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山抗日英烈陵園

撰文/張朝民

去年(2015)是抗日戰爭勝利七十週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紀念日,江西省高安市在位於龍潭鎮的「老虎山抗日英烈陵園」,即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十二師第三次長沙會戰高奉戰役陣亡烈士公墓」,隆重舉行公祭烈士、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陵園修復開園大會。這座陵園是目前抗日滇軍在雲南省外唯一尚存且得到修復的烈士墓園。到會有上級和當地黨政機關領導人員、全體幹部、軍警、學校師生、各界代表,以及新十二師軍、烈屬等,共二百餘人。作為始建陵園者原新三軍副軍長兼新十二師師長張與仁(與,不是興)的後人,我和舍妹張德銓應邀參加了大會。大會還邀請了當時仍健在的原新十二師連長、台灣退役少將、九八高齡的胡紹康老先生參會。但由於健康原因,胡老不能從臺北遠來,因而發來一篇致辭,委託我代他在大會上宣讀。會上宜春市、高安市黨政領導機關,抗日英烈後裔及群眾代表分別向烈士敬獻了花籃。我們還以家族名義敬獻了花圈,並受胡老委託代他敬獻花圈。全體與會人員在哀樂聲中各執潔白鮮花,列隊走向墓塋禮拜獻花,崇敬之情溢於言表。大會議程最後是由上級領導機關代表錢薇部長宣佈開園。

整個大會開得莊嚴肅穆,氣氛熱烈。「不忘國恥,奮發圖強」深深刻印在人們心上。

老虎山抗日英烈陵園位於江西省高安市龍潭鎮的「老虎山抗日英烈陵園」於2015年(抗日戰爭勝利七十週年)修復完成。

新十二師高奉戰役陣亡烈士陵園的由來,在臺北雲南同鄉會出版的《雲南文獻》第27期(1997年)《張與仁將軍傳略》(作者:陶任之、胡以時),和第32期(2002年)《抗日滇軍陸軍新編第十二師始末》(作者:胡紹康)兩文中均有記敘。這裡簡述於後:

1941年12月中旬,侵佔南昌日寇第卅四師團(師團長大賀茂)為打通贛湘公路,策應湘北進攻長沙之敵,集聚五千多兵力,加上偽保安隊,自12月24日起,在飛機、坦克、重炮掩護下,向我守備高安、奉新一帶之新三軍進犯。主力攻擊新三軍的新十二師陣地。我全師官兵誓與敵決一死戰,以劣勢武器裝備加血肉之軀,迎頭痛擊來犯之敵。日寇還常常施放毒氣和燃燒彈。我將士則常與敵短兵相接,打肉搏戰,拼刺刀,以消減敵人武器裝備的優勢,是故戰鬥十分慘烈。

此次贛北新三軍的作戰,主要是新十二師一個師作戰(見《滇軍史》)。至1942年1月6日,將敵擊潰,日寇龜縮回原侵佔地。高奉戰役勝利結束。此戰斃傷敵大隊長以下官兵1,600餘人繳獲敵武器裝備、戰馬、軍刀等不計其數,粉碎了日寇會合湘北之敵的妄想。我新十二師營以下官兵673名為國英勇捐軀。除一個預備團外,兩個參戰團負傷者亦近半數。先父在戰役結束後立即率人收集陣亡將士忠骸,逐人火化,盛墰入殮,建國殤公墓安葬於高安縣(1990年代改市)龍潭鄉(鎮)老虎山。並於1942年2月28日立碑銘文,誌忠烈、慰英靈、教後人。文曰:

日寇侵佔武漢、南昌、廣州後,恒思打通粵漢線,以達其縱貫南北之目的。民國三十年十二月下旬,南昌之敵向我發動進攻,狼奔豕突,倡狂若無阻。本師健兒鹹抱必死決心,在蓮花山、米峰一帶地區與敵周旋,前僕後繼,勢不兩立。戰十餘晝夜,卒將頑敵擊潰,斃其大隊長以下千餘人,使不能與湖南嶽陽方面敵會合,完成空前大捷。是役我官兵殉國者六百七十三人,即今累累在墓者也。嗚呼!諸烈士為國家民族生存,離鄉萬裡,在艱苦環境中鏖戰旬餘,卒獲勝利。忠勇壯烈,直可驚天地、泣鬼神矣!與仁忝膺師長,未能與諸烈士痛飲東瀛,以慰素志,其豐功偉績,寧忍湮沒而不彰耶?爰收忠骨,葬於老虎山,立貞瑉,以利後人之景仰雲爾。是為序。銘曰:

懿歟烈士,氣薄穹蒼。疾彼醜虜,殺伐用張。

未飲三島,齎志雲亡。匡山贛水,萬古流芳。

滇南(注:雲南舊稱)張與仁  誌

自1950年以後,陵園碑石陸續被盜,乃至被拆去修橋。1975年5月,解放軍福建軍區司令員皮定鈞中將專程前往視察,對毀墓行為嚴厲批評。1983年5月,高安縣政府將陵園列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4年6月,江西省委書記強衛、宣傳部長姚亞平作出批示,高安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成立以市委副書記為首的修復陵園領導小組,正式啟動了該陵園的修復工作。

該領導小組邊籌資,邊開展工作。一方面搜集殘碑斷碣、散失毀損的資料、江西抗戰有關資料;一方面在棘草叢生的陵園地面拆遷佔地的豬場,展開測繪、規劃、平整土地、選材備料、施工修建等工程。經短短七個多月,荒廢多年的陵園煥然一新,成了一座莊嚴肅穆的、愛國教育大課堂。

修復後的陵園佔地還原6.2畝。陵園整體佈局以用GPS定位找出之中軸線為依據。施工發現墓塋土裡階梯式扇形排列的烈士骨灰磹全部完好無損。即分別以鋼筋水泥加固,設排水溝,土面植被常青綠草。

碑座、碑塔均為整體花崗岩做成。碑高6.73米,寓意此處安息的673位抗日烈士。碑塔三棱形,象徵刺向敵人的刺刀。正面塔尖復原舊碑的青天白日徽記,其下鐫刻「陸軍新編第十二師第三次長沙會戰高奉戰役陣亡烈士之公墓」。碑塔一側鐫刻「中華民國三十一年二月二十八日立」。碑塔另一側鐫刻「陸軍新編第三軍副軍長兼師長張與仁敬題」。碑塔上所有字體全是放大了的舊碑上字跡,全部拓金。

碑座鐫刻有安葬於此的抗日烈士英名錄及上述先父撰寫的碑、銘文。遺憾的是由於墓碑散失,673位烈士姓名隨之散失。經高安市派人到當地檔案館、南京國家第二檔案館等查找,只找回235位烈士的英名和職務。

碑塔兩側陳列櫥窗展示的,是濃縮的抗戰主要資料。如:中華各民族抗日鬥爭簡史、抗日戰爭重大戰役、江西抗戰大事年表、與江西抗戰相關的會戰、日軍七次進犯高安史料、第三次長沙會戰簡介、新十二師高奉戰役經過(摘自胡紹康著《新十二師始末》)、老虎山抗日英烈陵園大事記、侵華日軍暴行等,以及能搜集到的江西全省一千餘位抗日烈士的名錄。這些資料全部正楷書寫在瓷板上煆燒而成,外罩有機玻璃,長期陳列。突出地顯示了,這是個正視歷史、著有抗戰文化內涵的陵園。大門右側陳列窗內,展示了一些殘碑的照片、說明,以及胡紹康老先生對陵園的紀念文章。除停車場外,陵園地面、台階梯級亦以花崗岩鋪設。處處表明這是永久性建築。陵園四周三排樹木環繞,內側兩排柏樹,外側一排雪松。圍繞陵園外邊,有掘深1.5米壕溝,利於排水,亦利安全。

上述事實說明:如此精心修復一座抗日國軍陣亡烈士陵園,從上到下,如果沒有深厚的愛國情操、正視歷史的睿智,那是不可能的!這陵園的修復就是對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最好的紀念!

這陵園還有兩位關係人。一是原新十二師司號長尤漢清,抗戰勝利後退伍落戶在陵園之側,守墓五十餘年,每到清明必去祭奠。1999年臨終囑咐四個兒子繼續為抗日烈士守墓,傳承下來。修復陵園時,政府按其遺願「號兵要站在隊伍前面」,將其移葬陵園墓塋最前端。二是抗日烈士、原新十二師連長楊開龍之女、退休教師楊選昆,六年前到高安尋父,此後多次奔走於昆明、高安之間,呼籲修復陵園,孝行可嘉。而今如願以償。

8月15日大會上,安排我先代胡紹康老先生宣讀他的致辭:追憶高奉戰役激戰,申言和平來之不易,讚譽陵園的修復,緬懷、致敬犧牲的戰友。繼而由我發言。作為這陵園建立者的後代和一個中國人,我本人和我們家族向這墓塋裡安息的673位抗日烈士,及全國的抗日烈士鞠躬敬禮;向江西省、宜春市、高安市、龍潭鎮領導和所有為修復陵園做出過努力的人們,表示由衷感謝。我堅信:這陵園的修復,恢復了抗日烈士的尊嚴,他們在天之靈得以重享人間祭祀!這陵園的修復,再現了中華民族的民族大義!這陵園的修復,也修復了海內外廣大的人心!烈屬代表楊選昆講了話。最後講話的是高安市袁和庚市長。他代表全市九十萬人民、各級幹部向為國捐軀的抗日先烈致以崇高敬意;勉勵人們繼承先烈遺志,努力做好各方面工作,為建成全面小康的高安而奮鬥。

1942年建這陵園,至今七十多年過去。人間經歷了多少滄桑,世界發生了多大變化,而抗日烈士長留人世的愛國情懷永遠不變。為國家、民族英勇獻身的英雄始終永垂不朽!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6期;民國10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