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與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

尹侖、鄭燕燕 

摘要:

  七十年前,由雲南各民族共同組成的抗戰聯軍開赴抗日前線,與日寇展開了浴血奮戰,為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為維護中國多民族國家的統一和完整作出了自己的貢獻。長期以來,對抗日戰爭的研究往往集中在宏觀背景下的大事件、大戰役,或者著名的軍事將領和政治人物,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了少數民族與抗日戰爭的研究。本文基於歷史人類學、民族學等學科,以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抗戰為例,分析這支軍隊的民族特點和構成,探討少數民族在抗日戰爭中的角色、作用和地位,緬懷各少數民族抗戰先烈在抗日戰爭中的豐功偉績。同時,本文認為通過對雲南各民族將士抗戰的研究,突出中華各民族兒女在抗日戰爭中的犧牲和奉獻精神、榮辱與共的愛國主義精神,這對維護中國作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和諧、穩定和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為在新的歷史時期構建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奠定歷史基礎。

關鍵字:抗日戰爭、雲南、少數民族、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

2015年,是中國各民族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七十周年。七十年前,由彝族、漢族、回族、白族、納西族和藏族等多個民族組成的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開赴抗日前線,在包括台兒莊大戰等的抗日戰場上,這支軍隊戰鬥意志堅定、戰鬥力力頑強驍勇,與日寇展開了浴血奮戰,為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為維護中國多民族國家的統一和完整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但是,長期以來對抗日戰爭的研究往往集中在宏觀背景下的大事件、大戰役,或者著名的軍事將領和政治人物,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了少數民族與抗日戰爭的研究。因此,本文基於歷史人類學、民族學等學科,以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抗戰為例,分析這支軍隊的民族特點和構成,探討少數民族在抗日戰爭中的角色、作用和地位,緬懷各少數民族抗戰先烈在抗日戰爭中的豐功偉績。同時,本文認為在當前黨中央提出構建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的號召下,通過對雲南各民族將士抗戰的研究,突出中華各民族兒女在抗日戰爭中的犧牲和奉獻精神、榮辱與共的愛國主義精神,這對維護中國作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和諧、穩定和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為在新的歷史時期構建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奠定歷史基礎。

一、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形成的歷史與社會背景

抗日戰爭時期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的形成是和雲南特殊的歷史與社會背景分不開的:首先,雲南自古以來便是祖國西南邊陲一個多民族共處的省份,各民族大雜居、小聚居,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民族分佈格局,各民族和睦共處,共同創造了雲南獨特的多元民族歷史和文化;其次,雲南在清朝末年爆發了各族人民大起義,其中杜文秀領導的回、漢、白、彝各族人民大起義及其建立的政權;第三,雲南辛亥革命的過程中,一直都有少數民族的仁人志士和群眾參加,雲南軍都督府成立之後,還頒佈了「中國各族一體」的民族政策。

(一)清末雲南各民族的抗法和抗英戰爭

1883年,法國殖民者挑起了中法戰爭,因清政府的軟弱、妥協,導致中國在這場戰爭中不敗而敗,並與之簽訂了喪權辱國的《中法會議簡明條款》。然而法國侵略者並不滿足,進一步侵略我國內地和沿海地區,因而激起全國人民的義憤。

包括雲南各民族在內在內的各路軍隊奮起反擊,向法國侵略軍展開進攻。在這場戰爭中,雲南回族將領馬維騏、白金柱、馬秀廷、馬樹堂表現英勇,戰功卓著,被譽為「抗法滇軍四回將」。白族將領楊玉科則在與法軍的戰鬥中,被炮火擊中而犧牲。

1903年,英國派兵入侵西藏並攻佔拉薩,強迫清政府簽訂了《拉薩條約》,將西藏變為其勢力範圍。同時,教唆挑動叛亂,妄圖把西藏從中國分離出去。為了維護國家主權,1910年清王朝在歷史上最後一次調三千軍隊入藏,雲南地方軍隊自維西出兵入藏,加強西藏防衛。同年2月,包括雲南軍隊在內的清軍在江孜平定了叛軍的叛亂,維護了祖國的統一。

雲南各民族在抗法和抗英戰爭中,培養了愛國感情,增強了邊境各少數民族對中國國家的認同,為後來參與抗日戰爭,奠定了歷史基礎。

(二)清末雲南各族人民大起義

十九世紀下半葉以來,雲南境內爆發了各族人民反清大起義,前後共進行了長達二十多年的武裝鬥爭。「1853年,哀牢山區鎮南縣彝族農民杞彩順、杞彩雲兄弟起義,開化府的農民參加了廣西儂族、僮族聯合起義,兩年後轉戰師宗、羅平。1855年,姚州彝、回、苗各族人民起義,活動於金沙江沿岸;還有墨江哈尼族農民田四浪起義。1856年,以彝族農民李文學為首的哀牢山各族人民大起義,控制了哀牢、蒙樂山脈、東南直到今日的西雙版納北面,參加起義的有彝、漢、回、苗、哈尼、傈僳、傣、拉祜等各族人民,並建立了自己的政權。同年,在滇西爆發了以回族杜文秀為首的回、漢、白、彝各族人民大起義和滇東、滇南以回民為核心的各族起義。1859年,新平傣族土司刀成文起義,後加入李文學起義軍,一體了元江兩岸傣族起義軍的力量。」各族人民大起義失敗後,雲南人民繼續堅持鬥爭。1885年,在馬關、麻栗坡地區,爆發了項崇周領導的苗、瑤、壯、漢各族人民起義。1886年,盞達土司刀思鴻起義。1891年,呈貢、富民爆發了華炳文、黃子榮領導的農民起義。

上述雲南各民族的鬥爭,雖然最後都以失敗告終,但極大地鍛煉了各少數民族的的戰鬥意志,提高了軍事鬥爭的經驗與能力。

(三)「中國各族一體」的雲南軍都督府民族政策

1911年11月1日雲南軍都督府成立後,隨即宣告革命「其宗旨在剷除專制政體,建造善良國家,使漢、回、滿、蒙、藏、夷、苗各族結合一體,維持共和以期鞏固民權,恢張國力。」同時頒佈施政綱要:「一、定國名曰中華國。二、定國體為民主國體。三、定本軍都督府印曰大中華國雲南軍都督府之印。四、軍都督府內設參議院、參謀部、軍務部、軍政部。部各分設部、司、局、廠。各院部同署辦事。地方文武各官依事務分配,直接各部,秉承辦理。五、定國旗為赤幟,心用白色中字。六、建設主義以聯合中國各民族構造一體之國家,改良政治,發達民權,漢、回、蒙、滿、藏、夷、苗各族視同一體。七、建設次第,由軍政時代進於約法時代,遞進而為民主憲政時代。」雲南軍政府在辛亥革命剛剛爆發、中華民國政府成立之前兩個月就在綱領中明確提出了「中國各族一體」這一民族政策,無疑突破了當時歷史的局限,不僅具有前瞻性和先進性,而且具有獨立的創新性,對中國後來維護國家一體、形成「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國家民族、構建現代民族國家都有著積極的意義和一定的推動作用。

在這一政策的背景下,雲南大批少數民族優秀青年積極參軍入伍,以維護新生的共和國。早在辛亥革命期間,在騰越起義中,就有傣族、傈僳族、景頗族、佤族等革命群眾參加其起義軍隊,起義的主要領導者刀安仁為傣族,重九起義的骨幹人員中則有白族楊益謙、周鐘嶽,少數民族的革命志士確保了辛亥革命在雲南的勝利。辛亥革命勝利後,很多少數民族優秀青年後來還積極參加了滇軍,成為了滇軍的中堅力量,同時由這些軍人組成的滇軍也為後來抗日戰陣期間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二、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與抗日戰爭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侵略中國的戰爭,抗日戰爭全面爆發。1937年9月,雲南地方部隊的六個旅十二個團組編成一個軍,番號是第六十軍,軍長為彝族將領盧漢,共四萬餘人離開雲南,開赴抗日前線,參加了著名的台兒莊大戰。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雲南各族人民共向國內輸送兵力約四十萬,此外,又向中央軍及其他部隊輸送了五萬人的兵力,其中包括很多少數民族將士,為整個中國的抗戰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一)少數民族抗戰將領

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的統帥是著名的彝族將領龍雲和盧漢兩位將軍。同時,在台兒莊大戰的戰場上還湧現出了很多少數民族抗日名將,他們身先士卒,甚至直接與日寇展開了白刃戰,體現出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中華民族精神。

在守衛禹王山的戰鬥中,眼看敵人就要衝到陣地前了,白族將領王炳璋將軍自己率先沖出戰壕,大喊一聲:「弟兄們,把狗日的小鬼子趕下山去,為雲南人民爭光!」接連刺倒十幾個日本兵。刺刀彎了,他扔下槍與日軍徒手搏鬥。一顆流彈飛來,擊中他的前肋,他撕下一塊布紮住傷口繼續戰鬥。士兵們見王旅長如此英勇,皆以一當十發起衝鋒,很快便把撲向禹王山的鬼子消滅了。由於王炳璋將軍的少數民族相貌特點,後來大連的日軍電臺在廣播中宣稱:「駐守台兒莊一帶的雲南軍隊,是由一個長著大鬍子的『蘇聯顧問』指揮的。」王秉璋在武漢住院治療期間,駐武漢的八路軍總參謀長葉劍英親往醫院探望這位當年陸軍講武堂的老師。

在刑家樓、五聖堂地區激烈的陣地爭奪戰中,旅長陳鐘書不幸中彈陣亡,回族將領馬繼武將軍遂肩負起全旅的指揮重任,多次擊潰日軍反撲,穩住了陣地。在奪回火石埠的戰鬥中,親自率隊英勇衝殺,受到了嘉獎。

在台兒莊大戰中,彝族將領張沖將軍身先士卒,堅定勇猛,為全體將士所敬仰。當戰鬥已進行了三天三夜,面對裝備優良、兇殘頑固的日軍,士兵幾乎堅持不住的時刻,張沖猛地站到高處大聲喊道:「我是師長張沖,大家不要跑。我們滇軍在靖國、護國中聲威赫赫,名揚四海,有光榮的傳統,如果我們連一個小日本都打不贏,我們滇軍的臉就丟盡了。我是師長,如果我往後退,你們用槍打死我。你們誰要退,我也用槍打死你們。師長敢衝鋒你們敢不敢?」「敢!」下面齊聲高呼,一時間士氣大振,士兵們在張沖的摔領下,一躍而起,以銳不可檔的氣勢殺入敵陣,取得了戰役的勝利。張沖將軍還仿照彝族戰鬥傳統,明令全師:身體前面中彈,表彰獎勵;背後受傷,就要處罰。

除了上述少數民族將領以外,在其他抗日軍隊中,也活躍著雲南少數民族的抗戰將領,例如在東北堅持抗戰的東北抗日聯軍白族將領周保中將軍、參加中條山大戰的第五集團軍傣族將領周體仁將軍、參加台兒莊大戰的第二十軍團白族將領張公達將軍等等。

(二)少數民族抗戰士兵

在抗戰中,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中出現了少數民族的抗戰名將,更出現了無數英勇無畏、視死如歸的少數民族抗戰士兵,為抗戰的勝利做出了壯烈的犧牲。以白族為例,抗戰期間雲南省的白族人口在一百萬左右,聚居在今天的大理白族自治州,根據史料統計,共有3,100多名大理州籍貫的將士陣亡疆場。

同時,少數民族也利用自己的特殊才能,例如民族語言和適應叢林作戰的優勢,為抗戰做出了重要的貢獻。仍然以白族為例,1938年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出滇參加抗日戰爭以後,特別在台兒莊戰役中,就安排白族士兵成為各通訊營、連、排的電話員,所有的戰時命令、戰役部署資訊等全部用白族語言相互聯繫和傳遞,成功地防止了日軍電臺竊聽和破譯軍事資訊,為戰役的勝利提供了保障。在近四年以後,也就是1941年年底,隨著第二次大戰的美日太平洋戰爭爆發,美軍也曾經用美洲土著民族納瓦霍人擔任軍隊的電臺工作人員,用納瓦霍語言來傳遞部隊間的資訊和命令,以防止日軍竊密,這與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中的白族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晚了近四年,因此白族應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早利用自己的語言等特殊優勢而打擊德意日法西斯和軍國主義國家的少數民族。

從出滇抗戰開始直至抗日戰爭結束,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將領中沒有一個屈膝的將軍,士兵中更沒有一個投降成為偽軍。但是,與抗戰將領相比,由於缺乏明確的史料記載與檔案,以及歷史沿革的變化,同時很多陣亡將士的籍貫無從考證,我們今天很難知道這些少數民族抗戰將士的具體數量和確切的民族。因此,本文根據雲南省檔案館的《滇軍抗日陣亡將士名錄》,通過對比已知的抗戰陣亡將士的籍貫與今天的民族自治地區行政劃分,統計陣亡將士人數,以給出一個雲南少數民族地區陣亡戰士的統計(如表一所示)。

由於資料不完整,上述(表一)反映的資料也是不全面的。但是,從表一中我們可以看出這些為國捐軀的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參戰士兵的籍貫,囊括了今天雲南省大部分的少數民族自治地區(十七個自治州/縣),這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抗戰中雲南各民族子弟團結一心、同仇敵愾的愛國精神。

表一、雲南少數民族地區陣亡戰士統計表
代碼 現行政區劃隸屬 陣亡人數
1 石林彝族自治縣 31
2 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 78
3 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 9
4 峨山彝族自治縣 7
5 新平彝族傣族自治縣 6
6 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縣 2
7 麗江市 79
8 寧洱哈尼族彝族自治縣 2
9 思茅六順、車裡地區 68
10 墨江哈尼族自治縣 1
11 景東傣族彝族自治縣 4
12 鎮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縣 35
13 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 1
14 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 10
15 迪慶藏族自治州 19
16 大理白族自治州 1,650
17 楚雄彝族自治州 271
18 紅河哈尼彝族自治州 377
19 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 197

三、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的影響

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成為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裝力量。從其組建伊始、浴血沙場到出國受降,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都引起了包括中國共產黨、國民黨、普通民眾、國際社會以及日本侵略軍等抗戰各方力量的高度關注,產生了重要的國內外影響。

(一)國民政府的高度重視

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到達武漢後,國民政府曾命令這支軍容整齊、士氣旺盛的軍隊繞武昌、漢口兩城市的主要街道閱兵通行,以向國民表明中國有著優秀的軍隊準備投入到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戰鬥中,以此來安定全國民心。國軍將領杜聿明說:「『中央軍』同這支『雲南軍』比起來,軍容上似有遜色。」

國民政府對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相當重視,因為在當時的所有部隊中,這是一支完整建制的軍,是一支生力軍。因此,國民政府進一步為部隊增發了經費和裝備,增加了三個補充團,軍部與師部增編了工兵、輜重、通信等直屬部隊和後方醫院,並充實了野戰醫院。師長和軍長先後調去武昌將官班珞珈山訓練團受訓,部隊則在孝感、花園一帶整訓。同時撥給汽車二十餘輛、德造手槍八百枝,子彈十萬餘發。

台兒莊大戰結束後,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英勇作戰,付出了巨大犧牲,贏得了其他友軍部隊的尊重和讚揚。蔣介石委員長得知滇軍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將士在台兒莊戰役的犧牲之後,也無不感動地說:「夷(少數民族)人打起仗來真是在玩命!」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曾致電盧漢:「貴軍此次在台兒莊附近集中之際,倉促遭遇敵之主力與大平原中,以血肉之軀,與敵機械化部隊艱苦奮戰,前仆後繼,鏖戰八晝夜,初不以傷亡慘重稍形氣餒,不惟使台兒莊固如磐石,抑且使抗戰大局轉危為安。忠勇奮發,是資楷模!」同為台兒莊作戰部隊將領的于學忠說:「雲南軍在魯南之戰抵抗不久,傷亡之大,實屬罕睹。」國民政府也嘉獎了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認為雲南軍隊傷亡愈大愈見努力,並且承諾軍隊番號不許縮編,速向本省請求補充兵員,如果雲南兵員不足,還可以加派其他部隊歸屬指揮,武器不足,由中央酌予補充。不久,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的番號和編制更進一步由第六十軍擴編為第三十軍團。在隨後的武漢會戰中,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繼續頑強抗擊日軍,戰區司令長官陳誠電稱,曾澤生團扼守黃蓮洞西石砭之線,官兵英勇奮戰,屢挫敵鋒,激戰達一周之久,斃敵在五千以上。最後雖僅餘官兵九十餘名,仍繼續抵抗,陣地屹然不動,此種抗戰精神殊堪嘉尚。

(二)普通民眾的熱切支持

1937年9月初,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整編成立,於農曆重陽那天在昆明南郊巫家壩舉行誓師大會,受到昆明各界各族人民的熱烈歡迎。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孝感、花園一帶整訓時,當地救亡團體、抗日演劇隊、歌詠隊、電影隊應邀來為部隊官兵演話劇、辦壁報、畫漫畫、教唱抗日歌曲、放映有關抗戰的電影。電影製片廠的攝影師和新華社、大公報記者均隨軍工作。部隊在出發時和行軍中,受到雲南當地和沿途各省廣大人民的熱烈歡迎和大力支持,將士的吃住和軍需物品的運送都沒有感到絲毫的困難。

為了感謝沿途普通民眾對部隊的支持,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制定了嚴格的軍紀:如每到一地,與當地群眾會商規定糧秣日用物品價格,會同先行公佈,要求軍民共同遵行;要求各級長官對所屬官兵加強嚴守紀律的教育,沿途不僅照規定物價不得差少分厘,態度還須特別和藹;借群眾的東西要有借有還,損壞遺失,照價賠償,住過的房舍,必掃除清潔;各級官長在每日出發時,檢查紀律實行情況,發現破壞紀律事件,要及時予以適當處理;對待人民要不拉夫、不封馬和不拉兵。由於嚴格的軍紀軍旅,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行軍途中,得到了各省人民的大力支持和幫助。

(三)國際層面的巨大影響

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信陽、花園、孝感等縣休整,接受德國軍事顧問斯達開•保爾等的各種兵器技術、防空、防毒、防戰車、土工作業及步兵輕重兵器聯合戰術訓練。由於部隊平時訓練有素,官兵接受能力較強,短期內基本學會了所教的各種技術和戰術,士氣旺盛,被德國顧問譽為當時國民黨的優良軍隊。部隊在武漢時特意向社會各界和駐漢外國使節展示,中國還有一支王牌部隊準備開赴抗日前線,德國軍事顧問看到後,驚異地說:「盧漢率領的滇軍是你們中國的驕傲,是最有力的部隊。」

台兒莊大戰期間,日本的報紙也承認:「自九一八與華軍開戰以來,遇到滇軍猛烈衝鋒,實為罕見。」日本東京大本營稱:「第六十軍是唯一的中國鐵軍。」由於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的少數民族構成,因此日寇還蔑稱滇軍為「南蠻兵」。美聯社和路透社等西方盟國國家的記者也很快把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台兒莊的戰況發往了國外媒體,特別是部隊中的女兵體現出了當時中國婦女對待抗日戰爭的積極態度,更是受到了英美等盟國輿論的廣泛讚譽。1938年3月,幾位英國記者專門來到戰地服務團駐地進行採訪並拍攝記錄影片,把女戰士們受訓情況、救護演習、演講宣傳、文藝演出以及日常生活的情況拍成紀錄片,帶回英國和西歐放映。在國際上樹立了中華民族勇敢無畏的抗戰形象。

抗戰勝利後,除了在國內的等地外,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更開赴越南跨國受降。1945年9月28 日,盧漢將軍代表中方,在越南河內總督府接受日軍投降。盧漢將軍後來回憶說:「當時朝野之屬望,尤不僅在與接收,殆以清廷失地之奇辱,群期滇軍及時一洗之。」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越南的跨國受降,是自清末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中國軍隊第一次以戰勝國的身份接受侵略者的投降,意義重大。

四、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研究的意義

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為中國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做出了壯烈的犧牲和巨大的貢獻,具有以下特殊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首先,弘揚了中華民族勇敢無畏的抗戰精神。

辛亥革命以後,西方列強開始將中國文化描繪成一種不尚武的文化、中國人是孱弱的民族。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西方認為中國不尚武、消極和落後的觀點在中國內部也被接受了。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抗日戰爭中的表現,特別是在台兒莊大戰中的英勇戰鬥,徹底駁斥了西方國家的這種觀點。

其次,樹立了中國「各民族多元一體」的國家形象。

從鴉片戰爭到抗日戰爭,在中國近代的百年歷史中,發生了多次抵禦帝國主義列強國家侵略的戰爭,百年間中華大地都湧現出無數少數民族的英勇將士,為了國家獨立與民族自由,面對兇殘的入侵者前仆後繼、毫不退縮,獻出了自己的熱血和生命。

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在抗日戰爭中不分彼此、精誠團結,並且發揮各自民族的優勢和特點,各民族將士融匯成為了一股強大和統一的國家精神和力量,為了共同的祖國和家園與日寇展開了浴血奮戰,有力地駁斥了日本侵略者的謬論,顯示出了中華民族真正的民族精神,樹立了中國「各民族多元一體」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形象。

七十年前,雲南各民族抗戰聯軍正是有著對偉大祖國的國家認同、對中華民族的民族認同、對中華文化的文化認同,才能夠義無反顧地走向抗戰前線,為了各民族共同的家園免遭日寇塗炭,而與日本侵略者展開決死戰鬥。今天,在中國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積極培養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國家戰略背景下,需要進一步發掘和研究雲南各民族抗戰的史實和事蹟,進一步弘揚和傳承雲南各民族共同抗戰的愛國主義精神,為「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的形成奠定歷史、精神和文化的基礎。

作者簡介:

尹侖:男,白族,博士,1974年生,雲南省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鄭燕燕:女,藏族,1988年生,雲南省人民出版社中級編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5期;民國10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