為憂,以民眾之苦為苦的普度眾生的大慈悲心。

(二)為而不有的奉獻精神

且看虛雲和尚詩《放下最樂》:「世無一所常,知足放下強。蓋將雲作被,臥以石為床。月如額上珠,照醒夢中狂,一枕天地老,哪管世忙忙。」他真正繼承了佛教淡泊名利的傳統,把修己與度人統一起來,將自利與利他完美結合起來,主張只要身與口合、口與心合,不貪利,則「不期度人而自度人,不期利益而自利益。」他為佛教的改革和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他卻淡然處之,未嘗想過一己之私。這種達觀氣度,高貴的氣質,「把身心世界一齊放下,人我障礙一切放下」的境界,是奉獻精神的最好詮釋。

(三)「雖九死其所未悔」的愛國愛教精神

虛雲和尚的一生,始終貫穿著憂時愛國愛教,為國為教甘願犧牲的精神。他一生中經歷過多少艱難險阻,他從不動搖,為了自己的信仰可以放棄一切,為了保護佛教利益,自己甘願犧牲。充分體現了中國傳統知識份子的偉大人格和崇高的理想追求。這種愛國愛教、護國護教精神及其實踐,使他成為中國近代佛教史上的傳奇人物,成為備受世人敬仰的佛教領神、文化精神大師。

(四)忍辱負重的擔當精神

為了現代社會佛教的生存發展,他的後半輩子一直在為興修寺院、培養僧才奔波。他從資金募化、修房蓋屋、定章立制、創辦佛學院、師生生活,教師聘請及教授均親力親為,不辭勞苦。為此多次遭受非難和惡意甚至冤屈,但他能以大無畏的精神堅持之、忍耐之,勇敢地擔當,從不抱怨後悔。他常說:「即列常住,必須發真實心,要吃得苦,放得下,忍得委屈,受得委屈鉗錘。」甚至在臨示寂前,虛雲和尚仍以「勤修戒定慧,息滅貪嗔癡」告誡弟子,體現了他深邃的歷史責任感和勇敢擔當的傳統文化精神。

虛雲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佛教與眾生,將自己的生命與眾生、與佛法的興衰、與國家、民族的興衰緊緊聯繫在一起,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始終沒有停止過為眾生,為佛教奔走奉獻的腳步。他一生的業績,可謂是功追往聖,德邁時賢,「其建樹、道德、年齡、悟證之偉大高深,為近千年來罕見。」但他又只是這樣來表述自己的一生的:

這個癡漢有甚來由,末法無端為何出頭。

嗟茲聖脈一發危秋,拋卻己事專為人憂。

向孤峰頂直鉤釣鯉,入大海底撥火煮漚。

不獲知音徒自傷悲,笑破虛空罵不唧留。

噫!問渠為何不放下,蒼生苦盡那時休。

※參考書目:

1、淨慧法師主編《虛雲和尚全集》,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10月第一版。

2、純聞主編《巍巍雲居•千年真如》,中州古籍出版社,2012年1月第一版。

3、江西永修雲居山真如禪寺恭印《虛雲志和尚在雲居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