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時節送君歸──懷念曾永恩小哥

曾永介 

時光荏苒,轉瞬之間,永恩小哥過世(93年3月31日)已十一年多了,思念之心,不但沒被時間沖淡,反而與日俱增。他長我兩歲,在十五位同祖父的親堂兄弟中排行十一,我排十二,因此,我習慣稱呼他小哥。

幼年花下共嬉戲同在馬背走天涯

小哥與我不僅有手足之情,也是兒時的玩伴;我們一同嬉戲,一起成長,一道入學。時局混亂鄉下請不到老師,我們又同時輟學,一道學習當「馬鍋頭」趕馬,在雲南省屏邊與蒙自兩地之間營商,三年之間賺了不少錢,然而內心卻感到非常空虛,這也許是「財多識少非真富」的緣故吧!民國三十八年的秋天,小哥與我決定停止經商,到百里外的蒙自城(現為紅河州政府所在地),蒙自縣立關蘭小學復學,小哥插班小六上,我插班小五上,入學兩個月後,雲南省主席盧漢叛變(投共),蒙自兵荒馬亂,我們兄弟倆因斷炊只好又輟學回家,不久中共大軍入滇,年底滇省(最後一省)淪陷,全國河山變色,國共戰爭暫告一段落。

縣城復學共窗硯兵荒馬亂又輟學

民國三十九年春天,小哥與我決定跳級報考雲南省立蒙自中學初中部。該校每期高中、初中各招收一班新生,每班正取生五十名與備取生十名。我們在考前一個月內,認真的鑽研當年最權威的「學生萬有文庫」升學指導參考書,小哥考取第四名,我也考得第二十三名,從此兄弟倆成為同班同學。該校是滇南邊陲地區「蒙自、建水、石屏、開遠、箇舊、屏邊、金屏、河口、馬關、文山、硯山、西疇、廣南等」十三個縣市中唯一的一所省立中學。當年,能考取這所學校者,就等於躋身當地的知識份子的行列。滿懷興奮的註冊入學,一個多月後,在一個清晨的黎明時分,中共駐守蒙自縣城的部隊,實施臨時戒嚴,進行戶口普查,凡在最近一年內戶口有變動過的人民,或外縣市人民臨時居住在蒙自者,統統都被帶到蒙自縣政府或關蘭、文蘭兩個鎮公所內,嚴加審查,以清除異己。

金榜題名正得意政治迫害命先逃

我們兄弟是屏邊縣人,就讀蒙自中學的學生,當然也被帶去鎮公所,承受劃地為獄無牢飯(一天未進食)的待遇。此間,小哥見到他六年級的導師頭戴五角紅星帽,小哥高興的向他求救,未料其導師佯裝不認識,不予理會,第一次意識到政治六親不認的本質。幸得房東太太機警,適時的去懇求蒙自中學的校長開具保狀,當天傍晚我們兄弟終於脫險了。之前我們已見識過中共鬥爭地主,或清算富商的暴行。我們家是屏邊縣的大地主,小哥與我在脫險後的當天夜裡,經詳細研判之後,決定放棄求學,次日清晨,在世芬表姐(小哥女友)、雲霞同學(筆者女友)陪伴送行下,從三角塘街步行到南湖邊上的東門外,小哥與我乘馬車離開蒙自到新安所,然後步行返回屏邊鄉下老家。為了生存,只好加入「滇南反共游擊自救隊」,與中共周旋作戰一年餘。

烽火游擊求生存敵眾我寡嘆流亡

民國三十九年底,共軍對付我游擊隊的兵力增大為一個師,由於敵我兵力懸殊太大,我們被迫離開家園,出門流亡,先到紅河西岸(江外)地區。一個多月後,又在中共重兵急迫的追擊下,武裝踏上異域(北越)。經過一段四面楚歌的日子,夜夜枕戈待旦,時時子彈上膛。統治越南的法國人,見我游擊隊作戰勇敢,收容我們整編為「中法游擊保安部隊」,幫法國人打越共。在三個月內,幫他們光復猛梭與猛豐兩個州。後來法國人在中共的壓力下,要求我隊依國際公法放下武器,然後送我們去富國島。民國四十年的端午節那天,加入流越國軍黃杰部隊之行列,小哥與我被編入憲兵隊,接受入伍訓練。

矢志復學夢得圓十年寒窗學業成

老天有眼,半年後小哥與我申請復學富國島上的「華僑中華學校」初中部就讀獲准;一年後,又併入隨國軍流亡越南的「國立豫衡聯中」,正式成為流亡學生。半年後(民國四十二年六月)回台,再併入「國立教育部特設員林實中」,公費就讀直到高中畢業。小哥與我中學六年同班,大學又同校,小哥書法文科優於我,應屆考取興大行政系;後來我也考上興大經濟系,大學無公費,僅靠救災總會每月一百二十元清寒助學金,絕對無法完成學業,必須半工半讀,寒暑假打工,平素兼任家教幫助自己。小哥大四時,參加中華郵政特考,考取佐級郵務員;為了配合求學,在台北郵政總局上晚班。五年後再以荐任級特考,考入台灣省政府勞工處國民就業輔導中心任職,直到民國八十八年二月退休。

飄零風雨可憐身相依相惜更相親

小哥與我的配偶都是雲南同鄉,她們是滇緬邊區反共游擊隊的子女,也是員林實中的小學妹。我們家庭背景相同,生活習慣相近,方言相通,於民國五十四年及五十六年十月,先後在台中火車站前的同一家餐廳﹙醉月樓﹚,恭請得實中楊展雲老校長為我們福證,在眾多的親友及師長同學們的祝福下,完成婚姻大事,建立了和諧的家庭。經過十多年的努力打拼,我們有能力購屋時,又住在台中太平市的同一個社區,相距不到百米,經常互相往來,休閒活動相同。小哥在省勞工處任豐原國民就業服務站任站長,我在省立台中家商任教兼就業輔導組長。我們兄弟二人,常常會同時出現在許多會議或活動場所,親朋好友非常羨慕,我岳父讚美:「你們真是一對比孿生兄弟還親的堂兄弟。」

生活簡樸重教育滿門書香高學位

小哥兄嫂生活簡樸,治家嚴謹,重視教育,教子有方,一生辛勞,培育膝下兩男一女,均赴美留學深造。長子遠威獲美國航太科技博士學位,目前在高雄義守大學執教;長媳李友玟是李國泰學長的長女(教育碩士),妻賢夫貴,是豫衡聯中校友下一代聯姻的典範;次子遠康夫妻婚後又一道赴美深造,均獲得碩士學位,目前在台中工作;女兒遠欣與女婿李亞南亦為旅美學人,在美工作定居,三對子女夫婦都是高學歷,確實令人羨慕﹗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不料小哥在十一年前,突患心血管疾病,就醫作繞道手術失敗,魂歸天庭。痛失手足,嗚呼哀哉!特隨筆記下內心傷痛,悼念兄長亡魂:

往事悠悠去如煙,愴愴眷懷幾經年。

手足堪哭情堪記,英魂常伴祖靈邊。

風送寒客雁聲悲,海外羈人最先聞。

濁酒一杯為兄奠,不報高天厚地恩。

附小哥遺作:

  浪淘沙

曉陰無情風,人散西東,送別人兒淚眼紅。

飛鴿不傳彼岸信,音問全無。

東郊石榴紅,南湖煙濛,松島三山夢雲空。

記取當年東門外,灑與飛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5期;民國10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