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滇復先事錄》有感

黃通鎰 

《滇復先事錄》是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由雲南騰越文化研究會會員劉碩勳先生根據載於《雲南省文史資料選輯》中,重新點校,又得騰衝對文史資料有研究也有貢獻的劉春明、馬有樊、李正洋、饒學興諸先生的支持和建議方得付梓問世。

筆者認識劉碩勳先生已二十餘年,知道他是辛亥「騰越起義」主要發起人劉輔國先生的嗣孫,國學底蘊深厚,書藝精湛,為人謙遜,談吐文雅,是中國傳統的書生,終生為家鄉的文史工作,孜孜矻矻。騰越起義原是騰地愛國青年受到革命思潮的啟發,遵照著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方略》進行的。革命者個個胸襟磊落,報國情操高尚,不為私利,心中只有民族國家;尤其計畫縝密,所以一舉成功。然而貪功的省軍府,得悉騰越起義拔獲首功,即進行一連串的打壓及迫害;先撤銷滇西督府,再明升暗降調走張文光。張到大理後又處處限制,只幾個月就迫其自動辭職,進而使這批愛國青年身陷囹圄,或被迫流亡異鄉。讓起義的文獻資料大量流失,致使騰越起義這一光輝的史實被長期埋沒,生為騰衝人是極痛心的。劉君碩勳點校了這份史料,讓塵封已有百年的史實,再受重視,居功厥偉。

《滇復先事錄》原為手稿,成書於民國二年6月(1913),距騰越起義一年八個月,主編者是起義領導人張文光先生。農曆九月初六日,騰越起義成功後的第三天九月初九(1911年10月30日),昆明也發動「重九起義」,至九月十二日(1911年11月2日)起義軍已掌控全局,遂由義軍主要人物蔡鍔、李根源、唐繼堯、殷承瓛等聚於江南會館總司令部商議八件事:一、整頓義軍部隊劃分守區。二、成立雲南軍都督府,推蔡鍔為雲南軍督總理雲南軍政,下設參議院、参謀總部、軍政部、軍務部。三、清查傷亡及處理武器。四、照會法國、英國領事館,請嚴守中立,勿干涉我國內政。五、派謝汝翼、鄧泰中率七四標兩營兵防堵滇南未降清兵以維治安。六、修復通訊連絡,恢復交通。七、出榜安民,宣佈獨立政綱,定國名為中華國。八、通電各省宣告雲南獨立。

滇西騰衝起義始於楊振鴻,成於張文光。1906年同盟會員楊振鴻介紹張文光加入同盟會,後與盈江土司刀安仁、騰衝劉輔國、彭萱、李光斗、方涵、周鑽、薛朗、錢泰豐、宋學詩、周維美、鄔果棟、何澤運、革勛言、馬登瀛、陳雲龍等結為同志,並在清軍中廣為活動,串聯鄉人,當得悉辛亥武昌起義後,於1911年10月27日(農曆九月初六日)在同盟會仰光支部的支持下,在騰衝發動起義,一舉成功,成立滇西都督府,張文光被公推為都督。當政權稍固,即分兵東進,先後策反龍陵、保山、順寧、鳳慶、雲縣、永平、緬寧、蒙化、雲龍、麗江等十餘縣。義舉震動全滇,後因發生騰衝與大理政權之間的衝突,在騰衝之後成立的雲南軍都督府派騰衝人李根源(時任雲南軍都督府參議院院長兼軍改部總長,次長為唐繼堯兼,另一次長李曰垓亦騰衝人)為第二師師長兼國民軍總司令率兵西巡,自楚雄以西的六郡、三直隸廳轄下三十五個縣均由李節制。李電令張文光起義軍停止對大理的軍事行動。李根源到大理後,槍斃了大理起義總理趙藩的前隊先鋒杜育,張文光則調副都指揮陳雲龍回騰,平息了騰衝與大理的衝突。

李根源到騰衝前建議省都督蔡鍔,裁撤滇西騰衝軍都督府,先委任張文光為正都尉,其兄張文運為同協督尉,起義軍二十三營裁併為七個營。1912年1月9日又與巡按趙藩建議省軍督提升張文光為協都督,統領滇西軍七個營,其兄張文運為同副督尉。民國元年3月張授大理提督,起程赴大理就任「雲南省都督府協都督兼大理提督」前,布告騰衝父老,文曰:「本督調權大理,刻日率師起程。沿途經過城鎮,居民勿得震驚。並兵素服教育,紀律甚是嚴明。現在南北統一,邊遠漸躋隆平。環球俱係一體,無分遠邇疏親。榆(大理)騰同隸西迤,本都忝屬鄉人。仰承軍府倚重,深慚德薄才輕。自問別無片善,惟知保衛斯民。現進約法時代,共和指日慶成。紳商勤攻吾通,俾得循序遵循。民間一絲一粟,決不強取毫分。或有兵勇騷擾,准其扭稟行營。訊明如果屬實,軍令決不瞻徇。深願同胞共鑒,傳諭遠近知聞。」張文光於民國元年4月22日抵大理就任新職,23日深夜率兵出外巡查,回營後窵道:「恆見各警兵或擅離區地,或偃臥崗房,甚至門帘被人取去,亦未知曉,似此放棄職務,實不足以對地方。除既往者量予從寬,未來者特申儆械,本提督今與爾警官警兵約法三條,以便遵守。」民國元年6月19日,張文光發文省都督府,文曰:「省城軍都督府鈞鑒:文光履任三月,地方粗安,惟轄境遼闊,當此改革之後,恐邊地萑苻溷跡,有害閭閤。昨經商承師長轉稟鈞府,請命出巡,已邀俞允,文光擬即酌帶兵一哨,及親兵隨員,由趙州、彌渡、蒙化過順寧折緬寧,出景東、楚雄,歷三姚至仁和,折回大理。巡畢並將巡查結果據實報告省都督府。」民國元年8月14日又接省都督府函,因經費支絀,促遣散保衛隊。張則回覆請將提督職取消,懇請政府撥給公費出洋參觀,考察政治,將來再效馳驅。致此張文光任職大理提督未及四月已萌辭意,李根源則堅囑緩行慰留。至8月22日張文光再向滇軍都督府提辭呈,蔡鍔不准辭慰留,張堅辭,蔡再慰留。8月29日張請求到昆明謁蔡,30日蔡函覆來省暫緩,11月25日張再請示赴省謁蔡,蔡准張輕騎入昆明晤面。12月2日張赴昆明見蔡,17日張呈文蔡;「竊以今日民國成立,百廢待舉,如軍事、吏治、路權、礦權等為當務之急,有刻不容緩之勢。」並建議防外治內之法:「防外之道在乎實邊,治內之道,在乎練團。」但蔡未表示意見。民國元年12月20日張再請辭擬赴日本進修。民國二年1月31日張文光催請省軍都督府速派接替人員來大理。2月17日蔡鍔批准張文光辭職,並給旅費參千元出洋考查政治。張文光分函北京袁世凱大總統、黎元洪副總統、國務院、參議院、各部總長、上海民主、民強、民意、中外日報各報館,文曰:「光賦性愚直,毀家紓難,又以滇西布衣,傷亞東大陸被滿虜囂張,奴籍百姓,牛馬同胞,光懮心如焚。不計成敗利鈍,結識英豪,奮起草莽,遵《革命方略》,倡大義先聲,於辛亥年九月六日(陽曆10月27日)發難。騰衝人民安堵,國帑無遺,駐騰英領司、總司、教堂飭兵妥護,相慶安全,旬日之間,光復十餘州縣,響應數千里。當時被舉為軍都督,正擬撥師前進,次第恢復,救焚拯溺,以慰眾望。旋聞各處反正,大局已成,光以繼起有人,可作成功之想,仍歸舊里,以敘天倫之樂。無如滇軍府以伏莽尚多,挽留鎮懾。謬任提督,未能展布,虛名坐擁,徒貽人羞。當此滇境安寧,蒙事危迫之秋,與其尸位素餐,何如挺身捍患,於是單騎赴省,願作征蒙前驅。事雖不果行,而心則正長,特請取消提督,以節糜費。滇軍府鑒諒愚忱,准如所請,擬請資出洋考查政治,留作異日效用之地,蒙滇軍府給旅費参千元。今以解職,等於齊民,晤教匪遙,餘容面陳,用布區區,伏乞垂鑒。」民國二年2月22日省軍督函示:准張文光解職,另給一月思餉,提督篆印截角繳銷,提庄房地概交鄭統帶經理。3月3日張文光發辭職布告,並告別大理父老鄉親,其任職十個月九天。

張文光回騰衝後即召集昔日起義同志,整理騰越起義書稿,彙編《滇復先事錄》,歷時三月迄民國二年夏6月成書。全書分兩大部份,第一部份彙編了有關騰越起義的重要電文、批示、布告及函件等,記錄了騰越起義的真實進程。第二部份為滇西軍都督府經費收支冊。

第一部份又以日記式分成四卷,第一卷自民國前一年次辛亥(1911,清宣統三年)農曆八月二十三日(陽曆1911年10月14日)張文光致函黃子和先生,決心發動騰越起義,按照孫中山《革命方略》行事,即使不測,甘願為同胞犧牲,以謝同志。九月初一密約同志臥牛崗,歃血誓眾,致告起義初衷,秘密開議訂策,約期各待展布。九月初二函劉輔國,告知准於九月初六(10月27日)起義。九月初三,告知干崖土司刀安仁,往取印信及孫中山先生手訂《革命方略》之約,速返騰越準備起義。九月初六下午二時張文光攜印信、方略抵騰,即召集起義革命同志於城外五皇殿,視自對眾宣布誓詞,約於夜舉事,張並分配任務,按計劃行事。起義後逐日記錄,至九月三十日(陽曆11月20日)。

第二卷自農曆十月初一至十月二十九日(11月21日至12月19日)

第三卷自農曆十一月初一至十二月十三日(12月20日至1912年1月31日)。

第四卷自民國元年2月1日(農曆十二月十四日)至民國二年3月3日張文光辭大理提督職返騰衝為止。

《滇復先事錄》是迄今為止所見到的有關騰越起義最詳實最重要的歷史資料,原手稿存於雲南省圖書館。中共建政後曾由省政協整理點校,以大陸通用簡化字刊於《雲南省文史資料選輯》中,但因印數不多,流傳也不廣,且錯別字多,標點也不十分準確。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劉碩勳先生重新典校出版,但劉先生所依據的藍本是《雲南省文史資料選輯》,而非存於雲南圖書館的手稿,原手稿皆為正體字(繁體字),經由簡化字翻印後,必然失真,筆者誠望來日看到《滇復先事錄》手稿的再現,期結合有意探索騰越起義還原真相的史學家即騰衝人,尤其是騰越起義諸先烈的後裔,大家團結起來,使這已塵封埋沒了一世紀的重要史實恢復其光彩。畢竟歷史就是歷史,被歪曲、淹沒的真相應該修正,我們才對得起起義諸先烈。

後記:中華民國史料載: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誕生,定都南京,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孫中山於1911年12月25日回國被推舉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2月12日袁世凱逼清宣統帝退位,清亡。2月13日孫中山辭臨時大總統,3月10日袁世凱在北京就任大總統,11日公布《中華民國臨時約法》,8月24日孫中山、黃興、宋教仁、陳其美受袁世凱之邀到北京,共商內閣總理事,此乃孫、袁兩人初次見面。8月25日國民黨成立。民國二年2月國會議員選舉,國民黨大勝,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被刺死。7月12日孫中山發動二次革命,7月31日袁任命梁啟超任司法總長,梁推薦蔡鍔調北京任聘,蔡辭雲南軍都督職,蔡薦時任貴州都督之唐繼堯繼任,9月唐返滇任軍都督。因唐內心主張聯省自治,對忠於孫中山的革命派人士有戒心,民國二年12月8日發生「大理兵變」事件,起因乃大理第四團團長潘煒章少年得志,趾高氣揚,躭於逸樂,殊於管訓,致使第三營部份士兵與不肖之徒,燒香拜把,圖謀不軌,遂釀成12月8日至27日之兵變,不僅殃及大理城鄉,還波及附近之鄧川、洱原、劍川、賓川、鳳儀等縣,造成雲南起義後,民國初建以來滇西之重大慘劇。此事件與曾任大理提督之張文光無涉,但張乃同盟會會員,孫中山的忠實效忠者,領導滇西騰越起義早於昆明重九起義搶了第一功,又多次與在仰光的同盟會支部有書信聯絡,也曾致書孫中山。民國二年初辭大理提督時又致函北京袁世凱大總統、黎元洪副總統、國務院、參議院、各部總長、上海民主、民強、民意及中外日報。張雖於3月辭職,但已得省軍都督蔡鍔核撥參千元資助赴日本。張表示要去面謁孫中山,因此引發了唐繼堯藉平息大理兵變於民國二年12月19日派刺客赴騰衝,在硫磺塘殺害了張文光,並追殺與張文光同在騰衝起義的其他革命同志。有史家評論唐繼堯,他雖早年留學日本,加入同盟會,還是同盟會鐵血丈夫團的中堅,頗受孫中山的器重,回國後先在「雲南陸軍講武堂」任教官,後來為辛亥雲南重九起義的重要幹部,起義成功後出任省軍督府參謀部次長、軍政部次長等職,後又指揮北伐軍攻克了黔都貴陽,被省議會推舉為臨時都督,旋被已接任總統的袁世凱正式任命為貴州都督,時年僅二十九歲。民國二年9月回滇接任都督後,民國四年再與蔡鍔、李烈鈞發動倒袁護國起義,氣死了袁世凱。孫中山稱讚,雲南護國起義有再造民國之功。但是後來的唐繼堯則是心志起伏,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的野心漸露,與孫中山的革命理想漸行漸遠。尤其他主導先後殺害了忠於孫中山先生的多位雲南同盟會志士,如張文光、葉荃、彭肇紀、陶仕銘。張文光曾領導滇西騰越起義,被舉為滇西軍都督,後任大理提督,官至中將。葉荃曾任駐粵滇軍總司令,又改任靖國第八軍軍長;彭肇紀是軍參謀長。兩人在昆明中和茶莊被唐繼堯派人拘捕殺害。唐、葉、彭三人均為留日同學,也是同盟會丈夫團中的團員,被殺害之主因就是他們太忠於孫中山。張文光雖與唐繼堯位曾見過面,但他按著孫中山的革命方略發動騰越起義,忠於孫中山的革命理想,遭殺身之禍也就難免了。另二位遭唐繼堯派人殺害的騰越起義發起人包括張文光的重要幹部─馬登瀛和黃安和。黃安和於民國二年12月12日張文光遇害當晚被害;馬登瀛與張文光情同手足,得悉張文光遇害,連夜趕回騰衝祭弔,但被密探跟蹤追捕,出亡緬甸避禍,四天後(12月16日)被刺殺於臘戌,享年二十九歲。

時光荏苒,騰越起義已過了一世紀。最令人痛心的是歷史真相被抹殺,起義革命先烈們的事功被扭曲不彰。生為騰衝人,不論身居何處,都要盡力公正,客觀地為已逝的先烈們恢復革命功勳和歷史地位,是我們後人責無旁貸的。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5期;民國10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