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勝利歡騰
──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

王文 

我中華民國自日軍侵襲「盧溝橋」起(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即展開八年之英勇對日抗戰,終於打敗日本,使之宣告投降(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這是我中華民國全體軍民英勇抗戰之光榮勝利,更是日本殘暴侵華之悲慘下場;迄今驀然回首,已屆七十周年。撫今思昔,感慨良深,僅略述其要,以資紀念。

筆者係當年青年從軍之抗日戰士,目睹我國抗戰之實況,更瞭解抗戰對於我國之重大影響,諸如:蔣委員長中正領導我全國軍民對日抗戰,雖軍民傷亡慘重,國土大部淪陷,但終於打敗日本,向我中華民國繳械投降,而戮破其「三月亡華」之夢幻,更維護了我偉大中國及中華民族之獨力生存;並收復被日本侵占之所有領土(當然包括收復台灣在內);且廢除帝國主義者對我國之各種不平等條約,而昭雪了百餘年來之不堪國恥;同時又提高了我中國之國際地位,躍為世界四強之一,與美、英等列強並駕齊驅;復參與締造聯合國,而成為聯合國之創始會員國,及其安全理事會各擁有否決權之四個(中、美、英、俄)常任理事國之一(以後又加入法國)等,皆為其犖犖大者。但此等重大事件,所涉範圍甚廣,顯非本文所可盡述;故本文僅撮其要,就下列數項述之。

一、軍民歡欣鼓舞,慶祝抗戰勝利

「日本投降了,我們中國勝利了……」這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我國軍民同胞,奔相走告,踴向大街小巷之歡呼吼聲,震動戰時陪都─筆者軍校所在地之重慶;更傳遍城市鄉村,場面熱烈盛大,到處人山人海;加以敲鑼打鼓、炮竹齊鳴、真是歡天喜地,響徹雲霄;人人歡心鼓舞,慶祝八年艱苦抗戰之勝利。

蓋自日寇(軍)侵華八年以來,即以其自行製造之現代化新式武器─飛機、軍艦及坦克車等,殘暴攻擊缺乏此等新現代化式武器之我抗日軍隊(我國工業落後,僅能自行製造槍、砲、子彈及大刀等武器),以致我軍雖英勇抵抗,仍屬勝少敗多。使我國東南各錦繡河山,如上海、南京、武漢、長沙、福州及廣州等,均先後為日軍所攻陷。而且日寇(軍)所到之處,均殘暴燒、殺、擄、掠;更強姦婦女、殺戮兒童,無所不用其極;僅南京一市,即殘殺市民三十餘萬,真是毫無人性。罪惡滔天,不如禽獸。故淪陷區內之人民,很多家破人亡,倖存者亦多流離失所,相率逃難(據估計至少在二億人以上),情況之悽慘,令我同胞聞之心驚膽寒,對日寇恨之入骨;而誓願擁護我國政府,犧牲抗戰到底,以消滅日寇。是以我軍民同胞,嗣獲悉日本宣告投降,我國抗戰已獲最後勝利時,正如大旱之喜獲甘霖,能不歡欣鼓舞,慶祝狂歡?故前述歡樂場面,乃民眾本乎天性,自動自發,熱忱參與;筆者亦在其中,同享八年抗戰勝利之樂,茲雖時逾七旬,仍記憶猶新;且將永銘心中,榮耀平生。

二、蔣公領導抗戰,國家民族救星

蔣公中正總統(下稱蔣公或蔣總統),是領導我中華民國對日本八年抗戰之最高領袖。蓋抗戰期間,蔣公是我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之委員長,統帥指揮我國之陸、海、空三軍,以保衛中華民國;嗣又榮任國民政府主席,為國家之元首,對內對外皆代表中華民國,地位頗為崇高;且又係執政黨中國國民黨之總裁,握有領導制定國家施政重要政策之大權,可謂集黨、政、軍之領導重任於一身,而肩負我國家民族興亡之重責大任。故蔣公於日軍侵襲「盧溝橋」後,嗣即宣示對日抗戰,並號召全國同胞:「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南北西東,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應一致奮起對日抗戰到底,以挽救我國家民族之危亡。嗣經八年艱苦抗戰,全國軍民在蔣公之英明領導下,不惜拋頭顱、灑熱血,英勇奮戰、前仆後繼,終於打敗日本,向我國投降,而挽救了我國家民族之危亡!故蔣公是領導我國八年抗戰之最高領袖,更是挽救我國家民族於危亡之救星。茲再分述其要,以見一斑。

㈠宣告對日抗戰:

蔣公於日本侵襲「盧溝橋」後,盱衡日本侵華陰謀之險惡,認為和平已告絕望,犧牲亦到最後關頭,乃本其救國救民之大志、高瞻遠矚之眼光(智慧),與由浩然正氣所孕育之大無畏精神,及鋼鐵般之堅定意志,暨勇往直前之強毅決心,斷然為上述對日抗戰之宣示。蓋日本侵襲我「盧溝橋」之陰謀,乃在侵占我河北地區之國防要地,並意欲將「九一八」(民國二十年九月十八日)日軍所侵占之我東北三省(遼寧、吉林、黑龍江)暨早已竊據之朝鮮半島合而為一,以擴大較其本國三島尚大數倍之土地範圍,及增加無限量之豐富資源,以實現其前首相田中義一,在其上奏之「田中奏摺」中所明載之:「吾人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之夢幻。蔣公對日本此項惡毒陰謀,自屬洞如觀火,非常瞭然;因而乃於尚可抗日之最後關頭,斷然宣示對日全民抗戰,以挽救我中國及中華民族之危亡。

㈡領導八年對日抗戰:

⑴策定戰略:蔣公於領導對日抗戰之初,即策定抗日之軍事戰略為「以空間換取時間」,使入侵日軍陷入戰爭泥淖,而後再予殲滅。即:「利用我國優勢之人力與廣大之領土,採取持久消耗戰;一面消耗敵人,一面培養國力,俟機轉移攻勢,擊破敵人,爭取最後之勝利。」(見何應欽上將著《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民國七十二年版,頁十三所載)以擊破日本「三月亡華」速戰速決之妄想。此項戰略非常高明正確,八年對日抗戰,均依此戰略進行,最後果打敗日本,使之投降。

⑵編組國軍:蔣公統帥我國三軍抗戰,陣容頗為宏大,即將我中國劃分為十個戰區,並任命各戰區之司令長官,指揮所轄國軍,對抗入侵我國領土之日軍(詳見何應欽著前書,頁一○九─一二○)。且蔣公又依中共提出之國共合作宣言第四項諾言:中共「取消紅軍番號名義,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而於民國二十六年秋,將陝北之所有共軍部隊(約四萬餘人)編為第十八集團軍,下轄三個師;任命朱德、彭德懷為正副總司令,並任命林彪、賀龍、劉伯誠為師長,編入第二戰區,歸司令長官閻錫山指揮(見何應欽著前書,頁四四七)。故中共之軍隊,亦由蔣公任命其將領,並在蔣公領導下參加抗戰,毫無疑義。

⑶統帥抗戰:蔣公統帥各戰區司令長官,對入侵我國大陸領土之日軍,進行英勇之浴血抗戰。八年之間,先由上海之「淞滬會戰」(此役最為慘烈,我國軍投入約七十萬兵力,死傷人數約三十萬;而擁有精良現代化武器之進攻日軍,亦投入約三十萬人,死傷約五萬人。蓋我國軍裝備落後,與日軍火力相差懸殊,全憑英勇意志,誓死殺敵救國,故能與日軍血戰三個月,徹底擊破日本「三月亡華」之妄想。參見《榮光周刊》一○四年五月二十日第四版所載)較小範圍戰場開始,逐漸擴及我大陸腹地東西寬約三千公里,南北長約五千公里之大戰場;另尚有滇西及緬甸戰場等;戰爭規模之廣大,乃為我國五千年來所未有。

在八年抗戰期間,我國軍以劣勢裝備,與現代化之日軍浴血奮戰,計大型會戰二十二次,及小型會戰鬥四萬餘次;死傷官兵三百餘萬人,人民直接間接死傷者,更達二千萬以上(詳見何應欽著前書,頁四○三)。且大陸之淪陷區已幾成焦土,真是我國史上之空前浩劫,言之何其悲憤!所幸終於打敗日本,向我國繳械投降,已昭雪自甲午戰爭以來之國恥。

㈢打敗日本聖戰:

蔣公領導我國抗戰,打敗殘暴侵華之日本,乃為我國歷史上最艱苦亦最光榮之民族神聖戰爭,每個中國人均應同感光榮與自豪。同時我國於單獨對日抗戰四年餘後,適日軍於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八日偷襲美國之珍珠港,開始爆發與美國之太平洋戰爭,我國國民政府隨即於同(十二)月九日,正式對日本宣戰,而與美、英併肩對侵略之德國、日本及義大利軸心國作戰,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反侵略之民主同盟國(共二十六國,其餘各國除蘇聯外對戰爭均微不足道,但則成為爾後成立聯合國之會員國)。嗣我國又賡續抗戰近四年,但美國之對外援助約二百億美元,卻只予我國援款五億美元,所占比例甚微(見何應欽著前書頁,頁四○五)。故我國仍以自身力量,艱苦奮戰。惟我國堅持抗戰到底,始終一貫,使近百萬之日軍陷入我大陸戰場之泥淖,而不能開赴歐洲與德、義軍會合對英美作戰,解除了英、美軍隊在歐洲戰場覆亡之隱憂,亦即幫助英、美之同盟軍在歐洲戰勝德、義軍隊之最大貢獻。因而我國能在戰時即躋身世界四強,提升空前未有國際地位與禮遇,實賴蔣公此項英明卓越之決策,有以致之。

以上觀之:蔣公總統中正,是領導我國八年抗戰,打敗日本之最高領袖,是挽救我國家民族危亡之偉大英雄,事證至為昭然,足堪垂範千秋。是以名史學家唐德剛教授評價蔣公謂:「蔣中正是我國民族史上千年難得一遇之曠世豪傑,民族英雄也─五千年來,率全民,禦強寇,生死無悔,百折不饒,終將頑敵驅除,國土重光,我民族史上,尚無第二人。」(見聯合報編著《被遺忘的戰士》,頁十九)可謂公正客觀,足為定論。

三、收復日據嶺土,歡慶光復台灣

民國四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戰敗宣告無條件投降後,其半世紀以來侵略我國之所有領土,我國均已全部收復。縱其中有馬關條約所割讓之台灣、澎湖,亦因我國對日宣戰而廢止失效,故我國當然可據以收回該被竊佔之固有領土台、澎。況蔣公總統曾應美國總統羅斯福之邀請,偕同夫人蔣宋美齡女士,於民國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赴北非埃及首都開羅,會同英國首相邱吉爾,舉行蔣、羅、邱三巨頭之同盟國會議,獲得一致意見,並正式發表公報曰:「我三大盟國,此次進行戰爭之目的……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台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我三大盟國將堅忍進行其重大而長期之戰爭,以獲得日本無條件投降。」又復於民國三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波茨坦」發表聯合宣言謂:「余等美國總統,中國國民政府主席及英國首相,代表余等億萬國民,業經會商並同意……八、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施……十三、吾人警告日本政府,應立即宣布所有日本武裝部隊,無條件投降。」(以上公報及宣言全文,載何應欽著前書,頁三六三、三六五、三六六)嗣日本政府果依此宣言,宣告無條件投降,解除所有日軍武裝,而結束其侵略戰爭。足見此等公報或宣言,業經雙方當事國一致同意,並付諸實現,自當然具有國際公法之實質效力,理至昭然。乃仍有異心份子,肆意對之詆毀,無異自點蠟燭,欲否定普照大地之陽光,徒見其無聊或另有歹意而已。故我中華民國依此宣言,受降並解除在台日軍武裝,而收復被日本侵佔之固有領土台灣、澎湖,自完全合法有效,殊不容異心份子,再無事生非。

由於蔣公領導我國八年抗戰之勝利,始能光復台灣,重回祖國懷抱;亦始能獲得中華民國在台灣之繁榮發展,與目前舉世稱譽之民主憲政。故我們固應歡慶光復台灣,更應飲水思源,感念並崇敬蔣公總統,及抗戰之先烈與將士們;更應效法他們為國犧牲奉獻之精神,精誠效忠中華民國,矢志服務人民。

四、總統頒發徽章,表揚抗日戰士

今日尚在台灣之抗日戰士(約八千餘人),已成邁入暮年之「抗戰老兵」。他們曾穿過槍林彈雨,走遍骨嶽血淵,為挽救我中華民國危亡,維護我民族獨立生存,不惜犧牲,英勇奮戰,而與入侵日寇作殊死之戰鬥!終於打敗日本,獲得抗戰勝利。他們─抗戰老兵之天職已盡,足可俯仰無愧;亮節高風,別無他求。

乃總統馬英九先生,為感念抗日戰士對我國家民族之重大貢獻,業於中華民國一○四年七月七日,我國對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之前夕,製作「抗戰勝利紀念章」,頒發給在台之抗日戰士,並於所附「抗戰紀要」中說明:「政府今年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復七十周年,特別頒贈參戰官兵抗戰勝利記念章,旨在彰顯官兵犧牲奮鬥的精神,與保國衛民的貢獻,讓國人永遠崇敬感佩……茲代表全國同胞,向抗戰先進致上最敬禮」等語。實則馬總統之本意,應係鼓勵全體國民,效法抗日將士,為我國家民族犧牲奉獻之大我精神,對今後我中華民國各方面之興革發展作最大之貢獻,用心至為深遠;而非僅在表揚抗日戰士而已。

筆者係昔日青年從軍之抗日戰士,亦奉頒「中華民國抗戰勝利紀念章證明書」,載明:「王文先生,曾參與對日之抗戰,犧牲奉獻,功在國家,特頒發抗戰勝利紀念章壹座,以昭尊崇。總統馬英九,中華民國一○四年七月七日」,及「抗戰勝利紀念章」一座,茲將其影本附後(如圖),分享鄉親。藉誌在抗敵禦侮,救國救民之大時代中,雪泥鴻爪之義而已。

結語

我國對日本之八年抗戰,乃係被迫以弱擊強之殘酷戰爭,幸賴最高領袖蔣公中正之英明領導,三軍將士及全國同胞之奮戰犧牲,終將入侵我國錦繡河山之日軍打敗,繳械向中國投降,而維護了我國家民族之獨立生存,國家領土主權之完整,故乃為我國曠古以來最偉大之民族聖戰。值此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之際,願我同胞均應向抗戰統帥蔣公中正及全體之先烈將士們,表示衷心崇高之敬意。同時吾人更應清楚瞭解,日本之軍國主義者,自甲午戰爭以來,即是侵略我國之罪魁禍首,實為我中國之世仇大敵。前述日本首相田中義一,自白日本侵略中國惡毒陰謀之「田中奏摺」(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奏,原文約五萬餘字,詳見何應欽著前書,頁四○九─四四五)即為明證。故海峽兩岸當局,均應提高警覺,積極加強現代化國防建設,以防制日本軍國主義之再起,甚至其更勾結其他帝國主義者,謀圖侵犯我中國及危害亞洲之和平。

吾人更期盼台灣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之當局,均應記取我國對日抗戰之慘重犧牲的血之教訓,能早日實現和平統一;俾團結海內外之全體中國人,致力於中華民族之偉大復興,共同為締造二十一世紀之偉大新中國─富強康樂、民主自由,而戮力效命。期使我偉大之新中國,永遠雄據東亞,以保護及造福億萬同胞,並維護亞洲及世界和平。更祝福我偉大之新中國:與青天並壽,與白日同光;千秋萬世、永垂無疆。(民國一○四年十一月三日於台北)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5期;民國10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