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好友郭玉藩先生

高達先 

本屆郭常務理事玉藩先生,不幸於今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因猛暴性肝炎在新店慈濟醫院過世,消息傳來,大家都非常意外、震驚,不能置信。他平常健康情況良好,長期熱心參與同鄉會活動,大約兩週前,我們還在同鄉會會所一起開會,大家心目中一向風度翩翩,又平易近人的好朋友,突然間就永別了,簡直不敢相信!在悲傷中,八月卅一日上午八點半,在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追念廳,我們參加了玉藩兄的告別式,意識到這個令人不敢相信的消息,是真的發生了。

我跟玉藩兄,情同手足,從高中、大學、畢業後就業,一直到結婚成家,生活在一起的時間,超過十年以上,回想起來,有些情景如似昨日;有些情節已經記不清楚了!人生有幾個十年?而且是年少輕狂,充滿理想,滿懷抱負的黃金歲月?能夠有幸與玉藩兄一起並肩走過,有相互鼓勵、相互扶持、相互包容,彌足珍惜!

我跟玉藩兄的認識,就從我們的高中─建國中學開始;我們都是從緬甸來的僑生,我來自緬北的密支那育成學校;他來自腊戌果敢漢族語文學校。我們都是領教育部的公費學生,除了註冊免繳學費之外,每個月還有約新台幣壹仟餘元的生活費,當時我們僑生宿舍有伙食團,每個月的伙食費是柒佰元,只要繳了伙食費,至少就不會餓肚子了!我跟玉藩兄還爭取到學校的工讀機會,他晚上在夜間部體育組工讀,幫忙體育課在上、下課時借球、還球;我的工讀是每晚去樂器室睡覺,看守樂器,早上不用鬧鐘,一大早就會有樂隊來練習,鼓號聲叫你起床!我們的工讀費每個月陸佰元,感覺收入還不錯。對於改善生活條件有很大的助益!寒暑假則報名參加救國團安排的打工機會,再賺一點生活費用!

在高中的生活中,有一件大事,記得有一次去夜遊,同行大約有六、七人,在內湖的忠勇山上,大家有感而發,為了珍惜這份友情,說要結拜為兄弟,後來再增加了人數,就找了一個時間,共九人義結金蘭,正式的結拜為兄弟,共患難,相扶持。依照年齡長幼排行,楊世康、郭玉藩、陶仁惠、高達先、李復興、楊富強、刀國威、魯發才、高清韻。前八位,李復興晚一屆,其他七位都是建中同屆的同學,後一位是中山女高的同學。有了這些建中兄弟們的支持,再加上高三學長的推舉,我在高二時,擔任了建國中學僑生生活促進會的總幹事,參與學生社團就從這裡開始!毫無疑問的,玉藩就是我最大的後盾與幫手!

高三以後,就進入大專聯考壓力的生活模式,生活變得更有規律了,只要不是雨天,晚餐後,大家會相約一起去建中對面的植物園走一圈,散步一下,心情好的時候還會到南海路上的冰果店去吃一盤水果冰。回到宿舍,洗澡後就開始埋首讀書了,在課堂教室的黑板上,寫著距離聯考還有幾天?書桌前的月曆上,過了一天,就劃一條斜線,也是倒數計日的日子!大專聯考放榜後,氣氛有些低迷,有考上台大、政大,也有到僑大先修班,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玉藩兄考上台大會計系;我考上中興統計系,我自己覺得考得不好,有些失常,決定保留學籍,重考一次;第二年考上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玉藩兄由會計系降轉法律系,所以,我晚一年進台大,卻一起畢業。

台大政治系在法商學院,所以玉藩兄不管是會計系或法律系,跟我都屬同一學院─法商學院。我們大一課程都在台大校總區,二年級後課程都在徐州路法商學院,而且我們還住同一間宿舍,同一間寢室─202室。大學時期,我們寒暑假都會參加救國團舉辦的海外青年回國觀摩團,擔任輔導員;我們都先後擔任過台大緬甸同學會及全國緬甸同學會總幹事;我們都參加了台大僑光社、覺民學會;在我們結拜兄弟中,我與玉藩兄的緣最深,從高中至大學,幾乎都生活在一起。大學畢業後還繼續了四年多。

大學畢業後,有一天在宿舍餐廳看報紙廣告,想租房子,房租不便宜,而且要三個月押金,對我們而言,是很大的負擔,看了很多間房,沒有一間是我們租得起的。餐廳老闆孫先生說看我找房子好幾天了,就跟我說,如果不嫌棄,可以住到他家裡。於是我跟玉藩兄就租了孫先生在內湖港墘路的兩間客房,環境清雅,有廚房、冰箱、洗衣機、電話可以用,免押金,房租友情價,方便時給就好。當時,我在僑委會僑生輔導室上班,二年後才又考進黨部工作;玉藩兄在國民黨勞工黨部上班,我們在港墘路住了一年多,後來孫先生要移民美國,要處理房子,我們才搬家。經僑委會同事介紹,我們搬到新店寶橋路對面巷子裡,房東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因為他在園區另有配給房舍,新店房子空了兩三年了,只願租給合適的人。我們就是那種合適的人,五層樓式公寓,我們租的是一樓,旁邊還有相鄰空地可以用,家用設備都齊全,只要辦理恢復供電、供水、通話,就可以使用了,房租也是友情價,三、五個月給一次房租,方便的時候給就好了,所有修繕費用,從房租扣除。這時候,我們的結拜兄弟:李復興,台大歷史系畢業,在雄獅美術社上班,也加入了合租,我們三人,合租的房子剛好是三房一客廳、一飯廳。這一住,就住到我們各自要結婚成家的前夕。真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在記憶中,我們差不多都在同一年中,各自先後結婚成家,告別了單身生活。

玉藩兄個性豪爽,達觀開朗,酒量比我好,在黨部工作時期,長官常說,酒量就是工作量,而我們的工作上,常常需要喝酒,參加交際應酬,也許開始的時候是因為工作需要喝酒,久而久之,喝兩杯也就養成習慣與興趣,好朋友相聚,小酌兩杯那是一定要的。在職場上,玉藩兄也是知名的能喝、乾脆、又會營造歡樂氣氛的喝酒好咖!玉藩兄喜歡打桌球,打得不錯,有買自己喜歡的自用球拍。他偶爾興致好時下一局象棋,我跟他對弈時總是輸多贏少。他有時寫寫書法,陶冶性情,自認還寫得不錯。他動靜皆宜,仍然免不了好辯求勝,如果辯輸了,打賭輸了,卻能願賭服輸,有品有格,有為有守。

我原來以為自己身體不錯,平日運動都是以籃球、足球,非常耗費體力的激烈運動為主,但在102年2月時,因感冒引起,導致肺積水,後來檢查出心血管嚴重阻塞,於102年5月10日在榮總做心臟繞道手術,手術雖然成功,但感覺身體已大不如前,曾經想過,我可能比他先走,想要找個時間,跟他詳談,託付後事,但是還來不及講,他就先走了!因為我沒有積極一點找時間跟他講;他也沒時間跟我說,彼此都來不及說:「假如有一天我先走了……你要幫我……」的生前再見!託付一下後事!真是非常的遺憾!突然傳來噩耗,除了失去摯友之悲痛,也感嘆世事之無常!

天氣逐漸轉涼,提醒各位鄉親要更加注意身體,身體健康比什麼都重要!

還有就是,想做的事,不要等,趕快去做!畢竟你等時間,時間不等你呀!錯過了,也許就會終身遺憾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5期;民國10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