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 國父誕辰一五○週年感言

撰文/楊華山

民國十三年(1924)6月16日,國父主持「黃埔軍官學校」開學典禮後,與蔣中正(中立者)、何應欽(後立左)、王柏齡(後立右)合影。民國十三年(1924)6月16日,國父主持「黃埔軍官學校」開學典禮後,與蔣中正(中立者)、何應欽(後立左)、王柏齡(後立右)合影。

民國前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早晨,在廣東省香山縣翠亨村,出生一個男孩,這人就是後來我們尊稱的國父孫中山先生。

香山縣為了尊重偉人,也改為中山縣。

國父幼有大志,讀農村私塾已不能滿足他的求知欲,父兄皆支持「壯其膽,助其行」,遠渡重洋,留學美國檀香山,深受西方文化的薰陶,可謂得其精隨,尤對美國總統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思想,相當欣賞,其後所著《三民主義》,實為劃時代重要著作,深具學習與實踐價值的治國重要典籍。

國父學成歸國,眼看滿清朝政腐敗、紀綱不整,曾準備改革政府,刷新政風,以是上書當時國務大臣李鴻章:以「人盡其材、物盡其用、地盡其利,貨暢其流」,促使經濟繁榮、國富兵強,可惜滿清政腐,保守而頑固,治國良方,不為其採納。

國父看從體制內改革,已無希望,決心從體制外革命,以武裝行動推翻滿清。在其思想、精神感召下,革命黨人滿腔熱血、勇往直前,經歷十次失敗,越挫越勇、百折不回,最後武昌起義,各方響應,風起雲揚,終於推翻滿清,結束兩千多年的封建王朝統治,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國父以其威望功勛,被選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

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元年的元旦,國父從上海到南京就職,隨即頒定國號為「中華民國」,改用陽曆。奔走三十年的革命志願終告完成。

中華民國成立,滿清政府留下的舊軍閥,仍然擁兵自重,據地稱雄,要國家統一安定,舊軍閥餘孽非徹底清除不可。

國父總結經驗,過去革命行動,屢遭挫折,皆因只有「黨人」,沒有「黨軍」奮鬥的後果,以致犧牲慘重,要徹底改善,就得建立一支「有主義、思想、為國為民打拼的國民革命軍」,其步驟,先練幹部,再練士兵。因此決心成立「陸軍軍官學校」,地址設在黃埔,後統稱「黃埔軍校」。

當時任命浙江籍的蔣中正先生擔任校長,軍校學生皆各省精英,經嚴格訓練後,不負眾望,東征、北伐、抗戰、戡亂,迭建奇功,揚威中外,在國民革命史篇,寫下輝煌的紀錄。

然而革命大業尚未完全成功,要統一還還須再作努力。

國父於十三年九月五日北上協調大局,因太勞累,不幸於十四年三月十二日與世長辭,假定再延壽十年,中國歷史將完全改寫。

國父他的生平著述《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並有《建國方畧》、《建國大綱》,對治理國家,維持政府體制,有宏規的作法,連北方大港、南方大港(可商用、可軍用),高原鐵路(青康藏),均有明確指示,可見他高瞻遠矚,掌控全局的器識,非常人可以比擬?

現在中國大陸尊稱他為「革命的先行者」,巍巍風範,益顯國父對中華民族重大貢獻的德行。

國父不止精通英文,國學修養也極佳,他輓革命伙伴劉道一的輓聯寫道:

半璧東南三楚雄,劉郎一去霸圖空;

尚留餘孽艱難甚,誰乎斯人慷慨同?

塞上秋風想戰馬,神洲落日泣哀鴻,

幾時痛飲黃龍酒,橫覽江流再奠公。

氣派渾宏,把中國文詞,發揮得淋漓盡致,他通曉《四書》、《五經》、《廿四史》。

當前的「洋博士」,「會了英文,忘了中文」,簡直是知識份子的悲哀!

另一名士追思國父:

中華革命雖告成功,依然同室操戈,一統雄心傷未達?

東亞聯盟不能實現,長使天驕跋扈,九原遺恨定難消!

用辭婉轉,很貼切;入木三分。

國父思想,在台灣實現,如:公地放領、三七五減租、土地改革、推行民主憲政、各級首長民選;在日據時代不可能實現,中國國民黨全辦到了!再做「十大建設」,經濟起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各國政要取經不知凡幾。

今天,台獨份子本著「亡人之國者」先毀其歷史文化,胡說:台灣歷史「四百年」,「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簡直數典忘祖,有某國不止暗中支持,還作了「台獨」的黑手,大家心知肚明。

中華民族有良知良能者,大家同仇敵愾,一起行動、口誅筆伐,把台獨、藏獨、疆獨,全力掃除而廓清之,以維我中華民族、炎黃世冑,千秋萬世、永續無窮之生命,以告慰國父在天之靈。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6期;民國10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