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軍輝煌戰史概述

撰文/張一方

今年2016年6月6日是護國運動取得徹底勝利的一百周年紀念日,因為一百年前的今天,老奸巨猾的袁世凱在全國人民的唾駡聲中去世。實現了護國宗旨「永除帝制,確保共和」、「擁護共和國體,使帝制永不發生於中國」。從此以後,民主共和的國體得到完全確定。在廣袤的華夏大地上除了一二個自不量力的跳樑小丑外,沒有任何人再敢公開打出復辟家天下的帝王旗號。毫無疑問,在這一偉大的運動中雲南人民和滇軍取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一、在共和炮聲中誕生的滇軍

1911年建立的中華民國,不僅是數千年中華歷史上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而且是整個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在具有里程碑式的辛亥革命中,雲南的重九起義是以新軍和雲南講武堂為骨幹,以中上級軍官為領導的起義。其中37協統蔡鍔、雲南講武堂總辦李根源、19鎮參謀長殷承瓛、炮標標統韓建鐸、74標標統羅佩金和許多管帶,幾乎包括了雲南大多數軍界的實權人物。這種有結構層次的起義核心和集體反映了同盟會和民主革命思想在雲南及其新軍中的基礎是比較普及和十分扎實的。這在全國都是絕無僅有的一流起義①。這為雲南的迅速光復、穩定和發展提供了必要條件。由此1911年11月3日建立大漢雲南軍政府,公推蔡鍔為都督。以李根源為參議院院長,殷承瓛為參謀部總長,韓建鐸為軍務部總長,羅佩金為軍政部總長。這是一批具有共和民主新思想的愛國青年軍人,他們和秘書長周鐘岳、軍政部次長李曰垓、迤西巡按使趙藩等文職人員及雲南最早起義的滇西第一都督張文光、第二都督刀安仁等都是一時的人傑。雲南由這些俊傑組成的政權,無論在能力、資歷、結構等方面都是全國超一流的地方政府①,「實為南北各省之冠」②。這為以後雲南率先舉行護國首義並取得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雲南軍政府很快派出羅佩金、李根源南巡西狩,穩定全省局勢。一方面政府厲行節儉,蔡鍔帶頭減薪至每月60元,為全國都督俸金最低者。同時又不惜軍費,先後派韓建鐸為援川軍總司令,下轄謝汝翼、李鴻祥兩個梯團,唐繼堯為援黔軍總司令,北伐出征時書「不平胡虜,請無生還」②,為辛亥革命的深入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以殷承瓛為援藏軍總司令,下轄鄭開文、姜梅齡的左右縱隊,為國家統一、籌藏遠略作出努力,殷承瓛因功升為中將。由此也誕生了民國時一流的軍隊——滇軍。

雲南講武堂是滇軍各級將校主要的誕生地,雲南人民是滇軍的衣食父母。平時滇軍為兩個師。

雲南講武堂是滇軍各級將校主要的誕生地(圖片提供/魯文印)。雲南講武堂是滇軍各級將校主要的誕生地(圖片提供/魯文印)。

二、在護國血戰中輝煌的滇軍

護國運動以邊遠貧瘠的一省之力,不到半年就一舉打倒老奸巨滑、稱霸一世的近代竊國大盜袁世凱。究其原因,目標、戰略、策略俱佳,天時、地利、人和皆備。護國運動的成功可以認為是:討袁檄文的四大誓言(無權利思想、無地域觀念、無黨派意見、無種族界限);護國三傑的精誠團結;各派團結,上下同心(1915年9月11日唐繼堯召開的軍官會議上,無記名投票的結果是全體一致反對袁世凱稱帝);各界協同,軍民一致(趙藩等各界人士通電支持;教場誓師時,昆明全體人民,不約而同,結隊成群,在街上遊行,高呼「打倒賣國賊袁世凱」、「擁護共和民國」的口號,呼聲動地,經久不息;時逢過年,各家插國旗,貼新聯「立馬五華,推翻帝制;揮戈燕地,重建共和」);各省回應,舉國聲討。

1915年12月22日,在昆明五華山光復樓召開了最後決定起義的歃血為盟會議。出席會議的有雲南省上校以上軍官,各機關長官及部分外來的同志,共39人。我們仔細分析了這39個歃血為盟人員的結構和因故未出席會議的護國運動重要人物的具體情況後,可以進一步肯定護國運動是整個雲南軍政屆和各界人民的共同事業,而不是個別人或少數人的主張。因此,任何過多強調某個人的作用都是片面的和欠妥的③。

會議最後發表了誓詞:「擁護共和,吾輩之責,興師起義,誓滅國賊。成敗利鈍,與同休戚,萬苦千辛,拼命不渝。凡我同人,堅持定力,有渝此盟,神明共殛!」誓言表達了護國諸同志義薄雲天,毫無反顧的堅定決心,和「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淩雲壯志。真可以稱之為驚天地,泣鬼神。至今讀來,仍令人感奮。

在護國運動中,除滇軍組成的以蔡鍔、李烈鈞、唐繼堯「護國三傑」為總司令的護國一、二、三軍是護國運動的主力。作為主力第一軍幾乎集中了當時滇軍的全部精銳。不久貴州、廣西、廣東等省相應討袁,並且組成護國第三至六軍④。以後,甚至袁世凱的親信四川的陳宦、陝西的陳樹藩和湖南的湯薌銘都宣佈「獨立」,於是袁世凱氣急交加,一病嗚呼。因吹鼓帝制源于籌安會楊度等六人,所以當時有妙聯「起病六君子,送命二陳湯」。

護國運動是近代僅次於辛亥革命的偉大運動。它徹底粉碎了復辟帝制的陰謀,再造了共和。護國運動是雲南歷史最光輝的一頁,它的歷史功績將永載史冊。因此1916年12月國會決定,以每年12月25日為護國運動紀念日。

以後在護法戰爭中唐繼堯一度(1918)把靖國滇軍擴大到八個軍④,雲南各界頗有些不堪重負。龍雲掌握政權後滇軍又恢復到一~二個軍④。

由護國第二軍演變、改編為北伐時的國民革命軍第三軍,朱培德(1888-1937)為軍長,下轄第七、八、九等三個師④。1926年北伐誓師大會時朱培德擔任檢閱總指揮,北伐時作為進攻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主力的左路軍總司令,率領第三軍等為攻佔江西浴血奮戰,為此他被任命為江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五路軍總指揮,下轄七個軍④。1928年再次北伐時朱培德任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前敵總指揮。滇軍為北伐勝利立下不朽戰功。朱培德曾任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兼陸海空軍總司令部秘書長,代理總司令、軍委辦公廳主任、軍事訓練總監部總監等要職。1935年被國民政府任命為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朱培德是民國軍人中職位最高的雲南人。

三、在抗日烽火中洗禮的滇軍

1937年「七七事變」後,雲南先後組織了60軍、58軍、新3軍奔赴抗日前線。據國民政府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檔案記載,自1937年8月起至1945年8月,中央分配雲南的徵兵任務為370,496人,而實際徵兵人數則超額11,097人,達到381,593人。如果加上抗戰前原有的60軍四萬餘人和老3軍,雲南各族人民先後至少把四十二萬子弟送上了抗日戰線,其中傷亡在十萬人以上。對於地處西南邊陲當時僅有一千萬人口的雲南,是全國出兵最早和最多的省份之一。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巨大貢獻⑤。並且值得自豪的是,在整個抗日戰爭中滇軍沒有出現過投敵叛變行為,沒有產生過偽軍⑥。

在台兒莊盧漢作為三十軍團軍團長,下轄60軍和石友三為軍長的69軍。60軍英勇頑強,功勳卓著。183師1081團尹國華營的全體官兵在1938年4月22日參戰第一天,五百餘人除一人重傷外全部壯烈犧牲。尹國華是雲南路南人,雲南講武堂十九期畢業生,被追贈陸軍上校。60軍投入戰鬥者35,123人,傷亡18,844人,其中旅長一死一傷,團長五死五傷,營連排長更是傷亡過半。60軍因戰功卓著,受到國民政府的傳令嘉獎。雲南講武堂七期畢業生、雲南安寧人,60軍183師542旅少將旅長陳鐘書(1891-1938)首戰台兒莊犧牲。雲南講武堂十四期畢業生、雲南富民人,60軍183師541旅1082團少將團長嚴家訓(1898-1938),在台兒莊大戰中堅守鳳凰橋壯烈犧牲。二人被追贈陸軍中將⑦。雲南昭通人,雲南講武堂十六期畢業生、60軍183師542旅1083團團長龍雲階(1899-1938),雲南雲縣人,60軍182師539旅1078團團長董文英(1900-1938)及代理團長陳浩如,雲南祿豐人,雲南講武堂十四期畢業生、60軍183師542旅1083團團長莫肇衡(1895-1938)等也壯烈犧牲。莫肇衡在彌留之際,用血書「出師未捷身先死」于路旁石上。台兒莊戰役日軍損失空前,日方自己也承認死傷15,984人④。

由護國第二軍演變出的北伐第3軍,抗日時組成老3軍,抗日初期就遠赴河北,雲南講武堂軍士教導隊畢業生、雲南新平人21旅少將副旅長兼41團團長尉遲敏鳴(1904-1937)就犧牲在滿城、高碑店戰鬥中⑥⑦。以後老3軍又死守中條山,先後抗擊日寇十三次大規模進攻,直至1941年5月日寇調集二十萬兵力發動中原會戰。雲南講武堂三期畢業生、雲南江川人,軍長唐淮源(1886-1941)壯烈犧牲。同時犧牲的高級將領還有麾下12師師長、雲南講武堂三期畢業生、雲南騰沖人寸性奇(1895-1941)中將。此外犧牲的還有雲南講武堂十二期畢業生、雲南曲靖人,第3軍軍械處少將處長金述之⑦。

雲南富源人、雲南講武堂十四期畢業生、79軍中將軍長王甲本(1900-1944)是抗日戰爭中唯一一位用刺刀與日軍血戰而死的軍長。陣亡于湖南東安,死後國民政府追贈陸軍上將。唐淮源和王甲本是犧牲在抗日戰場上的國民黨將級軍官二百多人中軍銜最高的十位上將中的兩位,雲南人占了五分之一。

雲南講武堂十三期畢業生、雲南安寧人,第3軍副軍長呂繼周(1898-1944)作戰犧牲,追贈陸軍中將⑧。雲南講武堂十九期畢業生、雲南洱源人,157師471團團長丁克堅(1898-1944),1944年8月犧牲在湖南衡陽,被追贈陸軍少將。由上可知雲南至少有九位將軍犧牲在抗日前線,他們的功勳將永垂青史。

中國在抗日戰爭中組成過四十個集團軍。其中第一集團軍是由盧漢任軍長的60軍擴編而成,總司令初為龍雲,繼任為盧漢,二人都是雲南講武堂第四期畢業生,雲南昭通人。第一集團軍曾先後參加過武漢會戰、南昌爭奪戰、三次長沙會戰、常德會戰和長衡會戰等。1940年9月,日軍侵佔越南後,威脅雲南南部和中國大後方。第一集團軍司令部及總司令盧漢率60軍,軍長為雲南講武堂十四期畢業生、雲南昭通人安恩溥(1894-1965)奉令調回雲南,同時組成以盧浚泉為軍長的93軍,鎮守南疆。第一集團軍副總司令部及副總司令高蔭槐、孫渡率58軍、新3軍仍留湖南、江西接受第九戰區指揮管轄。58軍先後以雲南講武堂七期畢業生、雲南陸良人孫渡(1898-1967)和十三期畢業生、雲南昌甯人魯道源(1898-1985)為軍長。新3軍先後以雲南講武堂將校隊隊長、雲南昆明人高蔭槐(1888-1976)和雲南講武堂工兵科教官、雲南綏江人楊宏光(1892-1950)為軍長。在1943年11~12月的湖南常德會戰中,58軍英勇戰鬥,並且在12月9日率先攻入西門,為收復常德,擊退日軍,立下大功。

同時,雲南講武堂畢業的朱德、葉劍英擔任了八路軍的總司令和參謀長。新四軍副軍長有雲南人羅炳輝。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8月21日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甯次大將派遣副總參謀長今井武夫少將一行飛到芷江,和國民政府要員舉行受降會談。芷江受降由中國陸軍總部參謀長蕭毅肅(1898-1975)中將主持。他是四川蓬州萬和鄉人,雲南講武堂十四期畢業生。盧漢作為高級將領也參加了芷江受降。1921年任雲南講武堂教務長的何應欽作為中國陸軍總司令、一級上將不僅是芷江受降的總負責人,而且主持了1945年9月9日9時在南京原軍校大禮堂舉行的「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典禮」。

抗日戰爭勝利後,9月4日新3軍軍長楊宏光(1892-1950)在九江,9月15日58軍軍長魯道源(1898-1985)在江西南昌,接受日軍第11軍司令笠原幸雄投降。盧漢作為第一方面軍總司令率領中國軍隊第60軍、第93軍、第9集團軍共二十萬大軍,前往越南河內,於9月28日代表同盟國接受日軍第38軍司令土橋勇逸及北緯十六度以北全部日軍的投降。同時,在盧漢的統一指揮下,93師呂國銓部在老撾永珍(萬象)受降。這是整個抗日戰爭中以中國軍人為主跨國受降的唯一一次⑨。這反映了中國政府對雲南積極抗日的充分肯定,是滇軍和雲南人民的光榮。

此外,在民國初年風雲紛紛之際,雲南蒙自人楊增新在西北治理新疆長達十八年,為維護祖國統一和新疆穩定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性的傑出貢獻①。雲南大理人周保中從1932年到1945年一直戰鬥在東北抗日聯軍的第一線,是在東北堅持抗日並且最後成為這支部隊總指揮的碩果僅存的民族英雄⑩。而且二人非常符合他們的名字:增新和保中。

參考文獻

①張一方、張一鳴,雲南及雲南人在辛亥革命中的歷史作用,《雲南文獻》,41期,2011,41-54.

②周鐘岳總編,《雲南光復紀要》,雲南人民出版社,2011.

③張一方、張一鳴,從歃血為盟的人員結構看護國運動是雲南各界人民的共同事業,《雲南文獻》,41期,2011,82-84.

④姜克夫,《民國軍事史》,重慶出版社,2009.

⑤張一方,雲南和雲南人民在抗日戰爭中的歷史功勳,《雲南文獻》,44期,2014,73-87.

⑥謝本書,《民國勁旅‧滇軍風雲》,雲南人民出版社,2004.

⑦胡博、王戡,《碧血千秋‧抗日陣亡將軍錄》,武漢大學出版社,2013.

⑧陳予歡,《雲南講武堂將帥錄》,廣州出版社,2011.

⑨湯漢清主編,《抗戰中的雲南》,晨光出版社,2005.

⑩張一方,東北抗日聯軍和雲南陸軍講武堂——周保中將軍的歷史功勳,《昆明社科研究》,2014,6:88-92.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6期;民國10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