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公一立先生事略

撰文/石炳銘

楊一立先生

楊一立老先生原名楊紹鎰,雲南省保山地區施甸縣楊輝村人。楊氏遠祖,從大明年間隨軍遠征到此定居,分為三支,至今超過五百年了。

楊氏尊翁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還專程赴省城,請了一位安徽老先生來楊輝村教書,全家四口都與楊家同住,學堂也在同一棟樓房內,楊輝村孩子們都可以免費來學堂讀書。此時政府也開始在城鎮設立小學,楊一立老先生十歲就小學畢業了。繼續就讀於保山府施甸州的仁和中學,初中讀了一年半,通過會考畢業之後,考上了高中。

抗戰期間,政府開始修造滇緬公路。楊家全體並積極參與修路;政府沒有給糧,還得要自己帶吃的、用具…去上工。做了一個半月,春假結束之後,就去上學了。但是其他家人仍得留下繼續施工。

開學沒多久,日本開始侵華,東三省被佔,那時楊老大約十六、七歲。民國二十八年,楊老先生和一群同學到大理參加考試,考上了財政部「稅警總團」學生隊,和同學集合一起出發去貴州都勻報到。從楊輝村一起出發的宗親共有七人,在保山又會合了同學約二十多人;當時走的是蜿蜒崎嶇的山路茶馬古道,才到達都勻,共花了約五十多天左右,約徒步走了兩千里路。

在都勻接受軍事訓練一年六個月,之後調任訓練隊教育班長。「稅警總團」改編為「新三十八師」後由孫立人將軍擔任師長,移駐貴州興義。民國三十一年春,新38師112團奉命遠征緬甸時,楊老任一營三連少尉排長。參與仁安羌戰役後,掩護英軍轉進印度。

在印度藍姆伽整訓時,進入砲兵訓練營接受觀測、指揮…等最先進科技訓練,受美軍訓練指揮官杜甫海拔擢,楊老由步兵少尉排長晉升砲三營中尉觀測員,赴美國砲兵學校訓練三個月。自美返回後即參與修建中印公路,參與的有中、美、英、印度、尼泊爾等工兵單位;全線人數達六萬人。

新38師轉進印度時,英方在英法爾即邀請我師派官兵到印度新德里參加聯合國六月十四日舉行的世界閱兵大典。由羅卓英將軍率領校閱,楊老先生也被選中;競賽中贏得第一名,並接受印度總督晚宴邀請;上萬華僑上街慶賀。隔日英皇贈勳新一軍,並宣布解除全世界英屬地所有華人的限制行動。

駐印軍反攻緬甸,一仗接一仗打,馬不停蹄連續從于邦、孟關、瓦魯班、馬拉高、卡明、孟拱、密曼鐵路至卡薩沿線、八莫、卡的克、南坎、芒友…等戰役。

楊老先生帶著兩位弟兄要去攻佔一○二高地─日軍觀測站;正在往上坡爬時,就在抵達「坡頭」時,一位日軍官已拿著長刀對準刺過來,正巧,楊老先生沒踩穩樹根,滑了一下,刺刀劃破了右眼角,血流如注卻幸運地竟逃過了一劫;在擊斃了十六個敵人後,成功攻佔了一○二高地。所以也不敢睡在陣地上;自己砍竹子,在樹上搭棚,睡在樹上。後來就利用這樹上做「觀測站」,住了一個多月。續又掩護英軍36師從密支那沿著鐵路西邊向卡薩、米喳進攻曼德勒,這段路程長達五百英里,打了三個月的仗。

戰後,由新22師廖耀湘師長和新50師潘裕昆師長、英軍36師費斯汀師長,向駐印軍指揮部上報楊老先生的功勞。楊老先生後受頒兩個獎項:一個獎項是;楊老先生負責在修築中印公路二十五公里的測量工程、訂樁、分配路段、里程…等,任務提前達成。另一個獎項是;在緬北的攻擊行動中,馬拉高戰役,因目標觀測準確;正確的幫助指示飛行目標,正中目標敵人,成功支援作戰。因此,在南京受頒雲麾勳章。

遠征軍新38師不給敵軍喘息機會,即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向中印公路與舊滇緬公路的交叉點—芒友挺進,攻下芒友,駐印軍和滇西遠征軍會師。

民國34年(1945)抗戰勝利,楊老先生六月自緬甸返國。日本投降,新一軍奉命廣州受降;楊老為中國駐印軍新一軍軍部的先遣人員(帶領九個人),率先進入廣州,到沙面為新一軍的進駐做準備。

抗日戰爭勝利,駐印軍返國,奉命受降廣州時,孫立人軍長募集全軍官兵捐獻一個月的薪金,向廣州市政府選購白雲山麓馬頭崗沙河地區10.05公頃土地興建新一軍遠征印緬援英抗日作戰陣亡將士的紀念公墓。民國三十四年十月,楊老先生奉孫立人將軍之命,負責協助過元熙建築師管理廣州新一軍公墓的建築事宜,至1947年春新一軍公墓建成。楊老壓著戰敗投降的日俘六萬多人,每天派六百名日俘輪流勞動,挖山移土、整平地基;目的是要讓日人對侵華惡行付出代價,為千千萬萬遭遇日軍凌辱的老百姓,以流汗換流血討回一點公道!從緬甸戰場運回為國犧牲的袍澤弟兄骨骸,就埋葬在廣州新一軍公墓四柱紀念塔下的墓穴。(孫將軍向美國調借了世界最大的C47-2型運輸機,直接從密支那空運戰士骨骸飛抵廣州。)等待廣州新一軍公墓建築完工時先送了一批骨骸回國隆重安葬,但是,還有更多留在密支那未及運回國。楊老先生感傷廣州新一軍公墓在文革時遭遇破壞毀損,駐紮的解放軍54096部隊在四柱塔上蓋公廁,令人看了真是痛心!當時孫立人將軍曾命潘德輝前往廣州接洽修復,潘德輝病倒了;再由陳良勳參謀接辦。某日楊老接到陳良勳參謀電話,孫將軍託付楊老先生廣州新一軍公墓的修復任務,要楊老先生繼續與廣州市府和駐紮新一軍公墓園區的解放軍部隊接洽協商。

孫立人將軍遺囑:「死後不進國家忠烈祠,要和陣亡官兵在一起。」在場有六位老部屬及家人:溫哈熊、張佛千、潘德輝、陳良勳、田世藩、楊紹鎰(楊一立本名),及家屬張晶英夫人。地點在台灣台中市向上路18號。

楊老先生自1988年起經過多年努力,至1993年終於讓廣州新一軍公墓獲正式核批為廣州市第一級歷史文物保護在案。終於讓他們同意分三期工程修復;第一期工程花了一百萬(自費),先拆掉了蓋在公墓四柱紀念塔上的「違建」─公廁。後再成立「中華民國駐印軍印緬抗日戰友協會」為修復廣州新一軍公墓奔走;並尋求在緬甸為抗戰陣亡異域的將士興築紀念公墓。2015年4月21日廣東電台「民生熱線」節目中,廣東省文化廳廳長等領導公開回應廣州新一軍公墓升格為第八批廣東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不但要原地保護現存四柱紀念塔等文物,還要回復整個墓園!」

楊老先生2001年5月隻身遠赴緬甸二戰戰場,祭拜國軍陣亡將士。行前,國防部派了三位軍官至家中致意,帶了祭祀的長香和冥紙,委託楊老先生代表國防部向二戰緬甸戰場陣亡的國軍將士致敬。1993年,楊老先生飛往仰光,試著進入緬甸二戰戰場弔祭當年陣亡的袍澤。當時緬甸軍政府仍嚴格管控著國外訪客,外國人只能停留在仰光市區,其他城市都不對外開放。停留了三天便折返了。

2015年7月7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馬英九總統親頒紀念勳章予楊一立先生。

2015年7月7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馬英九總統親頒紀念勳章予楊一立先生。

201577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馬英九總統親頒紀念勳章予楊一立先生。

 


楊一立告別式棺木覆蓋新一軍旗

楊一立告別式棺木覆蓋新一軍旗

積極在兩岸奔走,促成廣州新一軍公墓終將「重見天日」的老兵楊一立,日前在家中去世,享壽95歲,今天在北市第二殯儀館舉行告別式。國防部由副部長鄭德美、人事次長徐衍璞代表致祭,另外陸軍司令部、北部後備指揮部,也都派代表致祭。

在公祭開始前,由楊一立的新一軍老戰友姚輝,以及三位新一軍後人(孫安平、胡興華、李維鋒),共同為棺木覆蓋新一軍的軍旗。典禮結束後,由孫安平(孫立人長子)將軍旗致贈給家屬。

祭文則由前國防部長伍世文誦讀:海軍出身的伍世文,為何會與楊一立有關係?原來楊一立當初曾向國防部陳情,呼籲政府重視埋骨緬甸的抗戰國軍烈士。當時部長正是伍世文,對楊一立的用心深表感動,但因那時緬甸仍由軍政府執政,與我國政府關係緊張,因此國防部只能委請當時已年近八十的楊一立,到緬北的密支那等地探查狀況。一直到前年,國防部終於透過靈鷲山心道法師的協助,到當地舉行招魂法事,並將烈士牌位迎回臺灣,入祀圓山忠烈祠。

(2016.03.12 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報導)


抗戰先進楊一立公祭國防部副部長率官兵前往致祭

抗戰先進楊一立公祭國防部副部長率官兵前往致祭

抗戰先進楊一立公祭典禮今天在臺北市立第二殯儀館懷親廳舉行,國防部副部長鄭德美上將代表部長高廣圻出席,並率官兵代表獻花、行禮致敬,陸軍司令部、北部後備指揮部均派代表致祭,場面備極哀榮。

奠禮儀程中,新一軍老戰友姚輝、孫立人將軍長子孫安平、胡德華營長次子胡興華及李純明營長長子李維鋒共同為其靈柩覆蓋新一軍軍旗;典禮結束後,孫安平並將軍旗致贈給家屬。

前國防部長伍世文在告別式上誦讀祭文時,特別提及國防部當年接獲楊一立先進陳情重視骨埋異域的抗戰國軍烈士後,其不畏高齡協助國防部前往緬甸瞭解當地情事,也促使國防部在前年將列士牌位迎回圓山忠烈祠,永享崇祀。

故抗戰先進楊一立(本名楊紹鎰),抗戰時追隨孫立人將軍轉戰印緬,戰後在廣州留守、負責興建新一軍將士公墓。(2016.03.12軍聞社周昇煒)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46期;民國10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