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政策應有的思考與判斷

撰文/江山

政黨輪替後,蔡英文總統在意識型態主導下,即提出所謂「新南向政策」,想用以擺脫台灣與大陸之間,每年40%進出口貿易業績的事實,以期增進台灣經貿的自主性,用意也許不壞,然而可行性極低。

前總統李登輝時代,也提出「南進政策」,因名稱不雅,後改稱「南向」,可惜不得要領,最後無疾而終,悄然落幕,以後無人再提。

今天,為解決台灣的經濟困境,尋求突破要「新南向政策」重整旗鼓,「再興攻勢」,實令人「訝異」!東南亞現況,國際情勢,蔡政府掌握了多少客觀事實?手中又還有幾張「王牌」可以出手,創造佳績?

事實上,大陸的「一帶一路」、「亞投行」、「東協十加六」,對東南亞影響大,台灣在對外關係困境的運作,會相當吃力而不討好。

東南亞以緬甸市場來說,稍開放,陸商、港商、外商,紛紛搶進,將前首都仰光,蓋得高樓大廈,金璧輝煌;隨之,再把地皮炒得「強強滾」!房地產價格之高,實非一般民眾所能負擔。

當地人士中買不起新住戶者,多遷往偏遠鄉下,住進設備簡略的房舍,除了生活必需品外,其他的日用品雖多有待添置,但一般都缺相關消費能力,以這樣的國民所得,要購買進口商品實不容易。

再看日本人在當地「深耕」。依緬人需求,量身打造,給緬婦設計:頭上花色圍巾、胸罩、波夏、籠箕,腳下拖鞋、從上到下,約台幣三百元,一路賣得「嗄嗄叫」!台商有這個準備嗎?

上緬出玉石,現在用拐手挖,約三十萬人在那裡討生計,已挖得差不了!中緬的柚木、礦產等也已開發過半。

南洋的華僑,他們聰明勤奮,多白手起家,累積經驗,對當地政情瞭如指掌,「老鳥指導菜鳥」,其手法之靈活,令人欽羨!台商與之相較,由於人文、宗教、語言、風俗習慣等的差異,要進步的空間仍然很大。

水源方面:湄公河流經緬甸、寮國、泰國、高棉、越南,養活著當地居民。上游是瀾滄江,在雲南境內,築有五座水庫,即使從西藏流出的雅魯藏布江,在上游也築有水庫,印度政府急得「抓狂」!吵著要增加水流量。

說白一點,水資源已由大陸主導,如南水北調(北方短水)。若引起水資源的爭議,必產生重大國際紛爭,不可不慎。

東南亞氣候溫和,物產豐富,農產品多銷往中國大陸,依賴廣深,高價值的是「榴槤」這種水果是果中之王(聞著臭,吃著甜),中國人什麼時候學會吃「榴槤」,無從查考。

目前:大陸大量進貨,促使緬、泰、寮、高、越等國,「一窩蜂」的大量投入生產、銷售,少說也是好幾十萬人的生計。

筆者觀察統計:東南亞六十年來,「週期性的排華暴動及政變」,從未停過。

緬甸在尼溫時代,推行「社會主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發生重大排華外,還沒收私人財產,華人多所波及;印尼也有「紅河淚」,其實那是「血」,多少人枉死異國,無從統計,兩年前越南也有「排華暴動」,一位台商為安撫工人,曾五次調薪,結果仍然被「打、砸、搶、抄」,損失慘重!

滇緬邊境貿易:邊地居民有邊民證,滇緬邊境可自由出入,其貿易多是以「趕街」方式為之,小額交易,相當活躍。支付貨幣,以人民幣為主,但無法形成大宗的主要貿易。可能是東南亞外滙存底有限(新加坡、馬來西亞例外),泰緬寮越都差不多。

年來有「雲台會議」在雲南昆明舉行,要貿易從雲南進入緬甸、東協畫了「一個大餅」,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如何付諸實現,有待觀察。

台商在昆明多小額貿易,最大一家是花卉,年營業額約兩億元,其他的都是小本生意,微不足道。如進緬有利,也早已有人捷足先登。

貨幣的影響:從上緬的密支那、洋人街、南坎、木姐、腊戌、丹陽到眉苗、景棟、大其力,人民幣可自由滙換,廣泛使用,比當地貨幣吃香。

台灣蔡英文政府推行「新南向」,意欲取代中國大陸市場百分之四十的貿易量,這種未經理性思考、通盤規劃的,含意識形態的魯莽行為,實難令人樂觀期待,到最後功敗垂成,無疾而終。

有些台商思考模式,未能從長期觀點出發,往往只爭今年、明年、五年、十年。反觀有些陸商從世紀觀點長期佈局,著重永續經營。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學習別人的優點,修正自己的弱點,才能在競爭激烈的新世紀中,立足發展。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6期;民國10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