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是顏體書法的第二故鄉

撰文/張誠

在我國三千多年的文明史上,作為中國特有的漢字書法藝術,是世界上任何國家的文字書寫所不能啟及的。漢字除字體的書寫演變如:甲骨、大篆、小篆、隸、楷、行、草,在書法歷史上長河中產生了不同字體不同風格的書寫流派。書法名家輩出,承前啟後。

但綜合研究中國三千年以來書壇變遷和對後世的影響,就總體而言,中國書壇只有兩大體系,按書家的生卒先後及對後世的影響。一是以晉代王羲之(西元307─365)為代表的「王書體系」,書體以楷、行、草為主,後世受其影響的書家不乏其人。二是以唐代顏真卿(西元709─785)為代表的「顏書體系」,書體仍以楷、行、草為主,但以楷體為主。客觀地說「王書體系」和「顏書體系」均對後世書家有過交替性的影響,顏真卿早年也臨習過王字。但從傳世的書法作品中,王羲之傳世書法作品的爭議比較大。就連其代表作《蘭亭序》也曾爭議不休。反之顏真卿傳世作品僅見於著錄的碑帖就有166種之多,常見可考的筆者在專論中列舉了58種,是目前中國書壇傳世最多的書家。故所以他對宋、元、明、清書壇影響至深。

中國書法體系大致可分為「王書體系」及「顏書體系」。(圖片提供/張誠)中國書法體系大致可分為「王書體系」及「顏書體系」。(圖片提供/張誠)

必須指出:顏真卿在中國歷史上是一位忠臣,他在當時領兵平息「安史之亂」後,大唐又延續了一百多年,錢南園也是一位忠臣,他在彈劾大貪官和珅之後,大清又延續了一百多年。書如其人,兩人在中國書法史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證。由於時代和歷史的原因,歷代帝王對顏書均推崇有加。清中期館閣體盛行,正如湖南清末民初顏體大書家譚延闓在詩中寫到:「舉世沉酣趙董日,昆明異幟獨魯公;莫言書法屬小道,天挺人豪故不同。」對南園為何寫顏體給予了充分的讚譽和肯定。他又進一步在前人(宋‧陸遊)「學書當學顏」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學顏當學錢」的觀點。

雲南人每天面對著崇山大川險夷的地理環境,多變的高原氣候,塑造了人的氣質,而人的氣質也自然要反映在藝術作品中。而高原情懷,大山精神的感召和薰陶,雲南人每天與厚重雄渾相對,偏愛樸質與深沉,自內心投射出來的形象也自然呈現了堅實的框架,憨厚的筆觸,沉著的節奏,方正的格局。(這正是顏體楷書的特徵所在)。孔子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仁者是剛毅木訥型的,話不多,不巧,然而言必行,行必果,攀山越嶺,定是艱難地一步一步前行(雲南民眾修築抗戰滇緬公路便是一創舉)。

錢南園正是雲南山地人在書法藝術上的楷模,他在繼承顏書的基礎上又有創新和發展。是他創立的顏錢書體,影響了清中葉以後學習顏體的書法家。他曾在湖南做過二任學政,對湖南的顏錢書體影響巨大。譚延闿曾收集南園書作百幅,自創「百錢堂」。在雲南受其影響的顏體書法家也不少。其中劍川白族趙藩(昆明大觀樓長聯書寫者)、昆明人陳榮昌,一生崇拜錢公(護國門碑記的書寫者)劍川白族周鐘嶽(南京國民政府「總統府」三字的書寫者),他們都是在全國影響巨大的顏體書法大家群體,為後世留下了不少寶貴的顏體書法墨寶。

從歷史人文地理環境長期的蘊育來看,我們完全可以自豪的說:雲南是顏體書法的第二故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6期;民國105年12月25日出版】

雲南顏體書法大師張誠(左)於中韓民間書畫交流展致詞。(圖片提供/張誠)雲南顏體書法大師張誠(左)於中韓民間書畫交流展致詞。(圖片提供/張誠)

雲南省當代顏體書法大師張誠(右)受邀赴臺參加紀念國學藝術大師趙鶴清誕辰150週年書畫展,於展覽現場揮毫,並與來賓合影;左為雲南傳統蒙學研究會鄭千山會長。雲南省當代顏體書法大師張誠(右)受邀赴臺參加紀念國學藝術大師趙鶴清誕辰150週年書畫展,於展覽現場揮毫,並與來賓合影;左為雲南傳統蒙學研究會鄭千山會長。

雲南省當代顏體書法大師張誠(中)受邀赴臺參加紀念國學藝術大師趙鶴清誕辰150週年書畫展,於展覽現場揮毫,並與來賓合影。雲南省當代顏體書法大師張誠(中)受邀赴臺參加紀念國學藝術大師趙鶴清誕辰150週年書畫展,於展覽現場揮毫,並與來賓合影。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