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祭蘭芳妹文

劉紹周 

嗚呼!

妹乃全家寵愛在一身之掌上明珠,上天不佑,突然駕返瑤池,千呼萬喚永無應,妹呼兄之聲亦成永遠絕響,理應兄妹相應氣相通而樂無窮,今後惟有在夢中相遇,往事如煙,只能追憶怎不令兄悲痛?欲哭無淚,妹乃兄獨一無二之至親人也!因兄妹一代僅三人,妹與仲兄及兄長,如今仲兄駕鶴西歸未兩載,妹今相繼駕返瑤池,仲兄享壽八十有八,今妹享壽恰如仲兄,且先後兩人突然過世,情況亦無異,事之巧合如斯,即仙佛亦難識破當中奧妙,何況乎我等凡人,豈非上天之巧安排?人壽之修短乃前世因,今生果乎?造化弄人如斯,莫奈何!惟有聽天由命不由人,人生最大痛傷莫如生離死別,如今妹與弟相繼去世,獨留長兄一人渡寂寞無訴之痛上加痛,傷上加傷,忍無可忍之生活;悲哉!何其不幸如斯?無語問蒼天,蒼天亦無應。時也!運也!命也!千言萬語道不盡,堪以告慰妹者不吐不快。

為兄長妹十載,當妹嬰兒時,兄長常背妹至能自行走動止,自幼至長成,同住一屋簷下,同吃、同玩不離左右,其樂也無比,男兒志在四方,兄以先慈母一生勤儉節省積蓄遺留所有,全部金飾變賣為資金,高飛遠走海外展雄圖,臨別家鄉時,妹千叮嚀,萬祝福,勉兄不計成敗務必早歸家。

世事永遠多變豈能料?天翻地覆,清算鬥爭,風暴潮湧鋪天蓋地降臨,家中所有財物全被搶奪,掃地出門,一無所有,且人人自危,個個恐怖驚懼,生命危在旦夕,呼天呼地無應,惟兄早先僑居海外,自由天地下,安居樂業,落地生根且有餘力,相繼以物資外匯源源救助妹全家穿暖食足,免遭飢寒迫害之災難,此正雪中送炭之謂也!

惟多年來每逢農曆冬至前後,兄嫂必自萬里海外歸鄉掃墓,追思祖先德澤,求庇廕後代,視祖先如生,此乃飲水思源,以表孝思於萬一,因有此一節氣成就年年必有一次與妹全家相聚一堂歡樂大團圓會,閒話家常,無完無了,永遠說不盡,談不完!因無話不可說,無事不可談,出於至公、至正、至誠、至性,出自肺腑惟妹一人,此後有話永遠無法向妹傾訴矣!交游遍天下,知心有幾人?惟妹與兄不但知心,且知心一世,喜怒哀樂與共且感應共鳴,如今空留遺恨深藏腦海,苦矣!苦矣!

兄妹感情深似海,妹時刻以兄為念,敬愛兄長之篤實,無微不備,連兄長百年後裝老之鞋均早代籌謀妥當,故特不計時日,親手千針萬線密密縫造布面布底棉鞋壹雙,自大陸遠寄海外,以表敬愛兄長之情義於萬一,但願兄長於百年後穿著穩步青雲,平安到達我佛家最高境界,西天極樂地,該鞋兄視為拱璧永遠留念。

為盡嫡子孝道,孝敬庶母,妹之生母,兄嫂屢次奔波於大陸海外,籌謀善策,以魔術手法迎接庶母前來寶島台灣,定居孝養,肩負生養死葬大任,此事羨煞台灣大陸兩地百千萬家,為人所不能為,做人所做不到之大事,此一奇蹟事,端賴兄之智慧與毅力及一片誠敬孝心,更加兄嫂同心協力,方能圓滿達成此一大責,此乃兄終生最大之欣慰,堪以告慰妹在天之靈,情長紙短,一時無法道盡千言萬語。別矣!別矣!永遠別矣!安息吧!無奈何!奈若何?但願有緣來生再相聚為兄與妹,了卻此一不世之情與義。

謹以鮮花果饌,祭奠於妹之靈前。

嗚呼哀哉!

尚饗

                           兄

                                率  全  體  至  親  悼  祭

                           嫂

  時為農曆甲午年六月一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4期;民國10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