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勝利的戰略意義

楊華山 

一、前言

中國八年抗戰,由蔣委員長領導,不顧任何艱難困苦,堅持到前後勝利,取消不平等條約,成為四強之一,無庸置疑!

中日戰爭之導因:滿清末年,朝廷腐敗,紀綱不整。民國初年,軍閥割據,擁兵自重,根本無人顧全大局?更不知世界潮流在變?在朝在野,渾然不知?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即窺破時機,秣馬厲兵,至少作了「卅年的戰爭準備」,企圖憑藉其武力,提出「三月亡華」的侵略美夢。從整個局勢來看,日本雖精於「計算」,可惜缺乏有遠見的政治家?隨後才由「狂熱的軍國主義份子」操控,發動軍事冒險,結果是先勝後敗,招致亡國。

二、抗日戰場區分

㈠東線:中國東北、華南、華中、東南沿海,包括兩廣、港澳、台澎地區。

㈡西線:川滇黔、越泰寮印緬及星馬地區。

三、中日雙方會戰,兵力編裝部署

㈠國軍:約三百五十萬(不含地方部隊),缺乏現代裝備:如飛機、戰車、重砲、艦艇、防空雷達、高砲;投入戰場,多以步兵為主。

㈡日軍:超過一百五十萬兵力。多訓練精良,編裝配裝備,多現代化:飛機、戰車、船艦、自走火砲、重行裝備,一應俱全,火力射程、相當精準。其戰場用兵,能陸空配合,步砲協同,相當有效,參謀群之計畫作為,也相當精實,企圖稱霸亞洲,信心滿滿。

四、東線戰場,規模較大

如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台兒莊會戰,投入兵力多以一百萬計;長沙會戰、崑崙關會戰,投入兵力也多達一百至三百萬人以上,場面之大,令人驚異,各戰役已有專家編撰,不另詳述。

五、西線戰場,狀況特殊

日軍在東線受阻,無法突破,改由南方進兵,入侵緬甸,企圖貫穿滇、川、黔,越過高山、河川,進攻昆明,威脅抗戰「大後方重慶」。

英屬緬甸雖有皇家陸空軍,以往多以殖民者高姿態、紳士派頭出現,曾幾何時?受到「東方黃猴子的日軍」猛衝猛打,竟然毫無抵抗能力?節節敗退,吃足了苦頭。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三天,中國政府應盟邦之邀請,第一次派出軍隊,三個軍兵力,命名「遠征軍」。司令長官先是陳誠,後是衛立煌,再次是羅卓英,實際掌控由崑崙關大捷的杜聿明將軍指揮。當遠征軍部隊到達中緬邊境,受阻停留。其原因是英軍駐緬司令官韋維爾將軍志大才疏,判斷錯誤,對日軍攻勢很不在意,深怕中國軍隊染指緬甸,影響權益。此時,日本軍發動猛攻,佔領緬境各重要據點和城鎮,先機盡失。這位老大不堪的英軍指揮官,發覺苗頭不對,才準遠征軍進入緬甸,可惜戰機晚了一大段。

曾參與該次遠征的華心權將軍,看到部隊入境緬甸已是高溫天氣,還穿冬天的大棉衣,下令拆除棉花,使衣著涼爽,行動方便。另一位李滿寶班長,隨軍行動,進入緬甸境內,毫無預警,先頭部隊即與敵軍發生遭遇戰,主力未曾展開,佔領戰術要點,雙方即交火,互有傷亡,國軍準備不足,傷亡最大。隨後在緬境各戰場,國軍因裝備劣勢,補給不濟,受到相當大的損害。

值得一提的是由孫立人將軍指揮,步戰協同,奇襲「瓦魯班」奏功,將日軍一個師團殲滅,並解救了七千被圍英軍及傳教士,揚威異域,中外同欽。

從緬甸戰場發展,依戰略觀點,全面評估,分級研判,遠征軍指揮官杜聿明,認為少了充裕後勤補給,又缺現代化裝備,無法有效阻擋日軍攻勢,為保存實力,退回國內整補,謀求以後東山再起。

這個決定用意雖善,似乎欠缺配套措施;大軍團撤退,也要參謀週密的計畫作為,撤退幾條路?通過地形要點,河川湖泊之橋樑通行,載重車輛之運輸,障礙特殊地形之通過,掩護偽裝,通信聯絡,防空反伏擊,沿途之野戰宿營,糧彈之補給站,醫療救護,地方情報,土人嚮導運用,天候氣壓變化,蛇蟲防備,方向之維持判定,似乎相當缺乏?

通過野人山林木密佈,不見天日,胡康河谷,世界最雨的地方,事先一無所知?有的部隊又缺糧,野菜充飢,更糟的是迷失方向,在原始森林繞了幾圈,又回到原點,走回頭路,軍圖指北針,完全失效?(例如:軍圖區分:地球五一帶、R區、UTM座標,五萬分之一,兩萬分之一,東經幾度、分秒,北緯幾度幾分秒,使用指北針要離開磁場、鐵器、金屬類)情報參謀部是高智慧的,優秀人才,怎麼連方向維持都弄不清楚?還不如大字不識一個的當地土著。

某年,因任務需要,找土人給錢帶路,從緬北西盟到泰邊老羅寨、迴鐘坡,沿途經丹陽、萊島山、萊莫山,過大江,再上卡瓦山,過山谷再過鎻鴨江,經猛研、猛固、猛叭,再到老羅寨,再轉迴鐘坡,途中十四、五天不見人家,連個「鬼」都沒有?土人憑日出日落、月光星辰,判定方向,誤差不過幾公里。參二人員與土著相比,差多了!

書歸正傳,撤退部隊沿途病死、餓死、失蹤、不計其數?一個師最後到達國內,折損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付出代價太高昂。英軍也有「鄧扣克」大撤退,但計畫週全,集中軍艦民船,一舉撤離二十萬人,回英倫後再整補訓練,充實戰力日後反攻登陸歐洲,成了擊敗納粹德國的生力軍。兩相比較,遠征軍之撤退混亂傷亡,簡直不可同日而言。

另有一段不為人知的秘辛,一位資深外交官透露:蔣委員長接受美國總統之邀,出任中國戰區(主要是印緬)最高統帥,指揮印緬作戰,當然只是個形式,參謀長先是史迪威,因合不來,後換魏德邁,相處良好。蔣委員長因遠征軍出國作戰,放心不下,七次飛臨緬甸上空,一次被日軍情報偵知,即派出戰機準備將其擊落,委座及宋美齡夫人由侍從官幫忙穿傘掛扣,準備若飛機中彈起火,即行跳傘。蔣委員長畢竟是軍人,異常沉著,還在批示公文,陳納德接到信息,立刻令飛虎隊戰機緊急升空前往緬甸上空「護駕」,在千鈞一髮之際趕到現場,擊退日機,使委員長座機平安返航,安全降落。

其次,在緬甸某處,緬甸獨立運動領袖翁山,穿著大禮服晉見蔣委員長,請求准許戰後緬甸獨立,撤出中國軍隊,委員長一口答應。翁山:「請委員長給個字條。」委員長拍拍胸脯:「我人格擔保!」當時如提條件,要收回景棟、臘戌、八莫、密支那、江心坡、野人山,翁山毫無實力,也不敢反對。遠征軍打了仗,死了人,什麼都不要,很遺憾!

六、第二次重組遠征軍

挑選精銳部隊,空運到印度「藍姆迦」基地受訓,接受美式教育,有設備良好的師資環境,有更好的生活食物,營養豐富的衛生美食,士氣大振,戰志高昂,多準備開往前線,一展身手。

一九四三年十月到一九四四年八月,中國駐印軍反攻緬北,先後克復緬境重要據點,戰鬥最激烈一役是:中美陸空聯合、步戰砲協同,將地面負隅頑抗的日軍打成一片火海,完全摧毀其抵抗力。而後光復緬北重鎮密支那。

一九四四年十月到一九四五年三月,中國駐印軍順利反攻緬中戰役,從整個局勢看,已取得戰場主動權,盟軍協同作戰,補給支援密切,士氣旺盛,先後光復了曼德勒、臘戌、南坎、在伊洛瓦底江上游大片地區,掌握了陸空優勢,這對日後滇西殲敵,大有幫助。

七、滇西戰場

㈠日軍佈局:

除佔領騰衝城外,並將兵力佈置到片馬、高黎貢山、南北齋公房。高黎貢山標高三三七四公尺,空氣稀薄,寸草不生,又缺氧氣,以戰術而言,超過地平線五百公尺,並無戰術價值。日本軍如此佈署,不是「死守」,是等待後續兵力集結,再渡江進窺昆明,威脅抗戰大後方。但其企圖並未實現,原因是他的兵力、糧彈、多已斷絕。

㈡騰衝之攻城,最為激烈!

  遠征軍第二十集團軍,由陸軍中將霍揆彰指揮,下轄五個步兵師。

  日軍一四八聯隊,由藏重康美大佐指揮,下轄三個步兵大隊。

作戰經過:

國軍集中兵力,先清除界頭、南北齋公房之敵,高黎貢山作戰、缺氧,缺裝備、諸多不便,後來仍然克復,日軍據險力守,國軍傷亡不輕,後有「空援申請」戰機飛來炸射,日軍多處據點被炸毀,殘敵仍然頑強對抗,以是「大家拼命」將日軍據點逐次攻克。

日軍也因補給斷絕,無糧、無彈、無水、又缺氧病傷增加,已飢餓不堪,「誰說人肉不能吃」?日本軍拉出黑大便,經查是山上日軍餓壞了,切下同伴屍體屁股、腿肉充飢!「吃自己人」?日軍到此,已窮途末路。

滇西七、八、九月,正好是雨季,由印度洋吹來的季節風,潮濕多霧,因而雨量豐富,導致滇西各河川水位暴漲。國軍獲得適當的補給裝備,士氣旺盛,追擊日軍像趕山羊一樣跑。奇怪!日軍也不回頭還擊,或找據點抵抗,他們歪歪倒倒的,拼命往江邊跑,到達水邊,紛紛往前投江而亡!「聰明日本人,做了最笨的決定?」這跟「訓練有素,效忠天皇,武士道精神」完全無關,是現實環境逼急了!別無選擇的下場。事後查詢,原來日本軍長官用「愚兵政策」恐嚇:「被中國兵抓到、要挖眼、要剝皮。」日本兵很服從、信任長官。心想「挖眼要死、剝皮要死、投江也是死,死定了!乾脆一了百了。」「愚勇」的結束生命。愚兵心戰是生效了,可是到今天,徒留人間笑柄!並不光彩!

以是國軍順口溜:「高黎貢山打一仗,嚇得鬼子跳龍江。」

至此:瓦甸、江苴、南北齋公房、高黎貢山之敵,全部肅清,集團軍縮小包圍圈,計畫攻城。

用兵前奏:攻擊掃蕩騰城週邊敵據點,如飲馬水河、觀音堂、老草坡、文筆山、飛鳳山、來鳳山之敵。最艱難戰鬥是攻文筆山,日軍堡壘深藏不露,隱蔽偽裝良好,先頭部隊攻擊傷亡慘重,筆者同村趙家四,中士代副班長領軍攻擊,被敵狙擊射中倒地,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後續部隊用彈幕射擊,徹底摧毀敵人洞穴,再步兵攻擊,奪取目標。

來鳳山居高臨下,敵人視界良好,火網編成,已無死角,對攻擊部隊非常不利!後來研判,反覆沙盤推演,用傳統方式攻擊,很難奏效!改變方式,陸空協同攻擊外,地面部隊區分:主攻助攻,依地形調整用兵。

攻擊開始:空軍密集作戰,先掃射,再轟炸,投彈五千枚以上。地面部隊陸空配合,利用空間,將火焰噴射器射入洞內,敵人能抗炸,不能抗燒,紛紛像火燒豬一樣往外竄。遠征軍在洞外已上好刺刀,端著美製衝鋒槍就等這一刻,敵人一出洞,身上還冒煙,一排機槍掃射,這些在騰城作惡多端的日本鬼子,紛紛倒地去見了閻王。

騰衝週邊據點全被攻克,集團軍參謀部計畫攻城,唯參謀作業似嫌粗糙,也不夠踏實,戰術思想也過於「傳統」?造成以後傷亡慘重!

日軍在騰衝城兩年時間,建築工事,堡壘密佈,地下有通道,儲存糧食、彈藥、被服、裝具、營妓等一應俱全。日軍訓練精實,堡壘與城牆的射向距離、彈著點、拂曉和薄暮的光度、風速、彈道低伸,一定做過精確的測量,槍枝的表尺、罩門調整好,射速、子彈上膛,對準爬梯子的攻城部隊士兵腦袋,上去一個下來一個,上去兩個,掉下一雙,射擊奇準無比。

遠征軍指揮攻城,所思考還是弓箭時代的方法,一路不行二路,二路不行四路,甚至八路、十路、端出「人海戰術」?殊不知敵人以逸待勞,使遠征軍平白犧牲不少戰力,協調盟軍空中支援,出動重轟炸機,投下五百磅炸彈,輪番炸射,都未能將城內堡壘全毀。五百磅炸彈輪番炸射,能承受的工事,筆者所見,只有金門地下坑道可以,其他地平上的建築很難承擋。因爆炸震波,在威力半徑內,耳鼻喉、心臟血管會受到相當大的傷害。

城內被炸,突出部分,多已夷為廢墟,敵人大部份傷亡,少數仍頑抗。部份工事未被摧毀,可見日本工兵的野戰築城「相當堅實」,如有民伕參與作業,完工後,不是槍斃,就是活埋,其中奧秘、技巧,無人知道。一次是歪打正著,一枚炸彈落下,很巧竟將聯隊長藏重康美團幕僚一併炸飛,當時不曉,事後才知。日軍指揮系統健全,聯隊長掛了,大隊長指揮,接次是中隊長、分隊長、小隊長、班長、伍長指揮,有條理一點不亂,其他國家,主將去了,就群龍無首,亂作一團。(值此,國軍的步兵操典,指揮綱要,聯參作業都應認真檢討修正)

騰衝城內日軍的殘兵敗將,在「空中無補給,地面無支援」下,已到了彈盡糧絕,山窮水盡,一切瀕臨絕境了!在遠征軍五個師的圍攻下,戰力殘破,日軍固守待援的美夢,也灰飛煙滅,剩下不到一百人的日本軍神情沮喪,舉手投降了。

什麼戰不敗的「大日本皇軍」成了謊言?

後面還有近五十名「慰安婦」,經查有台灣人、朝鮮人,都是強征、拐騙而來的受害者。國民政府遵照國際公約優待戰俘、妥善處理,事後均遣送回國,那些「挖眼、剝皮」的鬼話,不攻自破。

同年九月十四日十點,騰衝城內升起青天白日旗,軍民歡欣鼓舞。

騰衝城收復:

遠征軍傷亡:九一八六名(忠烈祠名錄為準)。

日軍傷亡:三千餘人(另俘虜及慰安婦不計在內)。

戰場:週邊統計傷亡高達一七二五○人。

戰損比較:

地平線堡壘攻防:一比五,島嶼攻防一比七,高山地帶反騰衝週邊據點攻防超過一比九,甚至高達一比十、一比十五,犧牲之大,令人驚訝!

中國遠征軍本著軍人使命,以殲敵為目的,不畏犧牲,前仆後繼,終於獲得最後勝利,其志節、其精神,令人敬佩有嘉,陣亡官兵,赤膽忠魂,永鎮河獄。

㈢龍芒之戰

由遠征軍十一集團軍,先是宋希濂,後由黃杰指揮。

松山日軍指揮官:金光惠次郎。

松山陣地又名「拉孟守備隊」。日軍戰場歷時兩年,構築堅固陣地,堡壘群密佈,大小松山、黃土坡、陰登山、大啞口、滾龍坡、大寨、黃家水井、馬鹿塘、甘地,日軍工事堅固,地上鋪設地雷、陷阱等障礙物。日軍師團級指揮官松山佑三曾誇下海口:陣地是東方的「馬奇諾防線」,中國軍想攻下,非死十萬人不可。

中國遠征軍不顧艱難,將日軍陣地逐次攻克,尤其第八軍是主攻,先是軍長何紹周,李彌將軍為副,主陣地累攻不下,後由李彌將軍提作戰構想:用土工作業,由工兵執行,將主陣地山底掏空一個大洞,再協調美軍顧問斯貝特上校欣然同意支援此案,由加拿大空運來十頓黃色炸藥填入坑道,引爆時將主陣炸成灰燼,日本指揮官未在現場,逃過一劫。但指揮所陣地全炸飛!主陣地炸毀,遠征軍展開攻勢,幾經艱苦戰鬥,甚至白刃戰,血染戰場,日本軍金光惠次郎以下官兵已傷亡殆盡,六日七時被砲彈炸得粉碎,第八日結束松山戰役。

十八日守備隊,日軍殘敵所剩無幾,已知命運到盡頭,死神即至,以是燒毀軍旗、關防、文件及密碼本,最後全軍覆沒。

其他各據點之攻擊,為減少犧牲,多是照軍圖標示,用輕重砲兵算好之距離,行彈幕射擊,把敵人陣地打成一片火海,摧毀所有抵抗力,再行步兵攻擊,寸寸血淚,「草鞋兵」的鮮血染紅了戰場!敵軍糧彈兩缺,傷病死不斷增加,連一個援兵都沒有,只是為「顏面」掙扎,全無勝算希望,最後全軍覆滅。

此時,太平洋美軍已完全掌握戰場主動,實施躍島戰術,空軍B-29轟炸機,飛臨日本東京上空扔炸彈,日本帝國命運來日無多?

龍芒光復後,國軍會師芒友,打通中緬公路,為宣揚國威,再在中緬邊境畹町舉行通車典禮,還請由重慶遠道而來的中央大員宋子文先生主持,各高級將領及盟軍代表參與盛會。

龍芒古戰場,鳥飛不下,天陰而濕,鬼哭山河,回憶慘烈肉博戰,血洗滾龍坡,怎不令人驚心動魄?鐵石心腸,也為之淚下!

滇西大局終於底定,雖付出極高昂的代價,在中國抗日戰史,仍有崇高的價值。

結語

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年,是整個海內外,中華民族的榮耀,國民革命軍才是「中流砥柱」,力挽狂瀾,血肉長城,對日作戰,最後獲得勝利。忘戰必危,好戰必亡,警惕自己,也告誡敵人,不可重蹈覆轍。當然不是挑起反日仇日情結,那對世界和平,並無助益。

日本在二戰後,部份政客自知前人錯誤,理屈心虛?只說反省,不敢「認錯、道歉」,這部份人「頭殼壞了」?真應深度反省,以免自誤誤人。

更期望兩岸史學家,本諸良知良能,秉春秋之筆,嚴是非之辯,面對「正史」。上承千古,下啟百代,為後世子孫,作千秋明證。知識份子道德勇氣,更當在此表露無遺,勉乎哉。

參考資料

1、滇西抗戰史。

2、中國駐印緬遠征軍。

3、史編局部份資料。

4、參加遠征軍實戰老兵。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5期;民國10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